韓星心驚,面色有些慘白,后踏一步,暗自思襯:「不好,這樣支持不了太久,得儘快想個辦法,否則地府壓降下來,自己絕無僥倖存活的可能!先把它打回原來的位置,抽出手找找看,有沒有能對付地府的東西……」

他心中焦急,把吃奶勁都使出來,用最大的力量,將打神鞭輪動起來。

打神鞭像是在開天闢地,一道又一道鞭結上,古老的符文開始閃爍,發出陣陣轟鳴,神光暴漲,打出一片仙輝。

這一鞭下去,生生劈開大隊陰兵,一鞭下去,便掃滅了萬千陰靈。

「轟隆」一聲,打神鞭將地府抽的移動了方位,又彈回了高天之上,險些脫離了獨狐殘的掌控。

「讓人難以相信,他竟能以一己之力,撼動地府。」獨狐殘一咬牙,縱身進入了地府之中。

他站在陰山的最高巔,黑髮披散,通體赤紅,兇狠暴戾之氣更盛,宛如閻羅魔主降臨。

獨狐殘整個人如瘋如魔,手中那管陰陽筆,畫的天空如同瀚海般起伏,從地府上攬動出更多的滾滾冥氣,向四面八方涌動,如一片死亡之網把下方罩定。

情逢對手,神祕妻子買一送一 轟!

地府如同一座橫亘蒼穹的陰山,從冥雲黑霧中冒出,泰山壓頂般的落將下來。

韓星如遭雷擊,此時此刻,想已經躲閃不及,地府的壓抑之力的讓他有些窒息。

「給我頂住!」韓星大吼,手中的打神鞭放大成山嶽般粗細,死死抵住地府,不讓它落下來,

奈何地府太強,打神鞭都已經快被壓的折斷,韓星只能快速倒退了回去。

嗷!

偏偏在此時,隨著一團暴裂的陰風冥氣,從中有數十個陰兵鬼將率先沖了下來。

原來,這些猛鬼凶魂也不知在地府中被鎮壓了多少年,現在猛然聞到了人肉血食的味道,經不住誘惑,不等地府落地,便跳了下來,直撲韓星而去。

眾鬼齊聲大吼,宛如平地炸起了陰雷,冥氣鬼力凝聚成的各種刀槍劍戟,化為一團團詭異的刀芒,向韓星斬去。

「奶奶的,沒想到陰曹地府的鬼將,肉身無力,神念修為卻這麼高,若是尋常打鬥,便是那些人級戰皇、天級戰帝的修士,在這些陰鬼身上也討不到好,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韓星看到這一幕,十分驚訝。

異界爭霸之最強召喚 韓星這邊廂用打神鞭抵往地府,減緩它的下落速度,如此以來,便抽不出打神鞭,來橫掃這些牛鬼蛇神。

眼見這些猛鬼凶魂猶如山崩海嘯一般沖了上來,無奈之下,只能單掌結印,化生出一方外獅子印。

「轟」

韓星遮天般的大手,像一座獅形大山一樣,一下子拍壓了過去。

恐怖的一擊,讓這些陰兵鬼將發出一聲凄厲慘叫,鬼軀被洞穿,化作滔天的冥氣魔焰四散開來。

「哼,這些鬼將乃巨大的陰魂鬼力幻化而成,是打不死的,打神鞭被地府所牽制,失去了它,我看你如何逆天!」獨狐殘冷笑連連。

果然,被打散的黑霧又詭異的重新集結成形,陰兵鬼將的幻象越發凝實。

陰兵鬼將越來越多,所散發出的威勢比方才更加強大,更有數百股粗壯的魔焰鬼氣,結成萬丈魔身,如同天鬼一樣,嗷的一聲,又瘋狂的攻伐上來。

「轟」

無窮無盡的鬼力爆發,滅世級的波動浩蕩開來,遠遠超乎了韓星目前所能夠抵擋的極限力量。

他終於明白,地府雖然死界,卻是一方宇宙,哪怕就是射出來的縮影,也絕對不是自己可以抗衡的!

韓星近乎絕望了,他已經累的開始大口咳血,再打下去,就是一個字,死!

「奶奶的,老子身上法寶多的是,就不信找不到一件能夠鎮壓地府的秘寶!」韓星不甘心,他一邊苦苦支撐,一邊急的直轉黑眼珠思索:「用什麼好呢……」

用葬屍釘?他想了一想,隨後搖了搖頭,肯定不行!

葬屍釘單打獨鬥尚可,用於群毆,一根釘子怎能鎮殺猶如汪洋一般狂涌而上的眾鬼?

用噬魂三指?也不行……在這麼多陰魂的虎視耽耽之下,只怕三指沒點死幾個猛鬼,自己先掛了!

情急之下,韓星飛快倒退,伸手在儲物袋中亂摸,寄希望於找到一件有特殊用途的兵刃,用來斬殺這無量的魔氣所化成的浩浩蕩蕩陰鬼大軍。

幾乎同時,幾百支銅戈鐵矛如刺蝟一般戮了過來……

饒是韓星為荒古混沌玄金聖體,尋常刀劍也傷不了,但一剎那受到這麼強橫的打擊,也不由的氣血狂涌至喉頭,一大口鮮血直噴出三尺多高。

這個時候,韓星也管不了那麼多,手在儲物袋中摸著什麼往外拽什麼,陡然揮著出去。

「我靠,拽出一塊包腳布……這下死定了……」韓星臉色大變。

突然韓星愣住了,張大了嘴巴……

不知為何,密密麻麻,汪洋般洶湧衝刺向韓星的銅戈鐵矛,被倒卷而回,震得粉碎……

「哈哈,我怎麼把這茬給忘了!」韓星心中動了一下,隨後哈哈大笑,道:「不是包腳布……是……裹屍布……!獨狐殘,你的死期到了!」

在葬神天域中,韓星從那姜姓老者中除了得到打神鞭外,還得到一塊符敕。

這符敕展開后,豁然便是千萬條裹屍布!

「好,今日老子就用裹屍布vs地府!」

(留下你的足跡,求書評、訂閱、紅票、月票!) 一般的符敕多為竹木、金玉或黃紙裁製而成,而韓星手中的符敕卻不知是用什麼材質製成的。

這塊符敕像布一樣很柔軟,但卻有金屬的質感,上面血氣滔天,沾滿了斑斕的暗紅色血跡,散發出的殺念,十分可怕。

據那老者所言,封神大戰中,葬神天域所有的神屍,都是被符敕所化的裹屍布所束縛、封印!

裹屍布上面沾的每一滴血,都是神血!

「老子的符敕,化成裹屍布,當年擺渡了無數真神的靈魂上天堂,連他們的神屍都能留下,就不信封印不了地府區區一束投影和幻化而出的億萬魑魅魍魎!去死吧!」韓星話語森寒。

「幽冥地府,孕育魔靈,符敕展開,裹屍消魂,鬼域消退,急急如玉令!」韓星念動符敕神咒。

符敕飄飛,轟的一聲響,無窮量的黑白細絲從符敕上射出,宛如瀑布一般凌空懸挂傾瀉,豁然便是千萬條裹屍布。

千萬條裹屍布在空中獵獵作響,波浪起伏,上面沾染的暗紅色血跡,把天空都染成了一片血紅,形成一方血色的海洋。

莫說是千萬滴神血,就是一滴,所蘊含的血氣都極為恐怖,足以讓這方天地變成屍山血海。

前妻,劫個色 陡然間,神血與裹屍布上金色的經文,交織出玄奧的軌跡,爆發出可怕的波動,每一條裹屍布,都變得無邊無際的長。

從千萬條裹屍布上冒出密密麻麻的苻文,化成神力波動,神光一震,地府上覆蓋的厚厚黑色陰風冥氣,瞬間直接被撕碎。

億萬具猛鬼凶靈被轟飛了出去,炸散成了一縷縷黑霧,被封印進了裹屍布里。

裹屍布閃動著幽幽的紅光,從天而降,一下子將地府上面翻湧激蕩的黑色煞氣,逼迫的像潮水般退去。

萬千條裹屍布連天都遮住了,像縛妖索一般搭在了地府上面,失去了陰風冥氣形成的結界保護,地府瞬間被包裹成像一個星球般巨大的血繭。

地府「嘭嘭」連震,死亡的氣息由內向外劇烈浩蕩,要將所有的裹屍布崩斷。

千萬裹屍布陡然當空繃緊,在卡卡勒緊的聲響中,巨大的地府就像一個撒了氣皮球,被越裹越小,地獄的氣息瞬間熄滅。

整片黑暗的天穹消失了,最後,從九幽之地深處折射出來的這道縮小版的地府影像,化成一道黑色的光芒,迅速沉下,將大地劈開一道萬丈深淵,形成一片虛無的黑洞,融入其中消失不見了。

地府的力量太強大了,縱然只是投影,裹屍布也封印不住。

豁啦啦……

所有的裹屍布,瞬間又回到了符敕之中。

但仍有五條裹屍布留在空中……

其中的四條裹屍布將獨狐殘當空緊緊繃住,拉成了一個大字。

而另外一條裹屍布,則將黃泉陰陽大筆死死纏住。

此時,獨狐殘四肢動也不能動,竟失去了對黃泉大筆的控制。

「韓星你殺不死我的,今日就是拼個形神俱滅,我也要毀滅了片天宇,讓你們所有人都葬身在此!」獨狐殘開始拚命掙扎。

他身軀雖然被裹住,居然還能施展秘術,讓體軀微微顫動,把頭顱一點點從裹屍布中掙脫了出來。

驀地,一縷神霞從他的天靈蓋上溢出,直衝霄漢,似乎與黃泉陰陽大筆產生了某種共鳴。

黃泉大筆錚錚顫鳴,一縷縷古老的符文在筆尖上閃爍,筆鋒一轉,竟然畫出了陰陽二字,滔天的陰陽二氣從字體行間捲動旋轉,竟形成了一幅六道輪迴圖。

「六道輪迴生生不息,超脫!」隨著獨狐殘的喝聲,六道輪迴圖開始綻放出無量的光芒,如同生生不息的造化之力,竟然隔斷了裹屍布的禁錮和束縛。

以天地為畫的陰陽大筆剎那間超脫而出!

黃泉大筆垂落天際,懸獨狐殘頭頂的上方,垂落下一道道五色神光,將他護住。

韓星也想斃掉獨狐殘,但那管能劃開陰陽二界的大筆,就漂浮在他的頭頂上空,演化出六道輪迴之力,抗衡裹屍布。

若非如此,否則獨狐殘早就被裹屍布卷了進去,這時候恐怕己經化成血水了。

這番景象,讓韓星忍不住面色一變……若是自己被裹屍布裹住的話,不可能還活著。

絕不能讓獨狐殘脫身!

否則,他的四肢一但恢復了活動,便會重新操控起這管陰陽大筆,天知道他又能畫出什麼驚世駭俗的恐怖神跡,那將後患無窮!

但現在,韓星也無可奈何……縱然有打神鞭在手,也無法重創獨狐殘,頂多能讓他的神識受傷而已。

韓星怕他掙脫,一邊催動裹屍布盤旋飛回,將他周身死死的緊緊縛住,一邊悄然動用了屠天神戟。

驀地,一根針一樣的東西,從他眉心中飛出,以肉眼看不見的速度,直射獨狐殘。

待漸漸臨近獨狐殘之時,韓星突然發力,這根針在刻不容緩之際,穿透了黃泉陰陽大筆垂落下的五色神光。

韓星力求一擊奏效,在鋼針只差三寸就要刺進獨狐殘項下皮膚之際,瞬間將針化成了一把能刺破青天的屠天神戟,向他的項上人頭斬去。

獨狐殘雙眼睛猛然睜大到了極致,心跳猛的停止!

「戟屠天下!」韓星大喝。

屠天神戟凌厲無匹,快到不可思議,像一道閃電,一下子便將獨狐殘的頭顱斬飛,滴溜溜地飛上了天。

霎時間,黃泉陰陽大筆垂落下的五色神光熄滅了,連裹屍布也不見了蹤影。

「吼!」

一聲讓人脊背都冒涼氣的鬼嘯,竟然從獨狐殘胸腔內順著沒有頭顱的頸部氣管中傳出。

剎那間,從他的脖子里竟然咕咚咕咚的冒出了一團洶湧澎湃的死亡屍氣,膨的一聲,化成一個通身墨綠的元神魂影!

獨狐殘的元神如嬰兒大小,栩栩如生,鬼臉上露出一股暴虐與不甘,嘶嘶叫道:「你殺了我啊……廢了我的肉身,讓我元神離體,我便是轉修鬼道,也不會放過你!韓星,輪迴府與你勢不兩立!」

而後,他化成一道烏光衝天而上,要進入黃泉神筆中,想藉助陰陽之氣,保住元神,好遁回大羅天界的輪迴府。

韓星冷笑,眼神猛的一寒:「原來是輪迴府的人,難怪能召喚出地府,可惜老子不認識,就算你拿大話嚇唬我,也難逃一死!今日必叫你魂飛魄散!」

輪迴府與天殺堂一樣,長存世間,深不可測,一個傳承天庭、一個傳承地府,在大羅天界,任何門派都對其敬而遠之,府中任何弟子無論走到哪裡,無人敢加害。

百變契約妻 對這些韓星並不了解,大羅天界的各門各派及各大勢力,在他腦子裡還是一片空白。

今日,獨狐殘無端要殘殺自己,更以惡毒手段,要將這一方世界變成地獄,這讓韓星心中殺機升騰。

就算是輪迴府的強大,以韓星嫉惡如仇,睚眥必報的性格,絕不可能放過他,便是元神也不行!

「吞天寂地,一指裂魂!」韓星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突然出手!

驀然,一道純粹由靈力組成的巨大手指瞬間凝聚,被他一指點出。

這一指,威勢壓蓋天地,彷彿讓這片時空都陷入到了輪迴寂滅之中。

巨指碾壓過後,萬物寂滅!

獨狐殘的元神被點的頓時四分五裂,崩化成了一片光點,直接蒸發。

人間再無獨狐殘!

遠處,所有人都驚住了……

他們沒想到,韓星變得這般強大!

許多人心中犯嘀咕,不是說韓星聖體尚未大成嗎?

躲在另一處空間里的天殺堂殺手們也都駭然,他們中間能與其爭雄的恐怕不足兩人,現在出去截殺韓星,還有勝算嗎?

韓星以為天殺堂的殺手已經撤走,這場大戰也落下了帷幕,便探出大手,如探囊取物般抓向那管黃泉神筆……要將它收為己有!

殊不知,躲在暗處的天殺堂大長老石古海眼神炙熱,眼球都鼓出來了,望向黃泉神筆。

他瞬間拿定主意,轉頭對青蛟王龍浩宇道:「你攔住其他人,剛才循私舞弊之事,我不會啟稟堂主,韓星由我來斬殺,這管黃泉神筆,決不能落在他的手中!」

「錚」

石古海竭盡所能,突然從暗處閃了出來,人與刀合一,一道寒光洞穿天地,從上方衝到近前,刀鋒直取韓星的頭顱。

他的刀,實在太快了,刀芒粗大如岳,所過之處,凡是留下刀痕的地方,無論天上地下,所有的事物皆成齏粉!

當韓星察覺到腦後生風時,反應都來不及了!

「能坐上大長老之位,果然不是浪得虛名!」青蛟王龍浩宇神色一僵,再也不敢小覷石古海。

他是一方的雄主,眼光毒辣,知道前番石古海沒有真正動用全力,是在隱藏自己的修為。

現在,從他發動的雷霆一擊看,沒有上位天尊之境是做不到的!

看來,石古海的修為遠遠高於戰神修士!

似這般大能,多為蟄伏在大羅天界,為避開天道壓制,被天殺堂收買的奇人異士!

青蛟王龍浩宇悚然,當下不敢怠慢,急忙按照石古海的吩咐去做。 一聲長嘯,紫光衝天而起,龍浩宇狂飆似的現出延綿萬丈的巨蛟真身,鋪天蓋地的利爪張開,橫在了赤桑等人的前面,阻住他們馳援韓星。

同一時間,一隻將天空都遮住了的神凰展翅急速飛來,待漸漸臨近,卻是一個巨大無匹的「秦」字所化。

「秦」字紅光大盛,從中飛出一個白衣獵獵如天外飛仙般的女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