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華連忙走到葉凡身邊,接過葉凡的煙蒂。

高管看到這一幕,眼皮子砰砰砰的直跳。

這哪是自己熟知的商業活動,韋董對葉先生的尊敬,簡直類似於家僕對主人的態度。

他一橫心,不去管家裏的黃臉婆,一把薅住黃主管的頭髮,像是拖死狗一樣把他拖到葉凡的面前。

「噗通~~~」高管也不管周圍有多少人,也不管自己的面子不面子的,一個鳳凰跪跪在葉凡面前。

「葉先生,我錯了。」他一邊說着,手上用力,把小舅子薅過來,厲聲說道,「給葉先生跪下!」

葉凡淡淡的看着這一幕,臉上無驚無喜,平淡的像是看着一條流浪狗在垃圾堆里找吃的。

「葉先生,您大人有大量,抬抬手饒我一次。」

葉凡笑了,「沒事啊,都是小誤會。」

高管的血壓一下子躥升起來,一瞬間比身高都要高,要從腦門呲出去。

葉先生這麼好說話!

真是大善人!

「我問你一個問題,火車站要飯的兜子是怎麼回事?」葉凡淡淡的問道。

高管淚流滿面,風中凌亂。

自己嘴欠啊!

葉先生特么不是不記仇,而是在這兒等自己呢!

「葉先生問你話呢。」韋華手裏拿着葉凡剛抽完的煙蒂,蹲在高管身邊小聲「善意」提醒道。

高管跪在地上,膝蓋生疼,這一輩子哪怕是他爸死了他也沒跪過。

今兒算是把所有的尊嚴都扔到一邊,可是……

既然已經走出了第一步,接下來的也不是什麼難事兒。

高管雙手抽自己的臉,啪啪啪的聲音聲,斷續說道,「是我嘴賤,是我嘴賤!」

葉凡微微搖頭,嘆了口氣,淡淡說道,「算了,你的事情就這樣。」

高管一聽頓時大喜,他沒忘繼續扇了自己幾個嘴巴子,隨後趴在地上認認真真的磕了兩個頭。

「對了,這位是你小舅子?」葉凡看着黃主管問道。

「我這就把他開除,讓他回山溝子裏去種地!」高管連忙說道。

「那是你們的事兒,和我沒關係。」葉凡淡淡說道,「剛才他說要扣我押金,還說讓我把他的鞋舔乾淨才還我錢。」

「……」

韋華怔了一下。

這特么就太過分了!

原本以為葉先生體驗生活,結果被生活按在地上摩擦,一時生氣,想要出口惡氣。

沒想到他們竟然這麼過分,竟然……

韋華有點不忍心看了。

這特么換做是自己,祖墳都給他揚了!而葉先生,看着和藹可親,那是特么沒見過葉先生生氣的樣子。

國內綜藝大咖怎麼樣?說封殺就封殺,全網封殺,一點水花都沒有。

這人是真特么的自己作死啊。

高管怔了一下,身子一軟,癱倒在地上。

是人都知道這是過不去仇。

完了,完了……

「有錢么,現金。」葉凡忽然問道。

「啊?」高管怔了一下。

「葉先生,我這裏有,馬上去銀行,您需要幾百萬?」韋華問道,「千萬以上,可能麻煩點,但您給我兩個小時,我給您湊齊。」

「一千塊錢就行。」

韋華怔了一下。

「哥們,你的鞋賣我怎麼樣?一千。」葉凡和身邊的外賣小哥說道。

外賣小哥二話不說,直接把鞋脫下來。

「哥們,不要錢!」外賣小哥知道要幹什麼,他恨不得把鞋塞到黃主管的嘴裏,怎麼肯要錢。

葉凡站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微笑說道,「韋董,麻煩你看着點,讓他把鞋子舔乾淨。」

。回到千幻宗后,雲逸、慕容憐月、小鹿和鄒陽四人直接前往水雲居,一來準備好好研究一下這次道戰的獎勵,二來也的確是有些乏了,準備休息調養一番。

至於胖娃和天辰,他們二人一進入千幻城就拉著兩名千幻宗弟子跑了,尤其是胖娃,一直嚷嚷著要逛遍整個大集市。

水雲居內……

此時,雲逸正在一間樓閣內修鍊,在他面前的是一套黑白兩色捲軸。

大衍生死訣!

回到水雲居后,雲逸便迫不及待地進入修鍊……

《浮天神域》第兩百三十六章生死之主 ,

第653章

宋三喜聽着,真揪心。

這周雨冬,說的也可憐。

不想給他添麻煩,是她的初衷,但現在呢,問題出來了。

蘇有晴的事情,還沒瓜熟蒂落。

周雨冬這肚子又冒了一個小可憐出來。

比蘇有晴那個,還大一個月吧?

算算時間,是真的吻合。

宋三喜只得安慰道:「你別哭,我先看看。」

「啊?」周雨冬還臉了一下紅,低頭看看自己肚子。

宋三喜無奈搖頭,「我是給你把一下脈看看。」

「哦」

那時,宋三喜已抓起周雨冬的手腕。

溫潤,細膩,令人心裏一顫。

周雨冬,羞澀,驚訝,「喜哥,你還懂這個嗎?」

宋三喜情緒已經穩住了,點頭,默然。

神色平靜,號起了她的脈。

周雨冬,好奇不已。

打量著現在的宋三喜,跟以前,真不一樣。

以前,臉色蒼白,勾腰駝背,除了有點帥氣之外,一點男人氣也沒有。

而且,隨時醉醺醺,跟瘋子一樣。

但現在,看起來好斯文。

英俊有氣質,身姿挺拔啊!

一身,淡淡的男人香。

這手法,神態,看起來真是像懂醫一樣。

一時間,周雨冬都有點看呆。

很快,宋三喜心裏哀嘆了一聲。

他撤手,看向對方。

四目相對!

周雨冬頓時一驚,滿臉通紅。

趕緊,扭頭看向一邊。

這羞澀,也挺有味道。

宋三喜無奈一笑。

可惜了,這也是個美人胚子,可當初,墮落到成了鋼管女。

現在為了生活和孩子,跳不了舞,又做服務員了,也是難為了。

他道:「是五個多月了,還是個女孩兒」

「啊?」周雨冬驚呆了,「喜哥,你說什麼?你怎麼知道?」

宋三喜心裏苦澀,點點頭,「我號出脈來了,是個女孩兒,還很健康。」

「啊,我」周雨冬好激動,眼淚流出來了。

她,其實和原來男朋友在一起的時候,都想要個女孩兒。

男朋友說要是女孩兒,像她一樣漂亮,多好啊!

結果,誰知道世事難料呢?

宋三喜知道,女娃天生惹人疼憐。

宋三喜在甜甜她們身上,領教了的。

這要是打掉了,多可惜?

當然,抗麻的體質,麻藥起不了效,那太痛苦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