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黃金雄獅強壓,雙手握刀力量狂升,如同打破禁忌封印「絕塵刀法,化字訣,」

燃魂鎮外

風起雲湧,眾人矚目中即將開啟一場生死斗,厚重大地開始不斷轟隆作響,如同末日異象,那迷霧在這個時候,開始越發濃重起來,

不知不覺中鬼魅氣氛,自鎮內不斷湧現出來,讓眾人都有種毛孔悚然的感覺,

而兩者四目相對,還是角力當中,

季楓自認修為同慕雲霆無差,卻沒有想到對方,後勁居然如此強大,

刀化十萬八千變化,可始終還是化不去壓頂的黃金雄獅,身體在一點點陷入大地中,

「我刀不敗,」

喝聲一句,季楓飽提元功氣勁刀光大作,以九牛二虎之力勉強化去慕雲霆衝擊,而這個時候絕世凶獸,又怎會放過絕殺的機會,

赤牙部隊頭領,陷入此生最大的危機中, 雄獅狂霸,金光四道衝天起,慕雲霆眼中充滿無限戰意,一身恐怖武力全數展露開來,

如仙王橫空虛空上,風雲隨著澎湃,手中大印還在不斷加持力量,

再看季楓也不負男兒血性,儘管被慕雲霆壓制,但半月彎刀已經鋒利,眼神中僅有不屈服的剛毅,

僵持的時間在一點一滴流逝著,在場眾人都感覺到,一切都是如此的緩慢,

赤牙部隊中,各個都是焦急眼神,鄭揚與陸萬里兩人目光來回,心中也差不多有了想法,

金泰政與自己同行卻被慕雲霆所殺,若是金水城主遷怒,那自己也是威脅,自己必須儘快離開這金水城,

石天更是異常緊張,在這裡多一刻鐘,石家小村內的眾人,就多一分危險,自己必須儘快回去,

「哇,這老慕太強悍了吧,」現場最沒有緊張的恐怕就是元晨,又去跟雪新月搭訕去「你說是吧,小雪,」

雪新月道「你還真是看熱鬧的,不怕事大的,」

「那是因為我對老慕有信心,」

……

戰火赤地,不斷延燒開來,

慕雲霆不再僵持收斂掌印大力,不過在季楓看來,這絕對是有意為之,連忙抓住時機,絕塵刀法再全力揮動,

季楓一步十米刀鋒瞬間靠近,眾人更是能夠感受到,更甚之前的強烈刀勁,

這時

慕雲霆面色從容小小暗退兩三步,就在半月彎刀就在刺來一刻,四方如有群狼嘯月,

雷光浮現,絲絲閃電堪比群狼模樣,

一拳

慕雲霆直面半月彎刀,拳勁呼嘯勝似的狂風暴雨「狼牙拳,」

「轟,」


十分氣力,八面震撼,在眾人眼前只見季楓刀鋒受挫,被慕雲霆滂沱一拳轟飛數丈開外,

落湯雞見狀,大讚道「這臭小子,還真是威猛啊,」

三首雲蛟也道「那是,這可是咱老雲的兄弟,」

儘管慕雲霆一招勝了季楓,但神情並不輕鬆,這赤牙大頭領絕對是難纏,

季楓身姿挺拔仍是不倒,雙目眼神不同之前,變得更加沉穩更加平靜,如一潭古井水,誰都看不清深淺,

慕雲霆心中暗說「看來,這季楓是想要,拿出真正的實力來了,」

在赤牙部隊甚至在瓊榮王朝中,他們只是聽過季楓的半月彎刀鋒利,卻鮮少有人見識過龍武霸戟的狂野,

「終於有人值得,我拿出龍武霸戟了,」

「哦,看來我還真是榮幸,」

慕雲霆雙手空空,唯有鐵拳一雙,卻如同手持萬古神兵一般厚重,

龍武霸戟

高有丈八碗口粗通體銀白,戟尖並不鋒利,但卻帶著一股厚重感,映紅一點更彰顯強勢,

季楓一手擒握神兵利器,兩者彷佛融合在一體,而眼前目標僅僅只有慕雲霆而已,

迷霧散發的越發凝重,周遭氣氛變得不斷冰冷下來,風沙不斷如同有百鬼出沒,

新的爭鋒就在開始,季楓握起龍武霸戟,而就在這個時候,大地開始震動起來,陰森迷霧更是開始不斷濃厚起來,

天時崩壞,大地淪陷,整個燃魂鎮如一頭恐怖生靈,開始不斷咆哮著發怒著,

四周都現鬼魅聲影,讓原本緊張的氣氛,變得更加可怕起來,


「滾,」

厚重聲響席捲而來,音浪很是強大,猶如怒潮升浪,直接向慕雲霆等人壓來,

一聲過後,迷霧漸漸散去,燃魂鎮清晰的出現在眾人面前,而這個時候,白骨巨人也進入眾人眼帘,

「這是什麼,怪物,妖魔,」赤牙部隊不知道要如何稱呼,眼前所見的白骨巨人,

季楓也是一驚,更是緊握起龍武霸戟,以防事情生變,

落湯雞一見直接是,一個頭兩個大「不是吧,這一位居然跑出來湊熱鬧了,」

慕雲霆也是暗叫不好,在白骨巨人身上能夠感受到,一股絕對力量,給人強力的壓迫感,

大地一片轟隆隆

白骨巨人在一步步走來,眾人的心開始七上八下,每一個人都彷佛被定身一樣,不敢有半點異動,

最終白骨巨人的步伐,停留在燃魂鎮口,慕雲霆等人第一時間都望向,坐在白骨巨人肩膀上的憂無靈,

「走吧,走吧……」聲音淡漠無比,又很是空靈,彷佛充滿著的一股難言的魔力,

季楓聽完將目光投向慕雲霆,收起手中的龍武霸戟「我們這一戰,還沒有結束,」


「我等著,」

赤牙部隊浩浩蕩蕩的來,浩浩蕩蕩的走,只是隊伍中少了金泰政,慕雲霆知道金水城絕對要掀起,一場大風暴起來,

見季楓的赤牙部隊已經遠去,憂無靈又言「走吧,走吧……所有人都走吧,」

……

慕雲霆等人第一時間就直奔石家小村,燃魂鎮再度安靜下來,白骨巨人也再次沒入迷霧中,唯有憂無靈對著蒼穹,許久許久后才開口「我想要回家……可是回不去了,他們都不想要見到我,」


……

石家小村

石天處在村口一直沒有勇氣向前一步,因為他害怕,害怕村中是他卻不願想象的模樣,

「走吧,」慕雲霆拍了拍石天肩膀,畢竟有些事情始終都要面對,

緊張的心情,緊張的步伐,石天一路上走得很是緩慢,但眼神中還是少不了迫切感,

只是該來的始終要來,只是眼前的畫面顯然與眾人所想不同,

兩個人

一個持劍站立,另一個人卻已經倒地不起,

「這是怎麼回事,」慕雲霆輕聲自語一句,站著那個人居然是趙雲浪,

據之前鄭揚所言,趙雲浪與馬錦前來屠村,而現在馬錦則成了劍下亡魂,在慕雲霆想來這其中一定有緣由,

見慕雲霆等人到來,趙雲浪一瞬間彷佛是脫力了,長劍自手中滑落,

開始蹲下去收拾馬錦的遺體,喃喃自語起來「為了一群我不認識的村民,我殺了同修手足,告訴我這是對是錯,」

對錯一念之間,誰又能夠說得清楚,慕雲霆自然無法回答趙雲浪的問題,

「從今天起,我不再是百秀劍門的弟子,」趙雲浪取來火把,讓烈焰帶走馬錦這一生,卻帶不走此刻他現在的心情,

趙雲浪目光對著慕雲霆,開口言道「當初承蒙你一劍救命,現在我卻將這一劍用在自己同門手足,」

「若是你無處可去,雁雲山脈黑風山隨時為你敞開山門,」

趙雲浪搖了搖頭,拒絕了慕雲霆的提議,從今以後趙雲浪註定了,要一路飄搖更要承受內心的折磨,這一點是慕雲霆不願看到的,可已經無法挽回了,

離去的背影,帶著一絲蕭瑟,慕雲霆不禁嘆氣起來,


雪新月也是沒有想到,居然會有這樣結果,不過這對石家小村來說,也是最好的結果,

雪新月道「之前劍門弟子圍攻,這趙雲浪就為我等出面,」

慕雲霆也道「是我欠了他,」

落湯雞見眾人一副無精打採的樣子,立刻開口說道「給點精氣神好不,大戰才剛剛開始而已,要感性也不現在時候,」

元晨笑道「雞先生,你也會感性啊,」

「汪汪汪,」

慕雲霆頓時無語,又是搖頭心嘆起來「怎麼都是刺客,差別就這麼大了,」

慕雲霆這一說完,直接被冷憐月充滿殺氣的眼神,給狠狠的盯了一下,絕世凶獸也自討無趣了, 次日

整座金水城大地震,誰都沒有想到,金家三代少爺,居然被人的殺害,這無疑是的太歲頭上動土,

城主府

還是一樣的金碧輝煌,雕樑畫棟中處處都彰顯著奢華,只是今日此地的氣氛,明顯有別之前,

三步一哨五步一崗,城主禁衛軍隨處可見,無不是神情嚴肅,手持利器的模樣,一旁站立的侍女,低著頭大氣都不敢出,只因四周都有飄蕩著,一股死亡氣息甚是逼人,

一處湖中亭上,邊上假山細水涓涓而流,而高坐上位的金水城主,卻沒有常日的心情,一雙怒目看著眼前幾位統領,

石康亦在其中,此刻他能夠感受到,這位強勢的金水城主,是真的發怒了,

「這次你們誰願意,為老夫出力,」

「在下願意,」

一問一答

在場眾人都是金水城統領,誰都沒有想到,石康居然在第一時間攔下任務,

「這石康該不會是瘋了吧,」一位統領心道,這種棘手事件,可是他們都不願觸碰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