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靈帝……”光頭震驚的喃喃,隨即臉上又路出憐憫的笑容,冷笑着說道;“可憐的你,就算是成爲強大的靈帝,也無法報仇!而且全家上下的慘案,都是自己最親近的父親一手創造的……啊哈哈哈……”

說着,光頭雙目一突,趁樑翔悲痛之時,自殺了。

樑翔看的目眥欲裂,而後憤怒的仰天咆哮;“我,樑翔不報此仇,誓不爲人!”

“轟……”璀璨的淡藍色靈氣充破了蒼穹,強大的力量威臨九天十地。

靈氣自天靈蓋透發而出,帶着無上的強大氣勢,生生把李元的鐵匠鋪給轟成了碎片,而後猶如撐天柱一樣,直插雲霄。

轟隆隆……

大地因他而顫抖,天空因他而色變。

在這剎那間,方圓萬里內的無數人頓時感覺到心臟像是被一直無形的魔手狠狠的攥住了,使他們難以呼吸,渾身上下像是壓迫了一座大山。

在這一瞬間,無數人都感受到了這強大的力量,都紛紛往那直插雲霄的淡藍色光柱凝視而去。

“靈帝氣息?”

“是誰招惹了靈帝,讓靈帝如此憤怒?”

“怎麼回事?”

大陸上無數人頓時議論紛紛了起來。

舒雨白玲玲等人從震驚裏回過神來,急切圍在樑翔身邊,異口同聲的說道;“樑翔…你有沒有事?”

樑翔收回了透發而出的強大氣息,而後苦澀一笑,說道;“沒事!”

幾女沉默了,而舒雨忽然揚起腦袋,一把摟住樑翔說道;“樑翔……你千萬不能有事啊……”

白玲玲癟着嘴,也說道;“你有事了,我們怎麼榨乾你啊?”

樑翔微微一笑,說道;“沒事的!”

樑翔頓了頓,又壞壞的微笑道;“不過你們想榨乾我是不可能的,倒是我會把你們弄得再沒有任何力氣說榨乾我!”

幾女臉色一紅,啐了一口,同時心中也鬆了一口氣,只要樑翔沒有事,什麼都好!

樑翔看了一眼空中漂浮的兩人,而後大袖一揮,兩人頓時消失不見了。

幾女愣愣的看着樑翔。

而後白玲玲迷惑的說道;“他們去哪裏了?”

幾女點了點頭,也迷惑的盯着樑翔。

樑翔微笑道;“這是我這段日子領悟的!我的身體裏面蘊含一片世界,我把他們送到我體內的世界裏了!”

幾女一愣,隨即王蓉不可置信的失聲道;“你的身體裏有世界?”

李香香眼神迷離的看着樑翔,得意的說道;“不然他怎麼是我們的男人咧?”

白詩曼低下了頭,喃喃道;“男人?可他還沒有像玲玲所說的那樣,真正做我們男人!要做那事才行啊?”

白詩曼這樣一說,幾女頓時就沸騰了起來,特別是白玲玲又忍不住呼喊起了她的口號;“樑翔自衛隊萬歲……榨乾樑翔……”

樑翔滿頭黑線,說道;“現在不是時候,我們現在首先要做的是……”

他頓了頓,衆女好奇的盯着樑翔,卻只見樑翔眼鏡微微眯了眯,透發出一股驚天的殺機,冷冷的說道;“殺人!”

衆女一個寒戰,汗毛倒立。

但是都沒有反對,都默默的跟在樑翔的背後!

就這樣,樑翔非常高調,在無數人的目光下,慢慢走在街道上,往被霸佔的宅子走去。

街道上的無數人,看見衆女的絕美姿色頓時一愣,隨即又見到了樑翔如此年輕,都忍不住在心中暗罵了起來。

但是卻沒有人敢輕舉妄動,有如此行徑的,一定是一個後臺非常強大的二世祖。

就算不是這樣,肯定也會有一個強大的難以想象的高手守護,貿然出手……肯定不會有好下場。

但是如此多的美女,竟然聚集在一起,每一個都有獨特的氣質,獨特的美麗姿色,都像是落入凡塵的仙女,那麼美麗,那麼動人……

但是……讓他們不岔的是,這羣仙女,竟然都是一個消瘦,眉清目秀的少年的妻子。

但是許多人始終覺得這個少年有點熟悉的感覺。

當他們忍不住震驚的失聲;“樑翔!樑翔回來了!”的時候,樑翔已經走進了故居。

短短不到十幾分鍾,整個小鎮立即就捲動了一層滔天的風浪,無數人各懷鬼胎的往樑翔趕去。

今天,註定是一個不平凡的日子! 樑翔帶着衆女慢慢的走進了大門。

一走進去,立即就有幾個人衝了過來,當看見樑翔的樣子過後,臉色大變,隨即見到後面的幾個美麗的女人,臉上忍不住露出了貪婪一沉醉。

但他們沒有過多的駐足,只是急速後退,之後沒過多久,就帶了一大羣人走到樑翔的面前。

一個刺蝟頭,臉上有着一些古怪的刺青的男人舔了舔嘴脣,盯着樑翔輕笑道;“想不到你這個餘孽還活着?”


樑翔微笑說道;“是啊,我還活着,是不是很失望?”

那刺蝟頭男人忽然大笑了起來,貪婪的看着後面的幾女,笑道;“我得要感謝你呢!你給我帶來了這麼的美女……而且個個都傾國傾城,老子玩膩了,還可以拿去賣出無數的財富,比這點破敗的家產強多了!”

樑翔吐了一口唾沫,說道;“你真那麼有自信?”

刺蝟頭男人身上爆發出橙色的光芒,說道;“你認爲呢?”

靈宗!

樑翔瞳孔收縮,暗自慶幸當初沒有熱氣上腦,直接聽見外界所說的什麼靈士八重天什麼的,而衝上去報仇!

現在當他踏足靈宗層次的時候,他才發現……原來霸佔自己房子的這些人,都這麼強大……

他們都是受了父親指使,順便奪過了自己的房子做大本營,根本就不是專門爲了房子。

不然以他們的實力,更豪華,更富有的找不到?

這羣人一直不肯離去,肯定是在尋找着些什麼!

樑翔露出了冷笑,說道;“我認爲……還不夠!”

“那我就讓你嘗試一下吧!”那男人立即變成了一道橙色的光,劃破了空間,往樑翔衝來。

這個時候,門外觀望的無數人忍不住嘆息了。

“他肯定死的,靈宗啊……這是多麼強大的強者啊……樑翔就算是在強大,以他的年紀再說,就算在厲害,也不過剛剛進入靈師……”

“死定了!”

“肯定死!”

人們議論紛紛,有的扼腕嘆息,有的卻是一笑,他們很看不慣樑翔這個小屁孩帶着這麼多美女招搖,他們自然很不滿。

但是所有人的目光忽然凝固了,瞳孔收縮的盯着樑翔。

只見樑翔抓着那刺蝟頭的脖子,舉在空中,像是提一隻死雞似的,冷冷的說道;“說!你們留在此到底想要幹什麼?”

刺蝟頭驚恐的盯着樑翔,半天說不出一個話來。

這一瞬間,樑翔忽然想起了在自己年幼的時候,在一個雨夜,電閃雷鳴……無數黑衣人拿着武器,廝殺着家族裏的所有人。

想起了母親在臨死前那不可置信,怨毒,憤怒……痛苦的表情……

想起了那忠實的老管家爲了保護自己,而被窮兇惡極的歹徒狠狠的砍在身上,而後滾燙的鮮血濺到他臉上的感覺。


他現在已經不能完全是前世的樑翔了。

他是兩個不同世界的記憶的結合體,雖然是前世爲主導,但是潛意識的已經融化了一切,他就是今世!

想起這一切,他就怒不可遏的青筋暴起,無意識的加大着自己的力量,雙目怒睜,像是鬼煞一般的瞪着這個人怒道;“說,兇手在哪裏?說!你們爲什麼有留下來?”

刺蝟頭男人雙腳無意識的蹬動,臉色漲的醬紫,雙手捏着脖子,雙目像死魚一樣突出,想要說話,但是卻怎麼也說不出。

在樑翔發現刺蝟頭要死了的時候,急忙鬆開了點首,他才擠出了幾句話;“你捏的我說不出話……”

而後他雙腿一蹬,魂歸西天!

樑翔隨手把死屍丟在旁邊,而一步步的往面前已經猶如驚弓之鳥的人們走去,嘴角掛着冷笑;“你們知道不知道因爲什麼?”

“惡魔……”所有人一愣,急忙丟下手中的武器,轉身就跑。

與樑翔對戰,簡直就是找死。

就連靈宗的強者在他面前,都像小雞仔一樣沒有一點反抗的實力!

更何況他們這些小嘍囉?

但是樑翔卻不願放過他們,身上陡然爆發出靈帝特有的威壓與靈氣,從天靈蓋衝出,威臨九天十地,前方正逃跑的數百人,在剎那陡然一個踉蹌,摔倒在地上,而後再也爬不起來。

“靈帝?”

“天啊,失蹤多年的他,竟然以靈帝的身份回來復仇了?”

“復仇的好!這些魚肉鄉里的惡霸們,我早就看他們不爽的了!”

“最好全部都殺了!我妹妹就是被這些畜生給玷污了!”

“真是蒼天有眼啊……這羣惡霸,終於有人來懲治他們了!”

“怎麼會?這傢伙這幾年到底出去幹什麼了?爲什麼這麼變態,達到了靈帝?”

觀望的人們頓時像是平靜的湖面上被人扔下了一塊巨石,泛起無數漣漪。

樑翔帶着衆女一步步走了過去,居高臨下的道;“說!你們到底是爲什麼留下來?兇手在哪裏?當初參與屠殺的人,有哪些?”


一個有些瘦弱,被強大的威壓壓的難以動彈,汗流浹背,痛苦非凡的男人忽然大聲說道;“我知道……我知道……求求你放過我……”

樑翔走了過去,頓了下來,伸手擡起這個人的下巴,說道;“說吧!”

這個男人忽然感覺到背上的巨山忽然消失了,並且攥着心臟的五行力量突然消失了。

他鬆了一口氣,跪倒在地說道;“大……大人……我們留下來,是尋找大人母親遺留的傳承之物!”

樑翔一愣,隨即想起了當初佩佩交給自己的東西,他下意識的拿了出來,說道;“是不是這個?”

這個男人見到這個傳承之物,臉色立即就露出貪婪之色,呼吸立即沉重了起來,喃喃;“原來這東西在他身上……”

他臉上路出了諂媚的笑容,說道;“大人!兇手在……”

只見這個男人寒光一閃,身上剎那爆發出深橙色的光茫,迅速出手,想要搶奪樑翔手裏的物體。

只見樑翔身體忽然虛幻了起來,這個男人手臂落空,頓時怨毒的看着遠處的樑翔,隨即又做出之前那光頭男的表情,憐憫的冷笑道;“真是可憐,被自己的父親親手送上絕路,但是卻不知道如何報仇!”

他話音剛落,樑翔立即反應過來,剛想出手阻止,卻發現這個男人雙目突出,竟然沒有任何猶豫的自殺了。 大殿裏鴉雀無聲,所有人愣愣的看着那道略顯消瘦,但是卻挺很挺拔的身姿。

忽然,人們見到了樑翔忽然仰望高空,雙眸竟然透發出一股至強地近乎實質化的眸光,長達十幾丈,衝上蒼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