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娜露出笑容。

葉簡汐被這仙女一樣的人,誇讚的有些不好意思,輕笑了兩聲,並沒有再繼續這個話題。gfbmmjD6vtLSaDjNAMr7x+cAJfrxmldLwH/ZzyO8z5GisJlPbdeDIGJfyq9N6ALntkPrNLIFSkmT6M4KHQWJrA==

…… 第1625章後記:不知不覺,你在我心裡

聚在一起用了餐后,查理詢問他們,需不需要到處看看。因為最近國王即將迎娶王后,舉國歡慶,所以街道上到處都在舉行慶典。

葉簡汐當然想湊熱鬧。

查理看她點頭,讓人準備一下。

葉簡汐提議道:「不如咱們偷偷的去吧,興師動眾的讓別人誠惶誠恐的對待咱們,那就沒什麼意思了。」

本來就是想感受當地的民俗風情,若是被別人圍觀,哪裡還能看到呢?

查理藍眸望著她,說:「好,我去換身衣服。」

「也幫露娜準備一件吧,我想跟她一起去。」葉簡汐拉著露娜的手說。

查理眉頭皺了一下,並不想與她一同遊玩。但礙於葉簡汐的面子,還是沒說出拒絕的話,而是命人準備了一套普通的裝束,讓露娜換上。

……

準備的工作做完了,一行人偷偷的從皇宮裡溜出來,到瑞典的大街上,心上那些充滿當地特色的表演。

幾個孩子頭一次見到,都樂瘋了。

葉簡汐和慕洛琛,邊看邊帶著幾個孩子。

露娜羞怯怯的跟在查理身旁,想跟他說幾句話,可又害怕自己說錯了,於是一路上幾乎沒什麼話。

玩了一個多小時,街道上忽然湧出了一隊展覽的車。車上布滿了迪士尼童話里的人物,不停地朝著裡邊的人招手。瞬間,大街上的小孩子都被吸引了過去,而大人為了照看自己的孩子,也不得不跟著一起湊熱鬧。

人潮越發的擁擠,葉簡汐、慕洛琛和孩子們,很快被人們擠到了最裡面。

查理和露娜則被排擠到了外面。

隨從們擔心查理的安危,不敢再讓他往裡面。

露娜見他神色露出擔憂,善解人意道:「查理,你不用著急。咱們跟隨在隊伍後面,等隊伍散了,慕先生和簡汐自然會看到我們的。」

查理點頭,也只能這樣了。

兩人跟在展覽的車隊後面,不緊不慢的往前行走。經過一家小吃攤時,露娜問出查理:「你吃過這個嗎?」

查理順著她指的方向看過去,只見一名老人,守著一個流動的小攤,熟練地翻炒著栗子。

想到葉簡汐最愛吃這個,查理嘴角微微的翹起。

露娜笑著說:「我很喜歡吃這個。聽說是從東方傳過來的,查理,你要不要嘗試一下?真的很好吃。」

查理吩咐自己的隨從道:「去買兩袋吧。」

隨從很快買了兩袋栗子。

查理頓了下,把其中的一袋,交給了露娜:「吃吧。」

露娜受寵若驚的接過紙袋,取出其中一顆,咬破了皮,用貝齒叼著金黃色的肉,吞到口腔里,用力地咀嚼。濃濃的香味頓時在口腔里四處溢開,她像只小兔子一樣,滿足的眯了眯眼睛。

查理看著她這副模樣,忍不住問:「好吃嗎?」

露娜用力地點了點頭,快速的取出一顆栗子,剝開了,遞到他嘴邊:「你嘗嘗。」

查理看著遞到自己嘴邊的栗子,猶豫了下,吃了下去。

「好吃吧?」露娜眼裡滿含期待的望著他。

查理點了點頭,「好吃。」

「你要不要再吃一些?」露娜問。

「不用了,你自己吃吧。」

露娜乖乖的點頭,然後慢了半拍,後知後覺的意識到自己剛才的舉動有多大膽。 這個明星來自地球 竟然剝路邊買的栗子,給國王吃,萬一出了什麼意外,哪怕她是他未來的妻子,也無法逃脫制裁。可驚懼之餘,更多的是甜蜜,他吃了她親手剝的栗子呢。

那麼久以來,他還是第一次接納了她。

看來,簡汐說的沒錯,不需要刻意的模仿別人,做好自己照樣能贏得他的歡心。

天九王 露娜開心的不行,幾乎想要手舞足蹈了。

壓抑著內心的小激動,繼續跟在查理身旁,像只貪吃的小松鼠般,不停地吃栗子。

……

展覽的車隊進入皇后大道,人群逐漸的散去,可依然沒有看到慕洛琛和葉簡汐幾人的身影。查理感覺到不安,命令手底下的人,到附近找找。

他自己也不停地找他們的蹤影。

不知不覺中,逐漸的走到偏僻的巷子,露娜有些擔心的說:「查理,我們不要再找了,回去等消息,好不好?」

「你想回去,自己回去吧。」查理擺手。

露娜咬了咬下唇瓣,沒有離開,而是繼續默默地守在他身邊。

查理往裡面走了一些,準備穿過一條黑暗的小小巷子,到另一邊的大道,去看看葉簡汐他們,有沒有在那邊。黑暗中卻忽然跳出來四道身影,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你們想幹嗎?」

「幹嘛?當然是要你的命!」

話音落,他們沖了上來。

查理身後跟著的護衛,立刻和他們交手。

露娜緊緊地拉住了查理的手,查理以為她害怕,把她護在了身後。

原以為只是幾個小毛賊,很容易就能解決了。可沒想到,十幾分鐘后,護衛隊的人一個又一個倒下。查理試圖帶著露娜撤退,而就在這時,一道身影拿著刀子,悄無聲息的從他身後走了過來,狠戾的說:「查理王子,你的弟弟讓我給你帶一句話,他說,等你去地獄報道的那一天,就是他重新奪回王位的日子。」

隨著他說話的聲音,鋒利的刀子刺向查理的胸口。

查理神色一凜,想要避開。

熟料,這是躲在他身後的露娜,忽然衝到他跟前,幫他擋住了刀子。

「你做什麼?」

查理想要把她拉回來,但為時已晚。

刀子刺到了露娜的肩頭。

歹徒把刀子拔出來,再次刺向查理。

查理扶住露娜癱軟下的身體,抬腿朝著歹徒的手腕踢了過去。

哐當!

刀子落在地上,護衛立刻上前,把歹徒制服。

此刻,巷子的兩頭黑壓壓的聚集了,幾十個剛得到消息趕來的護衛。歹徒見情況不妙,立刻撤退。

查理沒去管那些人,抱起了露娜,快速的朝著外面的大道跑。

……

葉簡汐和慕洛琛被護衛找到,正在跟當地人打聽,有沒有見到查理和露娜。然後,從護衛那裡,知道他們遇刺了,趕忙隨著他,去醫院看望露娜。

到了急診室跟前,醫生剛好為露娜包紮好了傷口。

葉簡汐走上前,問:「怎麼樣了?」

露娜笑著回答:「我沒什麼事,只是受了一點輕傷罷了。」

查理黑著臉說:「再往裡面多刺幾公分,你就死了,還說是輕傷?你這蠢女人,我有讓你幫我擋刀子嗎?你傻乎乎的湊上去幹嘛?」

露娜被數落了,臉色漲的通紅。當時她看到他有危險,什麼都沒想就湊上去了。現在事後想想,自己的舉動的確有些傻。

唉,這麼一來。

查理肯定更加討厭她了吧。

葉簡汐把查理的反應盡收眼底,露出一抹會心的笑。

看來呀,這位國王的心牆,被打開了一道縫隙哦~ 第1626章後記:嘗試愛她,讓她幸福的度過餘生

由於露娜發生了意外,眾人沒再多逗留。在附近的醫院,找醫生為露娜簡單的處理過傷口后。護衛的保護著他們,返回了瑞典皇宮。

大婚在即,若是傳出未來王后與國王遇到行刺的消息,又要掀起一場風波了。於是,查理命令手底下的人,封鎖了消息。然後,叫來了皇室專用的醫生,仔細的為露娜重新檢查傷口。

萬幸,刀子刺的偏了。沒有傷到要害,除了右手行動不怎麼方便,其他的倒沒什麼。

醫生退出了房間。

查理站在床畔,望著露娜說:「以後,行事不要再那麼魯莽了。」

「嗯,我知道了。」

露娜順從的點頭。

查理說:「你好好的休息吧,我先回去了。」

「晚安。」

露娜輕輕的說了一句。

查理轉身離開了房間,到門口時,鬼使神差的回頭看了一眼,見她目光痴痴地望著自己,心頭莫名的一顫。

收回了視線,他假裝若無其事的離開。

……

第二天,早上。

葉簡汐特地早起,過來看露娜的傷勢。得知她已經沒什麼大礙,鬆了口氣:「不影響婚禮就好。不過,昨天晚上行刺你們的人是誰?調查清楚了嗎?」

「是查理的王兄與王弟。」露娜眉宇間滑過憂愁。

查理是在他們坐上王位后,才把政權奪過來的。現在那些暗處支持前國王的人,蠢蠢欲動。所以,查理的王位,坐的並不穩當。自己是貧民出身,幫不上他什麼忙,只能看著著急。

露娜嘆息了聲,說:「若是王后不是我,而是某位議員的女兒,對他的幫助,或許會更大一些……」

「你別這麼想。倘若換成了別人,她們也不會,在查理碰到危險地時刻,第一個衝上去了。」 天價寵兒:天價寵兒:霸道總裁寵妻記 葉簡汐握住露娜的手,安慰她說:「查理能登上國王的位置,必有他的過人之處。又怎麼會,只依賴妻子的家族勢力呢?所以,你別為他擔心了。」

露娜美麗的臉龐綻出傾國傾城的笑容:「簡汐,我發現你很會安慰人。」

「我可不是安慰人,我只是在陳述事實。」葉簡汐笑著說。

露娜點笑而不語。

……

很快,到了大婚這天。

整個瑞典皇宮的人,都因為此事,忙碌了起來。葉簡汐也被露娜請過去,陪伴在她身邊。雖說,她又母親和好姐妹陪著,可因為家庭出身的緣故,這些人第一次面對如此盛大的場景,都有些緊張。而她聽說,葉簡汐之前,曾經在瑞典皇宮,住過一段日子,且與查理的關係那麼親近,自然不會慌張。再則,通過這段時間的相處,露娜把葉簡汐當成了自己的閨中密友。

由此,她陪在身邊,的確能讓露娜安心不少。

穿婚紗、弄頭髮,整整花了四個多小時的時間,全程都有各大媒體在旁邊報道。

葉簡汐看著打扮好的露娜,驚為天人。

真的太美麗了。

彷彿天上的使者,落入了世間。

在場的人看到露娜,沒有一個人再說話,或者作出其他的舉動。

都只是傻傻的望著她,彷彿被凝固了一樣。

待到外面進行催促,眾人才回過神來,笑著誇讚露娜。

葉簡汐由衷的說:「露娜,如果我是個男的,一定願意犧牲一切,把你娶回家。」

露娜笑著說:「那樣的話,慕先生肯定要跟我拚命了。」

葉簡汐抿嘴偷笑。

接下來,只剩下了等待了……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終於到了十點,司儀通知她們,要出發了。於是,龐大的伴娘團,陪著露娜上了車。

車隊緩緩地從皇宮的北門出來,繞著整個瑞典的都市,走了一圈,最後從正門而入。

車門打開,紅毯自車前,綿延了幾千米,最後抵達瑞典皇宮最大的一座宮殿。

查理一身黑色的燕尾服,緩緩地走到車前,挽著露娜的手,朝著宮殿走。

樂隊開始鳴奏結婚進行曲。

在眾人的矚目下,兩人停在了教廷大主教的跟前。

穿著紅色衣服的大主教,用蒼老的手,掀開聖經,詢問兩人:「查理國王,您願意與露娜女士,結為連理嗎?」

「我……」查理張開了嘴,看著躲在角落裡,抱著孩子,笑望著他的葉簡汐,不知怎麼的,回想起了以前的種種。

哪怕到此刻,他依然深愛著她。

可惜,這輩子,她註定不會是他的新娘,他的妻子。

這短暫的停頓,讓來賓臉上露出了困惑。

露娜滿是笑容的臉頰,也頓了頓,抬眸望向查理。

而就在所有人惴惴不安時,查理鄭重的說:「我願意。」

露娜聽到這三個字,臉上綻放出更為燦爛的如花的笑靨。

大主教鬆了口氣,繼續詢問露娜。

露娜清脆的回答,「我願意。」

交換戒指后,宮殿里響起如潮水般的掌聲,久久未熄。

查理握著露娜的手,摟著她的腰肢,親吻了她的唇瓣。

他看著嬌羞的露娜。

心想,是時候徹底的與過去的愛戀,斷絕關係了。

他不能走父親的老路,心裡愛著一個女人,又娶別的女人,那麼做只會耽誤兩個女人的一生。

他以後會嘗試著,愛自己的妻子。

讓她幸福的度過餘生。

……

婚禮結束,葉簡汐和慕洛琛,抱著孩子去參加了宴會。

查理與露娜,脫去了華麗的婚服,換上了簡單的裝束,來給賓客們敬酒。輪到葉簡汐和慕洛琛時,慕洛琛舉起酒杯,對查理說:「謝謝你,以前對簡汐的照顧。」

查理道:「簡汐是我的朋友,都是應該的。」

兩個男人四目相對,彼此都坦坦蕩蕩。

慕洛琛明白,查理終究是放下了。

這樣最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