霎時間,黃金刀芒和五彩劍氣肆虐天地,將夜空浸滅,兩大神器爭鋒,天地顫抖。

迦葉與這位武聖門的第一傳人對持在一起,氣勢奔騰,虛空扭曲,斗轉星移,形成一幅詭異的畫面。

「莫雲師兄!我來助你!」又是一聲大吼,武聖門中又飛出來一人,赫然是之前在古城攔截迦葉的袁正。

兩大武聖門的傳人合力,打出驚艷一擊,武聖門神通比較擅長肉搏,袁正雖然沒有持有神器,但一拳足可以將虛空打癱。

「鏘!」

迦葉掃出一道五彩劍氣,橫劈豎斬,破劍十字斬掃出,將武聖門第一傳人莫雲崩飛出去數百米遠,腳踩神行術,身形在夜空之下變化莫測。

「殺!」

「殺!」

「殺!」

又是三聲喊殺之聲,上官雅,屠嬌嬌和瑤姬聖女沖了上來,打出驚世神通,震碎夜空,同樣攻向迦葉。

但這個時候,白影閃爍,嫦曦手持麒麟聖刀半路殺出,她現在因為得到了聖麒麟的傳承,被南域各大勢力所惦記,被不少人追殺,迫不得已和迦葉合作,可以說現在和迦葉是同一根繩子上的螞蚱。

麒麟聖刀劈落而下,嫦曦直接將上官雅和瑤姬聖女攔住,乳白色的聖潔刀光將瑤姬聖女掃飛出去。對上了上官雅。上官雅手中出現一桿戰矛,身披神甲,如女戰神再生,英姿颯爽。而嫦曦手持麒麟聖刀,更是嬌柔中多了一種霸氣的美。

兩尊女戰神針鋒相對,大為吸引人的眼球。

「三千度化!!」瑤姬聖女神聖不染凡塵,滿頭秀髮飛舞,綵衣飄飄,她纖纖玉指揮舞,夜空之下降落大片的聖光朝著上官雅落了過去,聖光幾乎要淹沒一切。

嫦曦秀髮飛舞,將半邊嬌顏遮住,眼眸凌厲懾人。

「鏘!」

麒麟聖刀嗡鳴,聖光一出,直接撕裂一切,嫦曦腳踩神妙的步法逆空而上,斬出驚艷一刀。

這是一場大混戰,在這一刻,許多南域傳人都出手了,百花谷的傳人打出了萬獸印鎮壓向嫦曦。迦葉那邊有同樣持著神器的莫雲支撐著,嫦曦這邊只能用萬獸印來克制住。不然就算是上官雅和瑤姬聖女也無法在神器之威下生存。

混戰攪亂了天穹,諸位南域傳人出手了,不過大多數都是奔著迦葉殺去,這一次南域傳人組織聯盟,目的就是為了除掉迦葉,他是這場混亂的主要人物。

屠嬌嬌出手凌厲,一把聖劍祭出,斬碎天地,直取迦葉的頭顱。

莫雲手持黃金戰刀,黃金道光淹沒夜空,絞殺四方,將迦葉置身於暴風雨的中心。

上官清化作火焰戰神,手持火焰巨斧,倫向迦葉,炙熱的火浪將夜空映照的一片通紅。

我有七十億粉絲 袁正出手,一拳打出蠻荒獸影,吼碎山河。

…….

一位位南域傳人出手,明顯不想給迦葉活下去的機會,一同施展神通,這種情況下,無論是誰都無法抗衡,就算迦葉手持天機劍這種神器,但卻也被武聖門的黃金戰刀壓制住。

「轟!」

當場,迦葉被無數道神通轟飛出去,不過幸好迦葉祭出天機劍抵擋,同時又祭出了龍刀和女帝斬兩門大神通,抵消去了不少的力量。

「哈哈哈哈!迦葉你還不死!!」莫雲張口笑道,再度斬出一刀黃金刀芒。

「哈哈哈哈哈!!」迦葉不怒反笑,笑聲肆意,帶著一抹瘋狂之色,猙獰的吼道:「要死的不識我,你們全都要死!!」

話音落下,在這一刻,天地間陡然變色,無數星辰的光華扭曲,變換位置,這是斗轉星移的奇景。大地一震顫抖。這個時候,從周圍的十八座山峰上,十八道通天徹地的光華暴涌而起,衝破夜空,在半空中交相輝映,交織成一個巨大的陣圖壓下。

這道陣圖橫跨數千米,陣紋交錯,反反覆復,玄奧至極,在陣圖的中央為止,是一條天龍的圖形,被無數道鎖鏈捆綁著,難以掙脫,一把鋒銳的神劍插入了天龍的腹部。

這怪異的陣圖遮天蔽日,籠罩住整片天空,一下子將在場的人全部包裹在內,垂落下一道巨大的光束,籠罩天地,如同在天地間封鎖了一個牢籠一般。

「怎麼回事!我的神通被……禁錮住了!!」突然有人發出這樣的驚呼之聲。

ps:會有第三章,但要晚一點。 怪異的陣圖遮天蔽日,籠罩住整片天空,一下子將在場的人全部包裹在內,垂落下一道巨大的光束,籠罩天地,如同在天地間封鎖了一個牢籠一般。

「怎麼回事!我的神通被……禁錮住了!!」突然有人發出這樣的驚呼之聲。

眾人一下子慌亂起來,這巨大的陣圖一出現,天空中如同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磨盤,慢慢的壓了下來。聖光普照,但凡是被這道光普照的人,在這一刻全都感覺到體內的神通枯竭,似乎像是被凍結住,無法運轉。

「怎麼會這樣!神通無法施展出來了!」

「可惡,到底是怎麼回事?神通沒有辦法運轉了!」

「糟糕!我們中計了,這一定是迦葉設下的埋伏,他是故意引我們到這裡來的!」有人已經猜出了大概,當場臉上色變。

「卑鄙的小人!!有本事光明正大的來,竟然使用這種卑鄙的手段,小人!!」有人大聲呵斥,鄙視迦葉這種做法。

「迦葉你這個小人,膿包,竟然用這種卑鄙的方法來對付我們!!」

不少人臉上惶恐,紛紛出言呵斥。

「哈哈哈哈!!我卑鄙!?」迦葉放聲笑道:「你們這麼多人來對付我一個人就不覺得卑鄙嗎?什麼為南域除害,說白了不就是想要窺視我功法,不要找這種高尚的理由了,這就是大派傳人的醜陋嘴臉,令人作嘔!既然你們想殺我,那今天就都別走了,我一個一個一個全部斬殺你們在此!!」

迦葉殺意逼人,他雖然也在陣圖中,但困龍陣並沒有對迦葉和嫦曦奏效,兩人身上都帶著專門抵禦困龍陣的東西,是嫖爺送的。再加上迦葉修鍊有神行之術,天下間幾乎沒有任何陣法可以攔住他。

但也並非所有人都被禁制住了神通,莫雲和百花谷的傳人都有神器在手,雖說困龍陣對他們產生了不小的作用,但神通並沒有凍結住,藉助神器的抵抗,依然可以運轉神通。

此刻每個人臉色都不是很好看,蒼白無比。

「殺!」

迦葉如虎狼殺入羊群一般,天機劍一掃,五彩劍氣掃殺,當場便有數十人被一劍絞殺成血霧。這一次聯盟來的不管是數百位南域傳人,他們還帶了許多身後勢力的精英弟子。但不管怎麼說,就算再怎麼精英,這些人在迦葉眼中依舊只是普通人,難以抵擋神器之威。

一劍掃殺數十人,迦葉步法不停,直接出現在上官清的面前,沒有任何的留情,直接一劍殺過去。

「啊!!」

上官清慘叫,他本來就不是迦葉的對手,更何況自己現在神通被封印,人家還扛著神器。

當下,上官清想也不想,掉頭就想跑,但迦葉卻沒有給他機會,五彩劍氣追上去,一顆血淋淋的頭顱直接飛了出去。

「住手!!」上官雅呼喝,但已經晚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上官清被迦葉一劍斬殺。

「轟隆!」

莫雲咬牙切齒,持著黃金戰刀追上去,斬出一道黃金刀芒,不過氣勢與之前明顯的不成正比。雖說有神器在手莫雲並沒有受到太多的影響,但這困龍陣可是號稱連天龍都能困住的,其強大自然不言而喻,就算是殘缺的,但對於普通人來說依舊是無法承受的。

迦葉腳踩神行術一閃而過,躲過莫雲的鋒芒,不與他正面相抗,下一秒鐘,出現在了袁正的身邊。

「逃啊!!」莫雲臉色大變,張口喊道。

袁正臉色鐵青,但此刻他不能御空,好在武聖門修鍊系統體魄無比強大。袁正如同一隻靈敏的猿猴,猛的騰躍而起,鑽入了混亂的人群中,想要借著人群的掩護逃走。

「你走得掉嗎?」迦葉一步出現在人群中,天機劍一掃,無數血光乍現,一條條性命隕落在迦葉劍下。天機劍乃是神器,無物不破,更何況是此刻針對這些神通被封印的普通人,幾乎沒有人可以阻攔迦葉的步伐。

一劍追上去,天機劍快若閃電,化作一道五彩流光,直接把袁正的胸膛洞穿,劍氣崩射,將袁正徹底的絞殺成一片血霧。

「惡賊!我要你的命!!」莫雲雙目赤紅,黃金戰刀斬向迦葉,黃金刀芒橫掃而出,淹沒一切。

「嘿!」

迦葉冷笑一聲,他現在懶得去跟莫雲硬碰硬,轉頭殺向了屠嬌嬌。

屠嬌嬌是萬聖門的天之驕女,與上官雅,瑤姬聖女同被稱之為南域三嬌,她若一死,必定會給萬聖門帶來慘重的打擊。

「什麼天之驕女,看我今日一柄斬殺!!」迦葉持劍追了上去,凶神惡煞,身上的佛衣已經被鮮血染紅。

他直接將屠嬌嬌和不遠處的上官雅鎖定住,如一尊邪佛降臨人間,一步一殺,無數的屍體倒在血泊中,鮮血幾乎要把大地染紅,神劍一掃,無數人崩碎成血霧,大地塌陷,裂開一道道恐怖的地縫。

屠嬌嬌和上官雅都是面色大變,她們此刻被困龍陣困住,就算有千般神通也施展不出來,當下掉頭就跑,就算沒有神通支撐,但身為大神通者體魄還是無比強大的,比普通人強橫了百倍,她們在人群中奔走,躲避著迦葉的追殺。

而半空中,嫦曦也斬殺了不少南域傳人,不過卻被百花谷的傳人用萬獸印攔住。在神器的庇護下,這位百花谷傳人並沒有失去全部神通,不過他身後的那群百花谷的弟子就慘了,被嫦曦一刀掃中,幾乎全部死光。

「上官雅,屠嬌嬌,你們把命留下!!」迦葉凶神惡煞的追上去,沿途斬殺無數人,大地被鮮血染紅,他腳踩著屍體前行,這是一幅恐怖的畫面,宛如惡魔降臨,所過之處,無一人生還。

終於,在迦葉神行術的作用下,他總算是迫近到了屠嬌嬌和上官雅的身後,天機劍毫不留情的斬了上去。

「咻!!」

而就在這個時候,異變突起,天際突然射來一道神光竟然將困龍陣打出一道缺口,兩道神光飛了進來,一下子捲住了上官雅和屠嬌嬌,將其生生的從困龍陣中卷飛出去。

「殺!!」迦葉大吼,眼看著就要斬殺兩個大敵,沒想到突發異變,有人突然出手救走了他們,更令迦葉不可思議的是,竟然有人可以在困龍陣中把人救走。

五彩劍氣掃過,不過最終還是沒能攔住屠嬌嬌和上官雅,眼睜睜的看著她們被救走。

迦葉眼中布滿了血絲,他立在虛空中,極目遠眺。

只見天際盡頭,一道人影立在那裡,黑衣黑髮,一對眸子懾人,即使相隔很遠,迦葉依舊可以感覺到那對飽含殺意的眸子。

「南、飛、月!!」迦葉惡狠狠的突出三個字。

南飛月,現在同樣為南域的風雲人物,這是一個謎一樣的青年,年僅二十多歲便是大神通者,而且手段奇特,修鍊有千魔里的逆天神術,沒有人知道這個人修為到底如何,實力到底有多強大。這段時間,南飛月四處挑戰南域傳人,沒有一個人能在他手底下走過十招,且至今為止,人們相信南飛月還沒有向外展示自己全部的力量。

謎一樣的青年,謎一樣的敵人,這迦葉心中不得不凝重。

而此刻,南飛月救走屠嬌嬌和上官雅,並沒有主動殺過來,而是掉頭退走。此地被困龍陣封鎖,成為一片血腥的地域,就算南飛月可以在困龍陣上打開一道缺口把人救走,也不可能無視困龍陣的存在,只能選擇退走。

「殺!!」

迦葉悲怒交加,戾氣大增,神劍殺入人群,再次掀起了一片血浪,數十名南域傳人死在劍下。這一夜,註定要是個不眠夜,南域傳人因為這一戰損失數百,這對南域任何勢力都是一種慘重的打擊。

傳人之輩,哪個不是傑出人才?但此刻在迦葉的劍下,全都化為了土雞瓦狗,不堪一擊,被劍劍秒殺。

這一刻,不光大地被染紅,就連天空都被殺紅了,原本皎潔的銀月,此刻變成了血月。

迦葉無情的斬殺,且斬殺的都是南域的天才一輩,這種逆天的舉動,簡直讓天地都生出了異象。 鮮血染紅了天空,迦葉殺到狂,連天地都產生了異象,原本皎潔的銀月變得血紅,宛如一輪血月掛在蒼穹之上。

迦葉手持天機劍再度殺入人群,無數的生命在他的劍下隕落,南域傳人近乎死絕,伏屍數千,包括哪些被南域傳人帶來的普通修士,沒有一個可以逃脫厄難,喪命於此。

這是一個鮮血染紅的夜晚,這一戰,註定不平靜,不管迦葉能不能吧所有南域傳人全都殺光,今日一戰,註定迦葉的魔威要揚名南域,甚至是揚名整個南明大陸。

「瑤姬!!」迦葉嘶吼著衝天而起,腳踩神行術化作一道光影,直接朝著瑤姬聖女撲殺了過去,已經放走了上官雅和屠嬌嬌,迦葉可不打算再把瑤姬聖女放走。

「迦葉你殺不死我,就算你殺光所有人,從今以後,南域也沒有你的生存之地,你註定要被南域所不容!」瑤姬聖女冷笑道,他沒有像上官雅和屠嬌嬌那樣轉頭就跑,而是很冷靜的看著迦葉殺過來。

「你休想!!」莫雲擋在迦葉面前,黃金戰刀力劈而下,金光直襲迦葉。

「給我滾來!!」迦葉大吼,傾盡全力劈出一劍,五彩劍芒將黃金刀光崩碎,莫雲整個人翻飛出去。有困龍陣的壓制,莫雲根本無法發揮出神器的全部威力,不能抵擋此刻近乎瘋狂的迦葉。

「殺!」

迦葉喊殺著,天機劍鋒芒畢露,直指瑤姬聖女的眉心。

「住手!」

一聲沉喝,近乎雷鳴般響徹,驚天動地,一道人影出現在瑤姬聖女的面前,正是瑤姬聖女的姐姐瑤馨。

瑤馨虎背熊腰,身材魁梧,強健有力的四肢充滿了力感,一頭長發如針扎一般倒豎而起,野性十足,一對眸子更是如火炬一般閃亮。

「開!!」

瑤馨雙掌攤開,無量光綻放,千絲萬縷,化作一道道光束交織,在她的面前形成一個巨大的陣圖,噴薄出無量聖光,竟然將迦葉斬出的一劍給抵擋回去,徒手接下了神器之威,而且還是在困龍陣之內。

「這個女人竟然!」迦葉駭然失色,簡直不敢相信。

「你殺不了他,因為有我在。」瑤馨說道,不過很快的她的氣勢有衰弱了下來,眼中閃過一抹疲憊之色。

迦葉恍然大悟,這個女人剛才肯定是用了什麼禁法才能攔住天機劍的威力,而這種禁法,顯然是對自己的傷害是非常大的。

瑤馨轉過頭,一把拉過瑤姬聖女衝天而起,徒手劃出一道聖光,在困龍陣上打開一道缺口,帶著瑤姬聖女沖了出去,眨眼間消失在天際。

迦葉沒有追上去,這個瑤馨實力恐怖,而且是非常的恐怖,迦葉也無法看清楚她的身前。再加上瑤姬聖女每次出現,瑤馨都會陪伴在左右,因此迦葉猜測,瑤馨可能是瑤姬聖女的護道人。

瑤姬聖女和瑤馨本來是一對孿生姐妹,據說瑤馨的美貌絲毫不在瑤姬聖女之下,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曾經是南域的第一美人兒,可這個女人為了追求無上的實力,主動放棄了自己美貌,變成了現在這副尊榮,這是慘重的代價換來。

由此可見瑤馨所修鍊的功法有多麼變態,不然也不可能迫使一個貌美的女人做出這麼重大的犧牲。

迦葉慢慢轉過身,目光炯炯的盯著莫雲,強烈的殺機浮動,直接伶著天機劍殺了上去。

「殺!」

五彩劍芒絞殺,迦葉橫劈豎斬,斬出破劍十字斬,五彩十字劍氣飛出,崩塌無數的山峰,將莫雲掃飛出去。不過好在莫雲迅速的祭出黃金戰刀,神器之威抵消了大半的威力,饒是如此,莫雲依舊忍不住吐出一口鮮血。

困龍陣產生了作用,不但壓制住了莫雲體內的神通,連神器之威也被壓制住,畢竟這是可以困死天龍的強大陣法,威力不可想象。

「殺不了她們,我還殺不了你嗎!?」迦葉氣勢洶洶的追上去,瞬息間出現在莫雲的身後,狠狠一劍劈落下去。

「噗!」

五彩劍氣一閃,劍氣直接崩碎了莫雲身體表面的神甲,那條握住黃金戰刀的手臂一下子被斬落,鮮血淋漓。 老師快逃 黃金戰刀脫手而飛,插在了一座山峰上。

「啊!!!」莫雲凄厲的慘叫著,失去了神器的庇護,他幾乎沒有任何的抵抗之力。

「你死到臨頭了。」迦葉猙獰的笑道,面目猙獰,如殺生邪佛,邪氣凜然。

「小輩!!你敢!!」這時,遠空中傳來一聲驚天大喝,如雷鳴滾滾。

遠空中數名老者飛來,南域的老輩人物終於還是趕來了,他們來到困龍陣的邊緣,眼見困龍陣中的景象,一個個皺緊了眉頭,臉色蒼白。困龍陣中如同無間地獄一般,慘不忍睹,到處都是血腥的畫面。

武聖門的一名老輩人物眼見迦葉就要斬殺莫雲,當場暴喝一聲,恨不得衝進去將迦葉碎屍萬段。

「嘿,南域的這幫老東西果然沉不住氣了!」迦葉嘿嘿冷笑,不過出手卻沒有留情,天機劍貫穿了莫雲的肩膀,五彩劍氣一動,將他絞殺城血肉。

「小輩你找死!!」武聖門的老輩人物怒髮衝冠,如同猙獰的蠻獸,不過一切的就要衝進去。

「慢著!」不過很快的,他被旁邊的一名老者攔住,道:「這陣法奇特,可以封閉人的修為,我們現在進去無疑和自投羅網沒有什麼區別,我們應當從外面先把陣法攻破,才能救下裡面的人。」

「救?怎麼救?我們沒有這麼多時間好耽誤了,這個惡魔幾乎快要把南域傳人斬盡殺絕了,再不救就晚了!」武聖門的老者氣沖沖道。

「先攻破陣法,不然進去也無用,今天無論如何,一定要把這個小輩斬殺再次,不能讓他再為禍。」

「可惡…….」

困龍陣中,迦葉目睹這一切,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天機劍點指鎮外的一幫老者,冷笑道:「夠種的你們都進來,看我一個一個一個的將你們全部斬殺!」

「小輩你莫要猖狂!!」一位老輩人物目瞪牙呲,這是山海盟的一位老輩人物,這次他們山海盟可謂是損失嚴重,傳人損失過半,弟子死傷更是無數。

最憋屈的,還是天機劍這件神器的失落,落到了迦葉的手上,而且此刻還用他們山海盟的神器點指自己,大放狂詞。

「小輩,今日你必死無疑,有本事你就永遠躲在陣法內。」山海盟的老者喝道,眉毛都立了起來,已經悲憤到了極限。

迦葉冷哼一聲,沒有再理會他們,天機劍一掃,斬殺數十人。帶刺可謂之,這次前來追殺迦葉的所有南域傳人基本上已被斬盡殺絕,再加上千的普通修士,迦葉創造了一個奇迹,一夜之間連斬上千名修士,和數百名南域傑出傳人。

此刻,只有百花谷的那位傳人持著神器萬獸印和嫦曦對持,另外還有幾名南域傳人東躲西藏,身上也都是傷痕纍纍,每個人臉上都帶著絕望之色。

這是個瘋狂的夜晚,大地被染紅,天空被染紅,銀月被染紅,這是一個殺戮的夜晚。

「轟轟轟!」

困龍陣顫動不已,南域的那幫老輩人物正在合力轟擊困龍陣,想從外界瓦解掉。

迦葉懶得理會他們,這困龍陣是絕世大陣,就算是被大神通者強行打破,也是需要時間的。

迦葉在困龍陣中身形閃爍,尋覓到了那幾名躲藏起來的南域傳人,沒有任何多餘的話說,直接斬殺。

最後,迦葉衝天而起,朝著百花谷的那位傳人沖了過去。

萬獸印沉沉浮浮,雖說同為神器,但在困龍陣的作用下,萬獸印已經被麒麟聖刀壓制住,這位百花谷傳人身上傷痕纍纍,身體險些被嫦曦一刀斬斷,如果不是萬獸印抵消了嫦曦大半的攻擊,他早已經死了。

「殺!」

迦葉衝殺而來,劍光一掃,與這位百花谷的傳人擦家而過,五彩劍芒毫不留情的斬下了他的頭顱,沒有任何懸念。

站到這種地步,這位百花谷傳人已經是強弩之末了,根本無法承受,就算萬獸印也不能救他,被迦葉無情的斬殺。

「啊!!!」

困龍陣外,百花谷的一位老輩人物仰天咆哮,悲憤無比。此人正是之前在蒼山上與秦盛針鋒相對的雲飛揚,雖然表面看上去才三十多歲,相貌俊秀,但真實年齡顯然不會這麼簡單,百花谷的媚功有駐顏的效果。

就像是百花谷的谷主楚碧月,外表看上去神聖不凡,婀娜多姿,但真實年齡,最起碼也是兩個巴掌的數字了。

「這一次是我們第一次合作,總的來說還算成功。」迦葉望了一眼嫦曦,淡淡說道。

「想不要高興,我們現在被人堵在裡面了,再不想把翻出去,恐怕就成為瓮中之鱉了。」嫦曦黛眉緊蹙,遠沒有迦葉這麼樂觀。

「轟隆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