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龍也沒有打算深說,不過匡世勛想起了佛爺的事情,當即問了一下雷龍。

「前輩,可知道佛爺這個人……」

「佛爺?」雷龍臉上頓時陰晴不定。「你可見過這個瘋子。」

「見過,他似乎病得不輕。」

「當年佛爺為救我,跟方家請來的秘密殺手血戰,頭上挨了整整三十錘,從此世間再無佛爺,只有一個瘋癲……」雷龍忽然止住了要說的話。「不過還好,這幾年,我一直在等他出現,只要他還在海洋城,我就放了一百個心了。」

「方家不是生意人嗎?」這個匡世勛也的確不了解,當年海洋城兩大對立門派,一個雷門,一個唐門。

唐門後來在國家清理活動中分崩離析,雷門雖然保留了主產業,但是雷門弟子一夜之間被解散,散落在海洋城各個角落。

「方家才是唐門的核心,唐門後期,唐家家道中落,早被方家給架空了,如果金牌落方家手裡,他很有可能挖一個大坑,坑我散落各地的唐門弟子。」

當初做出一夜解散雷門的決定,雷龍也是下了決心的,解散還有一條活路,對雷門,對雷門的弟子都是另一次重生。

現在看來,這個決定是對的,只是苦了那些散落海洋城的雷門弟子,就連佛爺,阿彪這樣的人都時時等待著雷門的召喚……

「走一步看一步吧,人,命也,天也……」

那枚至尊金牌是雷門留下的唯一能夠無條件召喚弟子的信物,其重要程度雷龍當時也沒有說清楚。

「你放心,金牌從我身上失去的,這一切就必須我來擔責。」匡世勛多餘的話也不想說,跟雷龍回到了會客廳。

卻發現,方中和雷奧龍正展開唇槍舌戰呢。

這兩家素來不和,方中和雷奧龍更是一個看不起一個。

「和你這病鴨子真沒什麼好說的,有種就江湖規矩,哦……我忘記了,你體弱多病,活不該我不能這麼欺負你。」雷奧龍刺激著方中。

「小子,這年頭誰還動拳頭,這是靠腦子吃飯的年代,不是靠拳頭,拳頭利害,去打黑拳啊,能賺很多的。」方中反唇相譏。

「奧龍,別說了,呂老太,我們告辭……」雷龍呵斥了雷奧龍,準備離開。

「雷老爺子,我聽說你們雷門最近動作可不小,有人在召喚你們雷門子弟,你可小心點,別栽了大跟斗,你們雷門的一舉一動可都在我們方家的監控之下……當年,你們害我們唐門潰散,希望這一幕不要發生在你們身上……哼。」方中也不甘示弱。

「和我說這些,你還不夠格。」雷龍甩手而去,方中也告辭。

匡世勛在回家的路上心情一直都不好,程琳一邊開車一邊跟匡世勛嘮叨。「你這妹子可真是調皮,哎……」

匡世勛又何嘗不是為自己的妹子擔心,自己做哥哥的,眼睜睜看著妹子沒經驗往小流氓身上靠,誰不難過。

「小女孩以為這世界都是美好的,灰姑娘和大王子,這也怪不得匡雪,也許是要吃了虧才明白點人事吧。」劉書鶯淡淡的說了一句。

「喂,書鶯,我就不明白了,你喜歡唱歌,巫溪凡那麼優秀,為何他不是你的菜?」程琳冷不然的問了一句。

劉書鶯臉一紅。「巫溪凡是我的偶像,我是一個普通人,註定無法把自己的偶像變成自己的情人,這是我的命……」

匡世勛一言不發仔細的看著車窗外,此刻,他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一個高個子的男人,頭髮蓬亂,正邁著吃力的步伐行走著。

重生之影壇天后 婚情蜜意,寵妻無上限 「程琳,我和書鶯就在這裡下車,靠邊停一下好嗎?」

「這裡,還有十幾公里呢,你們想步行?」

「就當散散步嘍。」程琳也沒有辦法,當即停車,匡世勛等人下車之後特意囑託程琳。「程琳,你可監督著老人,這第二期的治療很關鍵,多留點心。」

程琳離開后,劉書鶯背著藥箱問匡世勛。「真的走路回去?」

「我看見了魏大海。」匡世勛在車裡面看見的人的確是魏大海,正是他那副無精打採的樣子引起了匡世勛注意。

「為了一個死賴皮停車值得嗎?」

劉書鶯壓根不知道那人蔘的秘密,過去了這麼多天,魏大海自己也知道自己病了,但是就是檢查不出個所以然來。

現在他的身體急轉直下,可急壞了高苗苗,眼看到來的婚期就這樣被延遲了,魏大海身體依舊沒有恢復,反而,一天天的衰敗了下去。

魏大海怎麼從自己住的地方走出來的他自己都不知道,最近他的大腦失控了,身體出現了很多不詳的癥狀。

高苗苗去取一杯水的功夫,魏大海自己就跟撞鬼了一樣,從病床上爬起來,打開了門,朝著大街上走去。

大街上人來人往,可是那些人的面孔都看不清,看起來就跟牛馬差不多……全是畜生。

他正搖頭晃腦的走著,胸口緊貼著那棵紅得發亮的人蔘,自從取得這棵人蔘之後,他簡直就把這奪命之物當成了一個寶貝。

人蔘是越來越有活力,而他,卻越來越沒有了生命力。一開始他懷疑是和高苗苗瘋狂太多造成的體虛,可是後來戒欲之後,情況沒有好轉,反而更嚴重。

他就這樣漫無目的的走著,忽然一隻有力的大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魏大海……魏大海……」可是那張臉,他怎麼也看不清楚,看起來好模糊。 「魏大海,魏大海……」匡世勛搖動著魏大海的肩膀,魏大海面無表情,他的眼神空洞,兩個大熊貓眼非常的顯眼,面孔上面幾乎沒有什麼血色……

劉書鶯在一邊詫異的看著這一幕,想當初,魏大海是宣布要近期結婚的人了,短短時間,竟然變成了這麼一副喪屍的樣子。

匡世勛將魏大海扶到公園邊上,讓他坐在椅子上。「書鶯,你取給我買瓶水來。」劉書鶯當即跑去了超市。

匡世勛輕輕扇了魏大海幾個嘴巴子,魏大海還是沒有清醒過來,嘴巴裡面說著胡話。

匡世勛準備用大顫音穩定他的心脈,忽然摸到了魏大海放在胸口處的人蔘。

他伸手去扯那人蔘,魏大海身體猛然抖動起來,對著他的手就是一口。「小偷……」

魏大海竟然將他當成了小偷。

匡世勛一針扎在他脖子上,讓這傢伙安靜了下來,當他取出那顆人蔘的時候,赫然發現,那顆人蔘已經晶瑩剔透,宛如美玉。

而且那顆人蔘的顏色更加的深了,身上的脈絡線非常的明顯,這應該是吸收了魏大海精氣血的緣故。

幽魅情吻 匡世勛用一條紅袋子將人蔘裹好,放入自己的工具箱,取走人蔘之後,魏大海似乎情況更糟糕。

他身體斜靠在椅子上,不停抽搐,兩眼翻白,嘴巴裡面不停吐出白沫。

這條人蔘絕對不能留在他身邊,現在的魏大海可謂命懸一線,自從上次自己在醫院外出就診被魏大海樹中指后,匡世勛是想讓他多吃點苦頭,可這事,後來自己竟然忘記了……

活該魏大海死期未到,竟然讓匡世勛大街上遇見了他。

而此刻,距離公園椅子三百米的位置,一個精神恍惚的傢伙頭上蓋著報紙,他剛剛從垃圾桶裡面翻出了一盒別人沒有吃完的盒飯,現在,他準備在這陽台下睡上一覺……

誰知道他聽見附近有人一直在叫什麼「喂,大海……」他是想去海邊玩玩,可是條件不允許啊。

當他從報紙下面偷瞄到一個熟悉的身影的時候,忍不住臉上浮現出一絲奸笑。「匡世勛啊,匡世勛,我在海洋城找你這麼多天,今天老天開眼了,哈哈哈……」

這個人就是董亮,他為什麼去不了大海,因為他現在的身份是一級通緝犯,自從他用毒藥毒暈了警務處民警之後,自己一路順利逃了出來……

他在這個城市晝伏夜出,甚至不停變換自己的身份,就是為了尋覓到自己的仇人匡世勛在海洋城的落腳處,沒想到今天,竟然讓他中了大獎。

匡世勛似乎在對一個人進行急救,看到這一幕,董亮臉上浮現出了一個惡毒的笑容,他從懷裡面取出一隻奇怪的老鼠,對老鼠念叨了一番咒語,然後將老鼠放地上。

老鼠偷偷摸摸的靠近了魏大海,猛然對著魏大海的屁股咬了一口,咬過之後的老鼠竟然四腳朝天,當場暴斃。

「喲,這什麼毒,這麼厲害,竟然連我的毒老鼠都給毒死了。」董亮心神一陣慌亂。當即拿起報紙遮擋住自己的臉。

「魏大海,魏大海……」劉書鶯已經買了水回來,發現魏大海的情況非常嚴重。

這情況的確超過了匡世勛的預期,原本以為脫離了人蔘的糾纏,加上自己的扎針技術,魏大海起碼會好一大半。

但是,魏大海嘴角竟然開始滲透出血液,鼻孔,耳朵,眼睛,都有充血的癥狀。

吃心一片 而且,魏大海的體溫正在慢慢減少,毛髮顏色似乎瞬間變了一個樣,從之前的灰色隱隱泛起白色來……

嘎!一輛奧迪車停在公園旁邊,一個肥胖的身影正朝這邊撲來。「大海,你怎麼了,大海……」高苗苗發現魏大海離開房間之後,當即開車出來找魏大海,繞了一圈之後發現椅子上躺著的好像是自己未來的老公魏大海,魏大海身邊還有匡世勛和劉書鶯。

「匡世勛,大海怎麼了?呀,怎麼會這樣。」高苗苗發現魏大海情況很嚴重,當即拿起電話打給高大萌。「爹,你快過來,大海,大海要死了。」

所以,幾分鐘后,高大萌也開車趕來還帶來了一個小隊,領隊的就是孟海。

「大海怎麼變成這樣了?」高大萌忙著問了一句匡世勛,匡世勛正在給魏大海診斷呢。

「不知道,我和書鶯經過這裡,就看見他在大街上,氣色非常不好,所以把他弄到這椅子上……」

孟海和劉泰山都來了,孟海平日裡面對魏大海印象也不好,當即半開玩笑的問匡世勛。「匡神醫,診斷出什麼來沒有?以你的功夫,需要這麼久嗎?」

「情況有點複雜……」

「哈哈哈,神醫,你沒發現,他這是癲癇發作的癥狀嗎?」孟海妄然下了結論,匡世勛心中真是一萬句草泥馬要講,但他憋住了。

「情況有點複雜,我得……」

「世勛,不是我不相信你,這個時候了,人命關天,這種病症還是交給有經驗的人來做,孟老……」高大萌開口了,畢竟是高大萌的女婿,匡世勛雖然想管,但現在人家嫌棄自己不夠有經驗。

「也好,孟老,那麼人就交給你了……」

「先送醫院。」孟海一聲令下,其他人紛紛將魏大海放在擔架上,一路送回了高大萌骨傷科醫院。

匡世勛和劉書鶯也跟著去了,一同跟著去的還有董亮這賊小子,這小子不知道從哪裡搞來一套搞衛生的制服,混入了醫院。

因為魏大海身份特殊,很快就被送入了手術台,孟海組織了近十個助手,開始對魏大海進行治療。

進入手術台,可能因為操作失誤的緣故,魏大海身體從操作台上面跌了下來,最後被重新扶上去。

魏大海身體被固定,因為孟海交代過,癲癇病人發作不能發生摔倒這樣的事件,因為這樣會很大程度引發癲癇的再次發作。

孟海拿著一塊紗布,然後吩咐助手將魏大海舌頭給拉了出來固定好,然後用壓舌板墊在了牙齒下,防止上下牙之間咬傷舌頭。

魏大海的身體側卧,這是要給他放出口腔分泌物,防止分泌物誤入呼吸道,引起肺炎…… 匡世勛冷漠的看著孟海,孟海做好這些急救措施,這才對魏大海開始進行診療。

魏大海有癲癇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匡世勛說情況有些複雜,是因為魏大海除了這次癲癇意外之外,魏大海還有一些複雜的綜合症。

而此刻,坐在高大萌醫院一個偏僻角落的董亮也心懷忐忑,那隻毒老鼠是他最新研製出來的絕命毒藥,他在這裡就是在對魏大海的生命進行倒計時的,原本他想找個機會黑揍匡世勛一頓,現在他卻改變了想法,那樣太便宜匡世勛了……

5,4,3,2,1……

急救室裡面傳來一聲慘叫,沒有人知道裡面發生了什麼,只有董亮知道,這傢伙嘿嘿冷笑著,看著來來往往焦躁不安的醫務人員傻笑。

急救室裡面那聲慘叫並不是來自魏大海,而是孟海,孟海在對魏大海進行診療的時候,被暫時取掉壓舌板的魏大海毫不留情的朝著孟海的手腕咬了一口。

孟海極端的急救措施讓魏大海非常不爽,所以他找機會報復孟海呢。

「壓舌板,壓舌板,給他上好,舌頭重新固定好……」

助手們重新給魏大海固定了壓舌板,還有舌頭也被綁了起來固定在一塊木條上,魏大海此刻看起來就跟一個弔死鬼差不多,孟海還在用藥物給他口腔裡面的口水做引流……

「孟主任,情況怎麼樣?」高大萌進入了急救室詢問,他身後的高苗苗看見魏大海這個痛苦的樣子,當即叫了起來。「孟海,你怎麼能這樣對大海,你……」

「苗苗,這是急救措施,你別亂說。」孟海訓斥著高苗苗。

「院長,我已經給他做了癲癇急救,相關的藥物也開始服用,不出半個小時,他就會安靜下來,放心吧,這不是什麼大事……」孟海說這話的時候還拿眼睛看著匡世勛。

匡世勛和劉書鶯全程看著孟海的操作,孟海竟然說這小事一樁。

匡世勛閉目不語,以他的經驗來看,這絕對不是普通的癲癇發作這麼簡單,至少血煞參帶來的危害,孟海並沒有重視。

「看見沒有,現在的大海安靜多了……」孟海指著魏大海。

高大萌朝著魏大海看去,忽然臉色一變。「安靜……這,這……孟主任,你過來看看……」

孟海走近魏大海,發現魏大海瞳孔在縮減,氣息微弱,面色也無血色,這些都是急救會產生的綜合症啊,有什麼大驚小怪的。

「他的脈聲……」高大萌靠近魏大海一方面觀察魏大海的面色,一方面他在傾聽魏大海的脈搏。

魏大海的脈搏非常微弱,而且非常雜亂,好像隨時都會停止脈搏一樣。

孟海仔細聽了一下魏大海的脈聲,臉色有些凝重。「有併發症,我再檢查檢查……」

「趕快停止癲癇的藥物治療……」匡世勛在一邊冷冷的說了一句。

孟海裝著沒有聽見,匡世勛加重了語氣。「人命關天,癲癇的藥物刺激到了魏大海,趕快停止藥物治療……」

「世勛啊,你不是工作小組的人員,你先出去吧,人就交給我了,出事了我負責。」孟海實在看不下去了,對匡世勛也下達了逐客令。

匡世勛哀嘆一聲,正準備離開,高苗苗擋住了他的去路。「不能走,你也在這裡看看如果有什麼不對,立即給我說。」

「心脈越來越弱……如果不停止藥物刺激,魏大海很可能命喪黃泉。」匡世勛也不想多言,直接說了問題所在。

「爸爸……」高苗苗轉向高大萌,她自己拿不了主意,只好問高大萌。

「孟海,你給我一個承諾,你有多大把握?」

「這不是什麼大問題,我有八成把握。」

「好,你放心大膽去做,世勛啊,我們都暫時看看孟老的方案,都別說話好嗎?」雖然匡世勛有著驚人的表現,但是在高大萌眼中,他的經驗依舊趕不上孟海的,所以他選擇相信孟海。

匡世勛眼中有淚水在打轉,他是心痛魏大海啊。「好吧,你們弄吧,我不說話。」

幾分鐘過去,魏大海的心電圖越來越不正常,滴滴滴的警報聲不斷傳來。

迅速檢查BPPR評價生命體征……

判斷意識與循環情況……

胸外按壓三十次……

開放氣道……

吹氣……

電擊……

孟海額頭上滲出汗珠,他在跟魏大海的心臟進行著爭分奪秒的鬥爭,他原本以為那些只是癲癇的併發症,但是幾分鐘過去,情況不如他所想。

病人的心臟幾度徘徊在驟停邊緣。

高大萌也急了,自己放手相信孟海,幾分鐘不到,魏大海竟然已經到了生死邊緣。

滴滴,滴滴滴滴……警報聲時刻都會宣告魏大海生命結束,到了這個地步,孟海也只有拼一把了。

病人心率在下降……

體溫下降……

肌肉收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