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飛揚只是對着言無常笑而不說話,即像是無辜,又像是在嘲諷。

言無常發誓,他這輩子絕對沒有如此冒火過,但是心經的誘惑對於他來說實在是太大了,無奈,他只能是放開雲飛揚冷聲道:“你最好不要給我耍什麼花樣?否則我立刻殺了你?”

“殺了我,那你就得不到心經了。”雲飛揚無所謂的說道。

“你……你究竟想怎麼樣?”言無常差點一口悶氣憋死,早知道就不直接放走風墨晴了。

“最起碼先給我換個乾淨的房間住下,讓我吃飽了喝足了,休息一天再說!”雲飛揚慢條斯理的說道。

“好!”言無常幾乎是咬着牙說出的這個字。

於是,言無常只能是吩咐人給雲飛揚安排一間舒適的房間,準備好吃好喝的,先滿足了對方的要求再說。

林凡睜開雙眼的時候,天已經大亮,夏季的白天要比以往來的早,自己打坐了一晚不僅沒有心生疲勞,而且越發的精神,更爲驚喜的是,經過一晚上的時間,兩股內力已被他完全吸收,如今他的修爲已經到宗師後期,整整提升了一個大境界。

林凡的內心一陣激動,不禁感嘆這北冥神功真如掛一般強大,每次吸收別人的內力他的修爲都會得到提升,要是再讓他吸收更多的內力……


想到這裏,林凡的心思活絡起來,打定了主意,要是有機會,他一定要去一趟古武界。

“請問你認不認識段飛?”在人羣密集的大街上,一個黑西裝手裏正提着黑色的箱子每看到一個人就這麼問。

“東洋人!”每個過往的人往往第一句話就是這三個字,然後便皺着眉頭說不知道直接走開。

拋開兩國的矛盾,任何人這麼問,恐怕都會當做有毛病,叫段飛的人全華夏不知道有多少,誰知道你問的是哪個?

這時大街上一處巨大的液晶顯示屏出現了一條新聞。

一個女主持人衣着正式的說道:“特別新聞,最近有一名疑似攜帶危險物品的東洋人,逃過安檢流入鬧市,如有知情人看到該外國男子,請立刻撥打110。”

隨後便是新聞中東洋人的照片,以及當時該東洋人推倒安檢人員,逃出安檢通道時的畫面。

“這個人怎麼這麼像剛纔問話的東洋人啊?”一個女人疑惑的說道。

旁邊一個男人聞言立刻就道:“什麼像,明明就是!趕緊報警!”

於是很多看到黑西裝的人都是紛紛避開,甚至拿出手機報警,黑西裝無奈,面對指指點點不敢靠近的人羣,他只能立刻遠離這裏。

早上,林凡把夏夢送到集團之後,正想要去找夜梟和杜胖子,就接到了米小妮的電話。

“喂,你在哪裏,過來橙光幫我一個忙!”電話一接通,米小妮不客氣的話就傳了過來,一點求人辦事的態度都沒有。

林凡無語,語氣不爽的說道:“不去,沒空!”

“別啊!拜託,過來幫幫忙!”米小妮立刻換了一副嗲嗲的語氣。

林凡打了一個寒顫,只覺得全身雞皮疙瘩起了一地!

“能正常點說話嗎?究竟怎麼回事,好端端的讓我過去做什麼。你不說清楚,我可不會過去。”

於是,米小妮在纔將事情的緣由給說了。

原來是百花的少東家想要追求米小妮,這幾天一直捧着鮮花堵在橙光樓下,米小妮可謂是不厭其煩,但是奈何對方是金主爸爸的兒子,即得知不得,也不想假意縫合,於是只能是讓林凡來做擋箭牌冒充她的男朋友,讓對方知難而退。

原本這樣糟心的事情,林凡不願再做,但耐不住米小妮的誘惑,說只要是幫她趕走討厭的蒼蠅,就立刻告訴他自己和夏夢在大學之間的祕密。

這對於林凡來說可謂是極具誘惑力,於是林凡妥協了,立刻打車朝着橙光而去。

剛一下車,林凡就看到大樓之下,一個穿着白襯衫的公子哥正坐在一輛紅色的敞篷車裏,副駕駛座位上還放着一捧火紅的玫瑰花。

林凡猜想,這傢伙應該就是米小妮所說的那隻討厭的蒼蠅。

林凡撥打了米小妮的電話,說了一聲自己到了,於是大概過了兩分鐘之後,米小妮靚麗的身影就出現在了大樓門口。

今天的米小妮穿着一身米黃色的長裙,簡約大方,一頭烏黑的長髮披散在腦後,整個人顯得青春靚麗。

白襯衫公子哥一看到米小妮,眼睛就像是一百瓦的燈泡閃閃發光,立刻拿起放在副駕駛座位上的玫瑰花,打開車門就一臉微笑的朝着米小妮而去。

而此時,米小妮也露出了小女兒般的興奮笑容,臉頰還隱約有一絲羞澀,就像是看到了自己心儀的對象,這讓白襯衫心裏不禁一陣火熱,心想,小妮一定是被我這段時間的真誠給感動了,準備接受我了。


就在白襯衫以爲米小妮是朝着自己幸福撲來的時候,白襯衫卻是發現,米小妮居然朝着另外的方向而去,並投入了一個陌生男人的懷裏,頓時白襯衫的雙臂僵在了空中,臉上浮現一抹憤怒。

他眼睛死死盯着這個不知道從哪裏冒出來的男人,朝着米小妮道:“小妮,他是誰?”

林凡完全沒有料到米小妮會來這一手,突然就撲到他懷裏,身體忍不住僵硬了一下,甚至能夠清晰的感受到胸前的柔軟,不過他前世好歹是一名精英特工,只是稍微愣神了一下就立刻投入到了自己的角色當中,臉上露出了寵愛的目光環抱住了米小妮的後背。


不知道內情的,一定會第一時間就認爲,兩人是一對陷入深情熱戀的情侶,更別說白襯衫了,此刻他內心滿是嫉妒的怒火,就彷彿自己心愛的玩具被一個乞丐給搶走了。

要是一個和自差不多身份和家世的,他還會心裏稍微平衡一點,但是這個全身上下加起來還不到五百塊的傢伙是個什麼鬼? 米小妮像是才發現白襯衫,聞言從林凡懷裏起來,撥弄了一下劉海的青絲轉頭看着白襯衫說道:“他是我男朋友,麻煩李公子還是叫爲米小姐的好,因爲我男朋友他很小氣,不喜歡別的男人和我太親近。”

林凡聞言一陣無語,還真把自己當成無敵擋箭牌了,這是要讓自己得罪死這個什麼李公子啊!

不過沒辦法,誰叫自己想要知道夏夢究竟和米小妮之間有着什麼祕密呢?但是也不能讓這妮子白白佔便宜,得收點利息才行。於是林凡按照米小妮給自己設定的人物形象,一臉警惕的看着白襯衫,還不忘將米小妮拉到自己懷裏,就像是護犢的母雞。

被林凡突然摟進懷裏,米小妮的臉頰不知覺的抽搐了一下,感覺有點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想要掙脫開來,但是一想到自己將林凡叫來的目的,她就只能是暫時忍了,於是配合着林凡的表現,小鳥依人一般依偎在林凡懷裏,臉上還洋溢一副幸福甜蜜的笑臉,心裏卻暗道,老孃就讓你吃點豆腐好了,等事後再和你算賬!

看到兩人親密的樣子,白襯衫嫉妒的火焰蹭蹭往上漲,他努力的剋制自己,想要在米小妮面前繼續保持自己良好的涵養。

也不管林凡看自己警惕的目光,對着林凡一臉微笑的說道:“逼人百花傳媒副總李天一,不知道米小姐男朋友怎麼稱呼,再哪高就?”

“你問這個做什麼?”林凡繼續警惕的看着白襯衫道。

“別誤會,我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想知道,究竟是什麼樣優秀的人能夠得到米小姐的青睞!”白襯衫努力讓自己的看起來人畜無害!

“說的好聽,別以爲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你們有錢人就喜歡來這一跳,等你套出了我的信息,就想要玩一些陰謀詭計,然後想方設法的拆散我和小妮,小說裏面都是這麼寫的!”

白襯衫無語,但他確實是有這樣的心思。

米小妮則在心裏暗自偷笑,林凡還真是不按常理出牌,不過她覺得林凡只是想多了,一個名字而已,哪有林凡想的那麼多。

爲了早點打發掉白襯衫,米小妮直接說出了林凡的名字,就在她繼續要爲林凡編一個拿得出手的身份的時候,林凡卻是搶先一步說道:“我現在沒有工作,只不過是個無業遊民而已!”

林凡說這番話的時候,一臉的坦然,似乎一點不好意思的心裏都沒有。

米小妮無語,你這是嫌事不夠多嗎?

林凡之所以這麼說,沒有其他的意思,就是想好好惡心一下白襯衫。

果然,白襯衫的臉色十分難看,看向米小妮似乎是想驗證真假。

米小妮雖然有些惱怒林凡說出這樣一個身份,但是事情到了這個時候,她也只能是陪着林凡走了。

點米小妮點頭,白襯衫的臉色越發的難看。

“怎麼?不行嗎?有小妮這麼能幹的女朋友,我還需要幹什麼話,她養我就行了!”林凡理所當然的說道。

白襯衫臉色難看的同時心裏一陣無語,心想,你小子還真是不要臉,居然將吃軟飯說的如此理直氣壯!

不過,要是隻是這樣,那對於他來說,反而更容易搞定對手。

他相信米小妮一定是被愛情衝昏了頭腦,或者就是被這傢伙花言巧語給欺騙了,纔會選擇這樣一個男人,自己一定要讓米小妮看清楚他男朋友的真面目,想到這裏,白襯衫沒有再多逗留,和米小妮打了招呼之後拿着自己沒有送出去的花開車走了。

“這就走了?”看着白襯衫離去的車影,林凡無趣的道。

“那你還想怎麼樣?”米小妮無語的說道,你還真嫌麻煩不夠多。

“你要把我摟到什麼時候,還不放開你的爪子?”見林凡還摟着自己,米小妮冷聲說道。

林凡這才鬆開摟住米小妮的手,一臉無辜的說道:“我這還不是爲了增加真實感,好讓那傢伙主動放棄!好了,現在忙也忙了,是該履行你的承諾了吧?”

“什麼承諾?”米小妮一副聽不明白的表情。

林凡臉色一沉,“你這是又打算要耍賴?”

之所以說又,是因爲上次米小妮答應過他等節目錄制完之後就告訴他,結果,米小妮沒有。這次,米小妮擺明是又想故技重施。

“誰耍賴?我之前答應你的是,要是對方知難而退,我就告訴你那個祕密,現在他只是走了而已,誰知道他下次還會不會來?所以,你這不算幫我完全解決麻煩!自然就不能算!”

“早知道你這人說話最不靠譜,算了,我也不想知道了!”說着,林凡掉頭就走。

“哎!別走啊!好了,我告訴你就是了。”米小妮見林凡生氣了,趕緊是拉住林凡。她也怕白襯衫下次再來,如果這次把林凡惹毛了,下次再想讓林凡幫忙就不可能了。

林凡聞言頓時一陣興奮,立刻就問道:“快快快,究竟是什麼祕密?”

米小妮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臉色突然之間紅了。

林凡有些奇怪,好端端的紅臉做什麼?

“這裏不是說話的時候,你跟我去辦公室。”米小妮糾結了一下,原本只是故意的逗一下林凡,沒打算告訴林凡那些私密之事的,因此纔會想要屢次不守承諾,可是現在不說恐怕不行了,於是只能是小聲道。

“神神祕祕的!”林凡嘴上嘀咕了一下,但是還是跟着米小妮屁顛屁顛的去了她的辦公室。

走進辦公室之後,米小妮立刻將門給關上反鎖,然後警惕的看了看四周,彷彿身旁別人聽到一樣,做完這一切之後,這才坐回自己的位置上,紅着臉給林凡講述了她和夏夢在大學期間的祕密。

當林凡離開橙光的時候,心還在劇烈跳動,他沒想到外表看起來冷冰冰的夏夢,居然還是一個悶**,想起米小妮給他講述的細節場景,林凡一個大男人都不禁臉紅心跳。 “還真是一個不能說的祕密!”林凡有點苦惱,早知道就不聽了,這會兒即便是知道了,打死他也不敢在夏夢面前泄露半點風聲,估計要是被她知道了,夏夢都不敢面對他了,所以這注定是一個只能留在心裏不能說出去的祕密。

走出橙光的大樓,敢要打車,一個紅色敞篷車就停在了他面前,林凡一看是白襯衫,頓時就笑了。

“李公子,你不是走了嗎?怎麼又回來了?”

白襯衫沒有回答這個問題,而是看着林凡說道:“段先生,不知道你有沒有時間,我想跟你談談!”

“好啊!去哪裏?”林凡也想看看這傢伙想要跟他玩什麼把戲,索性直接答應。

“我知道前面不遠處有個咖啡館,我們就去那裏!”白襯衫倒是沒想到這傢伙突然一改之前的性格,這麼簡單就答應了下來,不過這倒是正中他下懷,於是讓林凡趕緊上車。

很快,兩人就來到了一家環境比較別緻的咖啡館,要了一間沒人打擾的包間。

“說罷,李公子,你把我帶到這裏來,究竟想要跟我說什麼?”林凡直接開門見山。

見林凡如此說話爽快,白襯衫也不拐彎抹角了,直接從包裏拿出了一大疊錢擋在了桌上。

原本他是準備開支票的,但是支票哪裏有現金來的震撼?

一個無業遊民肯定沒有見過這麼多錢,他相信只要自己把一大堆鈔票擺在林凡面前,林凡一定會被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林凡沒有被他給震驚到,而是一臉疑惑的看着白襯衫道:“李公子,你這是什麼意思?”

“很簡單,離開米小妮,這桌上的以及包裏面的錢就全是你的了。”說着,白襯衫直接將黑色皮包放在了桌上,一大疊錢從裏面露了出來。

林凡笑了,原來這就是這傢伙的手段。

林凡將錢直接放進了包裏面,大致看了一下,估計有十萬塊,一直遵循有錢不拿白不拿的原則,林凡直接將這些錢全部收進了包包裏面,然後提到了自己手裏。

見林凡收了自己的錢,白襯衫心裏一陣鄙視,不過臉上卻是一副笑臉道:“段兄弟這是答應了?”

林凡沒有直說,而是意味深長的說道:“李公子如此慷慨,我沒理由拒絕這麼一大筆錢啊!”

反正米小妮又不是他女朋友,也就沒有離不離開之說,他一點心理負擔都沒有,而且誰說收了錢就要辦事的,他又沒有答應白襯衫什麼。

直到林凡走了之後,白襯衫臉上的笑容立刻就消失不見,他起身離開咖啡館再次朝着橙光而去。

白襯衫一臉興奮的開車來到橙光大樓,剛把車一停下就看到樓下的兩個熟悉身影,臉上的笑容頓時就消失了,整個臉都陰沉了下來。

這兩個熟悉的身影不是別人,正是米小妮和林凡。

看到兩人依舊如戀人一般親密,白襯衫有種被欺騙的感覺。

“段飛,你什麼意思?” 重生之偏偏喜歡你 ,直接就問道。原本他是想親自向米小妮揭露林凡的醜惡行徑的,爲了十萬塊錢放棄你們之間的感情,這樣的人根本就不值得託付,可是眼前看到的一切卻更他想的完全不是一回事,林凡收了他的錢,卻根本就沒有離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