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熙卻是搖頭:“我買我的,與他們何干?”頓了頓又添上一句:“自個兒的夫人自個兒疼,又有什麼?”

“倒是說不過你。”傅瑤笑起來,伸手拈起一顆酸梅遞給他,歪着頭笑道:“這個好吃得很,你嚐嚐?”那神態竟是憨態可掬,難得的俏皮,和平日溫婉的樣子大相徑庭,只是襯着她閃爍着微光的星眸和紅潤臉頰,卻是妍麗無雙,竟是誘人無比。

雲熙脣角一勾,卻是避開了她的手指,低頭忽然道:“我嚐嚐。”說着便是裹挾着他醇厚的氣息壓下去。擒住了羊脂白玉般面容上那一瓣粉澤誘人的殷紅。

豪門專寵:小叔,別來無恙 傅瑤嚇了一跳,忙伸手去推他,卻又敢用力或是出聲,只剎那便是心跳如鹿撞,面頰更是火燒一般。然而云熙方纔得了一絲甜頭,如何肯放開?反而越發的用力起來,輕輕啃噬舔咬,怎麼也不放開。

……

及至下車的時候,傅瑤已經是嬌喘微微,雙頰通紅,尤其是櫻脣更是紅豔欲滴,像是塗了一層晶瑩的胭脂。神色也是十分的不自然。

雲熙倒是神色如常。跳下馬車後便是伸手去扶着她。傅瑤在將手交給他的剎那,忍不住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雲熙立刻露出一絲笑來,雖然極淡,卻是讓眉宇間的嚴厲肅穆沖淡不少。

只是,卻是沒有半分的心虛模樣。

熙華院裏,果然已經準備好了晚飯,他們梳洗一番就可以吃了。

鹿肉烤的火候正好,傅瑤因爲有身孕,也不敢多吃,雲熙只給她揀了幾塊最嫩的肉吃了,再讓她喝湯。

因爲累了一天,吃完飯傅瑤就上牀了,這一覺睡的很香,尤其是躺在雲熙寬闊的懷裏。

早上起牀時,雲熙同樣出門了。

梳洗完出來時蓮蓉等人已經擺好了早膳,見到她,蓮蓉笑道:“少奶奶先喝點紫米粥吧!少爺特意交代的。”

紫米粥是上好的營養粥,更是暖胃的佳品,傅瑤接過蓮蓉盛的粥喝了一大碗才放下。經過昨天水婉琳的話,她決定以後要儘量多吃點,說不準等她孕吐的時候真的吃不下東西怎麼辦?現在還是多補點的好。

剛放下碗,翠柳進來道:“少奶奶,大少奶奶和柳姑娘來了。”說到陳氏的時候她還是臉色平靜的,可是說到柳雪凝的時候,翠柳明顯的撇了下嘴。還小聲嘀咕,“明知道少奶奶不待見她,怎麼還來?”

傅瑤看了翠柳一眼,沒心思管她。由着蓮蓉吩咐小丫鬟將杯盤收下去,心思輾轉開來。看來這柳雪凝也不算太笨,如果是她單獨一個人過來的話,自己肯定不會見,可是和陳氏一起來……

她必須得見了,不管怎麼說陳氏是大嫂,關係也好,不可能關在門外的。

“弟妹,今天感覺怎麼樣?有沒有什麼不舒服的?”陳氏一進來就關心的問。她也是真心的,看向傅瑤的眼神也很真誠。

傅瑤笑笑,“多謝大嫂關心,我很好,剛纔還吃了一大碗粥呢!估計要不了幾天我就又要胖上一圈了。”

陳氏放心了,放緩了語氣,“就是要胖點好啊!你吃多了肚裏的那個才能吃多啊!”

“是啊!以前常聽老人說孕婦就得多吃點,要不然小寶寶就要餓肚子了,”跟在陳氏身後進來的柳雪凝也笑着附和了一句。

“大嫂,柳姑娘,請坐吧!”傅瑤沒有接話,客氣的道。

陳氏自是不會介意的,柳雪凝卻是臉色一頓,不過很快就跟着陳氏在一旁坐下了。

“弟妹啊!這兩天我在院子裏沒事就動了下針線,給小侄子繡了一雙虎頭鞋,你看看怎麼樣?”陳氏說着,她的丫鬟將隨身拿着的一個小包袱拿過來,陳氏從裏面拿出一雙精緻小巧的虎頭鞋。

傅瑤立刻看呆了,“大嫂,這是你做的?”

這鞋做的真的很好,惟妙惟肖的,虎頭上還綁了兩個鈴鐺,很可愛的小老虎。

“是啊!手藝不好,你喜歡就好。”陳氏謙虛道。

“這還叫不好,那我的叫什麼?”傅瑤笑着拿起了那雙小鞋放到手上,還不夠她的手掌大,卻是各樣齊全。這鞋子要是穿在一個小嬰兒身上會是什麼樣子啊!光是想想傅瑤都覺得很甜蜜。

陳氏是知道她女紅不怎麼樣的,聞言笑道:“那我以後再多做點,小孩子長的快,得多做點。”

婚婚欲醉:總裁的獨家影后 傅瑤正看的癡迷,聽了這話,突然想到雲熙跟她說過的事,連忙含糊道:“多謝大嫂了,只是不能太累了。”說完這句後急忙轉移了話題,“柳姑娘今天怎麼跟大嫂走到一塊了?”

她剛纔就一直很好奇呢!

“哦,我出來的時候沒注意差點摔一跤,被柳姑娘攙扶了一下。剛好聽說她也是來看你的,所以就一起過來了。”陳氏笑道。

這樣啊!傅瑤狐疑的看了眼柳雪凝。

“我也不過是順手之勞,”柳雪凝客氣的道。突然皺了皺鼻子,將視線看向了傅瑤面前的點心上。

客人來了,丫鬟們自然是要茶水點心的,不過傅瑤有了身孕,跟她們吃的喝的就不一樣。見柳雪凝看向自己的點心,傅瑤笑問:“柳姑娘想吃這個啊!翠柳,再去拿盤桂花糕來。”

“不用了,”柳雪凝立刻拒絕了,“我能不能看看三少奶奶面前的糕點?”

傅瑤充滿疑惑,不過還是讓翠柳端了過去。

柳雪凝拿起一塊糕點放到鼻尖嗅了嗅,又掰了一小塊放到嘴裏品嚐,突然臉色大變。看向傅瑤,似是有話要說,又擡眼看了看周圍,欲言又止。

傅瑤疑惑更甚,“柳姑娘可是有話要說?”

“三少奶奶,可否屏退下人?”柳雪凝道。

她的樣子很認真,傅瑤愣了愣,朝蓮蓉等人揮了揮手,示意她們退下。

翠柳雖然擔心,但在外人面前她也不敢太隨便,不過出門的時候卻是跟蓮蓉站在門口,防備着裏面有動靜立刻跑進去。

柳雪凝見人都走了,才小聲解釋:“三少奶奶,我剛纔發現了一件可疑的事,所以才請您屏退衆人的。”

“什麼事?”陳氏也充滿了疑惑。

柳雪凝拿起剛纔試吃的桂花糕,“我自幼跟隨父親上山採藥,在聞藥味方面從沒出過差錯,也瞭解很多藥物的屬性。剛纔我聞到一股很淡的味道,所以很疑惑,可是我和大嫂的糕點都沒問題,所以才請求檢查了三少奶奶的糕點。發現那奇怪的味道果然是出自這糕點裏的。”

傅瑤和陳氏都是臉色一白,“什麼味道?”

“一種很淡的香味,跟桂花很像,卻不是桂花,應該是紅花的香味纔是。”柳雪凝猶豫着小聲道。

啊?即使是不懂藥理的傅瑤也知道紅花可不是好東西,好多想打掉孩子的可不都是喝的紅花。

“怎麼會這樣?”陳氏也慌了,看着傅瑤說話都哆嗦了,“是誰?難道是有人想害你?”

傅瑤心裏一驚,她院子裏的事物一向是蓮蓉打理的,她的能力自然很好。只是這院子裏的人很多,難保就不會有人被收買了,她們不是也收買了雲夫人那邊的幾個婆子嗎?

她越想越心慌,她喜歡桂花的味道,所以這些日子一直在吃這種糕點,要是裏面含有紅花的話,那她……

傅瑤不敢往下想。

“我只是覺得裏面像有紅花,要不還是把大夫叫來看看吧!最好幫三少奶奶把把脈,看看身體有沒有什麼虧損的。”柳雪凝道。

陳氏連忙道:“對對,趕快讓人去請大夫過來看看。”

傅瑤點頭,衝外面叫道:“翠柳,去把江太醫請過來一下。”

江太醫一直住在雲府,叫他最方便,傅瑤也最相信他。

翠柳走後,蓮蓉走了進來,見傅瑤臉色不好,擔心的上前問:“少奶奶,您身體是不是不舒服?”

傅瑤搖頭,將事情告訴了蓮蓉。

蓮蓉一聽,自然也很着急,只是見傅瑤好像很累的樣子,又不敢太慌。於是安慰道:“少奶奶,自從您有了身孕後,奴婢將廚房裏的人都梳理了一遍。不過難保不會被人收買,我出去將她們都扣下,看看能不能找到蛛絲馬跡。”

傅瑤點頭,“隱祕點,不要鬧太大動靜。”

蓮蓉點頭,去外面叫了青竹進來伺候,她纔出去。

不一會兒,翠柳將江太醫請了過來。

“出什麼事了?巴巴的叫我過來。”一進門,江太醫就懶洋洋的道。

“江太醫,您看看這桂花糕裏面有什麼?”傅瑤示意青竹將桂花糕端到江太醫面前。

見傅瑤的面色不似平時的嬉笑,江太醫也提起了精神,拿起盤中的糕點跟柳雪凝一樣,將桂花糕放到鼻子間嗅了嗅,又嚐了點。

“這是誰啊?這麼大意,居然將紅花摻雜到裏面了,”江太醫皺着眉頭,又擡頭斥責傅瑤,“你這小丫頭也真是的,我早就囑咐過你,有些東西是不能瞎吃的。你看看你,貪玩也不是這樣貪玩的。”

傅瑤怔住,看來剛纔柳雪凝說的沒錯,裏面的確有紅花。只是江太醫這神態,好似不太要緊似的。

“師傅,您快說說吧!這裏面到底放了多少紅花,還有,快幫我把把脈,我這幾天可是一直吃這個桂花糕的。”

江太醫被她的這一聲師傅叫的笑開了臉,揮揮手,“沒事,紅花是有活血散瘀的功效,不過這桂花糕裏的紅花不多,就算吃了也暫時不礙事。”

傅瑤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還不礙事。她可是吃好久了。

“好了,好了,我來幫比把把脈,”江太醫見她生氣了,連忙道。

傅瑤的脈象很穩定,不知道是因爲紅花的量太少,還是傅瑤之前吃的都沒有放紅花,她的身體無礙。

“放心好了,你沒事,我可是天下第一神醫,剛纔見你紅光滿面的,一看就知道沒什麼事。非不信我。” 寵婚VIP:玦爺娶一送三 江太醫不滿的道。

傅瑤氣噎。活血化瘀可不就是紅光滿面的?她真的很懷疑這江太醫的醫術真的有那麼好嗎?

“好了,沒事我就走了,走來走去的,累死了。”江太醫說着就站起身準備離開。

翠柳連忙道:“江太醫,反正您也來了,要不請您幫我們檢查一下熙華院,看看還有沒有什麼不好的東西。”見江太醫皺了臉色,翠柳急急地道:“如果您幫忙檢查了,等下我專門給您做一個叫花雞。”

叫花雞自然是傅瑤的獨門密菜,那個,其實也是從前世偷來的。

這道菜並沒有告訴給傅記酒樓,而是成爲了她和雲熙的私房菜。他們有了自己的家庭,以後人口會越來越多,家業也會昌盛,自然得有屬於自家的獨門菜色了。

而會這道菜的人,除了傅瑤外,就只有翠柳了,江太醫在吃過一次後一直念念不忘,現在被翠柳這樣一提,當下就止住了腳步,轉身殷切的問:“真的?”

翠柳重重的點點頭,“只要您幫忙檢查一下熙華院就行。”

在美食麪前,江太醫是沒有什麼抵抗能力的,當下就捲起袖子先將傅瑤的屋裏挨個檢查了一遍。

陳氏和柳雪凝一直在旁邊看着,聽江太醫說傅瑤沒事,兩人都鬆了口氣。

“嚇了我一跳,”陳氏捂着胸口,坐到傅瑤身邊小聲問:“江太醫說裏面的紅花很少,難道真的是廚房裏的人放錯了?”

傅瑤冷哼一聲,怎麼可能?紅花是什麼東西?又不是入菜的,她們府裏怎麼可能採買。

不過傅瑤還真的是很疑惑,這人明擺着是想害她,可是爲什麼下這麼少的量呢?

還有,柳雪凝居然給發現了,雖然她說自己從小就採藥,對藥一聞就知道。但傅瑤還是不能全然相信她。

如果這話是別人說的,傅瑤還可能會相信,可是柳雪凝……

“幸好沒事,三少奶奶,既然你們這裏在忙,我就先告辭了,如果以後有什麼疑惑的可以來找我。我的醫術雖然一般,但辯材識藥的能力還是有的。”柳雪凝倒是沒有多做停留,站起身告辭。

傅瑤也跟着起身,笑着道:“今天真是多謝柳姑娘了,要不是你,還真的挺危險的。”

不管是否有疑問,這道謝總是要的,畢竟今天的確是柳雪凝提醒了她。

柳雪凝連連擺手,“三少奶奶您太客氣了,身爲醫者,遇到可疑的自然要說出來,要不然學醫做什麼?”

傅瑤又客氣了幾句,才讓蓮蓉送了柳雪凝出去。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我看這件事你一定要跟三弟說說,這次無論如何也要弄清楚到底是誰幹的?”陳氏心有餘悸。

“嗯,大嫂放心,我會跟相公說的,”傅瑤點頭,又安慰了陳氏幾句,才哄着她先回去了。

陳氏一走,傅瑤立刻將蓮蓉叫了進來,蓮蓉的速度很快,剛纔已經將廚房裏的人都審問了一遍。 214 傅瑤的疑惑

過了一會兒,江太醫將院子以及各屋都檢查了一遍。

“很乾淨,就是廚房裏的採買,不知道是怎麼辦事的。居然將摻了紅花的桂花給買回來了,以後可得注意點。”江太醫進屋跟傅瑤說道,臨了又吩咐翠柳,“叫花雞做出來了,快點給我送過來啊!”

“知道了!”

傅瑤無心去聽他們的談話,將蓮蓉叫了進來。

“調查的怎麼樣了?”剛纔,蓮蓉已經將熙華院的人都盤查了一遍。

蓮蓉搖搖頭,“沒什麼可疑之人。”

難道真的是採買的時候被混雜了紅花?傅瑤沉思。似乎也是有這個可能的,畢竟桂花糕裏的紅花並不多,按江太醫說的,這樣的量就算吃幾次也不會有大事的。

“奴婢已經問了採辦的婆子,採買這些桂花的地方的確賣有好多種花,也許真的是混了一點紅花,”蓮蓉遲疑道:“少奶奶,院子裏的人是不是可以讓她們去幹活了。”

傅瑤想了想,“讓她們都散了吧!以後各方面都看緊點。”

蓮蓉點頭,“這次是奴婢疏忽了,以後我會派專人每天檢查的。”

兩人說話的時候江太醫已經走了,翠柳也去做叫花雞了。

傅瑤又想了會兒,一時覺得可疑,一時又覺得找不到破綻。最後索性放下不想了,她費了半天的腦筋,一放鬆下來頓覺很累。似乎懷孕後精力少了很多,動不動就犯困,覺得累。

蓮蓉再次進來的時候見她昏昏沉沉的,於是道:“少奶奶,要不您先躺會兒,等午飯的時候奴婢再叫您。”

傅瑤眯縫着眼睛點點頭,在蓮蓉的服侍下進了裏間躺下。

熙華院爲了桂花糕的事情煩悶,宮裏也發生了一件讓衆位妃子煩悶的事情——皇上冊封了木娘。

經過木孃的調養,周雪自懷孕後氣色愈加好了,容貌也靚麗了不少。皇上本就寵愛她,這下來她宮裏的次數就更多了。

只是看得到吃不到,難免會心猿意馬。

木娘一直住在周雪宮中,面上也一直是蒙着面紗,誰都沒見過她的長相。平時皇上來了,不用周雪提醒,她也不會隨便出來,所以,皇上一直不知道周雪宮中有這個人的存在。

直到這一天,皇上又與周雪軟語溫存了一番後,得不到發泄的皇上心煩的走出了周雪的寢宮。剛踏出門,就看到前面走來一個女子,弱柳扶姿,身段纖柔。用一粉色的紗巾蒙着面,可是露在外面的一雙眼睛卻是盈盈秋水般,讓人一看就挪不開視線,更想一探她奪目的眼睛下面有着怎樣的容顏。

皇上一時怔住了,呆呆的看着女子從面前走過,目不斜視,似乎對他不屑一顧。

登基了幾年的皇上已經習慣了被人仰視,受人奉承,這還是第一次發現一個女人對他毫不在意的,不免多了幾分好奇。腳步一擡,就追了過去。

走到一株桂花樹下時,那女子停下了腳步,皇上也在距離幾米遠的位置停了下來。

一陣風吹過,飄來一陣淡淡的香味,不知是桂花的花香,還是女子身上的香味,皇上深深的吸了一口。而正在這時,又一陣風吹過,女子的紗巾被掀起一角,顯出了一側白嫩細膩的臉蛋,還有殷紅的脣。

皇上剛好捕捉到,一時間,沉醉了。

“大膽女子,見到皇上還不下跪,”隨侍在側的太監見此,連忙呵斥道。

女子聞言轉過身來,盈盈秋水的眼睛看了眼皇上,皇上立刻心口一跳。

“民女木娘參加皇上,”木娘屈膝行禮,並不似宮中的女子般下跪三呼萬歲。

皇上更覺特別,目不轉睛的看着她,“你不是宮裏的?”

木娘點點頭,“民女只是來宮裏陪陪柔妃娘娘。”說完就垂首,似乎一點都不想多說的樣子。

皇上就有些失望,看着她又問:“朕每天都來柔妃宮中,怎麼沒見過你呢?”

“民女不喜見生人,所以很少出房門,”木娘一直低着頭回話,雖然面紗遮住了臉,但聲音嬌柔,氣質出衆,比起周雪來,不管是柔美還是氣韻都有過之而無不及。正處於焦灼狀態的皇上怎能不動心?有心讓她立刻侍寢,可又怕唐突了佳人,讓她生氣。

而木娘見皇上一直不語,遂道:“民女還有事,先告退了。”

又是這樣疏離不在乎的口吻,皇上不自覺的脫口而出,“朕心情不好,你能陪朕走走嗎?”

被皇上用這樣徵求的語氣問話,木娘自然不好拒絕。只是雖然同意了,接下來卻跟皇上保持了更遠的距離,皇上心動之餘更多了征服的心思。

不管什麼樣的男人都是有好戰心理的,木孃的這種疏離跟後宮所有的女人都不一樣,一時就將皇上的征服欲給激了起來。只是隨後幾天,雖然皇上整日呆在周雪宮中,也找機會四處看了,可再也沒有見到過木娘了。

這使得皇上每天都愁眉不展,希望得看佳人一眼。

這天,月上柳梢時,枯坐了一天的皇上不得不離開周雪的寢宮,準備去別的妃子那下下火。走過一個水池時,突然傳來了水聲,似乎有人在那裏。

皇上在太監的攙扶下往那邊走去,本來只是一時好奇的舉動,沒想到走到近前讓他立刻屏住了呼吸。

只見朦朧的月光下,一個女子正在水池裏沐浴。烏黑亮麗的秀髮如瀑布般散是背後,整個身體在月光的浸潤下顯得聖潔柔美。

就在這時,皇上睜大了眼睛,因爲那女子轉過了身,玲瓏有致的曲線立刻暴露在月光下。一看到她面上戴着的面紗,皇上立刻猜到了,這女子就是他日思夜想而不得一見的木娘。

一時間心潮澎湃,皇上恨不得立刻撲過去將她好好愛撫一番,可是他剛提了一腳就又頓住了。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前方……

柔和的月光下,木娘緩緩摘下了面紗,傾國傾城的容貌立刻顯露了出來。小巧挺立的鼻子,殷紅誘人的紅脣,銀白透亮的肌膚……

無不讓人熱血沸騰,幾乎沒有遲疑的,皇上就下了水,身後的太監自會去幫他隔絕不相干的人等。

正在兀自洗浴的木娘察覺到了由遠及近的水聲,剛想擡頭,就被抱進了一個滾燙的懷抱裏。

“啊!”她只來得及叫了這麼一聲,整個脣就被對方含住了……

等到皇上抽空去脫自己的衣服時,木娘才軟軟的喊了聲“皇上。”

豪寵嬌妻,鐵血總統深深愛 等他們累極躺到在水池旁的一個大石頭上時,兩人還是緊緊的抱在一起。

皇上的身心都得到了極大的滿足,他的女人不少,可從沒有一個人讓他有過這樣極致的欲仙欲死的感覺。在最後的時候,他甚至以爲自己要死在這裏了。

快樂的死。

這種感覺讓他一刻也不想停留了,翻過身又將木娘壓在了身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