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瀟瀟,你不過就是個戲子,得罪了我們丐幫,南廣再無你立身之地。”

喬統山怒然道。

“我是個戲子不假,可是我更是秦侯的未婚妻,戰區首長親自作保,整個南方衆人皆知!”

雲瀟瀟與秦羿相視一笑,溫婉笑道。

“什麼?”

喬統山大驚,有種不詳的預感。

“好了,統山,聽侯爺表態吧。”

喬三斤點了根香菸,吸了一口,眯着眼打量着秦羿。

他已經拿出了最大的誠意,他相信是個人都不會拒絕,都能看清楚眼前的局勢。

秦侯也是人,也不會例外!

秦羿兩指夾起銀行卡,微微一笑,陡然屈指一彈,銀行卡嵌在了喬三斤的面前。

“侯爺,你,你這是什麼意思?”

丐幫衆人無不動容。

PS:今日更新完畢,明日再會,晚安,朋友們! “喬三斤,要說錢,我比你富有百倍!”

“你所謂的誠意,在我看來一文不值!”

秦羿搖頭哂笑道。

“侯爺不愛錢,不要利,你到底想要什麼?”

喬三斤雙手撐在桌上,探頭森然一笑,殺氣凜然問道。

他自出道以來,憑藉着鐵血手腕與金錢攻勢,天下間就沒有拿不下的人。

比如柳家的柳明權,曾經也是扛丐鬥士,那又如何?

還不是被他用金錢拿下了?

然而面前這位少年之王,卻是讓他看不透了,以往的招式似乎全都失效了。

“讓喬爺失望了!”

“我想要的東西,只怕你拿不出來!”

秦羿笑道。

“什麼?”

喬三斤皺眉問道。

“公義!”

鑒寶神眼 秦羿鏗鏘道。

“什麼叫他媽的公義?”

“有意義嗎?”

喬三斤死死瞪着秦羿,一字一句的問道。

“公義就是,只要江湖上有我,就無你的容身之地!”

秦羿喝了一口茶,冰冷無情的瞳孔看向喬三斤,淡淡道。

“哈哈!”

“我明白了,侯爺要做聖人!”

“可是你別忘了,這裏是南廣,不是江東。我有上萬子弟,高手如雲,你爲了一個過氣的柳仲,罔顧我的善意,值得嗎?”

喬三斤神色逐漸冰冷,慢慢坐回了身子,陡然間狂笑了起來。

丐幫衆人也是哈哈大笑,嘲諷秦羿的無知與愚蠢。

這世上居然會有人爲了公義、良知,放棄萬千紅利,與丐幫作對,這不是傻逼嗎?

“丐幫犬類,賤如草狗,不堪入眼!”

“區區南廣,我只手便可翻雲覆雨,滅你有何難!”

秦羿眼縫中精光閃爍,望着喬三斤淡然笑道。

“放肆!”

丐幫衆人怒而大罵。

霎時,衆人殺氣同時在空氣中瀰漫!

嗯?

秦羿雙眼一寒,陡然氣勢大增,殺氣外放。

包廂內,頓時寒氣逼人,壓的丐幫衆人,不自覺的胸口發悶,喘息了起來。

“看來秦侯早有所謀,既然是如此,爲何剛剛三請於我?”

喬三斤一時間吃不透秦羿的底,不敢貿然相戰,擡手製止衆人,冷然發問。

“三請於你,是因爲我想給你們一次機會!”

“立即解散丐幫,滾出南廣,否則,明日便是你丐幫血流成河之日!”

秦羿傲視丐幫羣賊,威風凜凜道。

“狂妄!你當真以爲我怕你不成!”

喬三斤罡氣一放,生生捏碎了手中的酒杯,冷森森道。

論實力,秦羿只有柳仲,而喬三斤總堂的高手全在,其中鄔顯光、劉智生都已經步入罡煉初期,局面似乎佔據了絕對優勢。

“啪!”

秦羿手腕一抖,一記耳光結結實實的抽在了喬三斤滿是絡腮鬍須的臉上。

包間內,頓時死寂一片。

秦羿出手雖快,但以喬三斤的修爲是完全可以躲過的。

他原本還想來點硬的嚇唬嚇唬秦羿,卻沒想到,秦羿會橫到這個地步,直接就上手了!

是以,猝不及防,捱了這一巴掌。

這還得了,喬三斤在南廣可是地下之王,誰見了他不得恭恭敬敬叫一聲爺。

他給錢給利好言相勸,秦羿非但不領情,反而當衆抽他。

太傷人了!

堂堂丐幫的臉面,往哪擱啊!

“啊!”

喬三斤爆喝一聲,罡氣激昂,雄獅一般的鬚髮根根倒立,雙目血紅如鬼,已然是憤怒到了極點。

“幫主!”

劉智生等人同時上前,想要當場決戰!

柳仲等人也是拔出了兵刃,一時間包廂內,劍拔弩張,氣氛緊張到了極點。

“都給我滾!”

秦羿瞳孔中,綻放出紫色的幽芒,兩朵火蓮若隱若現,散發着無上威嚴。

喬三斤緊握雙拳,呼吸急促,死死的瞪着秦羿!

從來沒有人這麼挑釁過,他想一拳打碎這狂妄之徒的腦袋。

然而,這一拳他卻是無論如何也揮不出去。

他有種直覺,只要一動手,這位江東之主會秒殺他!

“滾!”

秦羿再次冷喝道。

“姓秦的,算你狠,明日五羊宮見!”

喬三斤緊握的拳頭慢慢鬆開,他還是不敢賭這一把,也沒這個必要,這口惡氣唯有忍了。

“走!”

喬三斤大手一揮,領着手下的人,悻悻離開了全福樓。

“籲!”

柳家等人長舒了一口氣,真要打起來,他們也就是湊湊數,頂不上什麼大用場。

唯有秦羿,仍是淡飲香茶,不喜不悲。

“柳仲多謝兄長高義!”

“我無能,柳家與南廣的興亡,唯有望兄長相助了。”

柳仲雙目一紅,單膝跪地泣拜道。

他已經無法用言語來表達對秦羿的崇敬之意了。

嬌妻很拽:隱婚老公,寵翻天 一位堂堂的王者,僅僅只是因爲公義二字,放棄到手的巨利,這是何等的情懷。

“起來吧!我沒看錯你!”

“自明日起,你就是南廣之王,也是我的南天一柱!”

秦羿扶起柳仲,兩人執手而行。

腹黑邪少別亂來 雖然說世家子弟,多爲紈絝之輩。

但無論是雲子龍還是柳仲,都是難得一遇的天才人物,難得柳仲有一顆正義雄心,正好借這機會收取,南方算是大定了。

“侯爺,又拿你名頭說事了,你不會介意吧!”

雲瀟瀟手扶在車門上,嫣然笑問。

“你不都說了,有謝司令作保嘛!”

“既然如此,你我不是外人,以後叫我名字吧。”

秦羿淡淡笑道。

“這麼說,你,你是承認我是你……”

雲瀟瀟俏臉升起兩朵紅霞,竊喜問道。

秦羿摸了摸鼻樑,輕笑不語。

鄒雅站在一旁,看着高高在上、美豔動人的大明星與秦羿是如此的般配,心中不禁五味雜陳。

她知道,秦羿再也不是那個追求她的花花大少,而是一位真正的王者。

而她呢,殘花敗柳,只怕連做朋友的資格也沒有吧。

“鄒小姐,一切都過去了,從現在起你就是全新的自己,正好我缺個助理,以後你跟我幹如何?”

雲瀟瀟感性溫婉,她能感覺到鄒雅心中的陰霾。

“雲小姐,我,我可以嗎?”

“我只是個……”

鄒雅回過神來,驚訝問道。

她只是個最下層的小姐,雲瀟瀟可是南方最紅的女明星啊。

“可以,你當然可以!”

“在我心中,你永遠都是那麼的純白無暇!”

“好好享受新生活吧。”

秦羿拍拍她的肩膀,冷酷無情的眸子中,浮現出一絲溫和之光。

“大鵬,照顧好鄒雅,她要是少一根頭髮絲,我拿你是問。”

秦羿轉過頭,衝熱淚盈眶的大鵬叮囑道。

諦魔大人,別亂來! “是,太子……侯爺!”

葛大鵬抹了一把眼淚道。

“少泉,給大鵬兄弟安排個職務!”

柳仲對手下吩咐道。

一行人鑽進了豪車,自是去了。

“謝謝!”

“別了,我心中的那個大男孩!”

鄒雅望着遠去的汽車,堅強的抹去了臉上的眼淚,喃喃道。 柳公館!

與丐幫一樣,典型的南方青石老宅。

佔地極大,最中間的是祖宗祠堂,以祠堂向四面八方擴張,建造了一座座古樸、氣派的青磚老宅。

若是有細心人,會發現老宅連成一片,恰巧呈一個八卦形狀。

常人若是進入柳公館,無人帶路,極有可能迷路。

而在東西方,陰陽魚眼位置!

東位尊府,爲柳家家主的府邸,家主一脈以及辦事堂口,全在東面。

西方次尊,則是柳仲的親叔伯所掌管。

南方爲廣場、花園,北方多爲庫房,以及旁支所居,地位較低。

自從柳清源死後,柳明權奪得了柳家的大權,東府已經衰落,極爲冷清。

一眼望去,黑壓壓的一片,唯有零星幾點燈光,顯得極爲落寞。

反觀西府,張燈結綵,喜氣洋洋,儼然是一副坐定家主之位的派勢。

各大府邸門口,都掛上了綵綢與鮮花,以慶祝明日柳華順利接任家主之位。

一沉一喜,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少泉,鞏叔,立即通告柳氏族人,就說秦侯到了!”

柳仲迎着秦羿入了館,興高采烈的吩咐道。

“侯爺來了!”

“柳家有救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