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那三個鬼,說話不算話?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真的操蛋了。

所謂禍不及家人,徐英華就算再壞,也沒必要害了人家孩子的性命纔對。

我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

“爲什麼?爲什麼會這樣!”徐英華抱着孩子,臉上滿是悲痛。

“都是你,要不是你,我兒子也不會就這麼死了。都是你,你還我兒子!”那女人這時候也回過神來了,一把抓住徐英華,狠命的搖着徐英華,臉上滿是憤恨。

“滾開!”徐英華一把將女人甩開,緊緊的抱着懷着已經死去的孩子,臉上依然帶着不敢相信。

一切都來得太過突然。

樓上聚集的人也越來越多了。

這一次宴請四方的喜宴,竟然就這樣變成了一場喪宴,就連我都有點感慨。

“徐總,還是先報警吧。”我拍了拍徐英華的肩膀說道。

雖然現在這種情況,報警可能並不會有什麼用處,但是如果不報警的話,直接說是鬼怪作祟,誰會信啊?估計也就我會信了。

然而徐英華並沒有聽我的話,依然抱着孩子,愣愣出神。

我有點無奈,只好讓一個僕人去報警。

看來這一次,對徐英華的打擊並不小。

我也沒有心情再呆在這裏了。

宴席肯定是沒法做的了。

又看了四周一眼,確認沒有其他什麼東西之後,我才離開了房間。

此時二胖幾人還在樓下,看到我下來了,二胖直接問道:“凡子,怎麼回事?”

“能怎麼回事?喜宴成喪宴了。”我聳了聳肩說道。

“我勒個擦!”二胖罵道:“那我們的提成不是泡湯了?”

“我想應該是的。”我點了點頭。

“馬勒戈壁的!”二胖再次罵了起來,“別讓我知道是哪個孫子下的手,要是知道了,我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你怎麼知道是被人殺的?”我看着二胖問道。

“這還用問,原本還好好的,怎麼會突然暴斃?”二胖撇了撇嘴說道。

我笑了笑沒有說話,現在我只想要回去問問那三個鬼,如果是他們做的,那就太讓我失望了。

只是現在,我還回不去。

這種命案現場,呆在這裏的人一走,立馬就成了嫌疑人了。

而沒過多久,警車的呼嘯聲也隨之而至。 因爲出事的是徐英華的家,警方看上去格外的重視。

畢竟是地產大亨,在家中剛出生的孩子無辜慘死,這若是傳出去,絕對會是大新聞。

要是自然死亡那還好說,只能說是夭折。

但如果是他人所殺,那事情就嚴重了。

當然,在我眼裏,這兩種可能性都很小,而是有第三種。

只是現在,我還不能夠確認,而只能夠做一個旁觀者,等待着警方對這件事情的處理結果。

很快,人都聚集到了客廳中。

在場所有人都可能是嫌疑人,所以,警方一來,沒有出乎我的意料就封鎖了現場,任何人不得出入。

我算了一下,這次來的,應該有二十來名警察。

爲首的是一名年輕的女警,這讓我有點意外。

更讓我意外的是,這名女警無論是從身材,還是面容來看,都是一等一的,在警局裏,不出意外,絕對是個警花級別的。

從她胸前的警牌來看,我知道了她的名字,叫做安倩。

然而這種級別的美女警察,竟然派來處理這種案子,這讓人不得不深思啊。

此時,她的目光正環視着四周。

我看着她的時候,她也正好看到了我。

安倩此刻心中頗爲鬱悶,一收到消息,她就被局裏派來了,作爲這次事件的主要負責人,安倩一來到這裏,便覺得事情有點棘手。

如果只是簡單的徐英華家中死人,那還好說,但是,偏偏是在徐英華宴請賓客之時出事。

而且這次來到徐英華家中的人,基本上都是名流權貴,她一個都惹不起,如果一不小心,得罪了其中一個,那自己也就有苦頭吃了。

這種事,攤上了,就是麻煩,這也是爲什麼局裏會讓安倩這麼一個才做警察半年不到的新人來處理這種案子。

因爲棘手,因爲容易惹禍上身。畢竟誰也不想因爲一個案子,就把自己的未來都給搭上了。

安倩如何不明白這其中的道理,但是她也只能認了。

作爲一個新人,要想得到重視,自然是憑自己,破掉一件案子,所以此時安倩雖然鬱悶,也沒有生氣退縮的意思。

“案發現場在哪裏?”安倩看向身旁一名警員問道。

“就在二樓。”

“跟我上去看看。”安倩點頭,便朝樓梯口走去。

我眉頭微皺着,這種案子,派一個明顯沒有什麼經驗的小丫頭出來,有用麼?

然而,就在我微微搖頭之時,安倩的腳步再次停了下來,她看着我,說道:“你是什麼人?”

“徐總請來的廚師。”我看着安倩,有點不解。

“什麼時候來的?”安倩又問道。

“在小少爺出事的前一分鐘,剛好來到這裏。”我如實回答,心中卻是有點納悶。

那不成這貨把我當成嫌疑人了?要是真這樣,那就真的有得哭的了。

“事發前一分鐘。”安倩微微點了點頭,而後說道:“你跟我上來。”

“我?”我一愣,心中更是不明白了。

這娘們玩的是哪一齣?放着那麼多人不問而來問我也就算了,還特麼的讓我陪她上去,這是鬧哪樣?

我現在只想安靜的打醬油好不好?

當然,我心中雖然鬱悶,但也無法拒絕,沒辦法,雖然人家是警,我是民呢?

“怎麼?不願意?”安倩看着我說道。

那看着我的神情,儼然一副霸道模樣,讓我都忍不住有點發咻。

“願意,自然是願意!”我連忙站了起來笑道:“能夠爲美女效勞,是我的榮幸!”

“不要貧嘴!”安倩冷冷的說道,隨後不再看我,直接朝樓上走去。

我摸了摸鼻子,只好屁顛屁顛的跟了上去。

現在,樓上的人已經都被喊下來了,只剩下了徐英華一家。

此時徐英華依然抱着已經死去的小少爺,臉上無神,看上去,似是受到了很重的打擊。

我心中不僅有點感嘆。

不過是兩天,我就看到了四個不同的徐英華。

從最開始的自信,驕傲,到恐懼,害怕。

再到今天見我時的陰冷,和如今如同丟了魂一般的樣子。

世事無常,誰能夠想到短短的時間,會發生這麼多事情?

而他的妻子則趴在一旁的桌上,可能是在哭。

“徐總,我是複製這次案件的警察,我叫安倩,現在,能否請你配合我?”安倩拍了拍徐英華的肩膀說道。

徐英華的眉頭微微動了一下,這才擡頭,看向安倩。

“滾!”

一聲充滿冰冷的聲音傳來,讓我和安倩皆是一愣。

“你們警察是做什麼吃的?派你這麼一個黃毛丫頭來,真當我徐英華不明白不成?”徐英華冷冷的說道。

“徐總,還請你們冷靜點!”安倩微皺着眉頭說道。

“冷靜,你讓我怎麼冷靜?我兒子死了,他纔剛出生多久啊,就這麼死了!”徐英華的聲音幾乎是歇斯底里的喊出來的。

“人死不得復生,徐總你若是不冷靜點,不配合我的工作,那隻能夠讓兇手逍遙法外,這樣的話,就別想找到兇手了。”安倩臉上看上去有點不悅了,但還是忍着說道。

畢竟徐英華,她惹不起。

就算有脾氣,也只能夠忍下來。

“我也知道徐總您現在心情肯定很難過,但是,爲了能夠抓到兇手,還請徐總您能夠配合我的工作。”

安倩的話很誠懇,讓徐英華原本激動的神情有了一絲的緩解。

我站在安倩身後,不由得有點佩服她。

借心暖愛 雖然看上去年輕,但是卻懂的隱忍,知道事情的輕重,如果是我的話,說不定都會直接給徐英華一巴掌,然後走人了。

“說吧,你要我怎麼配合?”徐英華抱着小少爺,看着安倩問道。

“還請你將小少爺放下,我需要檢查一下小少爺的情況。”安倩說道。

徐英華聞言,猶豫了一下,這才緩緩的將小少爺的屍體放到了一旁的牀上。

此時小少爺被緊緊的包裹着,安倩帶好了防護手套,將包裹着小少爺的襁褓緩緩的掀開。

“啊!”

突然,一聲驚懼的尖叫從安倩的口中傳來,安倩整個人直接從牀邊跳開,臉上滿是恐懼之色,冷汗竟然在這個時候,佈滿了額頭。

不過是這短短的幾秒鐘,就出現了這樣的變化,她到底看到了什麼?

我不由得有點好奇,走上前去,看向牀上的小少爺。

這不看不要緊,一看可着實把我嚇了一跳。

我勒個擦。

此時這小少爺哪有之前那白白胖胖的樣子,而是骨瘦如柴,看上去就像是死去很久一樣,皮膚乾癟,近乎只剩下了一張皮。

這怎麼可能!

我心中一百個一千個不相信!

剛纔我上來的時候看還不是這樣的,這纔過去多久?

“徐,徐總!您確定這是你家小少爺?”安倩看着徐英華,看上去還有點害怕緊張。

“不是我兒子,難道是你兒子去!”徐英華冷冷的罵道,目光也看了過去。

緊接着,他整個人都呆住了。

“不,不可能! 重生娛樂圈之名門盛婚 怎麼會這樣。我兒子怎麼會變成這樣?”徐英華滿臉不敢置信的喃道。

顯然,這孩子的變化,讓他根本就不敢相信。

當然,別說是他了,就算是我,現在看了,也不敢相信。

一個剛剛死去的孩子,竟然在這麼短的時間,變成現在這副模樣,說出去,誰會相信?

這一切都太不可思議了。

“徐總,我想,這其中一定有什麼問題。”安倩很快就冷靜了下來說道。

“問題?”徐英華一愣,隨後似是想到了什麼,直接衝到趴在桌上的他的妻子身邊,一把將她拉了起來。

“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做的?”

徐英華憤怒的問道。

“你說啊,是……”

聲音突然停下,徐英華整個人突然愣住了,看着被他抓着的妻子,眼中滿是不敢置信之色。

“不!”

一聲滿是悲慼的聲音從徐英華口中傳來。

他抓着他的妻子的手緩緩的鬆開,他的妻子,如同失去了支撐,一下子摔在了地上。

我愣愣的看着這一切,張了張嘴,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好。

此時她的妻子雙眼瞪得滾大,臉色發白,臉上滿是恐懼的影子。

而最主要的是,此刻她已經沒有了任何氣息,已經死了。

竟然又是一個!

我只覺得腦子都有點不夠用了。

徐英華的妻子竟然這麼詭異的就死了,而且還是在徐英華的身邊死了的,而且徐英華竟然還不知道。

這一切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房間中的氣氛一下子變得凝重起來,安倩眉頭死死的皺着,而跟着上來的兩名警察也是面面相覷。

顯然一切都出乎他們的意料。

“徐總,節哀。”安倩回過神來,拍了拍徐英華的肩膀安慰道。

“死了,都死了……”徐英華無神的喃道:“一個個都死了……”

“徐總!”安倩再次喊道。

徐英華突然看向安倩,一把將安倩抓住,“接下來可能死的就是我,你一定要保護我,一定要!”

安倩眉頭微皺,但還是點了點頭,說道:“我們一定會保護你的安全。”說完,安倩看向另外兩名警察說道:“你們帶徐總下去,寸步不離,不要讓徐總出現任何意外。”

“是!”兩名警察同時應道。 試愛迷情:萌妻老婆別想逃 帶着滿是恐懼害怕的徐英華朝樓下走去。

“你不害怕?”待徐英華離開,安倩突然看向我,問道。 “你都不害怕,我一個大男人有什麼好害怕的?”我笑着說道。

“你知道麼?你的表現,讓我不得不將你列如嫌疑人的表格中。”安倩說道。

我一愣,摸了摸鼻子,“如果是這樣,那我也不好說什麼。”

“再說了,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我什麼事都沒做,就算你懷疑我,我也不擔心最後你會把我送去坐牢。”

靈劍尊 “算你過關!”安倩聞言,笑着說道。

“感情你是在試探我啊?”我笑了笑。

“別貧了。”安倩白了我一眼,隨後臉色很快就恢復了凝重,“現在事情有點嚴重,徐總的兒子剛死,妻子就又喪命了,這事,不簡單。”

“當然不簡單。”我點了點頭說道:“無論是小的,還是大的,都死得不明不白,特別是小的,我之前上來看到的時候,還不是現在這樣子,這才這麼短的時間,實在是有點不可思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