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她從來不說謝謝的嗎?怎麼可能?

“師叔,陌陌說一聲謝謝,你就這麼奇怪啊!”

“那是因爲我老頭子從來沒有聽你說過謝謝二字,怎麼,丫頭,是不是想知道馨兒的病情怎麼樣了?”

黎子夫知道她過來,只有一個目的,就是想知道馨兒的病怎麼樣了。

田園重生之衣代天驕 “是啊,師叔,馨兒治療已經快有半年了。”

蘇紫陌的心微微緊張起來,雙手也不由自主的握緊在一起。

“丫頭,你不用擔心,馨兒已經好得差不多了,只是仍然需要每天泡藥浴。” ♂!

“那還要泡多久,陌陌這次出去尋找塔木族的天尊們,想帶着馨兒一起去。;”

蘇紫陌感覺自己很久沒有見到女兒了,心裏想念得緊,恨不得此刻就飛到女兒的身邊。

“丫頭,你此去一路驚險,帶着馨兒只會拖累你,就讓馨兒留在三清山吧!等這裏的戰事了了,我老頭子就會帶馨兒回皓月國的,你一個去,要利落一些。”

“這……。”

蘇紫陌想了想,可是她現在的能力,是可以保護馨兒的,而且馨兒可以住在空間指環戒裏,而且,自己現在已經是一名名副其實的煉丹師了,這這次入定修煉的過程中,她是玄氣和煉丹雙休的。

“師叔,陌陌現在已經有足夠的能力保護馨兒了,馨兒就由我帶一段時間吧!陌陌這次要去的地方很多,想帶馨兒出去走走。”

蘇紫陌有自己的堅持,她知道馨兒離不開自己太久。

看着蘇紫陌的堅持,黎子夫目光閃了閃,隨即垂下眼眸。

從袖中拿出一張藥浴配方。

“丫頭,既然你堅持,就帶着這張藥方去接馨兒吧!記住,每天在忙,都要給馨兒泡藥浴,馨兒現在已經能控制幻羽了,你啊,在安全的時候,可以帶着馨兒在寬闊的地方飛一飛,那個小丫頭很努力,一直在努力的修煉,等所有的事情結束以後,我老頭子就把平生所學,全部傳授於馨兒。”

“謝謝你,師叔,馨兒以後就拜託你了。”

說完,蘇紫陌從空間指環戒裏拿出一罈桂花酒來送給黎子夫。

“師叔,嘗一嘗,這是陌陌自己釀製的桂花釀,很香的。”

蘇紫陌輕輕拔開壺塞,一股桂花酒香四處蔓延着。

黎子夫雙眸發光的看着桌子上的酒壺,“丫頭,還是你有孝心,知道我老頭子好這一口。”

黎子夫把酒拿起,輕輕的聞了聞,一臉的陶醉。

“老夫老遠就聞到了酒香味了。”

秦滿天一身仙風道骨的白衣,笑容可掬的走了過來。

“陌陌見過前輩!”

蘇紫陌起身見禮。

“陌兒既然已經是軒兒的妻子,又何必那麼見外,就叫老夫師傅吧!”

秦滿天走過去,三人圍成一桌。

“師父。”

蘇紫陌也不矯情,叫什麼都不重要。

“嗯!”秦滿天看着蘇紫陌,滿意的笑了笑。

“陌兒,這是你自己釀製的桂花酒?”

“是啊!師傅,桂花中含有芳香物質,具有化痰,止咳,暖胃散寒,祛除口中異味的功效,這桂花還有很多的作用,所以陌陌非常喜歡這桂花,會用桂花來做很多食物。”

蘇紫陌唯獨喜歡這桂花的味道。

還喜歡用它來釀製桂花醬。

“陌兒真是無所不能啊!不過這酒陌兒就只送給師弟嗎?”

秦滿天看了看黎子夫中的美酒,意有所指的說道。

蘇紫陌笑了笑,“自然少不了師傅的。”

蘇紫陌說完,秦滿天的面前已經多出了一壺美酒。

隨即,蘇紫陌起身,“師叔,師傅,陌兒就此別過,二位多保重。”

黎子夫眼眸,關切的看了蘇紫陌一眼。

“丫頭,你也一切小心。” ♂!

“師叔,陌陌會的。=”

蘇紫陌微微行禮,這一路走來,她真心的感謝有他們的陪伴,他們就像家人一樣,暗中默默的關心着她的一切。

不管走多遠,最終,他們都會能爲她心裏最牽絆的親人。

回到行宮,遠遠的就看到慕容邵峯在門口站着。

一身白衣的他,優雅如玉,漆黑的眸子裏光華流轉,璀璨若辰星。

“邵峯。”

蘇紫陌快步走過去。

慕容邵峯溫和一笑,剛剛冰冷的心,瞬間復活,他就知道她不會不告而別的。

“陌陌,這麼早就出去了?”

“嗯!去看看兩位前輩。”

“要走了嗎?”

慕容邵峯心裏有太多的不捨,她剛剛回來就要走了,不知道她這一走,又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能見面。

劍來 “見過你之後,我就要走了。”

蘇紫陌自動忽略了慕容邵峯臉上的不捨,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她們已經不是能隨意的流連忘返的時候了,要是沒有巫族的出現,他們都會隨意的在彼此的家裏住一兩個月都是有可能的。

蘇紫陌喚出黑鏡,紅歡和白虎神獸。

“丫頭。”

黑鏡一臉不捨的看着蘇紫陌。

“丫頭,我們不在你身邊,你一切都要多加小心。”

紅歡也非常的捨不得蘇紫陌,他們習慣了跟着這丫頭了。

“黑鏡,紅歡,白虎,我找到人以後就會回來和你們匯合的。”

“你就安心去吧!魔靈的魔軍就由本神對付,直到星月皇徹底擊敗魔靈爲止。”

白虎淡笑着說道,一雙琥珀色的眼眸裏,全是自信。

之前毫無感情的眼眸裏,似乎有了一些色彩。

“白虎,謝謝你!”

蘇紫陌衷心的感謝他,他能和她契約,算是委屈他了,畢竟白虎神獸是很少有和人類契約的,放眼四國,也只有她蘇紫陌一個人。

“你不用謝我,一切皆因你的善果所致,我們白虎神獸一族,從不與人爲伍,你是第一個征服我的人類。”

經過一天多的相處,白虎心裏明白,她不會讓自己失望的。

蘇紫陌看向白虎,一臉感激,擡眸,深深的看了慕容邵峯一眼。

“邵峯,我們後會有期。”

“保重!”慕容邵峯的語氣很沉,帶着濃濃的不捨。

蘇紫陌挨個看了他們一眼,喚出火鳳,決然的離去。

慕容邵峯擡眸,看着蘇紫陌離去的方向,清澄的桃花眼裏,全是貪戀,他和她只見,總是那麼的不遂心,她在有事的時候,他似乎都不能陪在她的身邊爲她排憂解難。

“你這皇帝小子倒是挺癡情的,你呀!不必這麼痛苦,那丫頭走了,不是有我們陪在你身邊嗎?”

黑鏡自己雖然是魔獸,但對於感情的事情,自己也是一個過來人,哪能看不出他眼裏的痛呢?

慕容邵峯拉回思緒,看了一眼黑鏡。

“三位請到膳廳用早膳吧!都已經準備好了。”

說完,慕容邵峯頭也不回的往房間裏走去。

看着慕容邵峯的背影遠離。

“你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你提那感情的事情做什麼?你這不是讓那皇帝小子的心裏更傷心嗎?”

紅歡狠狠的割了黑鏡一眼。 戀上你 630bookla ,最快更新冥婚,棄婦孃親之家有三寶最新章節!

“紅紅,你難道還沒有看出來嗎?他們兩人之間早已經釋懷了,只是這皇帝小子心裏捨不得而已。 陛下每天都在套路娘娘 %”

“既然釋懷了,哪還有什麼舍不捨得的,就是因爲還沒有完全釋懷,所以纔會這樣痛苦的,以後在那星月皇面前,萬萬不能在提起此事,感情的事情,咱們誰都幫不了他們。”

紅紅再次不悅的看向黑鏡。

黑鏡撓了撓頭,一臉理虧的樣子。

白虎沒有說話,略有所思的聽着他們的話。

隨後不久,便有宮女過來引導他們去膳廳用膳。

蘇紫陌站在火鳳身上,一身紫色的衣裙,腰束紫玉軟帶,懸掛着一串紫色的紫晶的玉絛,玉簪束髮,絕美的五官上,紫色的面具下,目光氤氳,秀眉輕攏,誘人的紅脣帶着一股淺淺的笑意,好似玫瑰般細膩柔媚。

“公子,快看,天上有仙女在飛。”

樹林裏,一輛珠光寶氣的馬車慢悠悠的行走在管道上,趕車的車伕穆青指着天上大聲的說道。

寬大奢華的馬車裏,一名身白色錦袍的男子在閉目養神,衣袖和袍邊用金線勾勒出華麗的圖案,五官精美絕倫,臉如雕刻般五官分明,他相貌雖然美,卻絲毫沒有女氣,給人一種內斂沉着的感覺。

男子緊閉着的雙眸緩緩張開。

性感的薄脣輕輕出聲。

“慕青,你是不是又出現幻覺了,這一路上,你一驚一乍的,本公子知道這外邊的花花世界讓你目不暇接,可你也不能隨便見到一個女人就喊人家仙女,而且還在天上飛着呢?”

“不,不,公子,這次真的是,不信你自己看啊?”

慕青生怕自己家公子不相信,快速的掀開車簾給他看。

檀燁然無奈的微微擡眸,猛的一看,一抹紫色的身影瞬間落入蘇檀燁然的眼中。

從來沒有被任何一個女人驚豔到的檀燁然眼眸裏瞬間染滿了驚豔之色。

只見晴朗的上空,一抹紫色的身影優雅的站在一隻火紅的鳳凰上,她那舉手投足間流露出的優雅讓人賞心悅目,紫色的面具遮住了她的容顏,不過檀燁然知道,那張面具下,是一章驚爲人天的容顏。

“慕青,你終於說對了一回了。”

蘇紫陌讓火鳳停在上空,因爲她感覺到了周圍不同尋常的氣息,檀燁然和慕青才能看到她。

“火鳳,下落吧!來的人修爲不低。”

蘇紫陌脣角邊依然帶着淡淡的淺笑,那抹淺笑裏,全是自信在流動。

“好的,陌陌。”

火鳳快速的往地面俯衝。

“公,公子,她朝着我們飛過來了。”

慕青激動的喊着。

檀燁然一看,微微驚訝!看方向,的確是朝着他們來的。

只是在火鳳落地時,兩人之間的距離卻有些遠了,馬車剛好在一棵龐大的百年古樹的後面,正好擋住了蘇紫陌的視線。

“陌陌,小心點,肯定是巫族的人,看來她們的消息也很快,這麼快就知道她已經出現了。”

火鳳化爲人形,提醒到。

慕青和檀燁然看着火鳳化形,兩人快速的相視了一眼,檀燁然突然對眼前的女人非常的感興趣。

大清隱龍 看清爽的小說就到 “公子,既然是超神期的火鳳神獸。”

慕青滿臉驚訝的喊道。

檀燁然微微眯着眼眸,他的思緒慢慢的積籠,俊逸的臉上滿臉的好奇。

“出來吧!不必躲躲藏藏的。”

蘇紫陌清冷的聲音傳入樹林裏。

清澈的雙眸裏染滿了濃濃的殺意。

這樣的變化,更是讓檀燁然更加的震驚。

一個人能在短短的時間裏變化得這麼大。

“公,公子,她這是在說我們嗎?”

慕青看了一眼蘇紫陌,又回頭看了看自家公子。

“笨蛋,你沒有感應道這裏除了我們,還有其他人的氣息嗎?而且那股氣息龐大,看來對方來頭不小。”

“哇!公子,一看她就是一個不平凡的人,難怪會引來這麼來頭不小的人。”

慕青回過頭去,再次驚訝的看着蘇紫陌的方向。

這一看,把他嚇了一跳,有二十幾個黑衣人把蘇紫陌給團團圍住了。

“公子,這些人欺人太甚,這麼多人欺負一個女人,簡直是太不要臉了。”

慕青憤怒的瞪着那些黑衣人。

“對了,公子,我們要不要過去英雄救美啊?”

“英雄,別等一下英雄變狗熊,靜觀其變吧!”

檀燁然依然穩穩的坐在馬車裏。

此女子的修爲已經到了玄魂階巔峯了,這樣年輕的女子就到了玄魂階巔峯,真是難得,在者,四國裏,傳言只有雲城聖主沐雲軒和現在星月國皇帝和皇后達到看玄魂階巔峯,此女也是玄魂階巔峯,她,又會是誰呢?

“殺!”

一聲暗啞的聲音傳來,圍住蘇紫陌的人瞬間移動着身影,而且速度非常的快。

蘇紫陌眼眸微凜,他們在擺陣法?不過這樣的陣法看起來很眼熟。

蘇紫陌正定的看着她們不斷變化的身影,移動的速度快如閃電,只是,天底下真的有配合得如此默契的人嗎?沒有,二十多個人裏,只有一個人是真的,蘇紫陌很快就看出了端倪來。

“陌陌,他們不動手,這是在幹什麼?”

火鳳嘟着紅脣看看眼前讓人頭暈的人影。

“火鳳,你自己小心一點。”

說完,蘇紫陌身後飄起了玄冰雪練。

蘇紫陌眼眸一凜,這是幻影術。

猛的,快速移動的身影瞬間變化成三組,同時舉起手中的銀劍刺向蘇紫陌,而且每個人的動作都是一致的,蘇紫陌一看,更是堅定了心裏的想法,這裏邊的人,只有一個是真的。

蘇紫陌雙手一揮,玄冰雪練快速的飛過去,薄如蟬翼的玄冰雪練比利刀還要鋒利,在衝向她的黑衣人什麼都做不了的時候,玄冰雪練突然往最前排的黑衣人脖子上抹去,讓人意外的是,被割破喉嚨的人沒有一絲血跡,而是瞬間化作一陣輕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