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說虎落平陽被犬欺,但對面城主這個耗子都不算的魔,風愈這頭病虎可就發火了。

他臉上帶着笑意,慢步來到城主的身前,似乎是在輕聲詢問,“你說要連我一起殺了?”

他的出現,讓城主心神震動。城主根本沒有察覺到風愈的氣息,彷彿這個奇怪的魔族像是憑空一樣出現的。如果不是用眼睛看到了,如果不是聽到了他的聲音,城主根本不相信這裏有風愈的存在。

要知道,精神力是聖級最強大的保證啊!“逃”這個字在他心中不斷放大,讓他現在只想要到。

“不過是一個區區聖級,居然還說要連我一起殺了,真不知道你從哪裏來的自信。難道就憑藉你那卑微的實力,還是說,那邊那個聖級巔峯就是你的依靠?”

風愈一步步朝着城主走近,明明沒有一絲一毫的氣息,步子也是那麼的輕,但卻給城主一種如高山仰止,不可抗拒的感覺。

他知道,正是因爲風愈沒有流露出氣息纔會這有這樣的感覺。那是風愈骨子力那種強大的氣質在作祟,那是屬於真正強者才能夠擁有的東西。

這種什麼都沒有表現出來,卻能夠讓人明白其的強大,纔是真正的強大,和他這種需要將氣勢釋放出來才能夠證明的強大不同。


他能夠理解這一種強大。風愈面對他,就像是自己面對一個不過剛剛出生的嬰兒一樣。只要願意,嬰兒隨時能夠殺死。

“怎麼不說話了?是覺得我還沒有資格讓你開口麼?”風愈突然自嘲一笑,“是啊,我現在可連魔族都算不上啊,一點實力都沒有,估計只要您吹一口氣就能夠殺了我吧,所以你會覺得跟我說話,就是在侮辱自己吧?”

風愈一邊說,一邊笑,笑的很燦爛,笑的很誠懇,就像是唉和自己的老友,津津樂道。

但是聽在城主的耳朵裏面,反而像是一種諷刺。風愈所說的話,應該是反過來纔對。

風愈纔是那個掌控他生死的人,而他不過是風愈隨時能夠殺死的一條狗,一個螻蟻。

他身上的氣勢一縮,已經生出了死志。面對這樣一個恐怖的敵人,反抗也只是徒勞。想要獲得更久一點,放棄抵抗臣服纔是最明智的選擇。

面對臣服於自己的魔族,高等級的魔族根本不會殺。因爲臣服便代表他們失去了鬥志,對於這樣的魔族,受到手下當炮灰是最好的最爲。

不過風愈沒有想到,眼前這個魔族居然會這麼軟。

他剛剛說的話,大多數都是虛張聲勢,害怕這個魔族突然給他來那麼一下。說那麼多話,也不過是爲了拖延一下時間。在語言上唬住了對方,他纔有時間去準備攻擊,同時做好自護的準備。他雖然強大,那是以前,現在的他,是一頭病虎,估計是一頭有野心一點的野貓都能夠欺負的存在,何況城主這頭快要成長成猛虎的兇犬?

城主已經沒有鬥志,這種東西他能夠看出來,所以在城主臣服這個念頭出現的第一時間他就看出來了。聳了聳肩,果不其然,下一刻城主就跪了下來。

“小魔願意將所有的一切奉獻於大人,只求大人能夠讓小魔多活幾年!”

看到眼前這個跪在地上還比自己高上一倍的身體,風愈眼睛一轉,決定收下他。畢竟是一個城主,應該有很多錢吧?有錢,就代表着能夠買靈石,能夠買一些讓他恢復精神力量的天才地寶。而且還有一個人幫他跑腿,何樂而不爲?

只是這個時候,剛剛突破卻還不知道自己突破,以爲城主打算對他下殺手的墨布衝到他身邊。一撲而上,死死的抓着他的腳。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說,“大人啊,您可 不能放過這個老傢伙啊,剛剛您沒有看到小魔被他整的有多慘啊。要是您晚一些出來,小魔可就真的要死了。失去了小魔,您身邊再也沒有人討好你,沒有人幫你捶背扇風找妹子了啊!大人一定不能放過他啊。這個魔又奸詐,心裏面小心思更多,大人您絕對不能上了他的當啊!”

墨布的死纏爛打,讓城主額頭汗水密佈,生怕風愈真的不放過他。

對於風愈這種層次的高手來說,他根本比不上一直跟在風愈身邊的墨布。墨布的實力是比他弱,但是畢竟是服侍風愈的老人,這樣的人,永遠比其他人更受風愈的寵愛。

只是看到風愈額頭那密佈的陰雲,城主知道墨布有些過分了。如果不知道分寸,可是要被大人討厭的啊! 他嘴角偷笑,等待着看墨布的醜態。


但是讓他臉色蒼白的是,風愈帶着一點點冰寒的聲音傳到他的耳中,“很好笑是吧?”

剛剛墨布說的話,讓風愈真的很想現在就殺了這個除了溜鬚拍馬,什麼都做不成的魔族。失去了他,的確可能沒有人討好他,也可能沒有人幫他捶背扇風,但是他什麼時候找過妹子這種生物?再說了,就算他找妹子,魔族這種生長成歪瓜裂棗的東西能夠也配麼?

但是畢竟侍奉了半年之久,多多少少也有些感情。

正向着怎麼發泄心情的時候,他注意到城主嘴角列出的笑意,立馬將自己的怒火發泄在城主的身上。

“哼,打擾本少爺睡覺,再加上之前你放出的豪言,本少爺的確應該懲罰你一下。”

兩道漆黑的元素長柱出現,直接洞穿城主的鎖骨,將他定在地上。

因爲巨大的疼痛,城主臉色蒼白起來。他很想喊出聲,但是他怕風愈會不高興。可是眨眼過後,他大喜過望。臉上露出一個笑容,如果不是因爲疼痛,他甚至想要開口對風愈致謝。

看到他那張痛苦卻又滿是笑意的猙獰臉龐,墨布用一副驚訝的表情看着他,“這個傢伙有受虐傾向麼?大人這麼對他他開高興,看來以後是不是那一根鞭子在他身上抽抽試試?”

聲音不大,但是他根本沒有隱瞞的意思,也不小聲,在場的一狐狸一魔都聽得一清二楚。



城主很想說,如果被風愈懲罰一下就能夠從聖級中級突破到聖級高級,他到寧願被多懲罰幾下。那樣他的實力,就像是做火箭一樣飆升上去了。同時他真的很慶幸屈服在風愈之下,不然他此時就不是晉升,而是成爲一具屍體了。

加上風愈能夠讓滄月狼晉升聖級,他更加堅定風愈就是一個超級高手,以後只要死心塌地的跟在風愈的身後,那他成爲強者的夢想就能夠實現!

而墨布的話,讓風愈的臉色突然一變,上面的陰雲消失了,變成不懷好意的微笑。

他的這個微笑,讓墨布心裏面發毛。笑裏藏刀,讓他有一種自己被尖刀指着的危險感覺。

生怕風愈對他做些什麼,他趕緊大聲的吼出來,“大人,你看是那頭傻狼,我們現在趕緊去看看它吧,不然到時候它死了,您就沒有坐騎了!”

轉身一看,滄月狼正狼狽的跑過來,身上帶着數個傷口。似乎是看到了他們,臉上露出一個放心的微笑。

“沒事,還死不了,我們先說說你剛剛的事情吧!”風愈的微笑消失了,如同地府出來的惡鬼猙獰的面容,就連城主看到了都害怕的留下冷汗,“你什麼時候給我找過妹子?如果不能說出來,那你下半輩子,也就不用過了!”

墨布整個人如同石化的定住了,保持正在奔跑的姿勢。

艱難的扭動自己如同機械一樣的脖子,回頭看向風愈,露出一個比哭還要難看的笑容。

原本他笑起來就很難看了,現在的笑容,讓風愈看了想要吐出來,在沒有什麼懲罰他的心思了,看到那張笑臉他都噁心飽了!

恰好這個時候滄月狼落到他的身邊,親暱的舔了舔他的臉頰,一臉警惕的看向維青。

一直追到這裏,維青心中有些疑惑。城主被定在地上,身邊的元素有些混亂,這是出於晉升階段纔會出現的啊。沒想到這個傢伙現在因禍得福,走到了晉升的邊緣。

但是換一個方向,這裏居然有魔能夠壓制它,而且還是那麼短的時間裏面,難道是特級惡魔出手,或者是魔帝級別的大惡魔出手了麼?

然後他的視線,隨着滄月狼來到風愈的身上。

這麼一看,他覺得事情似乎玩過頭了。之前只感覺到墨布和城主的時候,根本沒有感覺到風愈,如果不是現在正眼看到風愈,估計他以爲這裏就只有墨布城主和滄月狼三個敵人。

“不知道閣下是?”和城主不同,維青雖然感受不到風愈身上那種特有的氣質,更沒有覺得風愈對他有威脅。

只是因爲滄月狼對他的過分親暱有些疑惑,心中思路在快速轉動,“眼前這個人,應該就是那個小魔和魔狼的主人了吧?一點威脅的感覺都沒有,應該是受了重傷,到了現在實力還沒有恢復過來吧?”


心中思路一轉,維青貪婪的心有些蠢蠢欲動,“如果自己把他殺了,那他身上的巨大財富是不是全都屬於自己了?”

看到維青的笑容,城主就算不知道起心中想法,也能夠猜出個大概。但是他對風愈有信心,舉手投足間就能夠讓自己突破到聖級高級,這樣的強者是維青能夠動的? 看到維青的笑容,城主就算不知道起心中想法,也能夠猜出個大概。但是他對風愈有信心,舉手投足間就能夠讓自己突破到聖級高級,這樣的強者是維青能夠動的?

他心中一點擔心的念頭都沒有,反而有些饒有興趣的想要看到維青被風愈大殺四方的慘樣。

對於風愈來說,有一個聖級在身邊就足夠了,再多一個就麻煩了。如果他們兩個串通,沒有準備之下他自保都是一個問題。而且現在如果能夠利用維青震懾城主,那城主以後就絕對不敢有二心了。

而且只要他實力恢復,一兩個聖級真的不算什麼。如果是尊者或者半神他還會心痛一下,但是聖級,真的是太弱了。放在人類世界就是墊底的存在,比他們強大的神級尊者一抓一大把,殺了一個又有什麼好可惜的?

“還好,剛剛準備殺掉城主的元素還沒有散開,不然還沒有好辦法對付這個維青?”風愈眼睛一轉,不打算和這個維青多言了。他的時間很寶貴,如果能夠早點恢復實力,他就能夠早點往更高的境界修煉。

風愈沉默的朝着維青的身邊走去,讓維青露出一個殘忍的微笑。他沒想到這個所謂的主人,會毫無防備的走出來,如果他能夠再走近一點,他就能夠做到一擊必殺了。如果不是不知道風愈的底牌,他早已經衝上去了。

城主卻十分好笑的看向維青臉上的笑容,“不知道大人是不是有收他當手下的意思?如果有,那以後自己就麻煩了。不過大人一言不發的走過去,應該是沒有那樣的念頭吧?可憐維青,還不知道自己已經死到臨頭,居然還妄想殺了大人。”

“近了,再近一點,再近一點!”維青心中大喊,只要風愈在往前走三米,那他就能夠發動雷霆攻擊,哪怕風愈曾經是一個神級,也必定要死在他的手中。一想到那風愈身上的財富就要屬於他,他興奮的全身發抖。

風愈冷笑一聲,看着維青如同看着一個死人一般。他停在維青身前約二十米的地方,擡起手梳理一下自己的毛髮,讓維青頓時一愣。

“這個小混蛋居然不走了,只要再有兩步,再有兩步我就能夠殺了他啊!”維青心中掙扎着,“要不要現在就衝上去,直接將這個小混蛋殺了?”

在所有人的詫異下,風愈回了回頭,對一狼兩魔說道,“你們現在還在幹嘛?離開這裏了,我要儘快回覆實力。要是你們捨不得這裏,那你們就留在這裏吧!”

搖了搖頭,似乎對身後那些魔有些失望。

墨布嘿嘿一笑,第一時間朝着風愈衝去。不過有個身影比他更快,那就是滄月狼,這個傢伙已經來到風愈的身邊,低下自己的設置等待風愈坐上去。

“你這個混蛋,居然又憑藉自己聖級的實力泡在我身前,信不信以後我都不給你肉吃了!”墨布怒號一聲,滄月狼回頭瞪了他一眼。他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不過想到風愈還在這裏這頭壞狼也不敢做些什麼,便回瞪過去。

“行了,你們兩個不要鬧了,趕緊帶我到城裏面,看看有沒有什麼能夠用得上的東西。”風愈喊了一聲,閉上個眼睛做休息狀。剛剛的消耗太大了,讓他的精神有些受不了。如果還有精神力,哪怕只有一點點他都不會這麼累啊。

城主疑惑的看向風愈,他沒想到居然會是這樣一個結果。風愈沒有收服維青的念頭,更沒有殺他的念頭,這是爲什麼?

看到維青那張因爲被無視而氣的發狂的臉,城主覺得自己似乎跟了一個脾氣有些奇怪的魔。如果自己之前沒有說那句話,自己是不是也不會被風愈收成手下,失去一個晉級的機會?

“小混蛋,不要小看我啊……”

說完之後,維青突然覺得有些不對勁。自己的腦袋,好像能夠同時思考兩件事情。而且身體怎麼開始朝着兩邊倒下去,太不正常了吧?不過不管正不正常,他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他的意識,已經消失在無盡的黑暗之中。

維青的話說完,一步踏出,隨後便在城中驚悚的目光之中,被一分爲二。平滑的切口,讓他變成完全對稱的兩份。

“什麼時候做的?”城主心中一直在問自己這個問題。他完全沒有發現風愈在什麼時候出手,根本感覺不到一絲元素的異動,更感覺不到有什麼殺傷力的攻擊,那風愈到底是什麼時候發動的攻擊?

他心中發寒,“如果之前不是自己提早臣服,估計這就是自己的下場了吧?”

他心中有害怕,更有慶幸。慶幸自己臣服了,不僅沒死,還獲得了晉升的機會。一想到風愈能夠在無聲無息之間滅殺維青,他突然又興奮起來。

跟着這樣一個實力強勁的大人,他是不是能夠被大人重視,然後一路突破上去?越想他心思就越加活絡,隱隱有一種想要替代墨布成爲風愈身邊紅人的衝動。

坐在風愈身邊的墨布打了一個寒顫,似乎是被維青的慘狀嚇到了。

“大人,您什麼時候下手的啊?這個傢伙應該連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吧?”墨布抓着滄月狼的爪子,“呼”的一聲就被帶到了半空中。

“廢話怎麼那麼多?”風愈沒有一皺,讓墨布閉上了嘴。不過很快又嘿嘿的笑起來,他知道風愈沒有生氣。

風愈當然沒有生氣,這些東西都是做給城主看的。無論是之前維青的死,還是現在的無所謂,都是做出來給城主看的。

施展了雷霆手段,將維青一擊必殺,想來城主以後也不敢生出反叛的念頭,這樣他就少了一份擔心了。

只要能夠恢復實力,他想要殺死誰就能殺誰,更不需要擔心了。不說自己的實力,只要再有十天左右,赤霄劍就能夠恢復,到時候有它出馬,半神之下也在沒有人能夠對他造成一點點傷害。

雖然赤霄劍是他的武器,但是他更寧願先恢復自己的實力。但是無奈,精神力沒有恢復,身體根本沒辦法容納靈氣,元嬰也沒有辦法復原,導致半年以來,他都沒有恢復多少。

他也想過是不是應爲靈氣被赤霄劍都吸走了,所以他恢復的纔會這麼慢。不過只要再過十多天就有結果了,在這之前如果能夠恢復精神力,那就更好了。

“大人,再有兩三天太陽就要出來了,到時候我們是不是?”

在魔界,天上的太陽有一個很有趣的變化,那就是半年的時間會呈現月食狀態,而剩下的半年,則是和人間界一樣,是正常的東昇西落。

再過三天,就是太陽變化的時候,一年一度的豔陽日將會出現。豔陽日出現的太陽光,會極大程度的削弱魔族的實力。那天他們的實力,估計連三成都發揮不出來。隨後的五天裏面,魔族的實力會慢慢恢復,最多十天之後,他們的實力便會恢復正常。

而這五天,也是魔獸暴動的五天。因爲太陽的變化對他們一點影響都沒有,許多森林裏面的魔獸都會暴動。到時候,哪怕是八級的魔獸,都有能夠威脅到聖級的實力,所以墨布不得不擔心。

雖然他們這裏有一頭實力全盛的滄月狼,但是萬惡森林裏面還有一頭神祕的魔獸啊,如果那頭魔獸出來報復魔族,他們這些魔和滄月狼能夠擋下來?

雖然對風愈的實力很有信心,但是風愈現在重傷,再加上之後的幾天裏面實力受到削弱,真的能夠擋下那頭魔獸麼?

墨布的想法,風愈能夠猜到一些,但是完全不用擔心。

第一,他不是魔族,根本不用擔心實力被削弱。當然了,實力沒有恢復,他根本不能當成站立。如果那頭魔獸只有神級的實力,現在的他還有能力對付,如果是尊者和半神的實力,那就只能交給赤霄劍了。

不過如果是尊者的實力,赤霄劍出手就能夠斬殺了。如果是半神,到了現在還沒有恢復,估計再過幾天也沒有辦法恢復。

第二,他也是魔獸,雖然沒有辦法恢復本體,但是那種氣息還留有,只要是半神的魔獸,他勉強一下還是能夠讓自己身上的魔獸氣息流露出去,那樣不就沒事了?

第三,他的樣子根本就不是魔,而是人類的樣子,估計那頭魔獸還不會認不出他是人是魔吧?

心中大有底氣,風愈回頭看了一眼森林深處,“不出來還好,要是出來的話,我估計能夠有一頭新的坐騎了!”

不過這個想法,也僅限於那頭魔獸是半神之下,如果是半神級別,除了殺了它就只有被殺。赤霄劍可是要在十天之後才能夠完全恢復,這幾天裏面根本沒有辦法發揮全部的實力。

“行了,不該想的就不要想,趕緊到城裏面去,我還要找藥材?”風愈看了一眼城主,“怎麼,你難道想要在這裏跪一輩子麼?”

“小魔……”城主面露苦澀,他覺得自己很委屈。要知道,他可是被風愈釘在地上,想動一下都是奢望,你讓他怎麼走?

風愈有些不滿的冷哼一聲,讓後者全身發寒,“要是你想留在這裏,那你就永遠不要走了!”

城主知道自己惹風愈生氣了,但是自己現在這個狀態真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