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說對於他們這種修鍊的人吸收天地靈氣就是最好的佳肴,只不過……天天讓你吃空氣你願意?就像在喝西北風一樣。

這是一種心靈上的強烈抗拒!

於是,龍魂決定,再找地方休息之前,先進這片森林裡獵捕只魔獸先吧。

好久都沒吃肉了。龍魂心想。

黑翼一收,龍魂頓時往下墜去,腦袋竟是對著地面,雙腿擺上。

身影自百米高空一直往下墜落著,耳邊拂動著風的刮刃聲,距離地面的距離那是越來越近,就在距地面還有幾米的時候,龍魂猛地睜開緊閉的雙眼,身一翻,雙腿翻下,剛好著地。

一股巨力由龍魂的腿部猛然轟入地面,地面皸裂開了幾條裂縫。

龍魂完美地轉移了下墜時產生的墜落力。

「吼!」一聲虎嘯聲轟然炸響在這整個森林,一聲聲音波沖入龍魂的雙耳,回蕩不絕。

「一來就有肉吃了,真幸運!這隻老虎真是識相。」龍魂嘖嘖稱讚道。

纖長的手指輕點虛空,一根跳動著雷霆火花的棱針就衝進了茂密的森林裡。

「嗤!」一聲清脆的入肉聲響起,一聲慘鳴轟然響動在整個山林。

「死吧!畜牲!」龍魂冷聲一道,話語就像有著神奇魔力一般,原本響個不停的慘叫聲猛然停止,化為了一聲痛苦的悲鳴。

「轟!」震動傳到了龍魂的腳下,就如有著什麼東西倒下了一樣。

「雖然不喜歡吃虎肉,不過將就些啦。」龍魂輕抹了下嘴,嘿嘿走進了樹林,今晚有大餐吃了。


「哧……噗哧……」灼燒著的火焰發著噼噼啪啪的脆響,火光照亮了附近的一片區域,絲絲白霧升騰於空。

在火光之上,有著一個由樹杈做成的簡易擔架,橫著的掛枝上竄著一塊肥美的鮮肉,滴滴油脂滴入火中,不僅沒有澆滅火焰,反而壯大了火勢。

將地面的一個瓶罐拿起,將在瓶中的粒粒味粉均勻地灑在肉上。

粉粒滲透進了鮮肉裡面,隨時間的推移,鮮肉發出的香味越加地濃烈。

「差不多啦!只可惜銀雷那條小饞狼不在,不然肯定又會和我一起搶肉吃了。」龍魂自言自語道。

忽然,他神色慘淡,在火光的照耀下,顯得是那樣的可憐,那樣的無助,那樣的傷懷。

當初自己和銀雷搶肉時還大大聲地說著:「真希望天把你這隻大饞狼給收走,免得搶我肉吃!」。

還是狼身的銀雷只是裝著萌,眼珠里流轉著可憐的傷情,淚眼汪汪地看著自己。

然後……自己就把自己的那份肉給了他了。

沒想到,天真的無情地收走了銀雷,不帶一點憐憫。

默默地咬著香噴噴的肉,龍魂心情說不出是什麼感覺。

眼前沒了那張毛茸茸的可愛臉龐了,耳邊不再回蕩著它「給我吃嘛」的求哼聲,而是略微吹過的呼呼風聲。

自己如願了,沒人再會和自己搶這些美味的肉吃了,只不過,他一點也不開心。

肉沒了,可以再捕,可以再烤,可要是兄弟,那可是……說沒就……沒了的啊!

其實,他也只是個孤獨的人罷了。雖然天天有幾個生死兄弟和自己心愛的女人陪著,只不過,離開了他們,他就是個孤獨的人。

因為沒人懂你啊?你「嗚嗚」幾聲沒人知道你什麼意思,你「呵呵」笑著沒人知道你是否真的開心,你「可惡」罵著沒人會傻傻地和著你笑。


葉毅龍他們知道自己是否開心,南宮雪和自己心有靈犀知道自己所思所想,銀雷它會跟著自己傻傻地笑。

他們都沒了,他就是一個孤獨的路行者,一個路過此地的孤獨旅人罷了。

沒有有著凹凸有致身材的美女陪自己一起旅行,沒有成群結隊的人和自己一起踏上此路……他就如一個沙漠中的人,沒有安慰,沒有陪伴,只有一隻當它是兄弟的驢子。

他現在也只有把略通人意的聖劍破雷如同一隻驢陪伴主人般陪伴著他罷了。

濃濃地孤寂感圍繞著自己旋繞著,他從來沒有試過這麼後悔過。


你說自己當初為什麼要發神經地帶南宮雪去那個地下通道啊,如果不去,那他就不會去到那個什麼圖騰大陸,接下來也就不會有現在的這一切切了。

哪怕是不可避免地要和那個老頭一戰,他也可以輕輕鬆鬆就把那個老頭給打趴下,雖然這會耗費他七成的靈魂力量。

可那又有什麼關係呢?他有著魂心母草,能夠得到大多的魂心草,他有神秘功法的煉魂章篇,能夠幾個小時恢復一半靈魂力量。可是……他們沒了……就真的沒了啊!

不會像什麼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一樣死而復活,也不會像什麼江水流春去欲盡,江譚落月復西斜看似離去,其實余在。

什麼時候連見他們一面也變成了那種只能夠遙望而不可及的漫天星辰了?

「賊老天!你為何要這樣對我!!!」龍魂再也忍不住,忽然起身,仰頭大吼。

「我……我……我……」迴音還在蕩漾,龍魂卻已如泄了氣的皮球一般,兩手撐著地面,大口地喘著氣,一副疲憊之樣。

「我發誓,吾必有一天,必得撕裂你這賊乎老天,打破這可恨的生死命歸!」龍魂咬牙起誓道。

他下定了決心,就一定會做到,不論要過一百年,一千年,一萬年,他都絕不放棄!

「喲喲喲,很厲害的樣子。」這時,突然一個聲音響起!

「誰!」龍魂如彈簧般瞬間彈起,一個彈射竟然往後彈了幾米!

出現在面前的是一個穿著白衣的女子,長長的髮絲傾下遮住了她的臉頰,靠著其喉嚨處並無喉結,龍魂才確認了此人是個女子。

要不是來人有著一雙玉足裸露白裙之外,步著在地面上,龍魂都要以為這是個女鬼了。

「那個……這個我能吃么?求求你了!」女子指了指烤肉架上龍魂之前新搭上去的鮮肉。

「啥?」處事失神驚愣幾率為百分之零點零零一的龍魂一愣。

這問得也太令人哭笑不得了吧?你特么就像個幽靈一樣出現在人家的旁邊,散發著你那危險的氣息,如同利刃般直刺人心的「霸氣」造型,都是因為你想要吃一塊肉?

別開玩笑了,能夠無聲無息地走到自己的身邊的人定然不是等閑之輩,這種強者,怎麼可能為了一塊……肉而低聲下氣地求別人?

這就好像一隻兇猛的惡狼跑到一隻溫順的小綿羊的面前,將它撲倒在地,大喊一句「能夠給我一根草么?」,羊肯定不會欣喜若狂,而是是會說:「大哥,你就不要耍我了,直接動口得了!」

龍魂不否認自己是只大灰狼面前的小綿羊,因為在這麼女子的面前,龍魂竟有種自己很渺小,就像螻蟻與蒼穹的比斗一樣。

你說一個厲害無比的強者想吃肉,自己隨隨便便一掌拍下,整座山都被你夷為平地了,滿地那就都是眾多魔獸的屍體了,你不就想吃多少就有多少了么?至於來和他一個苦逼之人搶奪鮮肉?

靠!牛逼之人還得去求苦逼之人問要食物,這是什麼世道?這這麼可能!?

「那個,您不要耍我啦,直接報名開打不就得了?」龍魂哭笑不得。

那個「強者」還在死盯著那塊肉,做足了吃貨除流口水以外的任何錶情。

大姐啊,我特么知道你厲害,知道你低調,知道你不喜歡輕易顯露身手。可你特么地都出來了,拜託就被裝了吧,囂張地直接說句「準備好死亡吧」然後咋們就開打,最後老子把你打敗劇情就完了,何必這麼驚人呢您?

「我沒有耍你啊?我真的想吃那一塊肉啊!」女子道。

龍魂無奈,難道女子真的是覬覦他如今的「寶物」——鮮肉?

只是這塊肉是之前他才掛上去的,還沒有放特製秘料啊,難道這女的喜歡吃「齋」?

「不對!這個好像沒有放你上次的那個!」女子又呼。

「拜託,*,不要一驚一乍的,而且,我什麼時候有上次……你……是你!」龍魂驚得連退幾步。

他本來已經忘了的記憶又重新衝上腦頂,填充了他的整個腦海。

那次自己與銀雷在天狼峰也是想著如今這般,那時他看見過一個白色的虛影閃過,他那時還以為是幻覺呢。

可現在看看這麼女子的穿著加氣息,就和當初那「女鬼」一模一樣,沒有半點出誤!

「對啊!是我,你這次是不是沒撒香料啊?上次我見你和一頭狼撒的。」女子說道。

「誒?給我!」女子手一抖,還在龍魂手裡的調料瓶就飛到了女子的手中。

看著她那熟悉的操作動作,龍魂無語,這妞就是學著自己的。

「你叫龍魂對吧?」女子語出驚人。

「你……你怎麼知道?」

「我會預言啊!」女子說。

「不信。」龍魂搖頭。

知道自己名字的帕斯學院里多了去了,隨隨便便問個人就知道了,雖然這座山裡沒有所謂的帕斯學院……

「你還有幾個兄弟,兩個女人,不久前全部死亡,之前還去過何家,回來的時候因疲憊降了下來,打算明天繼續啟程,回去后帶著你的那三個同伴看看能不能夠走後門進入帕斯學院。我說的這一切,對么?」女子語不驚人死不休。

「你到底是誰!」

「說了我是預言師嘛!」女子說著,不知從哪掏出了一個水晶球,上面正倒映著的是一個少年與一個男童玩耍時的情景。

「好吧!你是預言師。」龍魂認輸,那上面倒映的就是自己小時和龍心玩的場面。

「這就對了嘛!看在你請我吃東西的份上,我就幫你預言一下吧!你想知道什麼?」女子大口地吃著香噴噴的烤肉,便說道。

「我只想知道雪兒她們在地府過得好不好。」龍魂悲慕。

「這個我可能不能夠幫你實現。」女子道。

「呵呵,我就說吧!」龍魂笑道,臉掛諷刺。

只不過,他的心裡竟有點點悲傷。

「他們都沒死?怎麼幫你預言地府的?」女子嘟囔。

「什麼!?」龍魂如遭雷擊,整個人愣在了原地,雪兒沒死,毅龍,銀雷沒死,他們都沒死?


短暫的驚愣過後,龍魂就是哈哈大笑了起來,就像聽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一樣。

「你不信?好!我就證明給你看!」女子微怒,雙手將水晶球放在地面之上,直起腰,連連舞臂,一層淡淡的紅色光線自水晶球的內部耀起,照亮了整一片周圍。 銀色溢滿整片天空,一輪彎月懸挂於空。

一名美貌女子漫步走至清澈水潭,白皙的玉足踏在潭邊,美貌女子彎下那細柳蠻腰,細嫩玉白的雙手伸入水中,合掌撈出一汪清水。

就像沐浴一般將潭水抹在白皙藕臂之上,用冰冷冷卻著自己的無盡思念。

「雪兒,你沒事吧?你又在想那個流氓了么?」一名女子自清泉后的竹林里走出,對著頓身在清泉邊的女子說道。

兩女同樣有著傾國傾城的絕世容貌,同樣有著惹火的完美身材,也同樣有著攝人的迷惑,只不過,一個微微散發著如雪般純潔的飄雅冰意,一個則是散發著狂野奔放的野性強美。

「我沒事,只不過很久沒有見到他了,有些想念而已。」散發冰美氣息的女子直起腰來,輕輕褪去身上衣物,衣裙滑落,完美的嬌軀就這麼裸露在空氣中。

襲來的寒氣令女子略略發抖,嬌軀顫了顫,女子脈動腳步,走下池泉。

「唉!你沐浴吧,一會師尊叫時我再來找你。」站在岸上的女子輕嘆了一口氣,轉身隱入樹叢。

譚中的女子抬起美目,清澈的水裡復映著若隱若現的光艷,女子兩手淘起清澈冷泉,澆沐身上。

「雪……雪兒!」看著水晶球中倒映著的那張美麗臉龐,龍魂輕聲呼喚道。

淚珠在眼眶裡打轉著,可是他不能夠哭,他是個堅強的男子漢,哪怕是流血淚,也絕不留眼淚!

流眼淚,那隻不過是個懦夫的表現罷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