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現在張凝雪一直在調養,但要花費的時間和精力,無疑是巨大的。

還不一定能夠調養完成,恢復巔峰。

這時候,就需要陳墨的幫助了。

玄陽訣和玄陰訣真的是天生一對,能夠有效的互補。

更主要是,玄陽訣和玄陰訣融合之後,可以衍生出濃郁的生命能量,對武者雙方都有巨大的提升。

這個才是最強大的地方。

也就是說,兩個人修鍊,可以達到事半功倍,不,是遠超「事半功倍」的效果。

張凝雪想要修復自己的武者本源,選擇跟陳墨修鍊,是最好的辦法。

單憑她自己調養,沒有三年五載,怕是很難恢復到全盛狀態。

但是,只要跟陳墨一起修鍊,那武者本源的恢復速度,肯定會加快很多。

陳墨秒懂張凝雪的意思。

所以便湊上前,壓低聲音道:「你說有事跟我商量,那肯定是很重要的事。我們找個安靜的地方,好好聊聊?」

張凝雪點點頭,帶著陳墨來到了休息室。

……

陳墨回到別墅的時候,整個人那叫一個神清氣爽。

「老闆,你今天看起來心情不錯啊!」冷清正在客廳玩電子遊戲,看到陳墨進來,忙丟下手柄,走上前。

「心情是挺不錯的。」陳墨點了點頭。

今天的任務很成功,雖然沒有抓到陳沖,但是陳沖的馬仔已經死傷得差不多了。

任務大獲成功,再加上和林星娜,張凝雪兩人一起修鍊,陳墨當然是心情大好。

「老闆,我想買幾個遊戲光碟。」冷清單刀直入,說得很直接。趁著陳墨心情好,趕緊把自己的需求給說出來。

「……」

陳墨都無語了。

這丫頭,是不是把他當成提款機了。

時不時的就過來跟他要錢要東西。

「小清,你年紀也不小了,應該知道做什麼事情都要付出相應的代價。我可沒有少你一毛錢工資,你不能這麼壓榨我吧?」陳墨話鋒一轉,臉上泛起邪惡的笑容,「當然,如果你願意付出讓我滿意的代價,那別說是幾張遊戲光碟,我直接給你打造一個專門的遊戲室。」

「老闆,你不是這樣的人。」冷清臉色不變,一本正經的搖了搖頭。

「你怎麼就知道我不是這樣的人?你不是都看到了嗎?」陳墨滿臉不懷好意的說道。

冷清之前,可是動用透視眼,看過他明雨卿來著。

「你們……你們只是在修鍊……」冷清想起之前因為好奇心偷偷看過陳墨和明雨卿,就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

她還是少女好吧!

這種東西看多了,是會長針眼的。

「那你想讓我買東西也行,陪我修鍊修鍊。」陳墨湊上前,身體貼到了冷清面前,甚至還很過分的將嘴巴湊到了冷清耳邊。

對付女生,他是老司機了,很在行。

果然,冷清立即就慌了,趕緊躲開,跟陳墨拉開了距離。

「別躲,躲了我就不給你買遊戲光碟了。」陳墨直接將冷清給逼到了牆角,就好像一隻大灰狼,攔住了離隊的羊羔。

「老闆,我賣藝不賣身,你不能這麼做。」冷清連忙說道。

「這可由不得你。」陳墨嘿嘿笑道,伸手抓住了冷清臉頰邊的髮絲,緩緩的摩挲著。

冷清想要推開陳墨,但是根本推不開。

反而惹得他靠得越來越近。

「老闆,我不要遊戲光碟了,你走開。」冷清都快哭了。

本來想著占陳墨點便宜,讓他給自己買幾張遊戲光碟。

畢竟上千塊錢的東西,能不用自己花錢,當然最好的嘛。

沒想到,陳墨非但沒給她買,還提出一些過分的要求。

現在還咄咄逼人,靠得這麼近,還在她耳邊吹風。

冷清有種「偷雞不成蝕把米」的感覺,欲哭無淚。 陳墨可不想就這麼放過冷清。

這丫頭,之前老是把他當成提款機。

現在不給她一個深刻的教訓,那豈不是太便宜她了。

「小清,我也不是吝嗇的人。這麼久了,你應該也知道我的為人,你要是跟了我,絕對不吃虧的。」陳墨雙手環住了冷清的腰。

別說,這丫頭的腰還挺細的,還柔若無骨。

「我還小……」

「二十歲還小?」

陳墨看著冷清說道:「我看你已經不小了。」

冷清拚命的想要掙脫,可就是掙脫不開陳墨的手。

內勁武者跟化勁武者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這樣的實力差距,讓冷清在陳墨面前,完全就沒有反抗的餘力。

也就是說,如果陳墨想要用強,冷清是沒有任何辦法的。

現在看這情況,陳墨就是想要用強的樣子。

「老闆……」冷清楚楚可憐的看著陳墨。

「你叫老闆也沒用,今天我是打定主意要教訓你了。」陳墨不去看冷清那水靈靈的眼睛,態度堅定的說道。

「我什麼時候得罪你了。」

冷清滿臉委屈的說道。

「你把我當成提款機,張嘴閉嘴就是跟我要錢,工資都漲了十幾次,現在還讓我給你買遊戲光碟,你這還不算得罪我,那什麼是得罪我?」陳墨說道。

雖然說,他也願意給冷清漲工資。

畢竟,冷清也幫了他不少忙。

之前拍「生肖騎士」的時候,冷清還扮演了小怪獸,被他連連毆打。

給她漲工資,給點甜頭,這也是應該的。

但是,漲工資也得有個限度。

冷清現在時不時的就要來拿錢,陳墨可不提供不了這麼多的幫助。

他現在也沒錢啊!

「老闆,你也知道我姐管得嚴。我的工資卡都在我姐那裡,平時的零花錢少得可憐,你就不能多照顧照顧我嗎?幾張遊戲光碟,也就一千多塊錢,這對你來說不過分吧?」

冷清頓了頓,又說道:「不過,你不給我買遊戲光碟也沒事,我不要了,你放過我這次就行。我給你做飯吃。」

現在這種情況,冷清哪裡還敢要求太多。

只求平安無事。

不求什麼遊戲光碟了。

那玩意兒能跟貞節相比嗎?

「你還會做飯?」陳墨有些意外。

他還真不知道冷清還有這種技能。

「我會。」冷清連忙點頭,「我做的黃金蛋炒飯,連我姐吃了,都會誇讚我。」

還黃金蛋炒飯……

你怎麼不說你做的是「黯然銷魂蛋炒飯」呢?

這說的都是什麼亂七八糟的。

陳墨無語了。

不過,扯了這麼多,他也沒再對冷清咄咄逼人了。

給她一個教訓就足夠。

總不能真的在這裡,將她給那個啥吧?

那樣的話,他就真的是個禽獸了。

「那你去給我做個什麼黃金蛋炒飯,要是不好吃,我絕對不饒了你。」陳墨鬆開了手,說道。

「好嘞。」

冷清如蒙大赦,立即轉身進了廚房。

陳墨也跟了進去。

他不是怕冷清開溜,而是擔心她又耍什麼小機靈,在炒飯裡面下什麼不乾不淨的東西,想要報復他。

俗話說得好,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啊!

不過,陳墨就只走到廚房門口,就停下了,然後靜靜的看著冷清準備蛋炒飯。

剩下冰箱里有。

明雨卿雖然是富貴之人,但可從來沒有浪費過糧食。

吃剩下的飯菜,一般都會讓傭人放到冰箱。

第二天如果還吃不完,那才只能倒掉。

不過一般不會出現倒掉的情況。

家裡人多。

隨便哪個,吃一頓就沒了。

話題扯遠了。

冷清從冰箱里拿出了剩飯之後,就開始打雞蛋了。

一般做蛋炒飯,就是先把雞蛋打下鍋,然後再下剩飯,有條件的可以再加一些火腿腸,午餐肉什麼的,最後炒熱,就可以出鍋了。

可是冷清做蛋炒飯的流程,不太一樣。

她先是將蛋清給弄出來,然後也不下鍋,而是將蛋清給淋到了剩飯上面,然後攪拌了起來。

攪拌了好一會兒,等到米粒都散開之後,她又將蛋黃用筷子打碎,然後淋在剩飯上。

陳墨有點看不懂她的操作。

既然蛋清和蛋黃都要淋在米飯上,那幹嘛還要分出來。直接將雞蛋打散,淋上去不就行了?

冷清做好了這些之後,就從冰箱拿出輔料。

牛肉,青菜,辣椒。

特別是牛肉,量還挺大。

大戶人家啊!

陳墨咽了咽口水。

甭管她做出來的蛋炒飯味道怎樣,這牛肉的味道肯定是不錯的。

冷清將配料下鍋。

炒香。

炒了個半熟。

然後出鍋。

隨後,冷清又將米飯給下鍋,翻炒了起來。

她的架勢還是有的。

等到炒得差不多了,她再將炒得半熟的配菜給下鍋,和米飯一起翻炒。

兩分鐘后,冷清丟了點鹽,給蛋炒飯調味,然後就出鍋了。

冒著熱氣的蛋炒飯,香氣撲鼻。

關鍵是,這炒飯顆顆金黃,顏色均勻,還真的是黃金蛋炒飯。

雖然沒有擺盤什麼的,但是這賣相,比路邊攤大排檔還是要好一些的。

「老闆,請用。」冷清遞給陳墨一把勺子。

陳墨接過勺子,吃了一口炒飯。

眼前一亮。

這黃金蛋炒飯,還真的挺好吃的。

再吃一口。

陳墨忍不住道:「沒想到你還會下廚,這蛋炒飯做得不錯啊!」

得到陳墨的誇獎,冷清有些驕傲的道:「那當然。這可是我的絕活。」

陳墨給冷清豎了根大拇指。

這本事,他也願意稱之為「絕活」!

光速吃完了冷清做的蛋炒飯,陳墨擦了擦嘴,說道:「不錯,今天這事算你過關了。」

「那我的遊戲光碟……」冷清搓著手。

陳墨臉色一板。

冷清立即改口道:「遊戲光碟我自己買,也沒幾個錢,就不勞煩老闆費心了。」

「沒幾個錢是多少錢?」陳墨問道。

「也就一千五百塊左右。」冷清期待地看著陳墨。

那眼眸分明是在說「給我付款」。

陳墨咳嗽了兩聲,說道:「今天我心情好,再加上你做的蛋炒飯確實不錯,我也就不跟你計較了。遊戲光碟我也給你買了,以後給我收斂一點,好好乾活,知道沒有?」 陳墨就歇了兩天時間。

酷總裁,訓妻有招! 然後事情就來了。

衛安靜那邊出了問題。

製作「太極俠」的時候,因為怪獸皮套演員體力跟不上,導致打鬥場面無法順利拍攝完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