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每人只有2.5個點,但是絕對比以前那10%還要多。這讓姜天威有些疑惑,自己雖然有些功夫,但是還不值得兩個混跡江湖這麼久的老油條這麼看好吧?

雖然好處驚人,不過姜天威也並沒有當場答應,畢竟,對面的兩個傢伙也不算什麼好人。雖然他們如今說自己已經退出江湖,可是這種老傢伙的話,你要是全信的話,那被人賣了還在幫人數錢了。

不過,這次姜天威卻是想錯了,兩人都是真心實意的過來,無非是借用一下姜天威背後的能量,這也無可厚非。

想了一下,還是說道:「這件事我再想想吧。」

聽到姜天威沒有當場拒絕,兩個老傢伙也是大喜過望,連連稱是,然後喜笑顏開的告辭而去。

姜天威繼續在門口晃蕩了一會,便看到王愛媛和劉佳佳兩人各自買了兩塊內衣出來了。

剛出來,王愛媛不由問道:「天威,剛剛那兩人是你朋友么?」卻是兩人在店裡的時候,看到了過來的杜大天和田行健兩人。

姜天威點了點頭說道:「算是吧。」看到劉佳佳在這,姜天威也想試試劉佳佳的態度,於是說道:「剛剛兩人過來給我送錢的!」

「送錢給你?他們兩個腦袋秀逗啦?」姜天威話音剛落,劉佳佳就說開了:「那你收了沒有?白送的錢,不要白不要啊!」


聽到劉佳佳的話,姜天威一頭黑線,看來想試試劉佳佳的態度是沒戲了。

不過既然說出口了,還是說道:「他們兩個就是富麗堂皇酒店的老闆,我不是有他們酒店的股份嘛。最近他們準備整合資源成立一家集團公司。問我是不是願意用原來的股份入股他們新的集團公司。」

聽到這,王愛媛也是明白了,不由得眼前一亮。雖然說她們家裡因為她的原因,接受了姜天威,可是如果沒什麼成績拿出手的話,姜天威臉上也不太好看。

只是想到會不會有什麼陰謀,王愛媛也有些猶豫。這時候劉佳佳說道:「這麼好的事情,當然要入股啊,你一不偷二不搶的,怕什麼。」

王愛媛猶豫了一下也是說道:「要不先拿著?反正你也不損失什麼。」

姜天威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而是看了看時間說道:「逛了這大半天了,你們也累了,找個地方休息一下,順便把晚飯解決吧!」

看到姜天威一副抱怨的樣子,劉佳佳不由翻了個白眼鄙視到:「我這個病人都沒說什麼,你就在那抱怨,我說姜老師,你到底行不行啊?」

那鄙視的語氣,聽的王愛媛都是笑出聲來說道:「好了佳佳,你就別埋汰他了,他也是為你好。你剛出院,確實不太適合逛太久。我剛剛看到一家咖啡店,我們進去喝杯咖啡休息一下吧!」

聽到王愛媛這麼說,姜天威總算鬆了口氣。三人順著王愛媛的指引找到那間咖啡廳進去。

因為是周末下午,所以咖啡廳人比較多。姜天威他們進去的時候,空座位已經不多了。不過還好,他們運氣還不錯,剛好還有一張四人座的座位。等他們坐好沒多久,整個咖啡廳就已經滿員了。

大部分來咖啡廳的人,都是一男一女的進來,不過,也有不一樣的搭配,就像姜天威他們,一男兩女的,特別是兩女孩都還這麼漂亮。


不過也有單身一個人進來的,許冠文就是一個人逛久了,閑著無聊跑到這裡喝咖啡。他也是復平大學的學生,自然認識劉佳佳。只是對於姜天威和王愛媛,他卻並不認識。

不過,這並不妨礙他在這裡看到劉佳佳后的激動。看著明顯是陪朋友一起出來的劉佳佳,許冠文激動了。能在這裡偶遇自己心中的女神,這不是緣分么?

所以,他鼓足了勇氣,來到姜天威他們這裡打招呼道:「佳佳,這麼巧啊,你也在這裡喝咖啡!」

劉佳佳抬頭一看,笑著說道:「是你啊,我陪我朋友在這逛逛。」

看著許冠文那近乎痴獃的樣子,姜天威不由得暗暗得意。這傢伙一看就知道是劉佳佳的愛慕者,被劉佳佳調笑了這麼多次,這次總算可以報仇了。

於是笑著說道:「佳佳,這位同學是…?」

劉佳佳不疑有他,笑著說道:「這是我同學許冠文,許冠文,這是我朋友王愛媛,這是姜老師。」

許冠文一驚,姜天威年紀看起來不大,他還以為也是他們學校的學生,沒想到卻是老是。有些拘謹的喊道:「你們好!」

姜天威一副笑容滿面的樣子,說道:「你好你好,許同學真是一表人才啊,有女朋友沒?要不要老師幫你介紹一下?」

聽到姜天威如此說,不止許冠文驚呆了,就是王愛媛和劉佳佳也是有些目瞪口呆,劉佳佳本能的感到一絲不妙。

許冠文被姜天威說的有些臉紅,偷偷的看了一眼劉佳佳,搖了搖頭說道:「還沒有女朋友。」

姜天威聽后,大笑著說道:「要不要老師介紹個給你?你看,劉佳佳同學人長得又漂亮,又聰明。老師把她介紹給你怎麼樣?」

聽到這,三人都是無語了,許冠文是臉色漲得通紅。劉佳佳也是臉色漲得通紅,不過卻是已經快到爆發的邊緣了。

王愛媛也是哭笑不得,看著姜天威的惡搞,她也是無語了。

姜天威則是一臉的嘚瑟,這幾天被劉佳佳嗆得不行,難得抓到這麼好的一個機會。所以挑釁的看了一眼劉佳佳,得意的笑了。

許冠文突然感覺自己被幸福砸中了,這是真的么?不由有些期待的看了看劉佳佳。還好他沒有昏頭,直接答應姜天威的鬼話。

只是,看著劉佳佳那漲紅的有些咬牙切齒的臉,許冠文突然想到劉佳佳在學校被稱為魔女的外號,於是連忙說道:「那個,我還有點事,佳佳,你們先聊,我先走了。」說完便落荒而逃。

身後傳來姜天威那得意的哈哈大笑聲。 獨角巨蜥想了想道:「高階靈草知道的不多,低階靈草倒是有不少,我們妖獸雖然不會煉丹,但是高階的靈草直接吞服的話也能起到一些效果,所以留下的高階靈草並不多,而且大都有妖獸守護,我也不可能告訴你們,出賣同類的事我是不會做的,至於低階靈草我倒是可以告訴你,反正那些對於我們妖獸用處不大,跟雜草差不多。」

步雲天本來也沒抱多大希望,不過能夠得到低階靈草的信息倒也不錯了,於是他點點頭道:「也行,你就把知道的低階靈草較多的地方告訴我們就行了。」

「在東南方向有片峽谷,有很多的低階靈草,妖獸也不是非常厲害,以你們的實力應該不會出問題,而且離這裡並不是很遠,大概就三百多里左右。」獨角巨蜥滿臉無奈道。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告辭了,以後有緣再見吧。」步雲天嘿嘿笑著道,接著他帶著盧漢勝等人在獨角巨蜥送瘟神般的目光下離開了洞穴。

獨角巨蜥在步雲天等人離開之後,二話不說,一陣妖力涌動,直接用陣法封住了洞府的入口,如果步雲天看到的話說不定就不走那麼快了,可惜他並沒有注意身後的事情。

妖族一般都不會陣法,但是具有血脈傳承的卻是不同,在上古時期,會陣法的妖族大能並不在少數,由於血脈傳承的特殊,有些妖獸倒是會些上古陣法,雖然大都不知道原理。但是運用卻是不成問題。

「天哥。走快點。我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採摘靈草了。」林傑笑嘻嘻的搓著手道,一副興緻沖沖的,今天的巨大收穫使得他渾身興奮不已。

「我說小傑啊,你是不是興奮過頭了,剛剛得到一件寶器和一大推修鍊資源都不見你這麼興奮,怎麼現在一些低階靈草反而這麼興奮呢?」盧漢勝好奇道。

「老盧,這你就不懂了,自己親手弄來的寶貝和別人送的感覺上是不同。那是一種無法形容的成就感,知道不?」韓文笑著道。

「還是文哥了解我,不過我們還是別那麼多廢話了,快走吧。」林傑興緻沖沖道。

「哈哈,走吧!」步雲天也是哈哈大笑一聲加快了腳步。

之前發現的靈草很快便再次出現在眾人面前,雖然大都是低階靈草,但是眾人依舊興奮不已,一個個瘋狂的採集起來。

山谷里的低階靈草雖然很多,但是在步雲天等人的瘋狂採集下很快便被挖光了,他還悄悄挑了許多比較好的移植到定海神珠裡面。至於盧漢勝等人採集的倒是被他收進了儲物戒指,準備直接拿來練習煉丹術。

看著幾乎光禿禿的一片土地。步雲天笑著道:「走了,向東南方向出發,繼續我們採集大業。」

「走。」盧漢勝等人同時開口道,顯然個個都是興緻高漲了。

直到巨角巨蜥所在的山谷再也沒有一株靈草之後,眾人走出山谷之後,便直接朝著東南方向出發了,準備前往獨角巨蜥所說的那個峽谷,這些低階靈草並不是特別值錢,一般家底豐厚的傢伙都不屑去採摘,不然的話也不會有這麼多。

就在眾人賓士了百多里的時候,卻意外發現了他們的任務目標,帝蠻獸,這頭帝蠻獸也非常不簡單,遠遠望去充滿了暴虐的氣息,修為也達到了地階後期。

這帝蠻獸的皮膚看上去就像一層厚厚盔甲,堅固無比,就是一般的寶器刀劍都難以砍破,防禦力非常驚人,一般人想要獵殺一隻這樣的妖獸可不簡單。

「你們在一旁看著吧,這隻妖獸恐怕就是站著給你們打都打不動,這回還是我直接出手好了。」步雲天非常直接道,說的盧漢勝等人都不好意思了。

「恩,那小天你自己小心點,雖然你實力很強,但是千萬不要大意,只要是對手都必須認真對待。」盧漢勝點點頭道。

「老盧,你就放心好了,我不會粗心大意的。」步雲天微微笑著道,對於他的關心,步雲天還是挺高興的。

「恩,那你去吧,盡量小心點。」盧漢勝看著千米之外小山般的帝蠻獸還是有些擔心道,其實也是因為他沒有真正了解步雲天的實力,之前戰勝獨角巨蜥還認為是對方重傷的緣故,根本就沒想到獨角巨蜥就是狀態良好也不是步雲天的對手。


「呵呵,安了,看我怎麼收拾那個大傢伙。」步雲天說完便直接使出幻影身法一晃千里,瞬間出現在那頭帝蠻獸的頭頂,而轟天拳套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他的手上,接著以泰山壓頂之勢對著帝蠻獸巨大的腦袋一拳轟下,崩天五重勁發揮出無與倫比的威力。

轟的一聲巨響,幾米高的帝蠻獸直接被步雲天一拳轟的陷入地下,只留下半個身子在外面,直接被步雲天偷襲的一拳揍的眼冒金星,步雲天當然不會停下來,正所謂乘你病要你命。

在盧漢勝等人驚駭的目光下,小山一般的帝蠻獸毫無反抗之力的被步雲天一拳接著一拳的轟擊在腦袋上,整個身體也不停的向地下陷。

崩天五重勁是何等的恐怖啊,隨著步雲天修為的增強,這威力已經大的讓人難以置信了,每一重拳勁都有九萬斤巨力,要知道這可不是一加一等於一,連綿不絕的拳勁每一下都幾乎足足有一百萬斤的力道,雖然無法打破這帝蠻獸的皮甲,但是卻足以把它震死了。

最恐怖的是,這些拳勁進入帝蠻獸的身體后,會不斷的形成震蕩,連綿不絕的五重拳勁至少形成數萬次震蕩,這才是崩天拳最恐怖的地方。

前後不到一分鐘,龐大的帝蠻獸便氣息全無了,步雲天直接把陷入地下的帝蠻獸拉出來,然後才對發獃的盧漢勝等人喊道:「喂,你們幾個發什麼呆啊,快過來看看怎麼解剖這個大傢伙啊。」

「哦,哦。」盧漢勝三人不自覺的點著頭,整個人卻還是不知道在想什麼,腦袋顯然還轉不過來,已經被步雲天的實力給驚得神遊天外了。

「好了,回魂了。」步雲天看著人來了卻魂不到的盧漢勝等人大聲道。

「小天,剛剛你秒殺了那頭帝蠻獸是不是。」盧漢勝回過神來第一句便問出了韓文和林傑的心聲。

「是啊,天哥,我不是做夢吧,你真是太厲害了,不愧是我的偶像。」林傑眼冒星光道。

「那是必須的,區區一頭帝蠻獸算得了什麼,但是你們還是要保持原來的謹慎,不要以為我實力高強就隨意亂來,在這種地方亂來是會死人的。」步雲天嚴肅道。

「嗯,不過小天,你的實力比我們強大太多了,我們再跟著你的話,只會拖累你了,我看這次回去之後,你還是別跟著我們了。」韓文回過神來鬱悶道。

「這個不急,以後再說吧,先帶你們一陣子,過一陣子我就會去闖天魔塔,耽擱不了多少時間的。」步雲天點點頭笑著道。

「天哥,你真是太厲害,相信你一定會闖進前一百名的,要是我有你一半的本事,隨便勾勾手都會有一大群美女撲進我懷裡,那就真是爽了。」林傑滿臉期待的道。

「想要進入前一百名可不簡單,那些人可都是一個個妖孽,最低的都有天階中期的戰力,前幾名更是具備了天階後期的戰力,這些人只要不損落,幾乎是百分之百成為特級學生的存在。」韓文搖搖頭道。

「切,要說妖孽,誰能比得上天哥,天哥就是一個絕世妖孽。」林傑一臉蛋定的道,對於步雲天闖入前一百米,他表示毫不擔心。

「好了,別想那麼多了,努力修鍊吧,蛋糕會有的,牛奶也會有的。」步雲天笑著道。

「蛋糕,牛奶,什麼東西啊,難道是什麼厲害的法寶。」林傑期盼的望著步雲天道。

「不是法寶,是一種吃的東西。」步雲天好笑道。

「哦,我知道了,一定是非常厲害的丹藥,對不對?」林傑一副恍然大悟道。

「好了,別亂猜了,都不是,至於是什麼以後有機會再告訴你,現在還是先解決這頭帝蠻獸吧,這傢伙皮膚那麼硬,恐怕很難解剖。」步雲天神態可掬的笑著道。(未完待續。。) 接下來的幾天,姜天威彷彿陷入了噩夢。被劉佳佳整得焦頭爛額,她不止自己出手,她甚至夥同齊家康,於大志一起對姜天威進行整蠱。

比如,在姜天威進行公開授課的時候,猛不丁跑過來,在姜天威背上一拍,然後姜天威背上就被貼了一副烏龜圖,掛著跑了一天。

然後還夥同於大志,兩人對姜天威宿舍的洗澡的蓮蓬頭改造。讓姜天威洗澡的時候,噴了一身的紅墨水。

諸如此類,讓姜天威是哭笑不得,於大志他們看著無傷大雅,也就陪著她一起玩。

最後,姜天威實在忍不住了,只得求饒。在劉佳佳得意的笑聲中,簽下各種不平等條約才算解脫。

看著鬆了口氣的姜天威,王愛媛笑著說道:「佳佳也就和你玩玩而已,有這麼恐怖么?」

姜天威一臉心有餘悸的說道:「這也就是我了,神經大條。大晚上回去洗澡,洗了一身的紅墨水,這要換了一個人,不被嚇死才怪!」

王愛媛聽后也是抿嘴笑道:「所以佳佳才和你開這樣的玩笑啊,換了一個別人,她才不會那麼無聊。」

「好了,不說她了,難得今天她沒有出現,我們出去吃飯去吧。」看了看時間,已經是下午五點了又。

「吃飯?吃飯怎麼能少的了我。」姜天威話音剛落,背後便傳來劉佳佳的聲音。

現在劉佳佳連周慧敏都不怎麼一起了,沒事就找王愛媛。

看到好不容易的二人世界,又要被她弄沒了,姜天威垂頭喪氣的說道:「去食堂吃飯吧。」

話還沒說完,便聽到自己電話響了。這兩天姜天威稍微考慮了一下便同意了杜大天他們的提議。杜大天和田行健提醒他說在十二月二十號的時候,公司將會舉行盛大的開幕式。希望他到時候也能過去。

今天已經是十九號了,田行健這是打電話過來再次提醒他了。隨便聊了兩句姜天威便掛了電話。

這時候,劉佳佳湊了過來說道:「怎麼?有飯局啊!有飯局當然得帶上我和媛媛啊!」好在,她還知道將王愛媛也帶上。

「今天可是星期四,又不是周末,你有時間么?」姜天威戲謔道。對於能夠打擊到劉佳佳的時候,姜天威現在是任何時候都不放過。

「時間?擠一擠不就有了么。」說著還衝姜天威拋了個媚眼。被她打敗了的姜天威轉頭對王愛媛說道:「媛媛,你明天有空么?」

沒想到王愛媛卻是說道:「我明天還有課,就不陪你去了,佳佳陪你去好了!」

看到王愛媛的樣子,姜天威還以為她吃醋了,連忙說道:「你要是沒時間,那我明天就不去好了,反正明天去了也是打醬油而已,基本沒我什麼事!」

聽了姜天威的話,劉佳佳正要發飆,王愛媛連忙對她使了個眼色然後對姜天威說道:「天威,我看你還是去一下吧,畢竟你怎麼說也是個股東了!」

看王愛媛沒有吃醋的樣子,姜天威也鬆了口氣,然後轉頭對劉佳佳說道:「那明天早上我叫你,記得早點起來,別太晚了,太晚了我就自己過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