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在整體實力上,沈萬龍比不過方寸山。但是在珠寶原石行業,沈萬龍很有自信。所以,他才敢這麼對待方霏霏。

「沈董,其他的您就不用多說了,我們今天,直接談合作就好。你們公司的原材料,我都看過了。品相和價格,都是非常不錯的。方家在雲城,現在也發展得很好。我們一起合作,肯定是能夠雙贏的。」

「是嗎?」沈萬龍玩味一笑,「方小姐所說的話,我怎麼覺得有些不對啊!方家現在的情況,真的好嗎?我怎麼聽說,方家珠寶行的原石供應,遇到了一些問題啊!」

方霏霏聽完這話,眉頭微微一皺。方家珠寶行原石供應出問題的事情,看來沈萬龍已經是知道了。他現在肯定會抓住這個機會,訛上自己一筆的。

但是方霏霏也沒有別的辦法。和被原來的供應商卡脖子比起來,被萬龍珠寶行訛上一筆,其實還能接受。

「既然沈董已經知道這事兒了,那我也不隱瞞。方家最近,的確是遇到了一些問題。所以沈董如果現在跟我合作,我會很感謝沈董的。」方霏霏嚴肅的說道。

「哦?」沈萬龍立刻兩眼放光的看著方霏霏,「那你的意思,要怎麼感謝我?」

「這次原石採購的價格,我會提高百分之五。而且初次採購量,會在五十億以上。」方霏霏回答道。

如此大的採購量,沈萬龍可以直接白賺兩個億以上。這對沈萬龍來說,的確算得上是個好處了。

而且今後,方霏霏還會持續採購更多的原石。萬龍珠寶行,也能夠賺到更多錢。

但是沈萬龍聽完,卻不屑一笑,「方小姐,就這些錢,你也想打動我?」

「什麼意思,難道不夠嗎?」方霏霏疑惑道。

就這條件,除了方霏霏之外,沒人能給了。

「如果是之前,那的確是足夠了。但是現在,不行。方家現在正處於漩渦之中,跟你們合作,對我來說也是有風險的。你給的這些錢,甚至還不足以抵消那些風險呢!」沈萬龍解釋道。

聽完這話,方霏霏的臉色更加的陰沉了。

看這樣子,針對方家的人,還不止是有原來的供應商。否則,沈萬龍也不會如此。

「不過……」沈萬龍看到方霏霏似乎要放棄了,便話鋒一轉。

「不過什麼?」

「只要方小姐能夠答應我一個條件,我就可以跟你談談。」沈萬龍說道。

條件?

坐在一旁一直沒有開口的王野,也發現了沈萬龍不簡單。他要提出的這個條件,絕對有問題。

「什麼條件?」方霏霏也清楚這一點,但她還是問道。

「這個條件就是,方家第一次原石採購,必須把我珠寶行的原石倉庫給清空了。」

清空倉庫?

方霏霏思索了一番,這原石倉庫里,肯定是有很多殘次品的。

通常來說,萬龍珠寶行這種原石供應商,都會直接從產地不論品質的運回原材料。

然後把其中好的原石挑選出來,高價賣掉。剩下的那些原石,就只能當做廢品了。每隔一段時間,就會進行清空。

但是負責清空,都是那些小的合作商。像是方家這種大合作商,是不會購買那些原石的。

「方小姐要是為難,那就算了!我知道,清空倉庫,不是什麼有利可圖的事兒!畢竟我們公司的倉庫,可是三年多沒有清空過了!」沈萬龍見方霏霏為難,便接著說道。

方霏霏聞言,沒有回答。如果答應沈萬龍的條件,那損失的資金,可能就會更多了。

不過這時候,王野開口說道:「沈董,我們可以先去倉庫看一眼嗎?」

沈萬龍聽到聲音,這才看了王野一眼。剛才他只看著方霏霏,完全忽略王野的存在了。

「方小姐,這位是誰?」沈萬龍問道。

「他是我們方家珠寶行的首席鑒寶大師!」方霏霏介紹道。

「什麼?首席鑒寶大師?」沈萬龍直接笑了出來,「方小姐,方家什麼時候淪落到這種地步了?竟然找個毛頭小子,當首席鑒寶大師?」

面對嘲笑,王野沒有在意。只是接著說道:「沈董,您只要決定,是否讓我們去倉庫看一眼就行了!」

沈萬龍聞言,嚴肅起來。讓他們去倉庫看一眼,其實沒什麼。倉庫里的原石,幾十萬塊,就是看了,又怎麼怎麼樣?

何況,他只是個毛頭小子,根本看不出什麼貓膩。

「好,可以看!我倒是想看看,你一個毛都沒長齊的能看出什麼名堂來!」沈萬龍直接答應下來。

一旁的方霏霏看著王野,心中有些疑惑。王野提出這個要求,是什麼意思?難道是他的心裡,已經有想法了? 那助理又從錢箱裏拿出來了一沓錢:「五百塊,買你讓一個位置。」

看着一沓二十塊錢的人民幣,剛剛叫喧的人沉默,拿着錢往後退了一退。

但是越到前面,讓一個位置的價錢,卻也越來越高。

最終,那助理的錢箱裏的二十塊錢幾乎所剩無幾。

而排在第三十位的病人家屬,看着助理,張口說道:「想要讓我讓位可以,但是我需要這個數!」

那人伸出手,伸出了五根手指。

「五千?」

助理覺得這個人要價範圍倒還是能接受。

「五萬!」

那人堅定的說着。

一聽到要五萬,顧海就炸了毛。

「五萬?你怎麼不去搶?」

那人冷笑一聲:「現在時間是九點半,十一點內神醫肯定能診治到我,神醫救我家人一次,不比你這五萬還賺?愛給不給,反正不給五萬,絕對不會給你讓位!」

顧海咬牙切齒的看着這個人。

他又看了看前面的隊伍,每個人都在好奇的盯着他,想要看他怎麼做。

顧海也清楚,一旦他答應了這個人,那前面排隊的人,一會要價也絕對不會低於五萬。

光是三十個人,可能就要花掉他一百五十萬!

顧海覺得,這錢花的有些不值,便冷哼一聲:「不讓就不讓,我不會在你身後排隊嗎?」

看他認慫了,那位家屬也冷笑一聲。

「什麼明陽市的企業家,也不過爾爾,連五萬塊錢都拿不出來,還想學人家有錢人,拿錢侮辱人?呵呵……」

聽到那人這樣嘲諷自己,顧海心中窩火。

尤其是人群里還有人對着他指指點點,說什麼企業家也要和他們普通人一樣排隊之類的話。

自從家中資產過億后,顧海就一直想要擺脫「普通人」這個等級。

這些年來,誰見他誰不說他一句「豪門」?

現在,居然因為五萬塊錢,就又被歸類了普通人?

顧海惡狠狠的盯着那個人,有些咬牙切齒的說着:「不就是五萬塊錢嗎?我給你!」

他問了助理要了一張支票,高高在上的說着。

「讓開!」

那人仔細看了看支票,確認可以取錢以後,主動退出離開。

前面的人也帶着期盼的眼神,看着顧海。

希望他還能拿錢換位,畢竟五萬塊,都夠有些人一年的盈利了。

但是顧海卻站在三十位不動了,前面的人多少是有些失望。

十分鐘后,顧海的情人開了口:「老公,莫代宇畢竟是神醫,咱們越早見到越好,多花點錢買平安,買放心。你看咱們在這十分鐘了,前面的也沒有往裏面走過一位,我建議你還是繼續換位,不然,等排到咱們的時候,時間正好到十一點半,那咱們豈不是白花錢了?」

顧海看了看前面的隊伍,又想着自己站了這十幾分鐘,的確沒有動。

他便點了點頭:「你說的對,那我就聽你的。」

於是,顧海繼續每個人花五萬塊錢換位。

到了第六名的時候,是個大約十六歲的少年,他看着顧海趾高氣揚的模樣,雙手環臂,開口。

「一百萬。」

「什麼?一百萬?你TM是不是瘋了?你是不是想搶錢?」顧海又開始炸毛。

他本來越算一百五十萬買個第一位的位置,結果這個毛都沒長齊的少年,居然開口問他要一百萬!

少年輕飄飄的看了他一眼,「一百五十萬!給不起就滾!」

顧海被他這麼蔑視的態度氣到,讓他想到了自己沒有錢之前,被那些有錢人輕蔑的樣子。

他氣不過,抬起手就想打那個少年一個耳光。

但是沒想到,他的手還沒有碰到少年的臉,便被少年抓住他的手臂,並將顧海的手臂擰到了顧海自己的腰后。

「哎喲喲,疼疼疼!快鬆開我!」

少年冷笑一聲:「想打我?你也不打聽打聽,本少爺是誰!」

聽他這麼說,人群里立即有八卦者眼尖的發現。

「這不是馮氏集團的小少爺馮清揚嗎?聽說他年紀小小,可就拿下了華國散打冠軍呢!」

「哇,那顧海想打人家,豈不就是自找死路?」

「哎呀呀,這個馮清揚長得好帥啊!」

「怪不得人家開口就要一百萬,原來是有錢人家的孩子,想必這一百萬馮家也不放在眼裏,故意開這個價格,就是為了不讓位置。」

「我覺得也是。」

人群里的對話顧海全部系數聽在耳朵里,他雖然心中惱怒馮清揚,但他也知道會裝好人。

「清揚是吧,我和你爺爺是生意上的夥伴,我們兩家關係很好的,按輩分來算,你應該喊我一句叔叔的……」

「我沒有你這種暴發富叔叔,別胡亂攀親戚!」

少年沒有理會他的套近乎,而是淡定的一隻手拿出了手機:「喂?警察嗎?有人襲擊我,地點在人民醫院莫神醫的門診室前。」

「你居然報警!」

顧海瞪大了眼睛,滿臉橫肉的臉,這時候也多了一絲扭曲。

「你知道我是誰嗎?你信不信我和你爺爺告狀?讓他好好的教訓一頓你這臭小子?」

「隨便你怎麼和爺爺告狀,不過前提,你先進局子裏吧。」

話落,馮清揚立即將顧海推到一旁,而後拍了拍自己的手,繼續排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