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步飛雲的闡述,眾人也都仔細聆聽他第二輪的規則。

第二輪德才考核,每一個勢力派出的都必須是該勢力的當家人,因為這輪考核的重點是領袖的德才,所以不能讓其他人幫忙。

最近幾年,江湖之中盛行一種陣法,名為本心五彩幻陣,而一眾勢力首領要考核的第二項,自然就是這本心幻陣考核。

那是一個幻陣大能設計的陣法,無論是誰,只要身臨其境,就必然要直面自己的本心,沒有任何投機取巧可言。


那是一個圓形的檯子,上面用古怪的符紙設置了幾個位置,剛好可以讓幾個首領站在其中。設置這幻陣的大能來到高台之上,沖著眾位首領一一拱手,之後說道:「諸位,我來自華夏中立勢力燕山何家,承蒙江湖上的武者們看得起在下,讓我來主持這第二輪考核。」

… 「規則我也就不多說了,大家只要走上這幻陣,每人選擇一個位置便可。」一聽這話,眾人都十分疑惑,他們雖然聽說過有這種幻陣存在,但是誰也沒有親身經歷過,對於未知的事物,眾人都會感到十分害怕。

別人不懂這個陣法,但是不代表步飛雲不懂,他和這個陣法大能何應欽的私交不錯,就在剛才,何應欽已經告訴他這陣法的玄妙之處。這一局,步飛雲用知之打不知,他幾乎必勝。可任何事情都有他的變數,而江城就這變數。

步飛雲十分高興的從高台之上走下來,走入那陣法之中,之後又不忘用挑釁的目光看了一眼江城,如今江城的兩個羽翼,一個被取消了參賽資格,一個已經被打殘,現在他對於江城的危機感,已經解除了不少。

眾人看著步飛雲從容的走進陣法之中,心中全都有些打鼓,不過他們沒有選擇的遺地,只能硬著頭皮走入陣法之中。

江城,東北虎,步飛雲,朗天,阿古王的弟弟新任阿古王全都來到陣法之內,做陣法開啟前的最後準備。

江城能夠看到,這些人之中,所有人都十分緊張,除了步飛雲,上一世步飛雲在這一關也是完勝的戰績,看來他已經事先知道了這陣法的功能和用處,所以能做到提前預防。

「年輕人,你很不錯,我很看好你,不過在這一關,你們江盟恐怕要經歷滑鐵盧了,你畢竟還是太年輕,人生觀和世界觀都還沒有形成,你這樣的人還不適合做一個領導者。」

「老頭,不要瞧不起年輕人,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大多都被拍死在了沙灘上。」這步飛雲還真是小心眼,居然在第二場比試的時候直接針對起江城來。

「姜還是老的辣,不信咱們賭一賭?」這步飛雲說要賭博,這正和江城的意思。

「輸贏怎麼論?說來聽聽如何?」江城謹慎的盯著步飛雲,其實心裡卻早已樂開了花,這步飛雲也許很懂這陣法,但江城確是闖過這個陣法無數次的老油條,兩者一比,根本就沒有可比性可言。在江城面前,這個步飛雲依然是個徹徹底底的菜鳥。

「輸掉的給贏了的糧食百萬斤,你敢不敢賭?」一百萬斤糧食,足夠一個幾萬人的城市吃上一個多月,如果省吃儉用,可以吃足足兩個月,煙雨閣本來就已經十分缺糧,如果輸掉這場比賽,他們必然會陷入到更加艱難的境地之中,不過這次比賽,他知道自己肯定會贏,贏了他們煙雨閣今年冬天就可以安然的度過,不用為糧食發愁,至於失敗,他從沒想過自己會失敗。

他也從來沒想過江城會答應,做這個賭庄,就是為了落江城的面子,可他沒想到的是,江城居然答應了他,而且答應的乾乾脆脆。

「好,我同意你的賭局,不過口說無憑,我看咱們不如現在就簽下字據。」江城一臉凝重地說到。

這話讓步飛雲心中升起一股警惕之意,他疑惑的看了一眼江城,不過卻並沒有從他眼中看出什麼問題,現在的步飛雲就像是一個賭徒,他已經上了賭桌,賭不賭由不得他。

兩人分別在兩份字據上簽字畫押,之後由在場的無數強者作證,到現在,這個賭局算是徹底成立,兩人就是想推也推不掉,有在場的諸多強者作證,沒有人可以賴賬。

步飛雲簽完這個字之後,右眼止不住的跳動,他隱約覺得有些不妥,可他身上畢竟有的是籌碼,稍稍動了下信念,他便把心中的不安強行壓了下去。

所有在幻陣之中的大勢力首領都已經準備就緒,幻陣大能何應欽沖眾人住做個ok的手勢,之後直接開啟了這個幻陣。

幻陣開啟之後,幾個首領的身體全被五彩光芒覆蓋著,他們身在幻陣之中,幾乎同一時間都閉上了眼睛,在幻陣之中的一眾首領,有的剛一進入到幻境之中,額頭上便開始冒冷汗,有的甚至咬牙切齒,好像十分痛苦的樣子。

而這其中,唯獨有兩人表現的稍微輕鬆一些,他們分別是江城和步飛雲。

「何應欽,他們既然已經進入幻陣,現在是不是可以透露一下這幻陣的情況和規則?」沒有資格參戰的幾個勢力的首領來到何應欽身邊,忍不住詢問到。

「這個幻陣的布置原理其實也十分簡單,它可以影響人們大腦的思考,從而產生幻像,步入這個幻陣中的人,降臨到幻境之中,經歷的所有事情都是虛妄,雖然它確實不是真實的,但是卻比真實更加真實。」

一眾武者對幻陣這種東西的理解,還停留在原始和野蠻的程度,所以對何應欽所說並不是十分理解,一個性子比較急的武者乾脆直接說道:「你就和我說,這幻陣怎麼來判定輸贏就行。」

何應欽見所有武者都圍繞著他聊天,一時間不由得有些洋洋得意,他捋了捋自己的鬍鬚,之後面露得色地說到:「你們看到他們身上的五彩光芒了嗎?這五道光芒代表著五個關卡,他們之中的任何人,只要滅掉一色光芒,就代表著他們失敗了一道關卡,而所有光芒都消失的時候,證明他們所有的關卡全都失敗。」

經過何應欽這樣一解答,所有人也就明白了這陣法怎樣判斷輸贏,此刻他們所有人都緊緊盯著幾大首領身上的五彩光芒,想要看看是誰最先失敗。

嗡!

如同是青銅器震動的聲音,在這刺耳的聲音結束后,阿古王和和東北虎身上的一道絢麗光芒瞬間消失,這意味著他們第一關的闖關便失敗了。

嗡嗡嗡!

隨著這刺耳的聲音不停的響起,幾大首領身上的光芒也變得越來越暗淡,顯然他們之中的許多人都失敗了好幾個關卡,而在幻陣之中依舊堅挺的,便只剩下江城和步飛雲,他們兩人身上的光芒依舊是五彩顏色,而且那光芒依舊十分璀璨,完全沒有暗淡的跡象。

「江盟主和歩掌門是不是已經闖過去好幾關了?我看別人身上的光芒都滅了好幾條,而他們身上的光芒卻依舊璀璨。」

不染年華兩世月

過了好一會,何應欽嘆了口氣,說出了一句石破天驚的話來。

「這江城真的不簡單,居然能在我這幻陣之中生存這麼久,他才大多?有二十五歲嗎?小小年紀,心態就練到如此程度,這是一個帥才。」

所有人都沒有想到,江城居然會得到何應欽如此的稱讚,其實,何應欽和步飛雲雖然私交還算不錯,但兩人還沒有好到穿一條褲子的程度,何應欽是一個愛才之人,見到江城有如此大才,自然是不吝惜稱讚的。

他此刻的心態已經發生了莫名的變化,對步飛雲從喜歡到厭惡,而對江城,卻從厭惡變成了喜歡。

何應欽是個陣法大能,在北方地區的地位十分高,他的信譽也一向不錯,最重要的是,眾人都知道他和步飛雲關係不錯,能從他口中說出這樣一番話來,實在很不容易。

眾人一時間對江城的感官也有了很大的改變,這個江城也許真的不是個簡單人物,否則也不可能在眾人都窺視他寶物的情況下,輕鬆度過了危機。

他們不知道的是,其實江城還殺死了三個十分強大的斗篷人,也正是因為江城殺死了那三個斗篷人,展現出逆天的實力,才讓邪天和金剛這樣的,桀驁不馴的人物心甘情願跟著他,做他的手下。

可以說,這個世界上能管得住邪天和金剛的強者,一個手掌就能數的過來,而江城卻恰巧是這麼一個人。

「我一直以為他只是實力很強,沒想到心理也如此的強大和開闊,如果我猜的沒錯,這一關所比試的,應該分別是武者的心理和心胸,這兩個東西是領導者所必須具備的東西。」

金剛沖著旁邊的邪天言語,可邪天套著個帽子,卻根本不回他的話,金剛頓時感覺有些無聊,這邪天簡直是惜字如金,三腳踹不出一個屁。

幻陣之中的江城,完全不知道外面諸多的武者都在討論他,他剛一進入幻陣,便看到了塌陷的大地,和滿是飛火流星的蒼穹。


腳下得到大地在搖晃,而天空之中那無盡的飛火流星也越來越近,越來越近,這個世界彷彿是末日降臨。

江城對於這一關非常熟悉,他在上一世便闖過無數次的五色本心幻陣,對於眼前的場景十分的熟悉。這一關主要考驗武者的勇氣。

場景設置為崩潰的世界,在這世界里,大地完全龜裂,無數的岩漿噴吐,而天空之中卻降下無盡的飛火流星,這幾乎是一個死局,幾乎無解。

如果是一般的武者,在遇到如此絕望的場面的時候,一定會被嚇破膽子,有的甚至會感受到無盡的絕望,並最終放棄抵抗。

在天地崩塌的災禍面前,很少有人有勇氣去抗衡。江城知道,只要在這崩塌的大地之上堅持三分鐘,就算是過關。

… 而只要你不放棄,拚死的反抗,那最後勝利的一定是你,這關卡根據武者的實力,已經事先設定好了關卡的難度,只要一直勇往直前的拚命,想要活三分鐘還是沒問題的。

江城左躲右閃,小心翼翼地躲避著天空之中的飛火流星,密切關注著腳下時刻都龜裂開的大地。

一分鐘過去后,大地龜裂的更加嚴重,而天空之中的飛火流星也更加密集,無數條裂縫如一道道裂開的巨獸之口,肆意她吞噬著人類最後一絲拼搏的勇氣。

江城在裂縫與流星之間不停的跳躍,尋找生的希望,而無數個聲音卻在江城耳邊響動。

「放棄吧!你贏不了的,放棄吧!」

更為可怕的是,這崩潰的世界里,居然還出現了無盡的怪物,那些怪物尖牙利齒,一個個長相猙獰,彷彿來自地獄,他們漸漸向江城靠近,張開了鋒利的爪牙。

面對如此惡劣的幻境,面對如此恐怖的怪物,一般人也許早就失去了抵抗的心思,可江城畢竟闖過無數次的五彩幻陣,他曾經在這關也遭受過失敗,但是經過一番歷練后,他面對如此兇險的幻境,心中也十分平靜。

面對無盡長滿獠牙的凶獸,江城從容應對,小心翼翼與其纏鬥,雖然被包圍在其中,但他仍舊沒有放棄。

江城畢竟不是聖人,在這一關進行到兩分半的時候,他的身體被一顆天上的流星擊中,流星在半空之中劃過一道璀璨的神芒,徑直砸在江城的下半身。


江城的身體,從腰部以下完全斷裂開來,他的下-體血肉模糊,完全分不出大腿和屁股,不過即便這樣,江城也沒有放棄生的希望,依舊勇猛的和周圍的兇悍怪獸戰鬥著。

汗水侵蝕雙眼,鮮血流濕大地,江城眼前的景色都跟著變得模糊起來,就在江城被無盡怪物包圍,快被那些長著鋒利獠牙的怪物撕碎的時候,他眼前的場景卻忽然一變。

這裡是大學校園,江城置身在這朗朗讀書聲的校園之中,一時間有些恍惚,下課後,無數的學子在校園內來回走動,他們有的到籃球場去打籃球,有的和情侶相約一起去小樹林中幽會,有的則匆匆忙忙回到宿舍之中,彷彿是去打遊戲了。

而在這些熟悉的,或是陌生的同學當中,江城發現了一對十分親密的身影。那是趙天和王雅莉,此刻兩人手中都拿著一個聖代,你喂我一口,我喂你一口,顯得親密無間。

「雅莉,你怎麼會和他在一起的?你不是我女朋友嗎?」看見兩人親密無間的樣子,江城雙拳緊握,他徑直走到趙天的身前,胸膛劇烈起伏著,顯然氣的不輕。

「哈哈!江城,你這個窮人,你能給雅莉幸福嗎?我是高富帥,有房有車錢多多,你憑什麼和我爭女朋友?」


「很抱歉,我無法再繼續做你的女朋友,畢業后我們都要進入社會,都要生存,社會是殘酷的,我不想和你蝸居在幾十平米的廉租房裡,也不想每天上班擠公交車。」

「為什麼?為什麼?」這場景極為真實,以至於江城都險些深陷進去,王雅莉背叛江城的事情,是他心中最大的痛苦,如今這痛苦再次從現,江城差點把持不住,險些衝動的殺死趙天。

江城閉著眼睛,不在繼續去看眼前的場景,任由趙天和王雅莉如何譏諷自己,他都沒有輕動一下。他知道,這一關考核的項目是容人之心,他如果不能容忍這件事情的發生,殺了趙天,那江城在這一關便算是失敗。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眼前的場景再一次變換。這次江城出現在了自己的家中,江城的家中此刻十分熱鬧,七十平米左右的小房子內擠滿了人。

原來是新年伊始,一眾親戚都到自己家中聚餐。餐桌之上有自己的大伯江萬年,有自己的堂哥江雨,有一眾的親戚。

而此刻的江萬年正在不停數落自己的父親是廢物,還順帶把他加上,說他以後肯定隨父親,是個不擇不扣的廢物。

任由大伯把話說的多難聽,任由江雨不停嘲諷著自己,江城都沒有動氣,更沒有做出什麼出格的舉動,他勉強壓制住自己心中的情緒,不讓其爆發出來,每一秒都是一種煎熬。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總之江城幾乎把他這一生所經歷的痛苦全都重新走了一遍,不過即便這樣,他依然沒有動氣,始終心如止水。

終於,江城度過了這對他來說最難的一關——容人之心。

場景轉換,江城瞬間進入到第三個場景之中。這次的江城出身在一個古武世家之中,他畢生的夢想就是走上武道巔峰,而現在他的身份,正是這個武道世家的首席弟子。

他可謂一出生就是含著金湯勺出來的,一出生就可以修武,修鍊武道,走上武道巔峰是他畢生的夢想,也是他畢生熱愛的東西。

主任,我知道你的祕密 ,你還需要堅持,需要有自制力,需要克服懶惰,而這一切所考驗的就是武者的努力和堅持。

從小的時候開始,鍊氣境、煉臟境、鍛骨境、易筋境、打開生命枷鎖,衝擊人體的神秘之門,直至進入更加高深的境界。

這期間,江城幾乎耗費了上萬年的時間,一世不成兩世,兩世不成三世。江城經歷無數次的輪迴,第一世,他在煉臟境的時候便變被仇敵殺死,晉級武道巔峰失敗。

第二世,江城僥倖衝擊到易筋境,可惜因為走火入魔,他功力盡失,淪為一個普通人,結果耗盡畢生時間,都沒能在寸進半步。

第三世,江城依舊努力,依舊沒有放棄,這一世他重生在一個異常牛、逼的修鍊家族之中,從小就是同代之中的天才,他三年易筋,十年衝擊神秘之門第三門,二十年打開生命枷鎖,衝擊生命之門中的死門,五十年衝擊龍象境,可惜還是失敗了,在他衝擊龍象境的時候,因為之前的修鍊出現偏差,導致他再一次走火入魔,直接暴斃身亡。

… 一世又一世的過去,一個又一個的親人朋友死去,江城的心也從稚嫩變得逐漸成熟,如一個滄桑了老人,無論經歷怎麼樣的打擊,他始終沒有放棄自己的夢想,放棄自己的希望,他依舊堅持著,如一個小人物一樣,默默堅持著,期待著某一天的成功。

終於,在經過萬年的百世輪迴之後,他終於成就武神之名,成為一代天驕,修鍊到武道巔峰,受到萬人的敬仰。

嗡!

場景瞬間變換,江城一下從那百世的輪迴之中走出來,這一關所經歷的時間只有三分鐘,可他卻像是已經度過了萬年的時間。那一百世的修鍊心得,全都歷歷在目,彷彿就發生在昨天。

江城輕輕嘆息一聲,彷彿一個無比滄桑的老人,那百世的輪迴是那麼的真實,以至於江城一瞬間甚至有一絲的恍惚。

江城在經歷這一關的時候,並沒有動用自己闖關的經驗,而是任意為之,他的武道之心無比的堅定,任何困難都無法阻止他前行的腳步。

如果換做是一般人,在經歷過三五世的失敗之後,也許就已經放棄了,可江城並沒有放棄過一次,這是他本心的堅持。

在這一關,就算是投機取巧,也沒有那麼容易。關卡會根據你心中最熱愛的東西,自動設置你最想要實現的夢想。

而在你實現夢想的途中,幻陣會給你製造諸多的考驗和困難,只有堅持到最後的人,才算最終成功。

嗡嗡嗡!

隨著越來越多的震動聲響起,阿古王和東北虎也結束了自己的挑戰,不過半分鐘,朗天也結束了自己的挑戰,他們在清醒過來的那一刻,眼中都有一瞬間的滄桑,一瞬間的恍惚。

他們從陣法之中走出來,卻看到江城和步飛雲依舊在陣法之中堅持,眼中不由得露出一絲十分嫉妒的神色。

「這兩個傢伙果然是變︶態,在那樣的幻境之中,居然能夠堅持如此之久,真是不簡單。」

「那五關之中,我只過去兩關,你們都過去了幾關?」朗天是除了江城和步飛雲之外,最後一個走出幻陣的人,他看著依舊在幻陣中堅持的兩人,眼中的光芒閃爍不定。

「這幻陣太過變︶態,我只過去了一關。」

「我也只過去一關,人比人氣死人!」三人看著幻陣之中依舊堅持著的江城和步飛雲兩人,不由得都倒吸了一口冷氣。

一眾武者聚在一起議論紛紛,都對戰況十分期待,他們現在也不知道,究竟是誰會獲得這場比試的冠軍,最後贏得也許是江城也說不定。

直到這一刻,所有人都不再懷疑江城的實力,江城不光實力強悍,德才也十分逆天,最重要的是他還十分年輕,比步飛雲年輕了幾十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