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大風而至的,是一陣地動山搖。

「難道又有沙人出現了?」小籠包緊張道。

「你看天空!」朱小龍指了指上空。

只見,原本幽綠的夜空變成了一片深綠色,星光徹底暗淡,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片白色的雲霧。

這些雲霧姿態怪異扭曲,並不停地泛著淡淡的綠光,將整個戈壁籠罩在了一片詭異的幽綠之下,彷彿瞬間墮入了冥界一般。

而那些泛著綠光的雲霧在夜空中扭動飄蕩了一會後,就慢慢地融合到了一起,形成了一片很大的雲霧。

「天啦!那是一張人臉嗎?」小籠包不敢置信地捂住了嘴。

「好..好像是…」朱小龍緊張地將小籠包攬在自己的懷裡。

只見,那片泛著綠光的雲霧漸漸地幻化成了一張人臉,有鼻子有眼睛,看上去是一個中年男子的模樣。

「咯咯咯…」

天空中突然傳出了一陣驚悚的笑聲,並伴隨著陣陣狂風。

忽然,那兩個空洞的眼眶裡竟出現了人的瞳孔,瞳孔的中間部分和瞳孔的邊緣是黑色的,從黑色的部位開始,朝著周圍漸變成了幽綠色。

綠色的瞳孔宛如閃耀的綠寶石,在原本幽綠的夜空中散發著鬼魅之光。

「我…我怎麼感覺他在看我?」小籠包緊張地靠在朱小龍的懷裡,說道。

聽到小籠包這麼說,朱小龍這才發現,綠眼睛並不是漫無目的地看向地面的,而是帶著審視的目光在觀察小籠包。

「咯咯咯…」

驚悚的笑聲再次從空中傳出,並多了一絲猥瑣的氣息在裡面。

那張臉也隨著笑聲變得生動起來,不過,如同它的笑聲一般,神情也是猥瑣邪惡的。

「走!」朱小龍總覺得這張臉不懷好意,似乎對小籠包盤算著什麼邪惡的計劃,於是,抓著小籠包的手,就帶著她朝來的方向奔跑而去。

可是,沒跑多久,地面又開始晃動了,有好幾次,兩人都差點摔倒。

「砰砰砰…」

就在兩人離那張臉越來越遠時,地面突然接連出現了許多深坑,而

這些深坑像是有生命似的,就像之前那些沙人一樣,朝著兩人包圍而來。

「小心!」差點就掉進深坑裡了,小籠包急忙抓住了朱小龍的衣服。

而就在小籠包拉扯著朱小龍往後退時,一不小心,就踩進了背後突然而至的深坑了。

「啊!小龍!」小籠包仰頭就掉了進去,把朱小龍也一起拉扯了下去。

「啊!啊!啊!」兩人在跌落的同時,不停地撞擊著周圍的泥壁。

還好兩人穿得厚,沒怎麼受傷,而撞擊也減緩了兩人的墜落速度。

「砰!」

眼見著小籠包就要跌到坑底了,朱小龍眼疾手快,將小籠包拉了一把,自己則在拉動小籠包的時候快速下墜,於小籠包之前率先墜地,並伸手抱住了小籠包,免得她跌落到旁邊。

「啊!」

不過,朱小龍卻因為接連的撞擊,把後背撞傷了。

「小龍,你沒事吧?」小籠包立馬起身,並試圖將朱小龍扶起。

「別動!讓我緩一下。」朱小龍急忙阻止。

「呼呼呼…你看看,這個坑大概有多高?」由於朱小龍的視線被小籠包擋住了,看不清坑裡的情況。

「大概,大概有十多米的樣子。」小籠包抬頭看了看。

「呼…等我緩過來,我們就試圖往上爬。」朱小龍說道。

就在兩人在坑底歇息的時候,外面那些深坑突然消失了,地面再次恢復原樣,而天空中的那張巨臉也化為雲霧,並逐漸消散。

甚至,連夜空也恢復成了幽藍的顏色,星光再次出現,一切,似乎都恢復了正常。

除了,還陷入深坑中的小籠包和朱小龍。

「我好些了,我們爬上去吧。」因為穿得厚,朱小龍並沒有傷及要害,休息一下后,就沒多大問題了。

「好的,你慢點。」小籠包將朱小龍慢慢扶起。

當朱小龍站直后,就活動了一下頭部和四肢,然後就伸手抓住了兩塊凸出的石塊,雙腳也尋著合適的落腳點,一步一步朝上面攀爬。

就在朱小龍爬了不到一米的時候,突然被泥壁上一個白花花的東西給吸引了過去。

「這是什麼?」朱小龍疑惑道,然後虛著眼睛看向那個東西。

「啊!」

突然,朱小龍大叫一聲后,雙手一松,再次跌入坑底。

帝少絕寵迷糊小妻 「小龍,怎麼了?」小籠包急忙將朱小龍攙扶起。

「死..有死人!」朱小龍指了指嵌在泥壁里那個白花花的東西。

只見,那個白花花的東西正是一隻人手,人手已經有些白骨化了,因此分外顯眼。

「那裡也有!」小籠包指了指旁邊。

「還有那裡!」朱小龍也驚叫道。

兩人隨即將手機電筒點開,朝著坑裡照了照。

「天啦!好多屍體!」小籠包捂著嘴,大叫道。

透過手機電筒,他們發現,這個坑周圍的泥壁里嵌著很多屍體,準確來說應該是肢體。

有些肢體穿著冬裝,有些肢體穿著夏裝,而露在衣服外面的皮肉基本都已經腐爛,甚至白骨化。

看到這個景象,朱小龍也不敢再往上爬了,而是讓小籠包給群里發出了求救信息…… 回憶到這裡,朱小龍就停了下來,拿著礦泉水又使勁地灌了幾口。

「後來呢?小籠包怎麼會突然不見了!」雲熙子有些著急道。

「後來…」朱小龍放下礦泉水,抹了把臉,繼續回憶著。

當小籠包在群里回復了「有道理」后,就開始和朱小龍挪位置了,盡量遠離那顆人頭。

「這裡總看不見他了吧?」小籠包站好后,扭頭看向那顆人頭的位置,發現只能看到對方的側面了。

「嗯。」朱小龍點了點頭,已經沒有之前那麼害怕了,似乎已經習慣與屍體為伍了。

「我繼續跟他們說說現在的情況。」小籠包拿出手機,打算繼續發消息。

「等..等,他..他在動!」突然,朱小龍拉住了小籠包,並緊盯著一個地方看去。

「誰在動?」小籠包放下了手機,跟隨朱小龍的目光看去。

只見,那顆原本用側面對著他倆的頭突然動了起來,慢慢地,從側面轉為正面對著兩人,再次將死不瞑目的雙眼瞪向兩人。

「啊!他又在看我們!」小籠包嚇得來後退了一步,一腳踩在了朱小龍的腳上。

「啊!」朱小龍隨即抽腳,並齜牙痛呼著。

「不好意思,踩到你了!」小籠包急忙轉身。

「沒事…啊,小心!」朱小龍急忙將小籠包放自己懷裡拽。

「怎麼了?」小籠包疑惑道。

「啊!誰在拉我?」就在小籠包扭頭向後看時,發現腰部被什麼東西給纏住了,並且把她往後拉扯著。

因為光線太暗,兩人都沒有看清是什麼東西,只是感覺對方的力氣很大。

朱小龍緊緊地抱著小籠包,和地方進行著拔河,可是,對方的力氣太大了,漸漸的,小籠包就快脫離他的懷抱了。

這時,小籠包將手機拿出來,並點開了語音,打算求救。

「咯咯咯…」突然,一陣驚悚的笑聲在坑裡傳出,聲音似乎和之前聽到的很像。

「啊!小龍!」笑聲過後,那股拖拽的力氣更大了,直接將小籠包從朱小龍的懷裡拖出。

「小籠包,別鬆手!」朱小龍死命地抓著小籠包的手。

「他在拽我,在拽我,啊!」大喊一聲后,小籠包徹底被拖走。

「砰砰砰…」

緊接著,類似觸手的東西直接在泥壁上撞出了一個大洞來,拖著小籠包就鑽了進去。

全音階狂潮 朱小龍急忙朝那個大洞跑去,試圖追趕。

「轟!」

就在這時,坑裡就像發生了地震似的,快速搖晃后,泥壁開始出現裂縫了,裂縫隨之擴大,沙石和嵌在裡面的屍體也跟著紛紛墜落。

「啊!」

朱小龍急忙躲避著傾覆下來的沙石和屍體。

這時,他才發現,泥壁里的屍體大部分都是完整的,只是鑲嵌在泥壁里,看似像殘肢。

只有少部分是因為腐朽或者其他原因,從身體上脫落,成為了殘肢

來不及躲避,朱小龍直接被沙石和屍體給壓在了下面。

醒來后

,朱小龍發現原本應該覆蓋在自己身體上的沙石和屍體都不見了,深坑似乎又恢復了原貌,周圍的泥壁上仍鑲嵌著不少屍體和殘肢。

不,不是原貌,而是變大變深了。

「意思是,當你醒來后,發現這個坑擴容了?」聽完后,孫挺疑惑道。

「是的,而那些原本覆蓋在我身上的沙石和屍體都不見了。」朱小龍點了點頭。

「會不會是你的幻覺?那時你已經很累了。」王磊問道。

「不會!而且,如果不是發生了突然的崩塌,小籠包又怎麼會不見呢?」朱小龍看向眾人。

「小籠包大概是在哪個方位消失的?」雲熙子問道。

「唔…我找找。」說著,朱小龍就在泥壁上摸索起來,眾人也把電筒往他搜尋地方向照射過去。

「這裡!」尋了一會,朱小龍突然站定,指著一個腦袋說道。

「這不是照片里的那顆人頭嗎?」孫挺問道。

「是的,就是這顆人頭開始移動后,小籠包才被類似觸手的東西給捉住的,而那兩個觸手就是從這顆人頭兩邊鑽出來的。」朱小龍說道。

「等等…你說觸手是從這顆人頭兩旁出現的,你又說觸手撞開了泥壁,在上面撞出了一個洞,你這句話很矛盾啊!如果觸手是從這裡伸出來,它們都抓著小籠包了,又拿什麼來撞開泥壁呢?」雲熙子看向朱小龍,疑惑道。

「既然這裡都撞出了洞,那這顆人頭也不該繼續留在這裡了啊,要麼掉到地上,要麼就跟隨小籠包滾進了洞里。」熙熙小短手摩挲著圓下巴,補充道。

「啊…好混亂!」朱小龍痛苦地捂著腦袋,似乎思路很混亂。

「喝口水,再慢慢想。」 嬌妻報道:早安,陸先生 王磊又從包里拿出了一瓶礦泉水,遞給了朱小龍。

接過水后,朱小龍「咕嚕咕嚕」地灌了幾口,又朝臉上潑了幾下,再深呼吸了一口氣。

「我想起來了!」抹了一把臉,朱小龍似乎清醒了不少。

「不止兩個觸手,是很多,只是因為那時太暗了,我沒有看清,只注意到了纏在小籠包腰上的那兩個。而且,它們不是普通的觸手,形狀像樹枝,但表皮又像人的皮膚,不對,又不像人,感覺像蛻了皮的動物…反正是介於人和蛻皮動物之間的皮膚。它們從泥壁里伸出來,有兩個纏住了小籠包,並拖拽著她,其餘的則伸到了這個腦袋的位置,不停地拍打著泥壁,直到拍出了一個大洞,隨後小籠包就被拖進了洞里,它們緊跟著也縮了回去。」朱小龍回憶道。

「可是,那這個腦袋呢?是不是也跟著掉進了洞里?」熙熙問道。

「是!洞口被撞出來后,這面泥壁里的所有屍體都掉進了洞里,但現在它們又出現在這裡,並保持著原樣,我就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了。」朱小龍疑惑道。

「也許並沒有保持原樣,你不是說醒來后就發現深坑擴容了嗎?」雲熙子看向朱小龍,問道。

「是的,擴大了兩到三倍。」朱小龍點了點頭。

「既然擴容,那麼,泥壁增加了,屍體自然也會增加,那就不可能保持原樣了,也許這顆頭的

擺法看起來和之前一樣,但位置可能已經轉變了。」雲熙子分析道。

「有道理…那麼,小籠包到底是從哪個位置消失的呢?」雖然理清了思路,但朱小龍感覺更茫然了。

「小籠包的東西你有沒有?能夠沾染她氣味的。」雲熙子問道。

「唔…對了,手套,我抓她的時候,扯下了一隻手套,掉哪兒了呢?」說著,朱小龍就在地上搜尋起來。

「是這個嗎?」熙熙用小短手拿著一隻左手的滑雪手套,遞給朱小龍看。

「是!」朱小龍捏著手套,說道。

「孫挺,放出尋味犬和收信犬吧。」雲熙子看向孫挺,說道。

「好!」孫挺點了點頭,就從兜里摸出了幾張符,朝空中一扔,隨即就幻化成了七隻大犬。

「你們聞聞。」雲熙子拿過手套,分別給六隻尋味犬仔細聞了聞。

「汪汪汪!」記住味道后,尋味犬狂吠了一下,就朝四面八方分散開,並一下就撞開了泥壁,朝著深處跑去。

「我們是尋著它們撞出的隧道找找看,還是在這裡等?」看著六個被尋味犬撞出的大洞,孫挺看向雲熙子,問道。

「去看看吧,我總覺得這個地方有些詭異,不像天然形成的大坑。」雲熙子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