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泰就這樣沒有辦法的來到老宅,踏進這邊的時候他就已經做好了準備,畢竟昨天派去撞楊盛倉的人告訴自己計劃失敗了。

「陸泰,你還記得他是誰嗎?」

陸丞指著跪在地上的楊盛倉問。

「楊盛倉,我的表哥,你這段日子去哪裡了,在帝都都沒有看到過你人。」

「陸泰,你和我裝什麼裝,昨天你還想派人開車撞死我!」

楊盛倉看著陸泰這副假惺惺的面容就覺得可氣。

「不要胡言亂語,你有證據嗎?」

「行了!我不想知道昨天的事情,我只想知道時婠的死!陸泰你回答我,時婠的死究竟和你有沒有關係!」

陸丞大聲質問道。

「沒有關係。」

陸泰一句話就將所有的事情推的乾乾淨淨。

「他說謊,當年時婠的那封遺書是我親手寫的,內容我記得清清楚楚。」

「陸丞,在你身邊的每一天我都覺得不快樂,自殺對於我而言才是一種解脫。」

「住口,住口!」

陸丞情緒激動的說,那封信的內容除了陸家人根本無人知道。

「陸泰,你這個不肖子!」

「父親,說不定信的內容是陸司寒告訴楊盛倉的。」

楊盛倉聽到陸泰這番話笑了。

「陸泰,都到了這個地步,你居然還和我玩耍賴,你以為全世界就你一個人最聰明嗎?」

「我看著你殺人,那時候我就怕你會對我下手,所以當年你給我錢的時候,我就準備了錄像,你要不要看一看?」

到了這個時候,陸泰的表情才開始破裂。

「楊盛倉,你好樣的!」

整個陸家都被陸泰玩弄於鼓掌之中,卻沒有想到自己最後敗在一個混混手上。

「陸泰給了你多少錢?」

陸丞幽幽的問。

「五百萬,整整五百萬!」

聽到這句話,陸丞無力的倒在椅子上。

「他只花了五百萬,就買走了我最心愛的女人的命。」

「陸泰,我對你的容忍已經到達底線了,我絕對不會再容許你這樣的人踏入陸氏集團一步!」

陸丞輕聲的說,時婠的死是他一生的痛。

「父親,你以為我想變成這樣嗎?這所有的一切全部都是你逼得!」

陸泰指著陸丞的鼻子大罵道。 “那傢伙也在!”月如提醒了我一句,“這隻茄子的功力可是很深的,我能夠感覺得到。”

“女人的第六感嗎?”我知道茄子女鬼看不到我,膽子自然是大了不少,我往電杆子旁看去,那東西又是一動不動立着,唯有一雙神色的眼睛死死盯住胖宅男。

月如不想和我多言,她指了指宅男,此刻宅男已經成功翻越了尖刺護欄:“我看茄子還不打算在街上動手,我們跟着宅男去他屋子吧。”

“嗖……嗖……”還沒等我反應過來,那茄子瞬間融入到了地面,好像一道影子一般順着圍欄繞了進去。

我急忙跟上去,本想來個十分輕盈而且帥氣的東西,一隻手扶住圍欄,雙腳迅速地從圍欄上方跨過。

可是還沒等我整個身體豎着從那上方走過,我只聽到一聲撕破布的聲響,然後整個人十分牢靠地從半空中被彈了回來,衣服被掛住,穩穩的掛在了圍欄上面。

“哎呀,我去,這回丟臉丟大了!”我哪裏知道那圍欄竟然比看到的要高,而我也完全無法預測到胖宅男雖然身形巨大,可是跳躍能力極強,居然每次都可以安全通過。

月如對我的表現算是噁心到了極點,她白了我一眼譏笑道:“哎喲,我還以爲我們江子哥身材好,運動細胞強呢,怎麼現在像一條臘肉一般的待遇。”

我還想要狡辯,誰知道此刻從圍欄外面走過來幾個穿着十分暴露的性感女人,這些女人濃妝豔抹,穿着小皮裙子,一看就是傳說中的站街女:“牆壁上的帥哥,要玩嗎?”

“我已經在玩了。”我一向對站街女沒有興趣,可是也從來沒有想過會在站街女面前丟臉,我沒有好氣道,“這種姿勢你們應該不會吧。”

一個年齡大一點的仰着嘴脣道:“幹哈啊,還沒有老孃不會的姿勢,你信不信我現在就爬上來玩得你死去活來的。”

“別,別,我是在這裏看風景呢!”這女人一副如狼似虎的感覺,我可是無福消受,此刻我要做的就是快速丟掉衣服,灰溜溜地跟進了胖宅男所在的那棟樓。

這一棟樓雖然是電梯房,可是設計明顯不夠時尚,是那種一排拉通的小戶型,一看結構就是專門用來出租的單間配套。

我遠遠地看着胖宅男進了電梯,而那茄子的黑影竟然在樓梯口上面晃來晃去,顯然她還沒有追上胖宅男。

“嗯,看來那女鬼不會用電梯啊!”月如一句話打破了尷尬的氣氛,“這女鬼八成是早些年代死掉的遊魂野鬼,居然不知道用電梯。”

我瞄到了胖宅男去往的樓層和房間數,不禁要問月如道:“丫的,你們女鬼害人難道還要坐電梯不成,你們難道就不會飛嗎?”

“你什麼時候見過我飛了!”月如撥亂反正,基本是在給我普及鬼的知識,“我們這種道行的女鬼,一般只能飄,你看看我頂多也只能離開地面一米兩米的,可沒有你們想得那麼厲害。”

我算是長了見識,指着那黑影子道:“那她豈不是很累,要飄十幾層樓?”

月如笑嘻嘻地跟着我進了電梯道:“所以我纔要與你合體啊,這樣我就可以跟着你坐電梯了,誰要沒事飄這麼高,吃飽了撐的!”

“想不到月如妹子你居然還是一隻懶鬼。”我嘮叨了幾句,電梯也已經到了胖宅男的樓層,我急忙衝了出去,剛看看見那黑影子立在了一處房門前。

她的影印一晃一晃的,顯然是飄了這麼多樓層累了,只見此刻她又好像一灘黑水一般緩緩層門板裏流入到了地面,又是一瞬間進入到了胖宅男的屋子裏。

“快,快跟上去!”月如催促着我,她對這隻茄子鬼還是很上心,“女鬼要害人,還真得下一番苦工,你看她飄樓層都飄累了。”

“她累了是飄的,我可是用腳走的。”我喘得不行,月如用我的身體高速奔跑,這一點我可是受不了的,“現在門都關了,我們怎麼進去?”

月如穩在了房門邊,胖宅男果然是宅男,防盜門上全都貼着二次元美女的漫畫,十分有愛:“得快點,一般來說凌晨兩點就是女鬼能力最強的時候,我想那女鬼就要在這個時候動手。”

我也知道這種說法,可是我能幹個毛:“現在門關着,我總不至於敲開門,然後強行進去吧,胖宅男會半夜放一個陌生男人進入自己的臥室?”

月如咬着牙怪笑道:“怎麼不可能,萬一他對你這種帥哥有意思呢?”

“我是帥哥我承認,可是我對男人沒興趣!”我沒有想到月如到了這個節骨眼上還要開玩笑,“快想辦法啊,救人要緊!”

“慌什麼啊,你看這外面都掛着什麼?”月如十分神祕地指了指樓道上的晾衣架,上面掛滿了一些顏色十分暗淡,且有着異味的內褲。

“次奧!胖宅男的內褲!”我差點沒被暈死過去,原來晾衣架上都是些十分骯髒的東西,那胖宅男平時肯定一個人在家擼,以至於外面晾曬的每一條內褲的關鍵部位,都浮現出了一層乳白色的晶體,完全就是老垢了。

月如瞟了瞟防盜門,突然就借用我的手重重地敲了幾下:“這樣不就行了,咱們直接進去!”

“喂!餵你幹什麼。”我還沒有做好大戰女鬼的準備,可是此刻房門已經重重地敲響了。

“誰啊!誰在外面?”胖宅男已經驚醒,他的腳步聲十分厚重,看來那茄子女鬼還麼有下手,“什麼人?”

“我是……”我還沒有出生就被月如給控制了嘴巴,我真不知道她葫蘆裏賣的是什麼藥。

“咔擦……”門輕輕地打開了,我突然感覺到一股陰冷的寒氣,門後第一個映射出來不是胖宅男圓圓的臉龐,而是那茄子女鬼幽幽的身影。

此刻她的身影正在胖宅男旁邊,她那濃密的長髮深深地扯住了眼簾,一身黑色的長批素服垂落了下來,幾乎是豎立在胖宅男肩膀旁邊。

那胖宅男都沒有感覺到不對勁!

“嗚嗚……”我想要努力張開口,可是月如的控制讓我沒有辦法,眼前的畫面實在是太驚悚了,因爲那茄子女鬼的頭簾已經逐漸擡起,眼看就要瞄見正臉了。

胖宅男絲毫不急,他好像是看不到我一樣,突然蹲下身子從地上撿起了一條骯髒的內褲:“耶,真是邪門了,內褲都知道自己敲門了,正好我要換一條!”

“這是……”我疑惑地看了月如一眼,這纔想起了鬼大爺教給我們兩人的一招內褲隱藏法術,我們可以通過內褲隱藏一人一鬼的氣息,這樣一來不管是人還是鬼都發現不了我們。

我不得不感嘆這一招實在是高,實在是獨特,實在是他孃的噁心了!

胖宅男把內褲拿進了臥室,我也跟着內褲躲在了他的房間之中,這房間撲面而來的就是一股濃郁的魚腥味,從滿牀的二次元美女抱枕可以看出,胖宅男每天晚上是必須擼的。

“時間差不多了,我看那茄子女鬼要動手了!”月如站了一會兒,眼神已經移向了茄子女鬼。

此刻胖宅男還在看午夜小電視,他已經是半蹲在電視機前面,手中拿好了厚厚的一層草紙,看樣子今晚又是要大戰的。

而那茄子女鬼緊緊地貼在胖宅男後背上,除了不停地搖晃着腦袋之外,並沒有其他的動作。

“她要怎麼動手,我們要怎麼樣才能幫助這胖宅男?”我故意側過了身體,要自己能夠看到胖宅男看到的畫面。

我不得不感嘆,我的個乖乖,這小電視內容還不錯啊,看得我都差點有了男人的反應了,這胖宅男真會找好玩意兒。

“啊啊……”胖宅男的手速明顯開始加快,他口中已經發出了一聲一聲不要臉的東西,他虎軀一震幾乎就要達到高位了。

“來了!”月如驚叫一聲。

“什麼來了,這你都知道!”我以爲月如在評論胖宅男自家擼的能力,連他快要一庫了都能夠知道。

月如被我打亂,臉上居然掛不住稍微紅了一下:“什麼啊,我說的是茄子女鬼要來了!”

我這纔將視線移動到了胖宅男身後,原來此刻茄子女鬼的身影已經消失,半空之中無端出現了一隻極爲普通的黑色中性筆,那中性筆沒有筆帽,最爲尖銳的部分幾乎已經對準了胖宅男的菊花。

“啊,要爆了,怎麼救!”我驚得大叫,想要向月如尋求辦法。

月如飄然過去,用自己的手拂過了那一隻中性筆卻只能從中間穿過,她不緊不慢道:“你也看到了,我沒有辦法的,除非……”

“除非什麼?”

“除非我們解除內褲影藏能力,你突然出現就可以阻止這一隻筆刺入胖宅男的身體!,不過那樣的話……”月如說的辦法我其實也想到了。

“解除吧!”眼看形勢緊急,我高呼一聲雙手就衝上去正好就抓住那一隻中性筆,我沒想我的能力果然厲害,這一出馬正好將中性筆固定在了距離胖宅男臀部0.001米的距離範圍,“太好了,這樣子就沒事了,也算是救人一命了!” 第267章陸司寒根本不是我陸家的人

「父親,我進過你的書房,我也看到了你抽屜裡面的那份文件。」

「夠了陸泰,不要再說了!」

「你不讓我說,但是我今天就非要讓所有人都知道,你也不過就是一個感情中的失敗者,陸司寒他根本就不是我們陸家的人!」

陸丞想要制止陸泰接下去要說的話,但來不及了,他守了十多年的秘密就這麼被公開。

「沒錯,你們都不知道吧,陸司寒根本不是我父親親生的,親子鑒定就在樓上。」

「父親,你不覺得你是在太過於偏心了嗎?陸司寒的存在對於你而言就是一種恥辱,而你卻還要養著他!」

陸丞大聲的喊道。

就因為他愛那個女人,所以哪怕孩子不是他的,他都接受了,但是他有沒有考慮過他的親生兒子是怎麼想的!

陸丞不住地喘著氣,卻沒有反駁,陸泰說的都是實話。

當年在司寒出過火災之後不久,陸丞始終懷疑時婠出軌,所以做了親子鑒定,事實證明兩人並不是父子。

但陸司寒是他最愛的女人所生的唯一一個孩子,陸丞做不到殺害,只能容忍。

「原來你一早就做過親子鑒定,怪不得火災之後態度變化這麼大。」

「不過你們都錯了,陸司寒是陸丞你的孩子,而真正的陸司寒已經死在了火災中。」陸司寒輕聲開口說道。

陸丞搖了搖頭,心中已經有了一個猜測,但是他覺得這太瘋狂了。

「我的親生母親叫做時柯,她還有一個妹妹叫做時婠。」

「我從小住在錦都,七歲那年母親去世來帝都投奔小姨發現我和她的孩子一樣大。」

「所以陸丞你所謂的出軌是小姨來照顧我,而你是非不分冤枉了她!」

「這也就算了,但是你為什麼明明愛著時婠卻又不好好保護她!讓她和你的孩子葬身火海,當我和婠姨找到的時候早就沒氣了!」

「而我和真正的陸司寒有幾分相像,所以我成為了因為火災毀容的陸司寒,代替他活著。」

「我親眼看著小姨受盡折磨死去,你配不上她,甚至每一年祭日你對她的留念都讓我覺得噁心,為什麼非要等人死了,你再去後悔,小姨死的時候有多麼絕望,你知道嗎?」

陸丞臉色已經接近蒼白,時婠死後他是後悔的,後悔當初為什麼不好好珍惜疼愛她,但是想到時婠背著自己出軌,想到時婠的孩子都不是自己的,陸丞這種愧疚感也就慢慢的減輕了。

直到今天陸司寒所說的這句話,推翻了陸丞前十年所有的認知。

他錯了,他辜負了時婠,更加對不起兩人的孩子。

「那……那火是陸泰放的,這是他親口和我說的。」

楊盛倉在這個時候輕聲的開口說道。

陸丞帶著恨意看向陸泰,這人真的是其心可誅,還有什麼事情是他所做不出來的。

陸泰被陸丞看的心裡發慌,立刻跪了下來。

「父親,不管怎麼說,過去的事情都已經過去了,您如今就剩下我這麼一個兒子可以依靠了,我保證我以後都不會再這樣了好不好?」

「呵,陸泰,你以為我沒有辦法了對嗎?我寧願把偌大的陸氏集團捐出去,我也不會給你留下一分錢。」

「不僅如此,你還應該為你所做錯的那些事付出代價,我會去聯繫警方,我會親手把你送進監獄,或許只有這樣,未來我死後才有臉去見時婠!」

陸泰聽到陸丞的這番話整個人都跌坐在了地板上。

他的下場不該是這樣的,他處心積慮了這麼多年,他為了陸氏集團付出一輩子的心血,憑什麼最後一場空。

思考間外面傳來警車聲,所有證據陸司寒已經全部都為他準備好了。

很快幾名警察進入陸家大廳。

陸泰幾乎是拚命在反抗,但是所有人都冷眼看著他,根本不站出來為他說一句話。

陸泰和楊盛倉被警察帶走之後,這場鬧劇才是正式落下帷幕。

整個大廳都安靜下來,但是每個人的心中都不平靜。

「你們都走吧,我想一個人靜靜。」

「爸爸,您不要太難過了。」

姜南初輕聲的說,他曾經做錯了好多的事情,但是姜南初恨不起來這個老人。

平心而論他對她真的挺包容,一點都沒有壞公公的感覺,也從來沒有嫌棄過她的出身。

陸丞沒有給予姜南初回應,現在的他任何人的話都聽不進入,他深深的感覺到自己的靈魂已經得不到救贖了。

中午,姜南初與陸司寒回到悅龍灣。

「陪我睡會吧,好累。」

「嗯。」

房間內,陸司寒就這樣靜靜的抱著姜南初一言不發。

「你小時候一定很辛苦吧?」

「嗯,婠姨死前讓我一定要為她的孩子報仇,但那時候我也只是一個孩子,不過好在現在成功了。」

所有的秘密真相大白,陸司寒也是鬆了一口氣。

「那你原來的名字叫什麼?」

「沒有名字,我的母親恨那個男人,連帶著恨我,她說我的眼睛像極了我的父親,讓她看到就討厭。」

聽到這句話,姜南初握緊了陸司寒的手臂,從他的懷裡抬頭看去。

「我有沒有和你說過,其實我最喜歡的就是你這雙眼睛。」

「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你帶著醜陋的傷疤,但是眼睛格外的迷人,當你的目光落在我身上時,我就感覺到了安心的感覺。」

「就只是喜歡眼睛,其他的呢?」

姜南初臉頰微紅,明明是這麼煽情的時候,他要開始說些不正經的話。

「我還喜歡你的嘴唇,還喜歡你的頭髮,你的膚色,你所有的一切我都喜歡。」

話音落,陸司寒直接狠狠吻住姜南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