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龍站起身來,便是出去開始讓人查青竹幫的飛機哥。

「然哥,有一件事,我還得跟你說一下。」

這個時候,劉嘯看著秦穆然,說道。

「什麼事?」秦穆然好奇地看了眼劉嘯問道。

「前段時間我們滅掉青龍幫以後,中海會所的趙老派人送了兩張卡來,這一張,是趙老給你的!」

說著,劉嘯便是從一旁拿出了一個精緻的禮盒,打開盒子,赫然是放著一張白色的卡。

「這是?」

秦穆然看著面前這白色的卡,怎麼跟格林酒店當初紀旭琨送給自己的有點像呢。

「這是中海會所的鑽石卡,整個中海擁有的人不多。」

「鑽石卡?中海會所?」

秦穆然盯著劉嘯,在看看手中的鑽石卡,有些好奇,因為在此之前他也沒有聽說過什麼中海會所啊,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存在? 就在這時,突然一隻黑乎乎的貓跑了出來,然後怪叫一聲,叫聲及其尖銳。本來在這深夜,應該是夜深人靜的時候,突然來的一聲貓叫,不僅僅是打破了這個安靜的夜,更是讓本來就緊張的朱倩大叫一聲。

李肅此時還是在昏迷中,這外面發生的一切,暫時都跟他無關。

老漢先是聽見了貓叫,之後又是自己女兒的叫聲。於是,回過頭去看了一眼,這隻貓看見老漢在看它,一溜煙就跑走了。老漢站在原地對朱倩說道:“只是一隻貓,不要自己嚇自己。”

隨後,用手邊敲門,邊喊:“小趙,我是老朱,快開門。”這樣喊了幾聲之後,屋裏燈亮了,一個人走過來開了門,

開門的正是老漢口中的小趙。小趙走過來開了門,老漢和小趙敘敘舊之後,老漢趕緊把李肅的情況告訴了小趙。小趙二話沒說,立刻給李肅檢查了起來,檢查完之後小趙說道:“朱哥,你這朋友胸口有兩處骨折,並且失血過多,在我這裏,恐怕不能醫好他,對不起啊。”

聽見這話,老漢也沒有再說什麼,因爲他信小趙的話。張美華見小趙這樣說了,馬上對老漢說道:“大伯,那現在怎麼辦”,老漢隨口說道:“我相信我這兄弟的話,他不會騙我的,這樣吧,我們連夜趕回去,大城市醫學發達,應該可以治好李肅後生的。”

八零甜妻萌寶寶 張美華聽完後說道:“現在也只有這樣了,那我們趕緊走吧。”老漢和小趙又說了幾句之後,就帶着朱倩上車了,上車後,張美華馬上發動車子,只是他們都沒有看到,一隻黑貓也跟着上了車。

開了十多個小時之後,張美華等人終於回到了大城市。開了一夜的車,此時張美華的眼睛已有了黑眼圈,李肅在此時,感覺是隨時都可能醒來一樣,之所以這麼快醒來的原因,還是昨晚的那隻貓。

昨晚那隻貓一直在用自己的靈力爲李肅療傷,基本上,李肅不去醫院,也不會有事了。“表姐,連累你了”,坐在駕駛位上的張美華突然聽見李肅說話,本來一身的睏意,此時完全沒有了,反而變得激動起來。

“表弟,你沒事就好,嚇死表姐了”,張美華激動的說道。

老漢和朱倩在此時也剛好睡醒了,隱隱約約聽見張美華在說話,隨後,又看向李肅。見李肅已經從昏迷中醒過來了,老漢感激的說道:“多謝後生的救命之恩,老漢沒齒難忘。”隨後又要朱倩謝謝李肅的救命之恩,李肅慢慢坐起來,連忙說道:“大伯不必這樣在意,俗話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贈人玫瑰,手有餘香,更何況斬妖除魔是我輩學道之人最大的心願,哪怕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辭。”

老漢見李肅這樣說,隨後又說道:“我這女兒今年20歲,目前還沒有結婚,如果後生不嫌棄的話,老漢想把女兒嫁給後生,不知後生意下如何。”聽見老漢說要把女兒嫁給自己,李肅瞬間臉就紅了,連忙說道:“大伯,你言重了,我這個人不會說話,你就別尋我開心了。”

見李肅這樣說,老漢也是打心底佩服李肅的爲人,年年輕輕,就知道一心爲人,並且還不要別人的回報。隨後說道:“後生真是大好人,如果世上多一些像後生這樣的人就好了。”

朱倩見自己父親這麼說了,李肅還不同意,於是生氣的說:“誰稀罕嫁給他這個土包子啊。”老漢見女兒這樣說,連忙說道:“倩倩,對恩人不得無理,聽話”,朱倩生氣的看了李肅一眼,隨後下了車,老漢也跟着下了車。

下車後,老漢說道:“恩人,那我們先走了,他日我們有緣再見。”說完之後,李肅回了一句“大伯慢走”,張美華看了看李肅,說道:“這妹子,人長得還不錯啊,怎麼你都不要”,李肅的臉之前紅了的,還沒有消失,現在又再次紅了起來。

張美華知道李肅就這尿性,所以也沒有再在這上面說話了,隨後問李肅餓了吧,李肅回答餓了,之後,便開車去吃東西了。那隻黑貓,此時已經不在車上了。

張美華和李肅正在吃東西的時候,薛美美打電話來了。薛美美問道:“華姐,你現在在哪裏,我過來找你”,張美華回答道:“我在老地方吃東西,你要過來就快點過來,不然等下吃完走了”,薛美美答道:“好的,華姐你等我一下”,我馬上過來”,張美華回答“好的”之後,薛美美那邊就掛斷了電話。

吃了十幾分鍾,看見薛美美打的來了。張美華問道:“今天警局沒事啊,你這麼有空出來玩”,薛美美生氣道:“你還說呢,你們肯定已經去過萬人坑了,說好帶我去,結果你們自己卻偷偷的跑去,都不帶我。”

薛美美邊說,邊拿椅子坐了下來。

張美華笑着說道:“美美,你聽姐說,不是姐不帶你去,而是萬人坑那裏十分危險,我表弟也是爲了你好,纔不讓我帶你去的。”關於李肅受傷的事情和老漢要把女兒嫁給李肅的事情都沒有對薛美美說。

薛美美聽後也不再生氣了,隨後說道:“好,這次算了,下次如果還有這種的事情,一定要記得帶上我啊”,張美華說道:“好的,只要你不怕,出了事可別找我喲”,薛美美說道:“放心,我又不是一般人,我好歹也是警察嘛,沒那麼容易出事的。”

(這期間,李肅一句臺詞都沒有,先說好啊,不是我不給李肅臺詞,而是,李肅這土包子見到薛美美,連話都不會說了,哎,沒辦法,李肅就是這尿性,我有什麼辦法。)

(這期間,李肅一句話都沒說,先說好啊,不是我不讓李肅說話,而是,李肅這土包子見到薛美美,連話都不會說了,哎,沒辦法,李肅就是這尿性,我有什麼辦法。)

薛美美隨後又向李肅說道:“我該叫你師父呢,還是,你什麼時候教我道術啊。”李肅見薛美美這麼一說,隨後運用起自己的道法,卻發現自己一點法力都沒有了。

昨晚李肅昏迷的時候,隱約看見了一隻黑貓在自己身邊,給自己療傷,但爲何自己一身的道法都沒有了,李肅一時也想不明白。

隨後,只好回答薛美美說:“我現在一點道法都沒有了,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等以後我道法回來了,我再教你好嗎”,薛美美聽李肅這樣說,感覺李肅分明是在騙自己,於是說道:“你這個人,好的不學,騙人的本事,到是學會了,原來還以爲你是個老實人,現在看來,你不過就是一個山裏來的土包子。” 對於一個會所,能夠口氣大到直接以中海命名,光是這個,就足夠秦穆然有些意外了。

「嘯哥,這個中海會所什麼來頭?」

秦穆然有些好奇,若是很高端的會所的話,紀凌風不可能不跟他提過,而他現在才知道,顯然這個地方,連紀凌風都很少涉獵。

「然哥,你恐怕有所不知。這中海會所不是一般的會所,他是我們中海地下世界的一個很重要的地方,而中海會所的主人則是趙老————趙忠義。 雄霸天下三國魂 趙老在地下勢力的輩分可是很高,可上溯到建國時期,無論是黑道白道都會給他幾分薄面。」

劉嘯對著秦穆然耐心地解釋道。

「趙老?輩分這麼高?」

秦穆然聽到劉嘯的話后,也很是意外,一個在建國初期就存在的大佬,放到現在,這輩分是妥妥的高啊!

那時候的中海,紅花,綠葉,白蓮藕,這三大勢力可是風極一時!

可是時過境遷,如今真的傲視到現在的,也就剩下了青幫和洪門。

不過這個趙忠義能夠到現在,想起來,還真的是有些嚇人啊!

「嗯!然哥,這一次,我們也沒有想到趙老會給你送上鑽石的會員卡,你說我們是不是該回個禮?」

原本劉嘯想要回禮的,但是不知道秦穆然是什麼個意思,所以這件事就一直拖著,等秦穆然回來。

「回禮是應該的,畢竟這麼大的輩分在那裡!而且我看他給我送這張卡,很大程度是想要看看我到底是個什麼情況,這樣吧,嘯哥,你幫我約一下趙老,等過幾天,找個時間,我們親自上門拜訪!」

秦穆然想了想,說道。

「好!」

劉嘯聽了秦穆然的話,點了點頭道。

吃完早飯,秦穆然等人便是又聊了一些龍鱗的情況,還有不久以後的發展,就在這個時候,陳龍也是走了進來。

「然哥,嘯哥,青竹幫的飛機有消息了。」

陳龍看著秦穆然和劉嘯說道。

「嗯?」

秦穆然看著陳龍。

「青竹幫的飛機昨天晚上竟然膽子大到去咱們的一個場子里玩了通宵,現在還在呢,然哥,要不要我帶人把他給弄回來?」

陳龍看著秦穆然問道。

「在我們的場子玩?呵呵,不用弄回來,我們去看看這位青竹幫的飛機哥吧!」

秦穆然冷笑一聲,便是起身。

「然哥,對付這種小垃圾沒必要你親自出馬吧!我去就行了!」

見秦穆然要親自去,陳龍覺得有些不妥地說道。

「有些事情,我還有些好奇,需要我自己去問,走吧,帶人一起去咱們的場子看看吧!」

秦穆然笑了笑,不多言語。

見秦穆然都這麼說了,陳龍也不好再說什麼,只能夠帶著秦穆然,向著龍鱗下面的一個場子趕了過去。

大約半個小時,眾人便是出現在了一家KTV,由於這家KTV是通宵的,秦穆然等人在陳龍的帶領下,便是走入其中。

「龍哥!」

龍鱗的人早就在這裡等著陳龍他們,當看到陳龍后,便是上前打招呼道。

「人還在吧?」

陳龍問道。

「還在!」

「好!帶我們過去!」

陳龍淡淡說了一句,隨後那人便是帶著秦穆然一行人向著KTV之中的一個包廂走了過去。

「嘭!」

陳龍在那名龍鱗人員的帶領下,很快便是來到了包廂的門口,當即也是不客氣,一腳直接踢了出去。

門被踢開,而裡面的人則是嚇了一跳。

只見一個留著非主流殺馬特頭髮的年輕男子,此時他的懷裡正抱著兩個衣著火辣的女人,在卿卿我我。

突如其來的踹門聲,也著實讓他嚇了一跳,當即便是面色不善地看著秦穆然等人。

「你特么的誰啊!知不知道我是誰?」

飛機很是不爽地看著陳龍和秦穆然,眼睛之中滿是怒火。

「青竹幫飛機嘛!了不起?」

陳龍給了飛機一個大大的白眼。

「知道是你飛機哥,還敢跟我狂?信不信今天我讓你走不出這個門!」

飛機見自己被人給挑釁鄙視了,當即不悅地說道。

「呵呵!你也不看看這裡是誰的地盤!龍鱗的地盤,你跟我說讓我走不出這個門?」

陳龍冷笑一聲,也不客氣,當即便是一腳揣在了飛機的胸膛上面,直接將飛機給踹在了沙發上。

「嘭!」

陳龍一腳頂在了飛機的胸膛上面,面色不善地說道:「飛機,敢來我龍鱗鬧事,你真的是不知死活!」

「你…你是誰?」

飛機被陳龍這一腳踹下去,酒也是醒了幾分,整個人面露恐懼地問道。

「龍鱗,陳龍!」

陳龍淡淡地說道。

「龍…龍哥!」

我有一顆時空珠 飛機在青竹幫只不過算是一個小小的上位大哥,但是陳龍就不一樣了,他如今在龍鱗也算是混的風生水起,大權在握,名聲在地下世界里也是傳了出去,誰都知道,陳龍是龍鱗老大劉嘯的心腹。

「飛機,我們然哥找你想問點事情,你最好老老實實地交代,要不然的話……」

陳龍沒有說什麼,但是從他的眼神之中便是可以看出,充滿了濃濃的威脅。

「我說…我說!」

都已經這樣了,飛機怎麼還不知道自己的生死就在陳龍的一念之間,當即表態道。

「然哥,你問吧!」

陳龍轉身對著秦穆然說道。

「嗯!」

秦穆然點了點頭,便是坐到了一旁的沙發上,點了一根煙,道:「讓那兩個女人先出去!」

「還不快滾!」

陳龍冷呵一聲,原本已經驚慌失色的兩位美女如蒙大赦一般,急匆匆地便是拎著手拎包向著包廂的外面跑了出去。

「飛機,你知道我是誰嗎?」

見包廂裡面的無關人員都離開了,秦穆然抽了口煙,淡淡地問道。

「不…不知道。」

飛機此時酒也醒了一半,盯著秦穆然看,腦海里也是沒有半點的印象。

「呵呵,我叫秦穆然!」

秦穆然笑了笑說道。

「什麼?你就是秦穆然?!」

這一次,飛機聽到秦穆然自我介紹后,整個人都不好了,身軀猛然一震,他是沒有見過秦穆然,但是這個名字,似乎…昨天晚上自己派人去「教育」他的!

這一刻,飛機若是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情況,那就真的是白瞎了!對方找上門來了!一種不祥的預感頓時浮現在身前。 張美華見薛美美突然這樣說,一時也是懵了。此時,李肅把低下的頭微微擡起來,看着薛美美說道:“我沒有騙你,我是真的沒有道法了。”

張美華見狀馬上說道:“我相信我表弟,他不會騙你,他可能是真的沒有道法了。” 天咒 薛美美聽後,還是不相信的說道:“那怎麼可能,之前還有道法的,怎麼現在說沒就沒了。”這時李肅說道:“當時在萬人坑對付一隻鬼王的時候,我記得我消失鬼王之後,就暈過去了,後來醒來到現在,我就一直沒有道法了。”

之後,張美華好說歹說,最終用一場電影才終於把薛美美說服。

看電影,李肅倒是不怎麼想看,只是一直在想到底是怎麼回事,道法到底是怎麼消失的,以至於張美華說去看電影,李肅一點反應都沒有。

最後,三人決定一起去看電影,然後再去吃飯。張美華給了錢,三人便一起上車準備去買電影票。就在張美華三人開車走的時候,一隻黑色的貓悄悄走了出來,看着張美華他們離去。

李肅等人完全沒有注意到這隻黑貓,黑貓也只是在原地,沒有跟過來。

開了半個鐘頭,李肅三人到了一家電影院門口。進去之後買了票,就只等電影開放了。等待是讓人最煩的,於是,李肅準備先休息一下。

終於等到電影放了,張美華和薛美美二人邊吃東西,邊聊。李肅也起來了,電影放的內容是李肅從來沒有看過的,也不想看。大約放了2個小時,電影結束了。李肅等人起身準備離開了,走出門口之後,李肅突然發現,外面已經全部黑了。又走出去幾步,李肅發現張美華和薛美美沒有跟在自己身後,於是回頭一看,發現身後是空的,什麼張美華、薛美美,電影院都沒有了。此時彷彿整個黑夜就只有李肅一個人,李肅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他還在想,剛纔明明表姐和薛美美就走在自己身後幾步啊,怎麼連電影院都沒有了。

正當李肅在想這些問題的時候,遠處走過去了四個人,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個穿着西裝的男人,他後面是兩個看上去像學生的女孩子,走在最後面的是一個染着黃頭髮的青年。西裝男最先走過來,隨後和李肅說道:“你想知道,爲什麼你原來的世界不見了嗎,想的話,就跟我們來吧。”

李肅聽到這話,一時沒有想明白,心裏想道“原來的世界,是什麼意思,難道我現在不是在原來的世界了,那現在我是在哪裏”,帶着疑問,李肅只好跟着西裝男等人一起走。

在路上,西裝男說道:“我們都是一樣被它選中的人,但是,它到底是什麼,我們沒有人知道。”李肅越聽越糊塗,只好向西裝男問道:“這位大哥,你說什麼,我不太懂,你能說得詳細一點嗎。”

這時,染黃頭髮的青年突然說道:“意思就是說,我們現在不在我們之前的世界了,但任務完成,我們可以迴歸原來的世界,只要一有人死,它會按時選一些人進來,繼續它的遊戲,它就是遊戲的設計者,而我們就是遊戲的參與者。在遊戲中,你只有自求福大命大,它是不會憐惜每一個人的。”

李肅聽完後說道:“我還是不太明白,爲什麼它要讓我們做遊戲,我們就得按它要求做呢,還有,它到底是誰,它又要我們做什麼樣的遊戲呢。”

西裝男這時說道:“它是誰,我之前就說過,我們沒有人知道它到底是誰,在哪裏,但是,它有可以讓我們進入它設定的世界裏的能力,在它設定的世界裏,我們只有完全遵守它的規則,按要求完成它給的任務,我們才能再次迴歸我們原來的世界,如果不小心死在它設定的世界裏了,那我們也就真的死了。”

聽完西裝男的話之後,李肅大致瞭解了現在的處境。

隨後,李肅又問道:“那它都會給一些什麼樣的任務讓我們去完成,難道我們這一輩子都要一直完成它給的任務到老,到死嗎。”

西裝男回答道:“它不會一直讓同一個人完成它的任務,因爲如果這個人一直能夠完成它的任務,它也會覺得沒意思,所以,到了一定任務量的時候,它就會讓你永久迴歸原來的世界,至於你說的,是一些什麼樣的任務,我一共是完成了三次任務,我每次的任務都很恐怖,甚至我第二次任務,都見到了真正的鬼,那一次,和我一起做任務的,一共是六個人,死了四個,就我和另一個女孩活了下來。 靈魂冠冕 這是我第四次做任務,希望能和之前一樣好運。”說完,西裝男撇過頭去,看着那兩個一直在害怕的女學生說道:“她們也是和你一樣,第一次做任務”,隨後又看向染髮的青年說道:“這位兄弟是第二次”,最後又回過頭來對李肅說:“兄弟,我看你心理素質還挺不錯的,新人有這樣的心理素質,活下去的希望會大一些,我叫張輝,歡迎你和我們一起做任務。”

開玩笑,李肅是什麼人,從小就見鬼,到後來鬼見他都得馬上跑。

隨後,大家一一介紹了自己,染髮的青年叫程文,女學生,一個叫李菲,一個叫肖芸,兩人是同班同學,同時被選中了,也不知道是幸運,還是可悲。

之前聽到西裝男,也就是張輝說道,他第二次任務遇到了真實的鬼,李肅心裏就在想:“哎,要是之前道法在就好了,如果這次還是關於鬼的任務,就不必擔心了。”

其實,李肅這樣說也有道理,如果李肅真的現在有道法,那說不定,這次任務,大家還得靠李肅來完成。不過,想歸想,李肅現在是真的沒有道法,想也沒用,只有先跟着張輝再說了,一個是隻有他經驗最多,再就是沒有誰不想活下去的。

李肅雖然對張輝的話不是完全相信,但現在確實不像在原來的世界了,因爲這個世界,很空,幾乎沒有什麼建築。李肅想知道真相,唯一的辦法就是先活下來,然後,迴歸原來的世界去,才能知道這件事情,是不是真實的。

隨後,張輝說道:“不管怎麼樣,我們先活過這次任務再說吧,接下來,我們應該快接到任務通知了。” 看到飛機這樣子,秦穆然的嘴角微微上揚,道:「怎麼?現在想起來了?」

「然哥,我不知道你跟龍鱗有關係啊!然哥,求你饒了我!」

飛機見到秦穆然,臉上露出驚恐,連忙求饒。

「呵呵,饒了你不是不行,我想知道,是誰讓你來教育我的?」

秦穆然吐出一口煙霧,看著飛機淡淡地說道。

「不是我!我也是收錢辦事!」

飛機知道秦穆然要問這個問題,立刻搖著頭說道。

「誰?」

「快說!」

陳龍腳下又加深了幾分力道,疼的飛機直接齜牙咧嘴。

「是許家!許家的大少許子顏打電話給我,讓我給你一個教訓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