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飛笑着說道,

“我父親不算老牌的護衛,我二叔,也是鑽石實力,他手底下有一支藍衣執法隊,平時我偶爾也處理一些小事。”

藍衣執法隊,他們每個人都是鉑金實力,對於這些人,張林不怎麼好查。

要想從玄金,地金這邊入手查探,恐怕有些廢力。

張林不解的問道。

“老牌護衛,這有什麼區別嗎?都是護衛,難道先後成爲護衛,也是有區別的嗎?”

陳飛點了點頭說道。

“沒錯,什麼時候成爲護衛,這是很關鍵的。

老牌的護衛,他們的權力要打一些,他們一般也是某些主神統治者的心腹。

護衛也有區別的,有些護衛是某些統治者的直系屬下。

我父親就比較倒黴,當時拿到那個職位的時候,東部市區的兩位統治者,發生了矛盾。

他們都想推薦自己的心腹去擔任,後臺鬧來鬧去,我父親被推了進去,作爲調解人的存在。”


聽到這話,張林捕捉到了一個關鍵信息,主神統治者的心腹,那這麼說,暗害他的人,跟某個統治者有關係。

那麼是不是可以確認一點,暗害他的,一定上老牌的護衛,因爲只有他們纔有機會更主神統治者有關聯。

這只是一個猜測嫌疑人的排除法,如果真的如陳飛順點那樣,那他父親倒是沒什麼嫌疑了。

張林不在這個話題上糾結了,先把這四位的信息瞭解了再說,比對了一番之後,他說不定就能猜測出誰的嫌疑最大了。

張林微微一笑說道。

“陳飛兄,那你說說其他三個護衛吧!”

陳飛表情微微變化了一下,說起他父親,他也知道他父親這些年不好受。

不再多想,陳飛繼續爲張林說起護衛的事情來。

“我先說你熟悉的吧!葉雲的父親,既然你跟葉雲碰過面了,對於他的信息,相必也瞭解一些。”

張林點了點頭,認真的傾聽起來。

說起着葉雲,他之前做了一些奇怪的舉動,倒是讓張林有些懷疑。

“葉雲父親,老牌護衛,在這東部市區的權力很大,負責交通,房產管理這一塊。

葉雲父親,他身後有主神統治者支持,實力也強大。

有傳聞說,葉雲父親已經快突破了鑽石級別了,一但他父親成爲宗師級別。

哪怕是主神統治者,也不能小覷他。

至於葉雲父親的手下,這更不好說,明面上,葉雲父親手下,只有他兒子葉雲帶領的一支藍衣執法者。

可暗地裏,大家都知道,這位護衛大人,培養了一些自己的心腹手下。

這也正常,一個隨時可以跟主神統治者扳手腕的人,自然要培養他的實力。”

陳飛在說起葉雲父親的時候,臉上有些牴觸的情緒。

張林聽聞之後,有了一些自己的判斷,按照陳飛這麼說。

葉雲父親很是神祕,有主神統治者的依靠,他的嫌疑倒是很大。

陳飛說到最後,忍不住吐了一句心聲。

“總的來說,那些有主神統治者依靠的護衛,他們都不是什麼好人。

主神統治者,說的好聽上維護治安的人,可實際上也只是一羣瓜分底層利益的人。”

張林點頭,深有同感的說道。

“對啊!上層的爭鬥,底層的人員最慘。”

陳飛搖了搖頭,不想在這個沉重的話題過多停留,繼續說起第三位護衛。

“第三位護衛的話,他姓王,大家稱呼他沒王護衛,他背後也依靠主神統治者。

東部市區,一共有兩位統治者,而王護衛跟葉護衛,他們便是那兩位統治者點代言人。

平常這倆人斗的很厲害,王護衛主要負責衣食這一塊。

王護衛的話,他平時表現的比較霸道,在東部市區三環這裏,很多人都聽說過他點大名。”

張林若有所思,王護衛跟葉護衛是敵對關係,他們之間若是能查明出誰在暗害自己。

那張林到是可以尋找另外一位的庇護。


陳飛簡單說完王護衛,接着說起了最後一位護衛。

“最後一位護衛是秦護衛,他跟我父親一樣,都是同一位主神統治者提拔上來的新護衛。

秦護衛爲人很是低調,平常除了辦公之外,根本見不到他人。

他跟我父親,一同合作,牽制王護衛跟葉護衛之間的爭鬥。

說實在話,那秦護衛,真的很低調,低調到了,他連商業這一塊也不爭取,平時除了主神統治者的工資之外,他也不搞外快。”

張林微微一笑說道。

“這種人才厲害,他說不定在做副本世界完成任務,提升自己的實力,然後成爲新的主神統治者。”

陳飛大笑一聲,覺得張林這話說的到有那麼一分道理。

張林說完之後,開始分析起四位護衛的嫌疑。

葉雲父親也護衛嫌疑最大,王護衛第二,秦護衛第三,陳飛父親陳護衛嫌棄最小。

當然這只是嫌疑,嫌疑小的並不一定不是,張林還得需要了解更多的信息才能判斷。

除了這四人,東部市區二環的五位護衛,也有可能。

如果是二環的護衛,那就糟糕了,二環的護衛實力強大,不好查。

三環雖然實力也強大,可至少可以查出來。 張林瞭解三環的四名護衛之後,心中也算是有了一些打算。

二環的那五名護衛,張林打算暫時先不考慮,他也沒辦法考慮。

因爲二環哪裏,設計的東西更多,張林現在,還沒有那個實力去處理。

二環的護衛,要想查明,也只有從其他的方面獲得信息。

在此之前,張林覺得他應該先把這三環的四名護衛查嘆了再說。

張林在思考當中,陳飛見到張林走神,他也沒有打擾。

陳飛腦子也轉的快,張林問這麼多,還時不時的沉思一下,明顯是在考慮什麼。

或許張林身上有着什麼故事,主神統治者之間,爲了利益,會有爭奪。

同樣的,這些護衛,他們也會爲了利益,彼此爭奪。

主神統治者,他們之間的利益爭奪,便是通過護衛來進行的,而護衛之間,他們的利益爭奪,便是一些底層的人。

陳飛的父親告訴過他,實力沒有到達鑽石,都只是底層。

陳飛父親,盡心盡力的培養自己的兒子,希望他兒子能早一點成爲鑽石級別。

可他這兒子到好,不思進取,整天只知道吃喝玩樂,他父親一番扶持下,也只不過達到了鉑金高級而已,離鑽石還有一步之遙。

不像其他護衛的兒子,他們基本上都已經達到了鑽石級別。

張林嘆了一口氣說道。

“陳飛兄,你說我們這些底層,有一天能不能擺脫那些大人物的控制。”

陳飛搖了搖頭說道。

“難啊!我也父親當十年的護衛,你說他擺脫了控制嗎?護衛已經是主神世界第二大階層,可我父親,他還是有很多身不由己的地方。”

張林還有一個問題想不明白,現在跟陳飛打開了話匣子,那自然是有什麼問什麼了。

“陳飛兄,主神世界,護衛的實力標準是鑽石級別,可主神世界當中,達到鑽石級別的,起碼有幾百個吧!

可是護衛,爲什麼只有三十六個,這個數字從來沒有變過,是這樣嗎?”

陳飛點了點頭說道。

“沒錯,護衛永遠只有三十六個,而主神統治者,也是維持在一定數量。

以前的主神統治者很少,可逐漸的,有人脫穎而出,於是主神世界的統治者就多了。

統治者多了,主神世界就有些混亂了。

有傳聞說,以前的主神世界,統治者,護衛之間,是沒有數量規定的。

可很久以前,那些統治者,護衛之間發生了矛盾。

爆發了一場史無前例的慘烈戰鬥,那場戰鬥,死了好多護衛,更是有主神統治者隕落。

從那以後主神世界,便有了統一的規劃,統一的管理。


可明面上,主神統治者們,他們是維護和平的化身,但暗地裏,這些主神統治者,無時無刻不在想着幹掉他們的敵對勢力。”

張林之所以問這個問題,他是這樣想的,等他達到了鑽石級別,他能不能搞一個護衛噹噹。

到了那時候,張林也能相對自由一些了。

可聽了陳飛說的,護衛只有三十六個,除非有其他的護衛死亡。

張林現在得一個,可以保命的職位,護衛是沒機會了,那隻能想辦法找其他的職位。

張林也沒客氣,直接了當的說道。

“陳飛兄,我問了這麼多,相必你也應該知道一些,我是遇到了些麻煩,說不定什麼時候被幹掉了都不知道,”

陳飛看着張林,對於他的遭遇,並沒有感到驚奇,他曾經也遇到過張林這樣的人。

或者說他父親,以前也跟張林一樣,都是從這個層次度過來的。

陳飛淡然一笑道。

“我懂,生活在主神世界,有太多的身不由己,有太多的生活所迫。”

張林微微一笑說道。

“陳飛兄,你就比較幸運,你父親給你打下了一片安穩之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