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飛微笑的拍了拍楊一善的手,此時無聲勝有聲!

孫蔡和王德勁狠狠的瞪着陳飛,要不是有校董在場,他們必定會合力將陳飛拋出窗外。

但此刻,只能忍。

校董似乎被陳飛這番話刺激到了,他狠狠的瞪着孫蔡和王德勁,嚴聲斥道:“你們兩個聽着,如果被我查出你們誣告楊一善的話,開除的將會是你們。”

王德勁心中暗暗偷笑:死老鬼,難道老子怕你不成?老子還有最後一張王牌沒有使出呢!想要開除我們,做夢吧!

孫蔡同樣是這樣的心態,彷彿他們的背後隱藏着一個強大的靠山一樣。

要不然,他們都不敢在校董的面前有恃無恐了。

孫蔡和王德勁被訓得面面相覷,逼於形勢,他們只有沉默不語。

“都回去吧!等查清楚這件事,再做決定。”校董點燃了一根香菸,呆呆的看着辦公桌上的答案紙團。

既然校董都已經下了逐客令,大家只有離去。

離開了校董的辦公室,楊一善、歐文麗和陳飛走在校園綠蔭的草地上,大家都爲今天這件不愉快的事情而鬱悶。

“楊一善,你以後要小心王德勁這個小人了。”歐文麗關切的看着楊一善,接着慚愧的道:“唉!都是我連累了你,要不是我讓你,冒充我的男朋友,王德勁都不會因此,而懷恨在心。”

楊一善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老師,該小心的是你,我一個大男人怕什麼?王老師只不過是思想有毛病,導致因愛成恨,我有信心治好他。”

陳飛搖了搖頭,嘆息道:“哥們,你太善良了,難怪會有這麼多人欺負你。”

楊一善嘿嘿笑道:“就你這個善不算善、惡不算惡的‘壞男人’,難道就沒有人欺負你嗎?”

陳飛幽默的道:“有!美女!”

楊一善:“……”

歐文麗白了陳飛一眼,真想重重的賞他一個大板慄,好讓他知道美女的存在。

“不好意思,歐老師、陳飛,我先接一下電話,沒什麼事的話,你們先回去吧!”這時,楊一善的手機響了。

歐文麗很想說:“我想請你吃飯,多謝你上次捨己爲人冒充我的男朋友,氣走王德勁這個小人。”

不過,見楊一善飛快的跑開接電話後,只好打消了這個念頭。於是,吩咐陳飛兩句後,滿懷心事的走開了。

陳飛很想跟着去八卦一下,不過又怕楊一善不高興,只好搖頭而去。

楊一善飛快的走到了校園的小亭,找了一個背風處,然後纔拿出手機,回撥了電話。

“我的慕容大小姐,你找我找得那麼急幹嘛?”電話撥通後,楊一善首先開口發問。


慕容蘭蘭聽到楊一善似乎有些責怪她的語氣,於是,皺着眉頭道:“怎麼?有事找你,不行嗎?”

楊一善連忙道:“不,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

慕容蘭蘭不高興的道:“那你是什麼意思嘛?打了那麼多個電話都打不通,好不容易纔打通一次,你卻怪責本小姐。”


楊一善嘆息道:“我剛纔在考試,關機了,你當然打不通了。”

剛纔,楊一善的確關機了,正如他所說的要考試,所以才關機,直到從校董辦公室出來後,他纔開機。

慕容蘭蘭不解的問道:“你考什麼試?你不是請假了嗎?”

於是,楊一善將趕回學校參加模擬考試的事,略略的說了一遍。不過,卻省略了王德勁、崔水和平頭故意整他的事。

原因很簡單,楊一善不想慕容蘭蘭過多的擔心而已!要是被這個淘氣刁蠻的大小姐知道了這件事,說不定會鬧得滿城風雨。

鑑於這個原因,楊一善才選擇隱瞞。

聽完後,慕容蘭蘭的氣才漸漸的消去,“算你了,誰叫你是本小姐的良醫保鏢!”

“美女的良醫保鏢!”楊一善笑了,“美女啊美女,你的腳傷好了沒有?”

“託你的福,好了!明天就可以自由活動了!”慕容蘭蘭欣喜的道。

“那哥這個良醫保鏢,豈不是可以功成身退了?”楊一善嘿嘿笑道。

“討厭!纔不要!”慕容蘭蘭嗔道。

“嘿嘿,那你想要什麼嘛?莫非想要升哥爲一等良醫貼身保鏢?”

“美死你!不跟你說了,扮豬吃老虎、沒點正經的。”慕容蘭蘭口中雖然是這樣說,但是心中卻有一股莫名其妙的喜悅。

楊一善拿着手機,愣愣的看着前方,但見王德勁正朝他這邊而來。

慕容蘭蘭見楊一善這麼久都沒有吭聲,於是道:“喂!你在想什麼呢?爲什麼不說話?”

“沒什麼?有事嗎?”楊一善眼看王德勁就要過來了,於是直奔主題,想快些結束通話。

“本小姐告訴你一個好消息,聽郭文滔說,爲文明村興辦醫院的事兒已經通過了,很快國家就會撥款下來。”慕容蘭蘭興奮的道。

“好事!太好了!”楊一善高興的說道,“我現在有事要忙,忙完了,再找你!”

說完,楊一善直接掛了機,原因很簡單,王德勁已經走了過來。

慕容蘭蘭連續餵了好幾次,都不見楊一善吭聲,氣得嘟起嘴巴,自言自語的罵道:“好你個楊一善,居然敢掛本小姐的機?”

楊一善看到王德勁這個醜惡的面孔就想反胃,於是,故意避開他。

誰知王德勁根本就不識好歹,看見楊一善往他左邊走了,他同樣跟着往左邊走;當楊一善往右邊走了,他又往右邊走。

“王老師,請你不要太過分。”楊一善心地善良,不想和王德勁計較,所以纔會警告他。

“誰過分了?這條路是你的嗎?”王德勁怒視着楊一善,真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 “好吧!我站着,你先走。”楊一善懶得和王德勁這個卑鄙小人計較。

楊一善都已經主動的站着,可是,王德勁卻分毫沒有先走的意思,他見楊一善停住了,於是也跟着停住。

王德勁好不容易纔遇上單獨與楊一善碰面的機會,他又怎麼可能會這麼輕易的放過楊一善呢?

剛纔,當着那麼多人的面,王德勁不敢對楊一善怎樣,現在,難得有這麼好的機會報仇雪恨,他又怎麼可能會錯過?


原來,剛纔楊一善等人離開校董辦公室後,王德勁與孫蔡等人也跟着離開。

崔水和平頭只是學生,不太方便與王德勁和孫蔡走在一起,於是,各走各的。

王德勁和孫蔡躲在某個角落耳語了一陣後,各自離去。

王德勁壓根兒就沒有想到,居然會在校園小亭看到楊一善,當他看到楊一善後,決定過去找楊一善算賬。

……

“王老師,你到底是走,還是不走?”楊一善十分不爽,“你要是不走,那麼我先走了。”

說完,楊一善邁開腳步,往着王德勁的右手邊走去,誰知這個王德勁又攔着不讓楊一善走。

“楊一善,你懂不懂禮貌?看到老師來了,就想走開?”

“請問老師,什麼纔算禮貌?你身爲老師,故意刁難學生,難道就很有禮貌嗎?”

一剎那,王德勁煞白的臉上佈滿了陰霾,“好!那麼我就告訴你,什麼叫做禮貌。見了老師,不但要點頭哈腰打招呼,而且還要敬菸、敬酒、進酒樓。”

楊一善壓根兒就沒有想到王德勁,居然會是這麼一個貪心的人,要是讓他當官,那必定是個貪官!

“王老師,你沒救了。想要這麼好的待遇,我勸你還是不要做老師了,不如去做土匪大哥吧!身爲你的學生,我替你感到羞恥。”

“放心,你很快就不是我的學生了,所以你沒資格以學生的身份和我說話,不怕告訴你,你和陳飛明天就要被開除了。”王德勁陰險的笑道。

“你覺得有可能嗎?校董都沒有表態,你卻誇誇其談了,真是自討沒趣!”楊一善再善良,也不會對這種人善良,叫他老師,已經是很給足面子他了,要不是同情他因愛成恨,早就已經不客氣了。

“好吧!我不怕告訴你,我有一個親叔是文明市教育局局長,哼哼,你就等着好消息吧!”王德勁得瑟的笑道。

原來王德勁真的是有靠山,難怪連校董都不放在眼內,也難怪他這麼放肆,校董都不敢對他怎樣。

楊一善皺着眉頭仔細的想了想,覺得王德勁的話不像是嚇唬人,於是道:“王老師,我請你不要爲難陳飛,我與你之間的恩怨,與其他人無關。”

“其他人?他當你是好哥們呢!你們既然是好哥們,那麼爲什麼不讓你們死在一起?”

“王老師,你要怎樣才肯放過陳飛?”楊一善並非怕王德勁,而是怕王德勁使手段,將怨氣發泄在他的好哥們陳飛身上。


“放過他?可以,除非……”王德勁得意的笑道:“除非你站着讓我來撞,如果我撞不倒你,就放過陳飛,並且讓你從我身邊走過。”

楊一善十分迷惘,任憑他再聰明,也想不明白爲什麼王德勁會有這麼怪異的想法?

由於王德勁是個體育老師,比較鍾情於體育運動方面,比如泰拳、鬥牛,最近更是偏好於鬥牛,於是自創了一套撞拳。

這套撞拳就是從鬥牛身上得到啓發,而研究出來的,這種撞法來勢洶洶、殺傷力極強,所以王德勁十分喜歡。

“好!既然你這麼喜歡像牛一樣亂撞,那麼就讓你撞個夠!”楊一善相信自己的實力,所以半點也不怕王德勁。

“你這是自找的,怨不得我了。你最好站着別亂動,否則當違規處理,輸了可別怪我。”

王德勁分明是將自己看成是必勝將軍一樣,那樣子要多囂張,有多囂張!

“等等……”楊一善看見王德勁展開架勢就要撞過來,連忙伸出右手,大聲喝道。

“怎麼?知道怕了嗎?”王德勁得瑟的看着楊一善,“怕了,就趕緊從我褲襠底下爬過,然後回教室拿書包滾出文明中學。”

有這樣的老師簡直是誤人子弟,真是校門不幸!

楊一善嘆息的搖了搖頭,“怕?我楊一善什麼時候怕過?我就怕老師你撞不倒我。”

王德勁知道楊一善懂小小針灸,不過,卻不太清楚楊一善懂古武,如果他知道楊一善懂古武,恐怕就不敢這麼囂張了。

“笑話!我會撞不倒你?”王德勁自持他高大威猛、氣力強大,根本就不將楊一善放在眼內。

“假如老師你撞不倒我呢?”楊一善面對着可惡的人,不再像以前那樣善良老實了,取而代之是以牙還牙。

“哼!如果撞不倒你,我就馬上離開,並且放過陳飛。”王德勁不屑的說。

“哼!哪有這麼好的事情?你撞倒了我,還要千方百計想開除我和陳飛,而你撞不倒我,卻可以一走了之,哪有這樣的道理?”楊一善翻了翻白眼,冷哼道。

“那你想咋樣?”王德勁不耐煩的道。

“你撞不倒我,馬上滾,並且不能爲難陳飛,更不能打歐老師的歪主意。”

“等我撞死你再說吧!”

說到這裏,王德勁像一頭瘋牛一樣,使勁的撞向楊一善。

“砰!”一聲悶響,楊一善紋絲不動,王德勁卻被震得後退了兩步。

“不可能,怎麼會是這樣的?”

王德勁極不相信的看着楊一善,但見楊一善微笑的看着他,彷彿一點事也沒有。

“怎麼樣?我說得沒錯吧!你是撞不倒我的。”

“你以爲你是不倒翁嗎?我纔不信,哼,我就不信撞不倒你。”

於是,王德勁用盡全力撞向楊一善。

“砰!”這次響聲比剛纔更大了,楊一善依然紋絲不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