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浩笑道:“這麼聰明,還這麼年輕,爲什麼想不開呢?”

魂魄撇嘴:“得了癌症,沒錢治療,能咋整?”

陳浩道:“以前說癌症是絕症,不過如今各地都出現了異常,還有地下生物冒出來,食之可以強身健體,消除疾病,癌症也不是沒得治。”

“大佬,你這語氣讓我想起了一句很有名的話,何不食肉糜?呵呵,我都說沒錢了,這地下生物比特麼特效藥還要貴,我用什麼買?再說了,我的家庭也是稀爛,就算有錢,也不見得會拿出來給我治療,既然如此,何必活着折磨自己?”魂魄一副自嘲的語氣。

陳浩搖頭:“沒出息,只要還活着,還有一口氣,就要抗爭到底,就要拼搏到底,你這是沒骨氣的表現。”

“哎你……”魂魄氣的想反駁,可是看着陳浩,終究說不出來,有氣無力的道:“你說得對,我就是在逃避,哎,本來就是個普通人,打小沒享受過親情,好不容易長大了,結果得了癌症,你說,一個普通人面對這樣的命運打擊,能怎麼辦?”

陳浩笑道:“所以你選擇了死亡?”

魂魄搖頭:“選擇死亡,也不全都是我不想治療了,畢竟死都不怕,能怕活着?我只是不想牽累一個人,那是一個很善良的女孩,就因爲很久之前我把她從一條狗嘴下救了出來,就很幼稚的想要和我私定終身,呵呵,沒見過世面的傻妞一個。”

嘴裏說着傻妞,但是魂魄臉上卻是一片柔情。

因爲自幼悽苦,感情方面極度缺乏,所以有人一片情誼,會越發珍稀,不想把這情誼給破壞了。

陳浩明悟,旋即笑道:“我還以爲你沒勇氣,倒是我看錯了,你這是很雞賊啊。絕症沒救,乾脆一死了之,這樣一來,不會耽誤別人姑娘,或者說不會破壞心中唯一柔軟的地方,否則要是天長地久,感情被磨沒了,沒有親情的你,又失去了唯一的愛情,怕是比死還難受。”

魂魄看向陳浩:“我都死了,大佬就不用把我剖析的這麼透徹了吧?話說大佬,我這一死你就出現?是不是有點巧合?”

陳浩道:“算是巧合吧,我本來就在這裏,看到你跳樓,過來瞅瞅,嗯,說起來,能把我吸引過來,這也算是你的機緣,怎麼樣,想擺脫這無趣而絕望的人生,真正的活着嗎?”

魂魄:“……”

陳浩笑道:“不信嗎?”

魂魄道:“倒也不是,就是大佬,忽悠鬼的時候,能換句新鮮的臺詞嗎?你這明顯是盜版啊。”

陳浩道:“行,簡單的來說,你死了,不可能復活,而且看你身上也沒啥陰德,自然也沒有怨氣邪氣,馬上就會有六道輪迴接引你去輪迴,來生是個啥,全看運氣。”

魂魄饒有興趣的道:“大佬這意思,我還有第二種選擇?”

陳浩道:“對,穿越。”

魂魄驚愕道:“真假?大佬可別忽悠我。”

陳浩道:“你都死了,我忽悠你幹嘛,是不是真的,去看看就知道了。”

“穿越了?我還是我嗎?還能回來嗎?”魂魄認真詢問。

陳浩道:“這個可以放心,畢竟前往其他世界,是一種禁忌,送你過去並非正常轉生,所以大概你還是你。”

魂魄不滿:“什麼叫大概?”

陳浩笑道:“第一,你要穿越的世界,未知。第二,穿越之後,你如何獲得新生,未知,第三,就算得到了新的身體,可是那個身體是什麼,你這魂魄能不能和土著搶成功,未知。所以你懂得,這就是一場拼搏,成功了,你衣錦還鄉,歸來成大佬。不成功,煙消雲散,我也沒轍。”

魂魄猶豫了一下,道:“大佬,能拜託一件事嗎?”

陳浩道:“你說。”

“原本我死了,無所謂,不過現在,我願意去拼一把,所以我還有機會回來,所以我不希望我喜愛的女孩,爲我傷心,爲我難過,然後投入別人的懷抱,所以……”說到這裏,魂魄看着陳浩:“我希望大佬幫個忙,忽悠那女孩,讓她……等我十年。”

叮咚:跳樓鬼楊過,一天陰魂,完成死願,獎勵一年道行。

“……我擦,這特麼都能激發任務!!” 胭脂亂:風(蟹)月棲情 被任務驚了一下,隨後陳浩毫不猶豫的答應了。

不說一年道行的獎勵,就說這第一個吃螃蟹的,怎麼着也要多關照一下啊。

另外有個不成文的說法,妹子的動力無限大。

說不定心裏惦記着妹子,這貨能夠克服重重困難,重新歸來。

畢竟是敢叫楊過的男人,肯定前途不可限量。

從楊過口中得到了若干信息,然後陳浩就把它收入了袖裏乾坤空間中,如何把它送走,自有白衣大佬安排。

之後,陳浩掏出電話,撥打了一個號碼。

一步愛情 電話響了兩聲,被接通,陳浩開口:“喂,你好,是苗淼淼嗎?”

對面停頓了一下,然後一個粗嗓子低沉道:“她已經睡了。”然後掛了電話。

陳浩:“……”

我擦,什麼情況這是?這妹子有男人了?

那這……咋整?

陳浩有些懵。

他似乎想到了,十年後,大佬歸來,心愛女人的孩子,叫他叔叔。

正亂想呢,電話響起,拿起一看,卻是剛撥打的號碼。

猶豫了一下,陳浩接通,然後一個嬌俏的女聲響起:“不好意思,剛纔是我舍友胡鬧,那什麼,你是誰呀?怎麼有我電話?”

陳浩無語,這年頭的孩子,這麼鬧騰的嗎?

“是楊過讓我聯繫你的,他說,你是他在這個世界上,唯一最親近的人。”陳浩開口。

女聲似乎有些驚喜:“真的嗎?那蟈蟈呢?他在那?都失蹤五天了,也不聯繫我,電話也關機,他去哪兒了?”

陳浩道:“他得了病,很嚴重的病,不敢聯繫你。”

女聲愣住:“病了?什麼病?病了就不聯繫我了嗎?他怎麼這樣?我不管,你告訴我他在那,我現在就來找他。”

陳浩道:“不好意思,這個不行,我答應他了,他得了癌症,骨癌,雖然不是晚期,不過要治療,醫療費是天文數字,所以上學是不可能上學了,他去爲自己拼搏了,你知道的,現在世界有些不變化,地底生物冒了出來,那玩意對治病有好處,他……”

“他自殺了對吧。”

陳浩還沒說完,對方突然驚人的插了一句話。

陳浩驚得目瞪口呆。

我去,這年頭的小妮子這麼厲害的嗎?

“你不用騙我了,我和楊過認識好幾年了,他的生命裏,沒有人比我和他接觸的時間更長,這個世界上更沒有人比我更瞭解他,他遇到了無法解決的事,只會去做極端的事情,他就是個慫包。”女聲平靜的開口,但是平靜之中,壓抑着憤怒,傷心。

陳浩無言以對。

難怪有一年道行的獎勵,這女孩不好忽悠啊!

嗯,瞭解這麼深,肯定用情也深,可別也想不開了。

陳浩連忙道:“好吧,瞞不過你,我現在就在楊過的屍首旁邊,他在不久前,剛剛跳樓。不過他自殺並非是終結,而是一個新的開始,如果你相信我,就來人民醫院,我會給你一個滿意的解釋。”

女聲沉默了片刻,道:“等我半個小時。”

陳浩收起電話,嘆息了一聲。

倒是沒想到,這年頭還有這樣用情的人,這種瞭解,哪怕是朝夕相處了數十年的兩口子,都不見得能夠擁有。

不過也對,如果不是這樣的感情,楊過那貨也不會許下十年承諾,真愛是最無法割捨的。

時間慢慢過去,二十分鐘左右,一輛車開進了醫院,然後幾個人下車。

這是三個女孩,看起來都很年輕,下車之後,左顧右盼。

“淼淼,人呢?”說話的是一個長髮女孩,身材高挑,容貌秀美,目光流盼間,有些霸氣的樣子。

“他讓我來人民醫院,具體在哪,我不知道。”回答的是一個娃娃臉女孩,第一眼看不漂亮,但是越看越耐看,有種特別的氣質。

“真是傻丫頭,別人說你就信了,你可是高智商少女,爲了一個臭男人,明明可以上大學卻硬把自己壓在高中浪費時間,這腦子是不是遇到愛情,就沒了?”

“好了晴晴,別說淼淼了,現在主要是看看,楊過是不是真的死了,淼淼是真心喜歡楊過的,要是……”

“哼,死了也好,他根本配不上淼淼。”美少女冷哼。

“喲,這嘴可真夠毒的,人家兩口子的事,你有什麼資格插嘴?”突兀的,一道聲音響起。

美少女怒了,順聲瞪視過去,然後傻眼。

看到的方向,沒有發現人。

這是誰說話?

“別亂瞅了,眼睛往下點,爺在這兒呢。”聲音再次響起。

美少女低頭,就發現,一隻雞不知道啥時候站在了身邊。仰起脖子,似乎在看她。

美少女傻眼:“剛纔,是你在說話?”

公雞道:“咋?我還不能說話了嗎?”

“你,你……”美少女倒吸冷氣,原本的霸氣消失的無影無蹤,腿都有些發軟。

另外兩個女孩也都嚇了一跳,退後了好幾步。

公雞道:“怕個球,我又不吃人。算了,和你們扯啥蛋,雞爺也不喜歡泡人類妞,你們誰是苗淼淼?我來接你去看楊過。”

娃娃頭女孩驚訝道:“我是。”

“那歐了,跟我來。”說完,公雞轉身走。

三個女孩面面相覷。

“來啊,你還楞着幹啥?難道你不想見楊過最後一面嗎?”公雞看女孩沒動,不耐煩的催促。

娃娃頭女孩一咬牙,跟了上去。

另外倆女孩頓了頓,也跟上了。

邪王狂妃:絕色聖靈師 現在的情況,讓她們不敢胡言亂語了。

先前電話裏說的話,似乎,也不是胡說八道呢。

你看,這雞都開口說話了,還這麼叼!

饒了幾個彎,仨女孩跟着公雞走到了一棟樓的側面。

原本前面看着一片空白,啥也沒有,但是隨着跨越了一個什麼東西,仨女孩就發現,不遠處,站着一個人,那人身邊,還有一隻貓,額,還有一隻飛舞的大蛾子。

另外就是,地上趟着一個人。

“蟈蟈!”

娃娃頭女孩驚呼一聲,直接跑了過去,跪在死去的楊過屍體邊,眼淚,瞬間就流了下來。

見到了屍體,最後的幻想破滅了,她感覺,心痛的無法呼吸。

報告,妻主已逃 “先別忙着哭,這小子現在還不算死呢。”陳浩悠然開口。

娃娃頭女孩擡頭,眼淚朦朧的看向陳浩。

“你是,剛纔打電話的人?”

陳浩咧嘴一笑:“我是,嗯,想知道楊過去哪兒了嗎?”

娃娃頭女孩點頭,繼續看着陳浩。

陳浩道:“說來話長,不過這大半夜的,我也不想講故事你們聽,就長髮短說。外面世界的變化,你們應該都知道的,畢竟政府也沒有隱瞞。不過你們知道的,也都很片面,這裏面水深着呢,以後還會有更多的變化和更大的危險,所以,面對這個情況,出現了一條轉機,說起來可能你們不信,這轉機,就是穿越。正好,我遇到了楊過跳樓,恰巧,他的靈魂符合穿越的標準,然後他就被選中了,所以我說他還沒死,因爲穿越之後,他可能會有機遇,如果成長起來,還可以回到地球。”

說到這裏,陳浩笑道:“如果不能理解,你可以這麼想,楊過死了,但是他還活着,只是去當救世主,完成保護地球的任務去了。楊過說了,讓你等他十年,不知道你願不願意?” “這個任務,還缺人嗎?”娃娃頭女孩沒有回答,反倒問了一句。

陳浩錯愕,上下打量女孩一眼,笑道:“自然是很缺人,不過按照你想的那樣,怕是不行。”

“爲什麼?”娃娃頭女孩不甘心的對視陳浩。

陳浩道:“因爲楊過前往什麼地方,變成什麼樣,我們都無法掌控。你說這樣的情況下,要發生偶遇的機率是多大?再說了,這種穿越,需要死亡纔可以,楊過是無可選擇,只能拼一次,如果你想跟過去,那麼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這輩子,你倆沒戲了。”

“那現在就有戲嗎?十年之約?你當我是小孩子嘛?”娃娃頭女孩咬着嘴脣,目中含淚。

陳浩啞口無言。

這的確是欺騙,騙一個女孩十年的青春。

開始陳浩還不覺得,這當面看到了,陳浩才發現,這種做法,太無恥了。

哪怕是真愛,哪怕是自己真的全力去付出,可是用不知道多小的機會,去讓一個女孩無條件爲自己等待十年。而且這還是一生中最寶貴的十年。

最最無恥的就是,這還是楊過一廂情願的做法,根本不給女孩拒絕或者思考的機會。

從楊過的角度看,他是珍惜這份感情的,不願意失去,無可厚非。

從旁觀者角度看,只要是個有理智的人,都會選擇呸一口,然後會說一句,既然是真愛,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那就放手,這纔是愛一個人的體現,自己沒機會,還拖着別人,簡直就是犯罪。

臉上有些發熱,陳浩覺得自己也是無恥的。 顧瑾,我們要好好的 居然還愉快的答應了楊過,這就是幫兇啊!

爲了一年道行,臉都不要了。

這不行,即便是忽悠人,也要有底線,過猶不及。

正打算開口說話,突然驚人的一幕出現,娃娃頭女孩,居然摸出了一把水果刀,猛然刺穿自己的胸口。

陳浩完全沒想到,這女孩居然能做出這種事,想阻礙都來不及。

看着娃娃頭女孩軟倒,另外兩個女孩驚呼着上前攙扶,可是娃娃頭女孩似乎有了決斷,拼盡最後一點力氣,抽出,再狠狠插下,這一下,女孩悶哼一聲,生氣快速消退。

“淼淼,你怎麼這麼傻!不就是一個男人嘛,世界上多的是,你何必……”美少女抱住娃娃頭女孩,又急又氣。

娃娃頭女孩只是勉強笑了笑,然後看向陳浩,虛弱卻果決的說道:“哪怕再渺茫的機率,我也要抓住,十年太久,我只爭朝夕。”

陳浩本想救人,可是看到娃娃頭女孩的眼神,停止了動作。

哪怕美少女和另外一個女孩要叫他幫忙送醫院,也沒有動。

很快,娃娃頭女孩,斷了氣。

陳浩一揮手,一道陰魂從娃娃頭女孩屍體上飄出,緩緩凝聚,散發白光。這變化,即便是美少女和另外一個女孩都看的清清楚楚,一時間都很懵逼。

好姐妹的屍體還在懷中,但是好姐妹卻又站在了身邊,嗯,是飄的,還在發光。

陳浩見了,目露驚訝之色。

這時候,娃娃頭女孩陰魂睜開了眼睛,先是四處看了看,然後在陳浩身上停下,開口道:“現在我死了,可以送我去穿越嗎?”

陳浩不答反問道:“你有宿慧,不是正常轉生。”

女孩陰魂笑了:“我不知道什麼宿慧,不過當我第一次遇到楊過的時候,我的心中就冒出這樣一個念頭,我要和他在一起,誰都不能把我們分開,爲此,我甘願做一個普通的女孩,陪在他身邊。”

說到這裏,女孩陰魂頓了頓,繼續道:“早在之前,我就感覺心神不寧,尤其是今天晚上,我更是昏厥了一次,晴晴姐也是因此擔心,收了我手機,讓我好好休息。然後,接了你的電話,我知道爲什麼了,楊過死了,我的心,也死了。”

陳浩默然,目光卻在女孩屍體上,楊過屍體上轉了轉。

然後,陳浩發現了被他忽視的東西。

走到楊過屍體邊,陳浩提了起來,又來到了娃娃頭女孩屍體邊,然後把兩個並排放在一起。

頓時,原本普通的屍體,突然各自散發光芒。

這情況讓美少女和另外一個女孩越發驚呆。

今天晚上真是一波三折,三重刺激。

楊過死了,好姐妹死了,楊過和好姐妹的屍體發光了。

要不是親眼所見,她倆絕對不會相信。

就連娃娃頭女孩也有些錯愕,不明白什麼情況。

陳浩沒說話,默默關注,好一會兒後,陳浩伸手一捏法決,頓時楊過屍體和娃娃頭女孩屍體上的靈光飛起,懸浮着,糾纏着,然後變成了一支散發着點點靈光,四片葉子的兩朵花。

這花很小,卻很精緻,靈性很強。

“果然是這樣,一世情,兩生花,長見識了。”陳浩嘆息了一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