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昕則是滿眼的小星星,喃喃自語道:「他竟然這麼強!」

羅穎則睜大這眼睛,心裡盤算著:「這傢伙在裡面肯定有什麼奇遇,找個時間好好挖一挖,說不定有什麼好東西,等著吧,臭小子。」

至於李輝,對於夸克勝利到是沒什麼,只是憤怒夸克結束那一眼,但是他也不是笨蛋,他自問他做不到秒殺黃褀,而且自己家族運氣有些不好,抽到了張家,兩虎相爭,自己必然會有所消耗,只是他認為他也不是任人拿捏的,他也有底牌可以用。

第一輪很快結束了,李家五場勝三場,暫時落後於陳家,讓陳家人處在得意的春風之中。

很快第二輪開始了抽籤,這一輪,陳家運氣還算可以,抽到了第五的孫家,而李家運氣一再失利,抽到了第四的王家!

陳家主再一次得意的笑了,李家主則是陰冷著臉,走出了座位,離開了現場。 對戰孫家,孫家可比黃家強了不少,不過因為陳家排名比孫家高,所以依舊是陳家先派人上場。

因為是第一場,所以陳家只派上了除陳康外的另一個原子境一重陳舉,結果也很明顯,輸了;第二場孫家派人,但卻是一個原子境三重,所以陳家無奈派上了陳然,勝;第三場,陳家派上陳康,孫家派出了一個原子境二重,敗;第四場,孫家派出了一個三重,陳嘯上場,敗。

最後只剩下了夸克以及孫家的年輕第一人孫空空,孫空空衣著單薄,但是卻肌肉發達,一身黃褐色的肌膚展現了他曾經煉過,而手中,也是一根棍子,閃著金光的棍子,刺眼而鋒銳。

不過夸克雖然沒那麼多橫煉功夫,但是他的原子結構是別人的十倍計,身體強度自然不是一般人可比,懶得浪費時間,夸克再一次沖了出去。

孫空空則是預判夸克前來的方位,一棍子轟了出去,然而孫空空的預判似乎不準,轟中的只是夸克留下的虛影。

這時夸克已經來到了孫空空的身後,一腳踢在孫空空的小腿,膝蓋順勢一頂,孫空空就朝著前方摔飛了出去,根本沒有反抗之力,一點也對不上他原子境六重的修為。

孫空空很快站了起來,還想戰,孫家主卻叫住了他:「我們孫家認輸!」

到此,夸克兩戰全勝,陳家十戰六勝,而這時候李家與王家的戰鬥也來到了最後,最終,李輝憑藉修為的優勢取得了勝利,依舊是五戰三勝,總計十戰六勝,不過這一輪,李家一人重傷,包括李輝在內的兩人消耗巨大。

最後一輪很快也到來,抽籤的代表走上了擂台,果不其然,陳家對戰李家!陳家主皺著眉頭看向李家主,只見李長峰一臉冷笑看著他。

這一次,由於李家排名比陳家高,所以是李家先派人上場,然而一開始,李家便派出了一個三重的強者,反看陳家,要麼派陳然,要麼派夸克,陳家主想了想,還是先派上了了陳然,陳然修為比對方高一重,沒過多久便拿下了比賽。

第二場,陳家主派上了陳舉,李家則是派上了一個二重,怕出現什麼意外,陳家主讓陳舉直接認輸。

第三場,李家派上了一個三重,陳家主派上陳康,依舊是認輸。

第四場,陳家主猶豫了一下,不過還是只能派上陳嘯,李長峰想了想本打算派上李輝,但是李輝似乎是想要跟夸克一戰,最終李家派上了一個三重,一個消耗巨大的三重強者,對此,陳家主終於露出了笑容。

原來陳家主早有交代陳嘯若是對上那個三重消耗巨大的強者:一個字『拖』,對方必然想要速戰速決,所以消耗會更加巨大,只要拖上一會便可。為此陳家主還專門給陳嘯兩件寶貝,一件是一塊龜甲,具有防禦作用,另一件則是一雙鞋子,能減重、加速。

與設想的一樣,對面根本就不想給陳嘯機會,上來全是猛打猛追,然而陳嘯則是邊打邊退,甚至偶爾還乘機偷襲一下,時間才過十分鐘,對面就難以承受,趴在了地上,話都不能說,任人宰割,陳嘯想到與李家的恩怨,卻是想動殺招,畢竟對面還沒有選擇認輸。

李長峰見此當即就站了起來「小兔崽子,你敢!」

陳嘯絲毫不懼:「有何不敢,雖然你是一家之主,但是這裡是家族排名賽的擂台,生死不論直到一方認輸,不過他似乎沒有認輸,忘了告訴您,不能替代認輸,違規者滅族!」

說完,陳嘯一腳踩在對手的胸口,隨即一腳將其踢下了擂台,其餘六家人也在這時候不約而同的看向了這邊,喜聞樂見,沒有同情也沒有阻止。

李長峰坐了下去,他們只剩最後一場比試,所有的氣這一刻只能撒在這一個陌生人身上,閉上眼睛,李長峰冷冷道:「用掉你的底牌殺掉他,回家族,你要多少我都補償你。」

李輝沒有立即同意,言無喜怒:「我只要那本戰技!」隨即躍上了擂台,看向夸克如同看一個死人一般。

夸克見此卻是搖著頭呵呵笑了,知道李輝肯定有所依仗,但是心裡只剩下淡漠:「你有底牌,難道我就不會有嗎?」


夸克一上台,只見李輝瞬間就拿出了一顆藥丸,吞服了下去,場下,眾人也看清了這一瞬,尤其是家主們以及羅穎。


陳家主面色一片黯淡,也有一絲憤怒,就連羅穎的臉上也充滿了擔心:「竟然是極限狂暴丹。」

極限狂暴丹,一種可以讓人短時間內達到本大境界最巔峰,擁有同境界最巔峰的戰力,持續時間雖然不久,但卻是保命物品之一,尤其是這也是氣子境強者可以使用的物品,可想其珍貴!

看到李輝服下藥丸,夸克卻是手指動了起來,也正是李輝開始狂暴這一刻,夸克將玄冰晶球扔了出去,不過李輝渾身是火,玄冰晶球終於不再具有那麼大的作用,只是略微削弱了一下李輝身上的火焰,減緩李輝的速度。

但是一枚不夠,夸克還有第二枚、第三枚,夸克不停後退,而李輝跟著夸克追,先消耗一番再說。

過了一會兒,然而李輝之中不能近身鎖定夸克,心裡也不又有一些焦急:「哼,你就只知道躲閃嗎,敢不敢跟我正面一戰,像個男人一樣正面一戰?」

夸克呵呵笑了笑:「誰說男人就非要正面一戰,而且我們現在不正是面對面嗎,你來呀?」

不過,忽然,李輝不動了,拿出了一把血刀任憑玄冰晶球轟打在身上,朝著血刀吐了一口血:「血滅火斬!」說完這一句,李輝一下子坐了下去,虛弱至極,冷冷地看著夸克:「我不相信你不死!

只見血刀如同鎖定了夸克一般朝著夸克追了過去,不管夸克超哪裡走都是一樣,而且血刀速度越來越快,忽然血刀高高揚起,冒出一團黑色的火焰,似乎是終於劈向了夸克。

夸克也沒有見到過這麼奇怪的兵器,知道不能再逃,猶豫了一下,只見寒光一閃:「橫斷天!斬天劍第一式正式現世,夸克也不知道威力如何,但只能盡全力使出這一擊!

「乒乒乓乓!」只聽見兵器相撞的聲音,隨即血刀被高高擊飛,斷成兩截!夸克愣了愣,似乎也是被自己這一招的威力給嚇到了。 李輝看著被斬斷的血刀,心裡充滿了不可思議的以及一絲恐懼,因為他知道那一刀已經勉強達到了分子境的地步,絕不是一般原子境能夠接下,除此之外,這把刀更是一把原器,珍惜無比,即使是大多數的分子境強者也不能擁有的神兵利器,竟然被一刀斬斷。

忽然里會想到了什麼:「認輸!」然而還沒有說出口,便被夸克一劍斷頭,夸克這一劍也是沒有絲毫的遲疑。

殺了人,夸克卻是沒有那種反胃想吐的感覺,淡淡地走下了擂台。

李長峰坐在椅子上,一下子如同蒼老了數十歲,今日起,李家地位不僅會下降,而且家主也會換人了,不過沒過多久李長豐的眼中便閃出了一抹凶光,一絲貪婪。

正如李輝在台上的表現,真正的底牌便是那把血刀,李長峰當然能認出那把血刀是原器,不過能把原器一劍斬碎的物品又會是怎樣珍貴的寶貝,想到這,李長峰自然不會放過夸克,而且自己的家主地位也快沒了,正好放手一搏。

當然場中識貨的人還有羅穎,眼光犀利無比,恨不得立即就將夸克帶回去解剖一般,不過表面上還是面帶笑意:「太好了,恭喜你贏了!」

這句話怎麼聽怎麼彆扭,就連表情也有那麼一絲生硬,看的夸克渾身發毛,想了想便知道自己已經暴露了很多東西,這女的必然是好奇上了,夸克心中充滿了無奈和咒罵:「好奇害死貓…」

心中,夸克也打定了主意,沒人的時候一定要離這丫頭遠一點,不能中計了,誰知道她會做出些什麼。

排名很快就出來了,李家不僅沒有掉下去,依靠勝九敗六的戰績反而成為了第二名,第一名則是孫家,勝十敗五。

晚上,李家也傳出了消息李長峰被拉下了家主之位,而陳家則是滿府的喜慶,除此之外,陳家還來了一個不速之客,分子境巔峰的強者,竟然是陳家早些年出去遊歷的子弟,得到了一些機遇,現在終於歸家了,讓陳家一下徹底穩固起來!

半夜,夸克和羅穎本想回珍寶閣,但是在陳家的熱情之下,便留宿陳家,而他們並不知道李長峰正在路上埋伏他們,逃過了一劫。

第二天,夸克和羅穎回到了珍寶閣,夸克似乎有些沒睡夠,哈了一口氣:「咱們什麼時候走啊。」

羅穎湊到夸克耳邊大聲喊道:「現在!」

夸克一怔,立即清醒了不少,疑惑地看著羅穎:「真的嗎?」

羅穎不滿道:「我早就吩咐好了,怎麼,難道你不想走嗎?還是說你想留在陳府當上門女婿呀,既然如此的話,那我們就不走了吧。」

夸克對此無語,但轉而一想笑道:「怎麼,難道有些人吃醋了,不會也是喜歡上我了吧,雖然我長的這麼英俊瀟洒,風流倜儻,很多人喜歡我,哎算了,反正我已經習慣了。」

羅穎深深地鄙夷了一眼,隨即朝著夸克的屁股踹上一腳:「別自戀了,我們走吧,我也想回去看一下真龍城的真龍群英會呢。」

走出門,夸克只見一個老者等在珍寶閣外,牽著三匹火焰駒,而這老者夸克也映像深厚,正是當初珍寶閣接待他的那個老者。


羅穎見此介紹到:「這時福伯,從小到大都是福伯照顧我,是我最親的親人之一。」

羅穎一說,夸克就懂了,恭敬地行了行禮,三人騎上了火焰駒一路朝著東南邊的青蛇關奔行而去,三人剛走不久,一道身影也跟了上去。

出城不久,夸克若有所思地看了看羅穎,只見羅穎點了點頭,夸克轉身朝著後方道:「出來吧,從城裡就一直跟著我們,現在地方不錯。」手中兩隻手齊動,兩團光球不斷融合,降低著四周的溫度。

夸克話剛說完,一道身影便從暗處走了出來,哈哈笑道:「殺死了輝兒,害我丟掉家主之位,你該死,現在你還有遺言嗎,正如你所說這是個好地方,埋骨之地!」沒錯,這人正是李長峰。

夸克笑了:「雖然我知道你是分子境強者,但是我恐怕也不是這麼好殺的,倒是你孤家寡人,註定孤老而死,還有我想你並不是殺我這麼簡單吧,你還有什麼目的?」

李長峰冷冷一笑:「果然聰明,把那把劍交出來吧,今日你註定要死,將劍交出來說不定我還能讓你死得痛快一點,留你全屍。」

不過也正是在這時候,李長峰感覺到了驟降的溫度,立即就要出手,後方福伯也打算上去幫夸克,不過落英確實拉住了他:「等等,或許他能做到!」

夸克緩緩繞過了雙手,一個凝聚到黃豆般的大小的光球指向李長峰,依舊是如槍一般瀟洒的姿勢:「三指劍脈,玄冰晶球,疾!」

李長峰雖然是分子境,但並不是分子境的至強者,而且這可是夸克用自身體內一千零二十四粒離子構成的原子凝聚而成,絕不是夸克在擂台上公然凝聚的玄冰晶球可比,速度之快,李長峰只能憑本能躲閃。

但是玄冰晶球不一定非要打到人,正如當初慶豐學院冰封的整片小樹林,李長峰瞬間就被冰封,不過夸克想來這玄冰晶球並不能完全對付李長峰,所以夸克為其準備了第二招:橫斷天!

就在寒冰開始碎裂溶解的一瞬間,夸克來到了李長峰面前,短劍驟現,由於兩人的身高,卻是更加讓夸克感覺到一絲橫斷天的感覺:橫斷李長峰脖頸!

這一劍:無血!

只見一個高高飛起被冰封的頭顱,李長峰死!

羅穎看向了夸克眼中已經露出了震驚:越階殺敵,雖然有乘機偷襲的嫌疑,但的確是成功了,這大陸上,生死之間,可沒有人管你會用什麼手段!

福伯看向夸克眼睛也是充滿了精光,微微點了點頭。

隨即夸克解除了冰封,拿出了李長峰的芥子袋,又財迷了,不過蚊子再小也是肉,何況這還不是蚊子,是大雁!

隨即,三人再次啟程。

一路上,羅穎閃動著大眼睛:「夸克,你那招球是什麼呀?怎麼那麼厲害,可不可以教我呀?」

夸克汗顏簡直不知道說什麼好,就連福伯也忍不住騎著馬走到了前方。

見夸克沒反應,羅穎又開口道:「對了,你那拔劍可不可以借我看看呀,好像你都沒有把它放儲物袋,你是從哪裡拿出來的呀?」

…. 將近一個月的行程,穿過了紅瀾一線天,又穿過了七八個郡,夸克終於來到了真龍帝國王都真龍城,也正是在時候,真龍群英會的風已經悄悄颳起,真龍榜也已經顯現出來,整個真龍城來到了三十年中人數最多、也是最繁華的時候!

而這時候里群英會開始還有一個月的時間,但真龍城的所有酒樓已經爆滿,就連很多小戶都把自己家的小屋騰出來租住給前來看熱鬧的人,大街小巷之中,無不談論著跟真龍群英會有關的事。

夸克和羅穎還沒入城就被要求下馬步行進入,只因為進出的人實在太多,尤其是進入的人,排著隊接受檢查才能一一進入,不過羅穎和福伯卻是帶著夸克直接走到了城守之處,給他看了一張通行證之後便準備進入。

城守名叫李進,也認識珍寶閣的通行證,但是夸克不是珍寶閣的人,而且最近上面要求很嚴,所以他便看著羅穎和福伯:「你們倆可以先進去,但是他可能還要等一等。」

羅穎也不是不明事理,只是她忽然想到了什麼:「我覺得他不用等,因為他也是來參加群英會的,除此之外他還是真龍學院院長的外孫女婿,你確定你要攔他。」

此話一出,附近對群英會敏感的眾人都不由將目光看向了夸克,只是他們都不曾知道真龍學院院長何時多了一個孫女婿。

李進一愣,想了想,疑惑道:「難道是他?」

羅穎點了點頭:「是他,他已經回來了!不過你這城守也挺有意思的,竟然能了解到這些。」

李進看向夸克,仔細辨認了一下,果然是他,眼中立即充滿了火熱,因為對於真龍群英會的認知他可比別人了解得更多!

相比於群英,其實這相當於一次對未來真龍帝國大能的預測,也是各大勢力開始「投資」的時候,「投資」成功,也就為其未來的發展提供了一層巨大保障,也是很多鬆散勢力、修者尋找倚靠的時候,找對了人,飛黃騰達不在話下。

說起來李進也在這城中待了近十年,但是一直苦於沒有機會,更沒有倚靠,多年來,修為離子境八重停滯不前不說,職位也從來沒有變過。

對於夸克,他也是有所了解,慶豐學院學生,更是新生大比第一名,慶豐學院孫女、也是真龍學院外孫女相中的對象,三年多前進入紅瀾遺址,之後銷聲匿跡,就連真龍學院院長也毫無辦法,但是他現在卻出現了,而且看樣子他已經突破了原子境,現在有多強,他不敢想象,但是他心裡有一種直覺,夸克一定是他可以倚靠的對象。

為此,業內有一種專門的儀式叫「投誠」,單膝跪地獻上自己的佩劍,以表達自己擇主而忠,願常侍左右,這是武者之心的忠誠,不同於對國家的忠誠,兩者互不相干;而「主人」若同意則只需食指輕點佩劍完成儀式,若拒絕則親手扶起投誠的人表達自己的意思即可。

眾目睽睽之下,李進好不考量便單膝跪了下去,舉起了自己的佩劍,見此,夸克愣在了原地。

羅穎見夸克傻站著,想了想,估計夸克又不知道這是什麼,便急忙解釋道:「這是投誠…」

過了一會兒,夸克明白了,思量了一下,他便拒絕了李進,原因很接單,他不喜歡拉幫結派,其次兩個人基本處在不同的世界,他對自己基本上沒有什麼幫助,即使他辭掉城守的位置來到自己身邊,自己也很難有機會能用到他。

雖然拒絕了李進,但是夸克拿出了一個袋子,裡面裝了一些東西送給了李進,算是其投誠的回報,隨即三人步入了城中。

三人走後,李進打開了袋子,只見滿滿的一口袋土屬性晶石!完全可以幫助自己突破到離子境十重,原子境有望,職位提升有望!夸克也沒有想到這小小的幫助在後來幫了他多大的忙。

城門的小插曲在夸克的的心中一閃而過,現在便開始見證這真龍城的繁華,果然遠非慶豐城可比,十多層的古建築比比皆是,就連二三十層的也是不少,大街也寬闊了一倍不止,車水馬龍,是城市,也是塵世!

不過羅穎卻已經見慣了:「這真龍城還不錯,比起其他幾個王國的國都繁華了不少,但是比起皇都、帝都那可差得太多太多,遠不是一個重量級的!」

夸克淡淡一笑:「古人云:『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或許有一天真龍城也有那麼大呢,由小到大也是我們的成長,世間萬物本來就沒有恆定的大小,有變化,有成長,自然也有衰落。」

羅穎不懂,然而羅穎身後的福伯卻恍若明白了什麼一樣,這樣的話,無異於悟道,因為對他這等修為的人來講,苦修已經失去了意義,等多在於天地感悟,也正是這小小一段話,讓他多年的瓶頸終究是有所鬆動。

也正是這時,長街對面,雪薇正和自己的表妹一起逛街,然而兩人終是錯過,都有所感,然而熙熙攘攘的人流將二人越推越遠。

半個小時之後,三人終於來到了珍寶閣門前,珍寶閣高二十一層,足以說明其在王都的地位!

掌柜一眼就認出了羅穎,自然趕緊出來迎接梅洛英一進門,所有夥計都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小姐好!歡迎小姐回來。」

羅穎微微點了點頭:「忙自己去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