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富貴這會兒一撥一拐的連忙加快速度道:“跟,一起,我還是先回公司吧!”

說話之間,呆爺已經鑽進了車裏,我抱起已經被呆爺弄昏的張亮,然後鑽進了車裏。

在回去的路上,我問道:“呆爺,這個村子難道除了那屍鬼還有其他的神祕存在?”

呆爺點點頭,然後又搖搖頭道:“估計現在沒有了,可能這個我覺得邪乎的東西已經鑽進你這朋友的身體裏了。”

聽到了呆爺的話,我連忙放開張亮,然後按住張亮的眉心道:“開陰陽,洞徹!”

“沒用的,我之前已經看了,沒看出什麼結果!”

呆爺看着我施法連忙補了一句,的確我也此刻也是無功而返,我根本就看不出來張亮的身體有什麼異樣,整個身體的狀態也是十分的平穩。

“他多久能夠醒過來?”

“我估計明天一早就能醒過來了,我攻擊他的時候,並沒有看到他多大的反抗,這些動作應該都是自衛吧,而且我看到他一臉的苦澀,似乎在承受什麼一般,總之先回去,我們在好好給他看看!”

天亮的時候,我們纔回到趙半仙喪葬公司,回到事務所的時候天剛亮,我將張亮扛着回公司,然後放在沙發上。

陳富貴則是和呆爺說了幾句,然後要了一個呆爺的私人號碼,便離開了。

我看着眼前的張亮,此刻的張亮脈象平穩,沒有任何的異樣。

“呆爺,我怎麼感覺這傢伙是睡着了一樣!”

呆爺走到張亮的面前,扣住手腕半天才道:“這真是怪了個去了,這樣的事情我可是二十年都沒有見過,等會兒,等會兒要是在不醒,我們送醫院去檢查一下,畢竟機器不會騙人,先看看他的身體之中有什麼異樣沒有。”

看着那躺在沙發上的張亮我也只有點點頭。

坐在另一邊的沙發上,我也是感到了十分的疲勞,靠着沙發的靠椅按着太陽穴不知不覺之中便睡着了。

等到我醒來的時候,看到那一邊的沙發上空無一人頓時驚醒。

連忙站起身,然後大喊了一聲:“呆爺……”

然而讓我沒有

想到的是等我找到張亮的時候,他竟然已經自己在一樓找吃的了,而且一邊的呆爺也是坐在那裏,有些不解的看着那拿着一個家庭裝的純牛奶便往口裏灌,手上還拿着一塊大面包。

“呆爺……這……”

呆爺苦笑一聲,給了我一個不解的表情,而這會兒張亮則是轉過身,看着我笑道:“楊哥,昨晚是你救我回來的吧,多謝呀,吃點你公司的東西,沒問題吧!”

“你和我還客氣?想吃就吃,吃完都沒問題!”

我只是隨口一說,沒想到張亮突然大笑一聲道:“哈哈,就知道楊哥是爽快人,以後只要用兄弟的時候,隨叫隨到!”一邊說張亮竟然又一次拿起了一邊的一個家庭裝的牛奶便開始往口裏灌,這口是一點五升的大袋子牛奶,這張亮一口氣就喝了一升,這也太兇殘了吧。

一早上我和呆爺坐在那裏,看着這個牛人表演了什麼叫做大胃王。

你以爲這就完了,那你就大錯特錯了,張亮一早上吃了足足十個麪包圈,然後喝了三升純牛奶才消停了會兒,然後坐在我們的面前問道:“怎麼了,楊哥,你們怎麼不吃呀!”說着便從旁邊拿了一盒早餐奶遞給我,我還沒有接過張亮便笑了一聲道:“我還有點渴,先喝一口!”

我點點頭,尼瑪一口張亮就直接喝到了底。

一邊的呆爺似乎實在是想不通,然後點燃一根菸,對着張亮道:“我說哥們兒,你昨晚和陳富貴往回跑的時候,究竟遇到了什麼!”

張亮一聽當即臉色一沉,當即還有點驚恐道:“我說出來,你們不要笑我!”

“說!”

我拍了張亮肩頭一下。

“龍!”

張亮壓低了聲音接着道:“真正的龍,它對着我長大了嘴,然後我就昏了!”

我一聽心中猛地一顫。

這會兒呆爺臉色也是一沉,突然站起身道:“你打我一拳看看!”

我和張亮都被呆爺這樣的要求鬱悶了半天。

“朝着這兒打!”

呆爺指着自己的胸口。

張亮站起身然後揮舞了一下拳頭。

“我,打了?”

張亮似乎在詢問呆爺,但卻是看着我。

呆爺大喝一聲:“磨蹭什麼,叫你打就打,你以爲老子十幾年橫練功夫是白……”

嘭!

呆爺還沒有說完,張亮便出拳了。

不出則已,一出驚人。

我只看到呆爺連慘叫都沒來得及叫出,整個身體便瞬間從屋子裏飛了出去,甚至將那捲簾門都直接撞得轟隆一聲巨響。

“我……”

我半天才反應過來,頓時心中猛地一沉,連忙幾步朝着呆爺走去。

“呆爺……”

等我走到呆爺的面前時候,呆爺半天才動了一下,撐起身體,哎喲的叫了幾聲道:“我擦,這小子力兒好大!”

而站在幾米開外的張飛此刻也是一臉驚恐道:“我,不是故意的!”

(本章完) 直到中午的時候,我們都沒有搞清楚張亮這次身體的變化,而且呆爺忍着痛爲他做了一個全身的檢查,根本就沒有任何的鬼氣纏繞,這讓我們都完全的想不通。

下午的時候呆爺便繼續搞他的研究,而我則是帶着張亮直接去了成都市第一人民醫院,準備給他做個全身檢查,畢竟張亮身上這一股子勁兒來的太詭異了,要是說一般的力氣也就算了,但是一個原本只會擼啊擼的乾瘦遊戲宅男,睡一夜醒來便能隨隨便便舉起幾百斤,這完全太匪夷所思了,所以我決定去醫院再給他全面檢查一下,這可不是鬧着玩的,畢竟要是過度的開發了人的潛能的話,人的壽命就會相應的受到損傷。

但是從醫院出來的之後,我的心中越發的不解,檢查的結果說張亮的身體異常的強壯,各項指標都幾乎達到了運動員的水平,我看着跟在我身後的張亮,我總有種說不出來的擔憂,但是究竟是什麼,我又不得而知。

“楊哥,你看着我幹什麼,是不是現在我變強壯了,你愛上我了?”

我一頭黑線,當即轉身便攔了一輛車,決定今晚回一趟陰間公寓,詢問一下柳先生關於萬劫情絲和張亮的情況。

當我們回到寢室的時候,卻是空無一人而且就在這會兒我接到了一個電話,是蕭子卓打來的電話。

我一聽,當即臉色大變,這事情還是一件接着一件不斷。

電話之中蕭子卓說老王似乎有點不正常,而且就在剛纔學校圖書館發生了跳樓事件。

我當時還打趣的說了一句,一定是快畢業了,因爲四六級沒過拿不到學位證的師姐,但是隨後蕭子卓卻是告訴我是一個保研的學霸,剛跳,讓我趕緊過去看看。

我一聽,連忙叫了張亮便朝着學校圖書館衝去,我們學校的圖書館是七八年前才新修煉的,聽聞那裏曾經是一個婦幼保健院,後來拆遷了,又在學校的二期建設規劃之中,這纔將當時的婦幼保健院這一塊地改建成了學校的新圖書館,我如大學的時候就是衝着我們學校的圖書館去了,聽說藏書在整個巴蜀之地都排的上前幾,而且圖書館的建築風格也是十分的漂亮,更讓人難以解釋的是,我們學校的圖書館夏天十分的涼爽,就算有個太陽射入圖書館內,也是給人一種愜意,所以一到夏天,自習室都是爆滿,更何況這兩天馬上就要考試了,所以圖書館更是人滿爲患,試想一下,連蕭子卓和老王都要去學習一下就知道火爆的程度了。

等我和張亮來到了圖書館前面的時候,圖書館一旁的電梯旁邊已經圍了一大羣的人。

我以前就感覺學校的

圖書館有些問題,不過那個時候我們一年都難得來幾次,還是最近我開始參考一些風水地理玄學的書籍的時候纔開始來學校的圖書館,圖書館一層專門是一些幾年都沒有人來翻閱的什麼風水地理,玄學祕術,儒釋道三家的經典篇章等等。

我們擠進人羣的時候便看到了一個身穿着T恤短褲戴着厚重境況的一個師兄臉朝地摔在了地上,那腥臭的血已經流了一地,原本抱在手上的幾本書也是散落在地上,這個時候我看到一本名叫《怨愛》的書,這會兒擺在他的面前,上面用紅色的筆勾畫出來了一句加黑的字體:我撕心竭力的愛你,到最後卻是欺騙;我全心全意的付出,到最後卻是白費……

不知道我總覺得這句話怪怪的,和這本書擺在一起的還有一本叫做《最殘忍的謀殺》的美國小說,這本書以上近現代文學課的老師曾經推薦給我們看。

我走到蕭子卓的身邊,看着眼前那個顱骨破裂的師兄,心中不由得有些不安,而這會兒站在一邊的老王卻是一臉的複雜,他看着這個師兄的目光都充滿着驚恐。

“楊哥,你看老王……”

我之前一眼便已經看到了老王渾身都在顫抖一般,我輕輕拍了一下王興建,一瞬間王興建臉色大變,轉過來對着我們大吼一聲,便撒開腳丫子跑了。

“快,跟着!”

頓時張亮和蕭子卓連忙跑了出去,而我卻是一步走到了這個師兄的面前,蹲下身,看着那微側的臉,突然之間我心中猛地一顫。

這個師兄的雙眼血紅……

就在這時學校的領導來了,幾個保安連忙拉起了警戒線,而警察和120這會兒也是接踵而至,我連忙站在身退後了幾步,這一次我並沒有看到陽姐,聽說陽姐被調到其他的城市去了,我一開始沒注意,這一片的事情這類的事情陽姐都會來看一眼,今日我卻是沒有看到,等到警察到了拍了案發現場,然後醫院的醫生便將那早已死在地上的師兄擡上了擔架,用白布遮住他的身體。

就在翻動這個師兄的時候,我一眼便看到了那張早已變形的臉上,顯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

一時之間,我的心中越發的不安起來,在聯想到了之前老王那驚慌失措魂不守舍的樣子,難道老王之前看到了什麼?

轉身我也是快步離開,打了電話才知道了老王已經回到了寢室,才緩緩的鬆了一口氣。

等我回到寢室的時候,寢室一片的安靜,蕭子卓和張飛都是坐在椅子上,而老王則是一臉的呆滯的坐在電腦旁邊。

“老蕭,你出來一下!”

蕭子卓看了一眼有些呆滯的王興建,便跟着我離開了寢室。

在寢室外,蕭子卓將之前的情況的大致給我說了一遍。

原來在我和張亮沒有回來之前,他和老王在寢室嫌太熱了,電風扇根本就解決不了問題,我們住的寢室不是新修的寢室,所以暫時空調沒有裝。因爲圖書館有空調,而且比較有學習的氛圍,臨近考試了,所以二人便一起去學校的圖書館準備把考試的重點背誦一下。

但就是去圖書館自習室的時候,出了問題。

“當時我因爲急着上廁所,就讓老王先上去佔位子,這期間也沒有什麼事兒,在下電梯的時候,老王一直說這個電梯有問題,還說他上來的時候這個電梯的門一直關不上,還一個勁兒的給我說,這個電梯旁邊門也可以開。我當時還特意的將旁邊的玻璃敲了一下,根本就沒什麼門,而且在電梯上老王還一直神神叨叨的,我一句也沒聽明白他說什麼。”

“然後呢?”我突然間覺得老王或許真的是出了問題,至於什麼問題我卻還不知道。這大白天都能夠出來活動的話,那絕對不是一般的鬼。

蕭子卓似乎也預料到了什麼,然後接着道:“老王一直說這個電梯下不去,門關不上,我覺得可能老王最近每天夜裏碼字搞得迷糊了,你也知道老王寫靈異小說的腦子寫久了就愛自編自導,以前在寢室也不是沒有過,所以我當時沒有注意,就去按了電梯門,尋思着趕緊把書拿回來放了,就出去吃飯。”

“可是就在我們下來還沒走幾步,我便感覺背後一股冷風襲來,不,應該不是冷風,而是陰風,我一轉身頓時便看到一個人從樓頂直接飛了下來!”

“楊哥,你說這次老王是不是中招了!”

我心中雖然疑惑,但是有一個可以確定的是,這件事絕對是有拿東西在作祟,我沒撞見就算了,竟然對我的兄弟下手,我心中便是一肚子的火,這個圖書館我早就知道有問題了,不過尋思着每天進進出出這麼多的熱血青年壓制着邪氣,應該沒有任何的問題,誰曾經這裏面竟然還有如此厲害的角色,在白天就能出來活動。

“先什麼都不要說,老王最鄙視這些東西,讓他一時間接受的話有點困難,今晚上我一個人去會會這些東西,我倒想要看看究竟是個什麼鬼!”

聽到我這麼一說,蕭子卓的眉頭微微皺起道:“楊哥,要不帶上我和張亮,畢竟三個人通路互相也好有個照應。”

我搖搖頭,然後解釋道:“我看老王的樣子,是着了道了,你們晚上給我死死的看着老王,我一個人去就可以了!”

(本章完) 回到寢室的時候,我們都一直安慰老王,我們統一說法都說老王最近寫書太拼了,每天晚上都奮鬥到一兩點,然後產生了幻覺。

可是越是這樣說,王興建越是覺得不可思議,然後喝了一大口水,半天才平息了不少,接着便道:

“真的,龜兒子騙人,那個電梯真的有兩扇門,不過那一扇門從來沒有進去過,而且說來也怪,我每次都會遇到一個十分文藝的女青年,就是那種看一眼便會讓人喜歡上的那種。”

我上前摸了一把老王的額頭,然後道:“老王,你會不會是最近寫東西寫的太累了,對了你最近開的那本新書,叫什麼《陰間公寓》的,不會你真的陷進去了吧,你看這青天白日的,哪兒來的文藝青年,滿街都是絲襪小短裙。”

我半開玩笑道,心裏卻是已經越發的覺得這個事兒玄乎起來了,白天都能出來活動的鬼,只有一種,那就是真正的厲鬼,已經將自身的怨氣都積滿了,而且這種鬼的存在原本就是一個恐怖的存在,這種鬼不但能夠噬魂,而且還能食肉,完全就是一種慢慢在超脫鬼的存在。

其實鬼也分爲三六九等,像我之前遇到的那些鬼,都是一般的鬼,不管是實體鬼還是陰魂鬼,都還只是普通的鬼,而如果真的是白天都能夠出來活動的鬼的話那便是接近鬼王的存在,不過他們也只是開始能夠將鬼氣化作一些陣法,佈置幻境從而達到自己的目的。但是這種鬼有一個最恐怖的地方,便是他們最喜歡人的腦髓,而且只要被他們吞噬了腦髓,他們便能夠佔有被自己吞噬的這個人的一切信息,最重要的是他們的智慧都會提升。

和這樣的鬼交手,智商低了完全是不可能的。按照八兩叔筆記上記載的這種鬼,乃是屬於實體鬼和陰魂鬼的結合體,十分難收拾。

“真的,我知道我說出來你們會不相信,所以前兩次我我沒有給你們說,今天下午的時候我在上樓梯的時候,照樣遇到了,老蕭去上廁所的時候,我便看到那個被我遇到兩次的文藝女青年,說實話前兩次看到這個文藝女青年給了我很多的靈感,其實我這個新書的開頭就是在第一次遇到這個文藝女青年的時候,我突發其想象到的,當時他是在四樓下的電梯,我因爲要去五樓查一點關於湘西的地理知識,所以便和她錯過了。”

“今天下午的時候,我第三次遇到了這個文藝女青年,一瞭解她纔是我們的小師妹,說實話我當時心裏什麼也沒想,

就覺得她有些怪怪,正好那電梯也走走停停,總之我感覺至少要了四五分鐘纔上到五樓吧。但是下來的時候老蕭不相信我說的,在四樓的時候那個小師妹又進來了,我還和她聊起了老蕭,不過似乎老蕭不怎麼理我,我也就沒有自討沒趣了。”

“啥?今下午你也遇到了,下來的時候,明明就我和你兩個人好不好,你自己一直在那兒神神叨叨的,不知道你在說什麼玩意兒。”

蕭子卓連忙解釋道,老王此刻臉色卻是格外的難看起來。

“你知道今天跳樓的那個師兄嗎,這個人那天就是和我一起乘坐電梯的,而且我看和那個小師妹挺熟的,也和他說過幾句,他說他也是在前不久才碰到了這個小師妹。”

“所以今天……”

說到這裏老王的臉上越來越白,我長長吐出了一口氣,緩緩笑了一聲道:“我以爲有什麼大不了的,又不是你將那師兄推下樓的,放心吧,老王。”

老王呆呆的坐在那裏,半天才問了一句:“你們說這個世界上會不會真的有鬼?”

我們三人都是啞然了,老王半天又道:“原本我以前從來都不相信這些東西,也絕對不怕,可是最近不知道是不是沒有休息好,或者想新書想的腦袋大,還有這件事兒原本我也就覺得有些怪異,因爲那個電梯平日裏坐的人也挺多的,可是爲什麼我去的時候就都會遇到那個小師妹,並且那個小師妹的穿着也有點的和我們不合羣,一身彷彿是民國時候大學生穿的那種短裙,看上去總覺得怪怪的。”

“唉,老王,你老實說說,長得怎麼樣?像那個島國明星呀!”張亮靠着鐵牀開玩笑道。

老王半天才回答道:“長得我也沒怎麼看清楚,不過有點像范冰冰吧!”

我也是無語了,這老王看來着道着的不淺呀,按照老王的說法,他應該是遇到了鬼打牆了,說不定他之前的兩次都在圖書館下面呆呆站了一下午,而這次因爲老蕭的原因纔沒有徹底的陷進去。

“走吧,我們先吃飯,飯吃了在說吧!”蕭子卓開口了。

老王揮揮手,說是暫時不想去吃,讓我們先去吃,他要一個人靜靜。

可是這個時候我們怎敢讓他一個人靜靜,然後張亮做了跑腿,下去買了盒飯,我們就在寢室隨便吃了點,然後都坐在寢室裏,期間張亮還放點歌緩解一下。

至於這次的跳樓事情處理的如何我們卻是不在乎

,到了晚上的時候,我交代了張亮和蕭子卓後便一個人揹着我的揹包,朝着學校的圖書館走去。

學校圖書館距離我們的寢室還是有一點距離的,我一邊走一邊整理蕭子卓和老王告訴我的信息,因爲天色已經晚了,這個點兒大約已經是八點半的樣子,學校的各大教學樓已經是亮起了燈。

其實大學的生活還是十分的愜意的,偶然幾個從我身邊經過的小師妹,夜風熙熙,清香撲鼻,盛夏的天氣讓很多的美女都顯出了美麗的身材,就算是在晚上也是給人無限的遐想,不過當我看到他們看我的眼神就如看傻逼一樣,我便只有嘿嘿一笑,聳聳肩然後快步朝着圖書館而去。

雖然圖書館下午的時候發生了命案,但是說實話哪個大學沒個跳樓,沒個自殺的,這些已經不是新聞了,雖然在那屍體落下的地方依然拉着警戒線,但是那一邊的電梯已經又一次開始運行了,畢竟在其他人的眼裏又不關電梯的什麼事兒,我走進圖書館,將背後放進圖書館的櫃子裏,然後便徑直走到一樓離去,尋思着這會兒時間還早,估計晚上十一點過後這裏絕對的熱鬧,我之前便找人問了這個地方曾經的故事。

我們學校的圖書館當時是一個婦幼保健院改建的,以前的婦幼保健院或許大家都應該知道,因爲計劃生育的嚴格政策,所以婦幼保健院裏每天都有着很多的人墮胎之類的,總之在這裏出生的生命絕對沒有在這裏結束的生命多,而且那個時候的設施比較簡陋,遠沒有現在的發達,所以九幾年的時候,這一代的人基本都在這裏生育,做手術,這個婦幼保健院紅極一時。

但是後來因爲城市的建設,設備的先進,而且這裏的有名的醫生大多都老了,很多牛逼的大夫被一些大的醫院挖走了,久而久之這所婦幼保健院便開始凋零,零幾年的時候這所保健院一個大學的實習生在這裏實習,半夜十二點跳樓摔死之後,這所婦幼保健院便徹底的沒有多少人來了,在十年前被我們學校劃入了建設規劃的範圍,纔有了現在的圖書館。

看了一會兒書,我看了一眼時間已經是晚上十點四十多了,陸陸續續的人同學已經開始回宿舍了,我也從一樓走了出去,但是我並沒有離開,而是站在圖書館外的一顆大樹旁邊,看着那上上下下的電梯。

而就在這時,我看到了一個人站在樓頂。

一臉的慘綠色,我一眼便認出了這個人。

“老王……”

(本章完) 這會兒我心中頓時一驚,可是不等我拿出手機的時候,老王已經已經瞬間從那七樓的圖書館一躍而下,當時我就震驚了。

嘭!

我渾身一顫,幾乎能夠清晰的看到了老王那頭顱摔在地上濺起的血水腦漿。我幾步上前將摔在地上的老王瞬間扶起,這一刻我看到了老王那雙血紅的雙目,竟然和下午的時候我看到的那個師兄是一模一樣的。

而且這個時候那血水腦漿沾滿了我的雙手,我頓時猛地一撒手。

一陣陰風掃過,我豁然驚醒。

這會兒我便看到了來來往往的同學都是對着我指指點點,而我此刻則是站在那警戒線以內。我連忙幾步退出警戒線,然後飛快的繞過朝着我指指點點的同學,然後進入了圖書館。我心中鬱悶之極,竟然敢玩兒我,看來老虎不發威你當我是病貓了!

我當即咬破中指對着圖書館的門凌空畫出了一張血符,爲了避免讓來來往往同學看出我的異樣我是走到了很遠才畫出了一張血符,然後打入了大門,然後我徑直走到了電梯入口,中指在一樓的電梯門口一點,飛快的劃出了一個鎖魂符,接着我便進入了電梯,此時此刻的電梯陰風瑟瑟,但是我感到奇怪的是,就算我打開陰陽眼也是看不到任何的鬼影,看來這個鬼的道行不低,能夠在那麼短暫的時間佈下一個大的幻陣,我甚至此刻還沒有想通我是如何着了道兒的。

我一路直接來到了七樓,在一出電梯的瞬間,我便感到了一股迎面撲來的陰風,突然一隻乾瘦的手掌朝着我的領口抓來,我後退一步一把便從身後掏出了桃木劍隨後一劍斬出,那個朝着我抓來的乾瘦手掌瞬間碎裂,眼前瞬間昏黃一片,這會兒我便看到了下午那個跳樓死亡的師兄這會兒就站在我的面前,他雙眼早已血紅,頭顱裂開,接着那昏暗的鬼火,我完全能夠看到這位師兄的頭顱內,沒有一絲兒腦髓,整個腦袋都是空殼。

我微微退後一步,頓時臉色微變,這個屍體不應該是下午的時候被警察帶走了嗎?

怎麼現在會出現在了這裏,而且之前被我斬碎的是他的鬼手,而此刻這個師兄站在我的面前,那張如氣球一般的腦袋上還有一股股汨汨而流的血水。

他並不是說話,只是看着我,突然露出了一抹陰邪的笑容。

我冷哼一聲,將桃木劍直接拋出,然後飛快的在空中畫出了幾道鎖魂符,一把接住桃木劍然後一劍便洞穿了眼前站在我面前師兄的頭顱。

嗡!

那站在那裏的師兄頭顱就在我的面前瞬間炸開,血水沾在了我的身上,我眉頭一皺,一股惡臭瞬間席捲鼻息,我這會兒才

看到眼前這具屍體之上已經長滿了蛆蟲,而且每一條都是黑色的。

我的心中突然想起了之前和呆爺在牛家村遇到的那個殭屍蠱,連忙躲閃開來,這個時候眼前這個無頭身軀從脖頸處開始瘋狂的冒出恐怖的蛆蟲,這一刻我完全傻眼了,因爲我完全摸不準自己面對的這個對手是一個什麼鬼,這樣的手段,完全只有我之前遇到的那個施蠱者纔有的手段。

從包裏接連踏出了幾章引火符,這個時候我越發的覺得要是讓這些蟲子離開這裏的話,恐怕整個圖書館的人都會立馬變成行屍,看來這個圖書館的問題還不是一般的大。

我隨後扔出了幾丈引火符然後揮舞桃木劍,然後隨後布出了一個血火大陣,然後用自己的鮮血爲引,瞬間朝着眼前的這個屍體打去。

嗤嗤嗤嗤……

嘔嘔嘔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