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兩個人,那些剛剛入選的人員也都交頭接耳,他們可是剛剛領教了野牛的本事。

自己擋下一分鐘都已經算是極限了,但是人家卻秒殺野牛。

那麼如果對付自己的話,恐怕只需要兩秒就足以斃命了吧。

且不說還在交頭接耳議論着雲天的他們,此時的雷鷹已經帶着雲天來到了五樓的辦公室裏。

這辦公室裏比較簡單,除了擺放着各種各樣證書以及名人合影之外,就沒有什麼了。

“真沒想到會在這裏見面,看起來我們真有緣分,不過到今天爲止都不知道你叫什麼!”

兩個人坐在了沙發上,雷鷹微笑着看着對面的雲天,今天的收穫還真是意外。

“葉雲天!”

簡歷上的名字明顯是假的,雲天也不需要隱瞞什麼。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好像最近殺手懸賞榜上的人,好像也是一個東方人!”

靠在沙發上的雷鷹也不隱瞞,在看到那通緝令的時候,他就想到了雲天。

這還是前段時間的事情,若不是見到雲天的話,他或許就忘記了。

“沒錯,就是我!”

也不否認,雲天笑看着雷鷹,他到想看看,他準備如何對待自己。

====再次提醒:新書《最強特種兵傳說》已經發布了,大家搜索一下加個收藏唄=== 辦公室內,只有雲天和雷鷹兩個人。

妖王的絕寵 坐在沙發上的他們談笑風生。

但是他們所談話的內容卻讓人有些緊張。

雲天看着雷鷹,既然知道自己的身份,那麼他更加清楚自己的懸紅很高。

雷鷹也看着雲天,他從雲天的眼神之中看到了些許的警戒。

“果然果然,高手就是高手,這份賞金可是高出我的十倍!”

雷鷹的話,讓雲天一愣,沒想到他也在名單之上。

這麼說起來,兩個人就不會成爲敵人了。

“這東西可不是比身價用的吧!”

雲天笑了笑,這或許是別人炫耀的資本,但是可不是他想要的。

“其實有的時候,也不是壞事,很多人在聽說我賞金之後,這才加入我的團隊,能夠做到今天,還真是給我幫了不少忙!”

說起這種事情,也算是有利有弊吧。

畢竟天堂集團樹敵無數,很多人就是因爲這一點才加入了神盾安保公司。

脫離了政治的干預,他們可以明打明的和天堂集團作對,每一個的身上,也都揹負了血海深仇。

但是有利就有弊,也有的人試圖混入其中,近距離的擊殺雷鷹,但這僅僅只是極個別的人,而且都沒有得逞。

“那麼你這一次是真真正正的準備加入,還是爲了什麼事情啊!”

話鋒一轉,雷鷹再一次望向雲天,這樣的高手加入,他自然是非常的歡迎。

但雷鷹也知道自己是幾斤幾兩,他這廟小,恐怕容不下雲天這尊大佛。

他突然要以一個虛假身份加入到自己的安保公司,這背後恐怕不會那麼簡單。

“沒錯,我確實是有事情纔來到這裏,因爲聽說你們接下了一個保護證人的工作,我也就是爲了她而來的!”

真人面前不說假,雲天也不逃避,他確實是有目的纔會到來的。

“看樣子這個證人對你很重要?”

伸手拿起一根菸,叼在了嘴上。

“沒錯,這個人對我非常重要,所以她絕對不能有任何一絲一毫的損傷!”

雲天點了點頭,接過香菸的他也不遮掩。

金絲貓對於自己確實相當的重要,她可是可以讓自己找到出賣自己戰友的元兇。

等待這一天,他可是等待了好久,現在真兇馬上就要付出水面了,他當然要全力以赴。

“很好,這個活我本就是有很大的壓力,這一次你能來,真是讓我如虎添翼!”

有了雲天在,這對於明天的保護任務可是多了很大的把握。

原本他還有些頭疼,畢竟整個公司運轉可不只是一個任務這麼簡單。

現在雲天簡直就是送上門來的高手,有他在,自己就更有信心完成這個任務。

“那我們就合作愉快了!”

雲天伸出手拉,遞給了雷鷹,這一次也算是兩個人一拍即合。

有了老熟人,辦事就是方便的很,原本還準備隱藏的他,也不需要在費盡周折了。

“不管怎麼說,今晚我們一醉方休,這些年不見,我們也要好好聊聊!”

握住了雲天的手,雷鷹微笑着說道。

雖然僅僅只是並肩戰鬥過一次,但云天對他可是有着救命的恩情。

“好啊!”

大戰眼看就要來到,而且從李清揚那邊傳來的信息,這一次追殺他們的人,竟然還有某島國的特種部隊。

這背後隱藏的危險,雲天當然清楚了。

接下來的保護任務,恐怕不會那麼順利,大戰之前的放鬆,也是必然的。

就這樣,和雷鷹的談話也算是結束了。

此時已經是下午,雷鷹讓人帶着雲天去往自己的更衣室。

爲了更好隱藏雲天,他並沒有給與他什麼特殊職位,只是最爲普通的戰鬥人員進行裝備。

“這邊請!”

又是那個大屁股的女人帶着雲天向着更衣室走去。

但現在她對於雲天可是格外的禮貌。

不僅僅只是因爲他的雷豹的座上賓,剛纔秒殺野牛的消息,已經讓整個安保公司炸鍋了。

突然出現的高手,讓他們都非常的想要見見這神祕的東方人到底是不是三頭六臂。

而云天自然是依舊一臉微笑的走進了更衣室中。

帶着雲天一路來到他歸屬的更衣櫃前,在這裏面放着的,是神盾安保公司統一的西服。

則西裝可不是普通的西裝,不僅僅只是印有神盾安保公司的標記,而且這西裝裏面還有一種特殊的材料。

這材料類似於防彈級別的納米科技,

單憑一件衣服就可以防刺穿。

按照那美女所說,單單這一件衣服就價值三千美金了。

穿在身上並沒有什麼不適應的感覺的感覺,而且裏面還有隱藏槍袋,也是非常的不錯了。

穿戴好了衣服,美女又帶着雲天來到了槍械庫,在這裏他可以領取一把自己使用的手槍。

“因爲執行任務的時候,所有長槍和彈藥都裝載在車輛後方,所以不需要申領長槍!”

遞過一把m1911手槍,大屁股美女對着雲天眨了眨眼睛。

這態度和之前簡直就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看起來這女人還比較崇拜強者。

調試了手槍,確定沒有問題,雲天將手槍收入了衣衫之中。

又在她的帶領下,熟悉了整個公司的大概流程。

獵心遊戲:總裁慢慢撩 從她的嘴裏,雲天也算是對於神盾安保公司有了進一步的瞭解。

首先,他可是整個非洲大陸最大的安保公司,擁有職業保安七百多人。

職業保安可不是特種兵,他們只要負責是押運銀行貨款、高級罪犯等工作。

這種安保人員的要求比較簡單,只要熟練一些武器基本操作就可以了。

而云天所應聘的,可是特種安保人員,這樣的人,全公司也不過才兩百多人。

一共分爲五組人馬,每個小隊都有一個隊長,他們負責執行暗中的押運和平時的巡視工作。

“老闆說,你可以直接加入第六小隊!”

大屁股美女拿出一個袖口,遞給了雲天,這第六小隊可是有着不同的意義。

借用海豹部隊第六小隊的定義,這第六小隊可是集合了全公司最強的戰鬥力。

能夠加入到這支小隊,也就證明他們都屬於精英中的精英。

看着那鑲鑽的袖口,雲天微微一笑,因爲此時他的手上還有一個紙條。

打開紙條之後,是一串號碼,雲天再次擡頭,只見那大屁股美女身處拇指和小指,做出電話的模樣。

同時不忘對着雲天眨了眨眼睛,又舔了舔嘴脣,如此誘惑已經很明顯了。

這電話號碼就是屬於她的私人電話,看樣子她也想在牀上領教一下,可以秒殺野牛的存在。

不過對於這皮膚黝黑的美女,雲天可沒有絲毫爲國爭光的意思。

回到了自己宿舍的他,此時就一個人坐在那裏。

平心靜氣的放空一切,雲天知道,或許明天是他最大的難關。

竟然有島國的沒落武士參與,這背後還會有什麼瓜葛,雲天真的說不清楚。

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這一戰雲天必須要全力以赴,只要把金絲貓帶回去,一切問題就迎刃而解了。

時間一分一秒,盤膝而坐的雲天,用學習的龜息功讓自己進入到了平靜之中。

直到一陣敲門聲響起,他這才睜開眼睛。

走到房門口打開房門,只見站在門口的,正是今天在拳臺上挑釁自己的野牛。

但是現在,野牛對雲天可是非常非常的恭敬。

“老大已經備好了酒席,爲您接風,如果您現在休息好了請跟我來。”

野牛微笑的對着雲天說道,臉上再也沒有任何的狂妄。

說話之前還不忘提前彎腰,同時說話的時候還帶着敬語。

“我隨時可以出發,麻煩您帶路。”

你見我一尺我敬你一丈就是雲天一直以來秉承的做事方法。

若不是野牛今天實在是過於狂妄的話,他也不會直接秒殺與對方。

現在很明顯他的威望已經建立了,所以也沒有必要氣勢凌人,跟隨着野牛一路走下了樓。

還在門口,一輛防彈的悍馬車已經停在了那裏,野牛更是快走兩步主動拉開了車門。

雲天坐上車野牛這才跑到駕駛位置,踩下油門後,悍馬車立刻向着市區駛去。

在這片土地上,建築可沒有國內的那麼繁華,高樓大廈更是很少能夠遇見。

貧瘠的土地,再加上落後的科技以及連年的混戰,讓這片土地依舊是一片未被開發了大地。

最強掠奪女主系統 所以在這裏有很多的保安公司存在,大大小小數百家,算是特有的情況。

看着那麼多的街道,雲天現在只是作爲一個過路客而已,他更不會想到,用不了多久,他就會長住在這片土地上。

車子停在了一間酒店門口,在野牛的帶領下,明天來到了一個包廂之中。

房間內除了雷鷹之外,還有劍魚和爆熊,而下午雲天已經從那美女祕書的口中得知,第六小隊的隊長,就是爆熊。

“來,今天我們就把酒言歡!”

端起酒杯,雷鷹面帶微笑的說道,爲兵者,酒肉絕對是必備的東西。

刀口舔血的日子,能夠坐在一起喝酒吃肉,也算是非常不錯的事情了,所以大家的酒量可都非常的好。

===國家公祭日,勿忘國恥,加更一章,新書《最強特種兵傳說》求包養===(。) 當一陣電話鈴聲響起的時候,雲天這才從牀上坐了起來。

揉了揉有些疼痛的頭,昨晚這些傢伙真是太能喝了,就憑雲天的酒量真是無法和其拼酒。

尤其是那野牛,更是左一杯右一杯的敬酒,一口一個英雄一口一個師傅叫着。

“還有二十分鐘出發,你準備一下!”

電話來自於雷鷹,今天的任務可算是一級任務了,第六小隊全體隊員十六人全部到達。

“明白!”

雲天答應一聲,這才放下電話,揉了揉頭的他,向着衛生間走去。

用清涼的水簡單的洗漱了一下後,他這纔來到衣櫃前,伸手拉出衣褲穿上。

看着那衣褲整整齊齊的模樣,雲天這纔想起來,昨晚自己回來的時候,可不是自己回來的。

隱約間他只是記得,一個大屁股在自己的面前晃了晃去。

仔細的回想一下,不正是那前臺的女祕書嘛,昨晚她可是熱情如火。

若不是雲天一直堅持下去的話,昨晚差一點就讓那女人得逞了。

想到這些,雲天不由的搖了搖頭,這異國風情實在是太火辣了,要不是自己剋制的好,昨晚就爲國爭光了。

對着鏡子整理了一下衣衫,

藍色的襯衫、黑色的西裝,只不過手中這條領帶對於雲天還真是有點挑戰。

習慣了迷彩服的他,略顯笨拙的打上了領帶,回想起這領帶的打法,還是潘瑤親手交給他的。

不怎麼習慣這種西裝革履的感覺,但現在他必須要融入到角色之中。

他現在可是保鏢,不再是那隨時待命的特種部隊。

按照昨天雷豹的說法,他們只負責將其護送至立法院,並在那裏對她進行保護。

只要她把事情的原委作證完畢,就可以帶她離開了。

聽起來很是簡單,但這其中的危險誰都知道。

根據雷豹打聽出來的消息,即便是國際刑警保護她的時候,也出過兩次事件。

天堂集團死盯着她不放,國際刑警可算是拼盡了全力,犧牲了三十多人,才保證她今天還活着。

重生之安然處之 塤中歌 所以轉移她可是相當的困難,尤其是按照法律來說,國際刑警只能把她送到國土之上。

如果再護送下去,她就必須要被逮捕才行,所以纔會有神盾安保公司接手處理。

但對於她幾點到、到達那裏、什麼交通工具,這隻有雷鷹一個人知道。

這也是一級任務的保密習慣,即便是第六小隊的隊長爆熊,都不知道這些具體的情況。

這樣一來,就可以最大程度將所有的機密信息鎖定,所以雲天昨天也美譽追問下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