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布傻了,不知道駱駝說的什麼?

駱駝繼續交代:“有人在殺村民,我必須去救他們。誰讓我碰到這件事?算我倒黴。”

哦,阿布終於明白他在說什麼了。她說:“我陪你一起去?”

駱駝狠狠瞪了她一眼。“你能幹什麼?你什麼都不能幹。你跟着去,只能給我帶來危險,如果你想我活着,就乖乖的留在這裏。”

駱駝掏出手槍,咔嚓一聲推上子彈。對阿布說:“這裏是保險,這是扳機,只要你扣動這個,用槍口對準敵人,就能殺死他!”

阿布已經熟悉手槍的使用方法了,重重點頭。說:“你去吧!我不拖你的後腿,注意安全!”

駱駝去了那個小村莊。

村子裏空蕩蕩的,看不見村民,也看不見家禽。駱駝懷疑村莊的人全部被那些穿灰色制度的軍人給殺死了。

這是屠殺!

駱駝看着滿地鮮血淋漓的屍體就氣憤填膺。

這些軍人到底是什麼人呢?居然朝手無寸鐵的老百姓下手。

這些穿灰色軍裝的人,穿戴畢竟整齊,無論是軍帽、制服,還是鞋子、武器裝備,都跟正規的軍隊差不多。

村子的人跟他們有什麼樣的深仇大恨?值得這樣趕盡殺絕嗎?連老人孩子都不放過。

駱駝繞着村子,跑了一圈。

這是火力偵察。作爲一個特種兵出身的僱傭兵,進行這樣的偵察是必要的。

敵人有一個排的兵力,軍事素質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差。一個班的士兵在外面警戒。兩個班的士兵在村子裏搜索。十幾個敵人交替前進,每走一段距離就停下來查看四周。

應該是有戰鬥經驗的民族武裝。他們穿的軍裝跟原來見過的不同。灰色的軍裝,貌似沙漠作戰服。美軍進入中東的時候,曾經也傳過類似的軍裝,這樣的顏色可以跟周圍的環境相匹配,達到掩護自己的功效。

駱駝從前面繞到後面。

發現後面也有兩個敵人在放哨。

兩個哨兵持槍的姿勢很專業,只要有一點響動,他們就可以據槍射擊。

他們是被對面站立,時而走動。走動的目的是防備其它的方向。

駱駝幹掉兩個哨兵,沒耗費多大的精力。一塊石頭,扔過去,落在兩個兵的身後的中間位置,距離十幾米。

兩個哨兵聽到“嘭”的一聲,立馬警覺了。咔嗤一聲子彈上膛。相互掩護,持槍前進。

駱駝從天而降。

哐噹一聲,一腳踹在一個兵的頭上。

在空中旋轉飛舞着,像個陀螺落在另外一個兵的頭上。突然張開腿,夾住那個兵的腦袋。用力旋轉,那個兵的身體被駱駝帶着,在巨大的慣性作用下,在空中飛。

咔嚓一聲,那個兵的脖子就被扭斷了! 917:駱駝與美女篇(8)

另一個哨兵已經從地上爬起來了。正在摸槍。

槍已經抓在手中了。

駱駝落地後,還在地上做激烈的翻滾動作。

宛如大風車在旋轉。

他必須這樣減速。

必須這樣躲避敵人的襲擊。

哨兵已經據槍瞄準了。

一直在捕捉目標。

從左邊移到東邊,打開保險,推子彈上膛,開始預壓扳機。

在這千鈞一髮之際。駱駝動手了。

砰的一聲,一塊石子脫手而出,擊中敵人的手上的虎口穴位。

敵人覺得手掌發麻,AK—47自動步槍也脫手而飛,飛到一米遠的地方。他驚呆了。怎麼也不相信這是真的。居然還有人用這樣的方式擊中他的手掌,把他的槍支震飛。

接下來的故事順理成章。駱駝抓住時機結果了他。

兩個哨兵的子彈全部戴在駱駝的身上,包括水壺,6枚手榴彈。兩把軍用匕首。一個戰術背囊。背囊裏還有指北針,軍毯,睡袋,雨衣,洗漱用品,還有壓縮餅乾和急救包等等。

駱駝把東西收拾好,檢查一下子彈,足足有180發子彈,6個彈匣。插上4彈匣在戰術背心上。其它兩個,則綁在自動步槍的彈匣兩側。這樣換彈匣的速度更快一些。3個彈匣90發子彈,輪換使用,不亞於一挺輕機槍。

解決完外圍的敵人,駱駝又悄悄繞到前面。

本來駱駝可以幹掉村子裏的十幾個兵,但怕外面警戒的敵人過來支援。於是乾脆把那邊的敵人除掉,最後才幹掉村子中間的敵人。

駱駝的殺機已起,不殺死這些兇殘的匪軍,勢必不會罷休。

以爲他殺死的人,都是有報酬的。甚至是利益交換,這次不一樣,這次是由心而發。完全是正義感導致。

按道理這跟任務無關,也跟老爺子的交代無關,他可以不去理這個。但他一想起那些無辜的村民被屠殺,心中就充滿了憤怒的火焰。

不發泄,不報仇,不除掉這夥狂徒。他一輩子都會後悔。

爲了不後悔,爲了避免更多的人受傷害。所以他選擇了殺人。殺死這幫禽獸不如的畜生。

有了這樣的知道思想,動起手來十分利落。外圍警戒的5個兵根本沒想到有人對他們動了殺機。

根本沒想到來了個頂尖的殺手。

殺人於無形!

一個敵人站在村子口,端着槍走來走去。

突然一雙手從茂密的灌木鑽出來,勒住了他的脖子,把他拽進樹林了。再出來的時候,換了個人。

這個人是駱駝。他換上了敵人的軍裝。

拿着敵人的自動步槍,揹着戰術背囊,這樣最合適不過了。

駱駝這樣做,是爲了迷惑敵人,靠近敵人。

因爲只有靠近敵人,才能神不知鬼不覺的幹掉他們。

駱駝學着敵人的樣子,端着槍,懶洋洋的走過去。靠近另外4個兵。

“你過來幹什麼?滾回去,滾回去,蠢貨。站崗懂不懂!?”

看見駱駝走向他們,一個領頭的兵指着他破口大罵。

駱駝假裝摺返,突然回頭。兩把匕首脫手而出,像利劍一樣飛過去。只聽見撲通撲通兩聲。

那個領頭的兵被匕首擊中。

匕首刺中了他的脖子。他躺在地上劇烈的翻滾着,想發出聲音,可無論怎麼努力,卻說不出話來。

另一把匕首刺中了旁邊那個兵。他的樣子更慘。嘴裏嗷嗷嗷的叫喚着,捂住被匕首射中的胸膛,血像嘩啦啦的泉水順着手指縫流淌出來。

最後兩個兵驚呆了。他們想喊。可看見駱駝舉起槍,指向他們。不敢喊,生怕駱駝會開槍。於是一個個呆若木雞的站在原地。

駱駝持槍走到他們身邊,突然揮起槍托一擺。咣咣兩聲,兩個敵人栽倒在地。

駱駝出手太快了。快的那兩個敵人沒反應過來自己是怎麼擊暈的。這是中國特種兵的招牌動作,假如跟敵人短兵相接的時候,用槍一砸一撩,能在很短的時間內擊中兩個人。

解決完外面的哨兵,駱駝咔嚓一聲推子彈上膛,像一匹野狼一樣溜進高矮不一的建築羣中。

這個小村極具原始部落的特色。一棟棟房屋像蘑菇一樣立在村子裏,層層疊疊,高高低低,如果沒有殺戮發生,像童話裏的世界一樣充滿了詩意。

駱駝在這樣的小村子裏穿行,是最容易隱蔽自己的。

十幾個敵人持槍,成扇形在村子中間走,駱駝靜悄悄的跟在後面。而敵人並沒有發覺。

這些敵人很機警,時常轉過身來查看後面。當沒發現威脅的時候纔回頭往前走。

小村時常響起了槍聲。那是十幾個穿灰色軍裝的敵人在朝屋子裏開槍。

旁邊圓頂式的土房子沒有人。他們仍不放心,朝門窗開槍,子彈打得啪啪啪響,沒發現可疑目標才肯罷休。

就這樣一路走一路放槍,走了兩百米遠。

前面突然閃出一個人,手持自動步槍朝敵人開火。

噠噠噠噠噠!

就是一陣猛掃。

十幾個兵當場死了三個。

另外10個兵立馬散開。在兩側的籬笆下面的隱蔽着。一個個持槍還擊。

噠噠噠!

雙方交戰。前面那個持槍射擊的人自然討不到便宜。於是也找了個地方隱蔽起來。 黑帝的七日歡愛:買來的妻子 只是可惜,那個人打了十幾發子彈後,就再也沒有開槍了。應該是遇到了什麼問題。

啪啪啪!

敵人朝前面開了三槍。就沒有再射擊了。因爲他們發現,對方沒有子彈。更讓人匪夷所思的是,前面的射手沒有援兵。只是一個人!

一個人居然敢跟他們幹,不要命了?

是的,那個人真有點不要命。

當他發現沒有子彈的時候,就扔下自動步槍,而是掏出一支烏黑的手槍衝了過來。

朝敵人衝了過來。

這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

那些敵人一看,就愣住了。

這都是什麼和什麼啊?

這人竟然自取滅亡。

那好,就讓他死吧?

十個兵不約而同站起來,朝那個人舉槍。

這個人是個黑人,大約十六七歲的樣子,相貌俊秀,身材纖細。特別是隆起的胸..脯,更讓人看得傻傻的。

這哪裏是個男人。分明是個女人嘛!

而且是個漂亮的女人!

哈哈哈!那羣敵人哈哈大笑。 918 駱駝與美女篇 9

笑聲還沒完,槍聲就響起了!

那些敵人在激烈的槍聲中一個個倒下,像被鐮刀削去的蘿蔔一樣嘭嘭嘭墜地。一個個倒在血泊中。

請注意:不是那個女人倒下,而是敵人倒下。

這槍法太刁鑽了,每顆子彈都找着敵人的後腦勺打去。所以當敵人中彈的時候,天空下了一陣血雨,而他們的腦袋,也像西瓜一樣怒然的開放。開出一朵朵嬌豔欲滴的紅色鮮花。

這槍聲是從駱駝的手中發出來的。當發現前面的那個人是個女人的時候,他已經知道是誰了。

是阿布!

只有阿布這個小丫頭纔有這麼大的膽子。

駱駝一看見阿布,血就涌了上來。看見敵人舉起槍。他已經不能多想了,遂開槍射擊,先消滅那些敵人再說。

阿布看見敵人一個個倒下,愣住了。

楞了一分鐘的樣子,突然跑進屍體中,拿着手槍對準每具屍體就是一槍。直到把手槍的子彈打完才肯住手。

駱駝開完槍,用警戒的眼光觀察四周,當發現敵人被全部殲滅的時候,從怒氣衝衝的跑過去,把阿布揪住,揪到一邊站着。

“誰叫你過來的?誰叫你過來的?你這樣不要命的!”

阿布睜大眼睛,看着駱駝說話,根本不知道駱駝說的是什麼。

駱駝剛纔的話全部是漢語。情急之下,標誌的普通話脫口而出,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話她聽不懂。

“哦,明白了,你不懂,那我重新說。

”駱駝拍拍後腦勺。 七十年代喜當娘 重新說道。這次說的話是法文。語氣也溫柔了許多。

“s,”

阿布拉着駱駝的手,在前面帶路,她咬緊牙關,眼睛裏閃着霧濛濛的潮水。

看出來她很激動。

“怎麼了?”駱駝問。

“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豪門闊少,慢下來愛 阿布指着前面一座院子說道。

駱駝端起槍,衝進院子,猛然一看,驚呆了!

院子裏站着三個赤身**的女孩。年齡大約在15歲至20歲。她們身上有傷,身子上全是紫紅的傷痕。一看就知道是虐待導致的。至於發生了什麼,駱駝一看就知道了。

這是。非洲中東的極端組織有這樣的傳統,那就是在戰爭期間抓一批無辜的女人供士兵們尋歡作樂,環境戰爭帶來的恐懼,提高戰鬥力。沒想到這裏也有。

三個女孩子全部是黑人,身上棕櫚色的皮膚告訴駱駝,她們是這裏的土著。而她們身上的女性特徵也告訴他,女孩子全部是出類拔萃的。只是可惜被敵人禁錮了自由。要不是駱駝下定決心殺敵,恐怕她們也不會擺脫那羣畜生。

駱駝覺得不合適呆在院子裏,像陣風衝出來。

衝出來的第一件事就找阿布的麻煩。

“別打斷我的話題,你原來提醒過你,沒有我的允許,不許擅自行動。看看你,連槍都拿不穩,能開槍嗎?你這樣會拖累我好不好?以後再這樣,就沒有這麼好的運氣。明白嗎?”

面對駱駝的訓斥,阿布小心翼翼的解釋。“先生我不是故意的,我怕你有危險,所以就悄悄跟來了。

來的時候迷了路,結果發現了那三個女孩子。你知道發生了什麼嗎?她們三個被那羣敵人整整折磨了一夜。我聽後實在忍不住,就衝出來了,我想殺死這幫壞蛋。”

駱駝聽了,拍拍腦門,大喊:“老天老天!這要氣死我了!”

駱駝沒有怪罪阿布。事實上阿布沒有什麼錯,面對這樣慘無人寰的屠殺與禁錮殘害婦女的案子,任何人聽了都會氣憤填膺,想找這羣壞蛋算賬。

接下來駱駝犯了難。該如何處理遺留事件呢?比如這三個女孩子。顯然留下她們是不合適的。因爲那羣敵人是軍隊派來的,他們過來搜刮糧食,順便帶走漂亮的女人,結果遇到了駱駝。駱駝殺死了他們,勢必會遭到反撲。如果留下這三個女孩子,就等於重新把她們送到敵人的懷抱。

帶上她們三個顯然不合適。一個阿布夠讓他心煩意亂。再加上三個,那簡直無法開展工作。

首先他必須去卡摩。要去打仗,要按照老爺子的吩咐消滅那股敵人。他好不容易成爲老爺子的心腹,不想丟掉機會。

駱駝在小村子耽誤了2個小時,就出發了。

臨走前,帶走了三個可憐的女孩。是阿布非要帶上她們的。阿布懇求他,別丟下她們。

戰亂地區的女孩子猶如隨波逐流的浮萍,飄向哪裏,那裏就是家。

三個女孩子比想象中還要堅強。她們從屍體上扒下衣服,套上軍裝,活脫脫女兵的模樣。

她們的力氣很大,臨走前帶了許多物品,有吃的喝的,有部落的草藥,還要槍支彈藥與匕首。

她們具備天生打仗的能力,行軍的時候,動作比那些普通的士兵還快。可能是長期生活在野外導致的,有天生的越野能力。

阿布跟她們交談的時候,她們的臉上並沒有悲慼的神情。

相反很樂觀。這對於她們來說是最好的結果。不再受制於人,不再受到敵人的虐待。還能自由自在的活動,離開這裏。這是最好的結果。

駱駝跟她們處在兩個不同的空間。駱駝受到的是古老的東方文明教育,而她們則是那種原始部落的土著。

走了兩公里遠,就沒往前走了。因爲前面有一支軍隊擋住了去路。

那些軍隊有坦克,有運輸車輛。老遠看見灰塵漫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