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被推開,女子進門後又關上了門,聽腳步聲正在朝自己走來,於是就聽到她好像把盆放在桌上。

捏幹了臉布,替自己擦拭臉龐,感覺到女子溫柔的手法,還有洗臉的細緻,龍十兒有些享受這種感覺。

洗着洗着,女子忽然自言自語道:“真不知道你是惹了誰,讓人這麼害你,不過,哥哥是用什麼方法讓你起死回生的呢?”

聽女子口中的話語,龍十兒心中再次疑惑起來,難道不是公孫明宇救了自己?可是,這也說不通啊,要不是他,公孫薰兒怎麼會出現在這裏呢?

龍十兒還在思考着,公孫薰兒已經替龍十兒擦了臉,然後在屋子裏走來走去,特別無聊,還一邊嘆息着“好無聊啊”之類的話語。

好像是走累了一般,又坐回牀邊上,應該在看着自己說:“嘿嘿,你有三天沒洗澡了,既然你沒醒,哥哥也不在,那我就給你洗個澡,反正又不會有人知道,哈哈,還能打發時間!”

龍十兒聽着一陣冷汗直冒,美女服侍自己洗澡,那可是很享受的,龍十兒已經想着待會兒洗澡的時候裝昏把她拉進澡桶裏來個鴛鴦浴了,想想那天看到的公孫薰兒的樣子,龍十兒內心就是一陣悸動!

接着龍十兒就聽到公孫薰兒提了好幾次水,提完之後把門關死,然後來到龍十兒身邊,將龍十兒扶了起來。

將龍十兒的衣服脫了下來,然後又拖了褲子,讓龍十兒留着一條底褲。

龍十兒站在原地閉着眼,幻想着待會兒要是她再幫自己脫一條褲子就好了。

可是,現實是她好像去放好自己的衣服。

隨後就聽到他驚訝的聲音。

“哇,站着也能昏迷?!”

龍十兒聞言一陣後怕,裝作往後倒的樣子,想着她待會兒應該會扶住自己的吧。

“轟!”

龍十兒重重砸在地上,眉頭緊鎖,龍十兒咬牙忍着劇痛,聽到腳步聲傳過來強行的鬆開了緊咬的牙關,也放鬆了緊皺的眉頭。

公孫薰兒來到龍十兒身邊,趕緊扶起龍十兒,說道。

“對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你現在在昏迷,應該不會感覺到痛的吧!”

隨後,公孫薰兒將龍十兒推進了澡桶。

瞬間,冰冷的洗澡水刺激到龍十兒的大腦,龍十兒如同觸電般從澡桶站起,猛的真開雙眼驚呼。

“好冰!!”

公孫薰兒很驚訝的張大嘴巴看着她,也在一瞬間之後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讓自己大叫。

要不然一個房間傳出一男一女的叫身,別人會怎麼想?

公孫薰兒轉頭就跑開了,開門就跑了出去,連門都沒關!


龍十兒愕然的看着她離去,再看看自己的下體,驚然大叫。

“我操!”

龍十兒忽然發現此刻自己已經一絲不掛,剛纔從水裏跳出來那寬鬆的褲子已經掉進了水中,也明白爲什麼公孫薰兒動作是那麼大了。

龍十兒趕緊穿上衣物,思考着整件事情的前前後後,這下沒法混了,媽 的竟然曝光了!

在這個時候,龍十兒心裏想得更多的卻是徐容容,可是,剛纔發生的一幕幕一直徘徊在腦海中,龍十兒的心思在兩個女人之間不停的轉換,許久,他苦笑了一番。

“原來我註定也是一個三宮六院的男人!”

其實,龍十兒內心深處還是可以接受這樣的事的,畢竟帝王之家,誰不是三妻四妾?實力爲尊,別說三妻四妾,後宮真的三千佳麗那又如何?只有人家女人願意,誰又敢說些什麼?

只是,龍十兒此刻不明白若是徐容容知道了這件事情,她會有什麼感受,一定不會開心吧!

龍十兒的心情頓時又失落下來,報仇的事情進展那麼慢,感情的事情卻來得那麼快,龍十兒有些應暇不及,可是又不得不在現實面前低頭。

說實話,雖然龍十兒一直想戲弄公孫薰兒來着,但他還真的沒意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雖然自己剛纔還幻想她將自己脫 光,可是這畢竟是潛意識裏不認可的,畢竟人家還是黃花大閨女,而自己已經有了妻子。

這種無心之失讓龍十兒心中有些自責,要不是自己想戲弄人,至於在人家面前曝光嗎?

在這種社會,在女人面前意味着什麼?龍十兒非常明白,可是,如何善後呢?

公孫薰兒還能順利的嫁人麼?這會不會成爲她一身揮之不去的陰影?

最後,龍十兒將這一切歸於無心之失,反正自己也真沒有故意要弄成這樣,又何必多想什麼呢?

龍十兒奇異的思維竟然還感覺自己有些冤屈,靠啊,男人在女人面前曝光,男的不是受害者麼?怎麼倒變成女的是受害者了? 這可能和男生和女生的身體差異有關吧,龍十兒這麼安慰着自己。

也沒了睡覺的心情,開始穿戴起來,發現自己的小腹竟然很神奇的恢復成了原樣,頓時,龍十兒對救了自己的人更加有興趣了。

穿戴好了之後,龍十兒來到樓下,遇到正在櫃檯算着帳的老闆娘,就是那日與自己和容容一起參加講道說法的婦人,龍十兒微笑着打了聲招呼。

“老闆娘,你好啊!”

婦人擡頭看了龍十兒一眼,並沒有龍十兒想象中的驚喜之色,神色複雜的有低下了頭,繼續算着自己的帳,不過確實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

龍十兒疑惑的走到婦人身前。“老闆娘,你怎麼了?”

“有件事情我不知道該怎麼對你說,你還是去醫館看看吧!公孫公子他們都在那兒!”

老闆娘似乎有些難以起齒。

龍十兒也不爲難她,問了醫館的位置以後,帶着疑惑的心情匆匆趕到醫館。

在醫館外看到了兩名公孫家那元嬰期的兩名守衛,看到龍十兒兩名守衛並沒有變化,龍十兒走進醫館,發現醫館裏很冷清。

龍十兒朝醫館內門走去,隔着窗戶,看到了此時正躺在牀上的小炎,龍十兒眉頭忽然皺了起來,神識一動,便查到了小炎此時的變化,驚慌的衝進了房間。

甚至忽略了房間裏站着的公孫薰兒,不過這樣也好,也能避免一場難以逃脫的尷尬。

看着小炎虛弱的身子,龍十兒急衝衝問道。

“小炎!你怎麼了?”

小炎小眼睛眨了又眨,一句話都沒說,只是這麼看着龍十兒,龍十兒又將眼神投向公孫薰兒。

公孫薰兒輕聲說道:“它現在需要休息,我們到外面去說!”

走到屋外,徐容容將小炎用精元讓自己起死回生的事情,龍十兒黯然的低下了頭,隔着窗戶看着小炎的樣子,思緒萬千。

許久,他纔再次開口打破了沉默。

“你哥呢?”

“爲了讓小炎的身體儘快恢復,我哥他們已經動身去找藥材了,只是,這種藥材非常稀有,我們家族倒是有,只是不知道這邊有沒有了。”

“哦!”龍十兒點了點頭,不再說話。

過了好一會兒,龍十兒悄悄轉眼看了看公孫薰兒,卻不想被公孫薰兒的眼神撞上,頓時,龍十兒醒來那一幕充斥在兩人的腦海中,公孫薰兒不可避免的紅了那張極具吸引力的臉頰。

龍十兒臉皮厚,還是覺得不是自己的錯,所以他只是閃避了一下,當然,龍十兒明白她想到那件事情了。

“那個……”

“哦,我還有點事情,就先走了,你先照顧一下小炎吧!”

公孫薰兒打斷了龍十兒的話,說完轉身就走了。

看着她的背影,龍十兒在原地愣了許久,終於,長嘆一口氣,邁步走進了房間,輕輕的走到小炎身前,坐到小炎旁邊。

回想着和小炎呆在一起的那些日子,龍十兒終於開始疑惑,到底是什麼,讓小炎能夠用精元來救自己呢?難道只是因爲它和自己的生命有聯繫麼?

龍十兒並不這麼認爲,然後心中的疑惑變得越來越大,龍十兒終於忍不住要問出口,卻是被小炎先開口了。

“主人,公孫公子可是答應了我,等你醒了以後讓你給我解開對我下的咒哦!”

“嗯?”龍十兒一愣,下咒的確是當初自己爲了要控制它纔有的行爲,因爲它的修爲一直在自己之上,如果再給自己一次機會,自己絕對鎮不住它,因爲它晉級了……



如今,聽公孫薰兒說,它爲了救回自己,幾乎捨棄了近一半的精元,修爲極具倒退,停留到了元寂初期,而且修爲能不能穩定還需要看接下來的治療。

咒在這個時候,還有必要下麼?而且,龍十兒早已經有了想給它解咒的想法,因爲龍十兒尊重自由,讓它自由的選擇留,還是走!

之所以下咒,是因爲想要讓他跟着自己,然後自己用真心去感化它,讓它過上自己給他安排的美好生活,讓它選擇離和留時,更能堅定的留下,因爲自己的確需要它。

龍十兒沒有急着回答,而是問道。

“你從一開始就希望沒有這個咒語麼?”

“是的,誰都不想被禁錮,我與你們常人的想法無異,不過,要是沒有這個咒的話,此刻的我現在還在雲城繼續興風作浪麼?”

小炎說的是實話,如果他之前沒有被自己下咒,或許此刻的它還在雲城繼續做它想做的事,也或許它被一些強大的馴獸師收服了,也或許它迴歸了山林。


可是,不管如何,龍十兒始終不會相信,若是沒有咒語,他會比現在的樣子混得更差。

強烈的自責感涌上心頭,龍十兒心中,瀰漫着一種難言的味道。

“小炎,謝謝你!謝謝你讓我重生,要是沒有這個咒,現在的我,絕對不會繼續站在這裏!”

是的,如果沒有小炎的付出,龍十兒早已經在斷魂橋排隊面見冥王了。

小炎看了看龍十兒,沒有表情,應該是說龍十兒看不出它什麼表情,也沒用說話,龍十兒繼續說道。

“我答應你,等你好的那天,我給你解咒,不僅如此,我還會放開對你的束縛,恢復你的自由之身!”

“真的嗎?”

小炎欣喜的眼神看着龍十兒。

看到小炎的表情,龍十兒內心深處還是會有些失落,可是,該走的強留不來,自己還能做些什麼呢?龍十兒點頭。

“嗯!”

龍十兒擡頭看着窗外,小炎則是憧憬着他夢想中的生活。

一人一獸各自想着各自的事情,在沉默中遺忘了自己的現狀,遺忘了時間的流逝。

龍十兒感覺做着有些累了,這纔回神,恍恍惚惚的看看周圍。

“公孫明宇他們怎麼還沒回來啊!”

話音剛落,從醫館門外傳來一陣腳步聲,龍十兒用神識查探一下,還真是說曹操曹操到。

公孫明宇身後跟着公孫薰兒,看到屋內的龍十兒後,他面色一變,不等龍十兒笑着打招呼,他就對身後的護衛們說道。

“你們到外面守着,不許任何人進來!”

“是!”

護衛們表情嚴肅的離開,公孫明宇這才帶着公孫薰兒進了房間,在龍十兒詫異的目光下,這位公孫家族的繼承人,這位渡劫初期的高手,就這麼在龍十兒面前跪了下來。

渡劫期高手,這可是絕對的高手,要知道,大乘期是傳說中的境界,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還有大乘這個等級,所以,渡劫期高手如今是整個修真界最受關注的頂級高手。

想想那日他不過來到一個小鎮,就有周圍不下萬人的人羣來到籠琳鎮爲的的只是見一見修真界的高手,爲的只是聽他說幾句話,就能想到一個渡劫期高手在這個世界受到的待遇。

“臣拜見殿下!”

看着眼前已經多年沒有出現,快要在自己記憶中流失的一幕,龍十兒滋味莫名,情緒也瞬間高漲起來。

倒是公孫薰兒,不可思議的盯着龍十兒,指着龍十兒不敢相信的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