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力?你說你可以調節重力?”江辰疑惑問道。

“是的,駕駛機器人一定會遇到失重等極端環境,我可以模擬出各種重力環境加速您對重力訓練的適應速度。”

“聽着挺有趣兒,你來個兩倍重力我試試!”

“主人,您的體重在74.3公斤,兩倍重力下會達到148.6公斤,恐怕您會直接趴在地上爬不起來!”

“別小看人,按我說的做!”

“是的主人,兩倍重力,請您做好準備!”

江辰馬步扎穩,心說兩倍重力而已,沒什麼大不了。

忽覺得心頭一沉,四肢如被負鉛塊,馬步搖搖欲墜,身上像是忽然背了個大胖子,雙腿登時顫抖起來。

“停!停下!”江辰急忙喊道。

“好的主人,雙倍重力取消!”

趴在硬牀上呼呼喘氣,“這麼嚇人,感覺心臟跳的都沒勁兒跳了!”

“建議日後從1.3倍重力開始訓練,循序漸進,否則很可能對內臟造成無法逆轉的傷害!”

江辰嗯了一聲, 問道,“現在幾點?”

“下午三點十四分二十八秒!”

“我是凌晨來的,對了,你知不知道我的衣物跟行李在什麼地方?”江辰忽然想起大陽那顆珠子,它不在身上,不只是那顆珠子,醒來時全身衣物都被更換了,他必須找到那顆珠子,那東西吸收了他全部的靈力,一定不是凡品,如果想找回超能,就必須先找回那個珠子!

“行李在隔離儲物間,爲了防止外來病原體進入新世界,你們進來之前全身消毒,所有的行李都被隔離了!”

“那我要怎麼去那裏?”江辰記下了隔離儲物間這個地方。

“對不起,主人您的問題不在檢索範圍!”

江辰一愣,繼續問道,“我要去別的地方,怎麼走?”

“對不起,主人您的問題不在檢索範圍!”

“不出意料,這裏的沒有任何導引信息,連人工智能也不提供任何關於內部地圖的信息。”江辰心裏犯起了嘀咕,這個被叫做“新世界”的地方一定不小,如果沒有地圖的話,去任何地方都要靠自己留心觀察。

“ok現在能爲我打開房門麼?我想出去透透氣!”


“對不起主人,房門不能隨意開啓,中央空調爲您提供最適合人類生存的空氣密度,請您放鬆心情,耐心等待!”

“操!我就知道,這他媽是監獄麼?”江辰勃然大怒,一腳踹在茶色玻璃上。

他感到腳心劇痛,玻璃門並沒有破碎, 堅如磐石,他卻疼的齜牙咧嘴。

半晌後蹲下身輕輕敲擊,卻發現這並不是玻璃,而是某種特殊的材料,“操,這他們是防彈的?那不真成了囚徒?”

“高能合成碳纖維,保護的安全!”

“你他媽倒是會說話!”江辰罵咧咧的說道。

江辰坐在凳子上捂着腦袋思考脫身之道,如果這裏真是某種封閉的軍事基地,恐怕不會允許裏面的人活着出去,那想離開只能在外面尋找機會,可是面對五步一門,十步一哨的防禦工事,只是想想江辰就頭皮發麻。

“先找到隔離儲物櫃,拿到那個怪異的玉石,如果可以恢復了能力,一切好說!”打定主意,江辰伸了個懶腰躺在牀上,之前的打鬥令他精神疲倦,幾秒不到,他便睡了過去。

五分鐘之後,人工智能系統把他叫醒,江辰按照語音提示,十分困難的把自己塞進類似無頭奧特曼的作戰服中。

所有的房門統一打開,來到外面,禿鷹大陽兩人互相嘲笑着膨脹的胸肌。

江辰注意到,在場的身在銀色戰衣裏的人並不只有原先的九個,仔細數了數,竟有20個之多,而其中一個滿臉短胡茬兒的中年男人作戰服左胸上帶着一個星星的標誌。負手而立,身材高大,破有軍官氣質。

見人來齊了,這人昂首挺胸, 傲然說道,“歡迎新成員!我是大家作戰訓練以及執行實戰任務的隊長!我叫方宏,大家可以稱呼我爲方隊!軍人出身,以前是做特警的,經過層層選拔,很榮幸加入“新世界”計劃,很榮幸今天碰到大家!請多多指教!”

方宏聲音寬厚,帶着點兒倨傲的樣子,不過他那方方正正的大臉盤,跟一雙筆挺的劍眉,倒是很讓人心生敬畏,天生的王者氣質!

接下來,就是無聊的自我介紹事件,每個人都介紹了自己喪屍危機爆發之前是做什麼的,洪壽之前是開武館的,江辰對其他人無甚興趣,連名字都沒記住。

衆人一番寒暄後,便按照高矮排成兩列方隊,方宏解釋說,以後不論就餐,訓練,都要謹記自己的位置。

還有,就是這個方隊的名字竟然起作“飛虎”,方宏兒時的夢想便是加入飛虎隊, 可多年來沒有實現,大家不敢撥他的面子,沒法子,只好叫做了飛虎隊。

由方宏領隊,二十人洋洋灑灑的進入一個足球場大小的地方,裏面各種顏色的方隊站了足有數千人,有男有女。

江辰暗自慶幸自己的隊服是紅色的,因爲有些人的作戰服竟然有各種紅色的線條,簡直像極了奧特曼。

而上面懸掛十米之高的臺子上,五六個政客模樣的傢伙居高臨下,西裝亮閃閃的,聚光燈都打在上面,身旁機器人正爲他們端茶倒水。

人羣中江辰看到一個身影, 心下駭然,失聲道,“洛伊博士!?”

身着西裝的人羣中,確實有個長相極其猥瑣的謝頂老頭,古老呆板的圓形眼睛搭在他碩大懸膽一般的鼻子上,臉上皮膚並不是同一個顏色,花裏胡哨的樣子令他更加難看了。

“他竟然沒死!”江辰心墜冰窟,見洛伊被身邊的人敬重的模樣,這傢伙在這所謂的“新世界裏”竟然還是德高望重的人物。

“舊世界明明是這個傢伙破壞的!”江辰腦子飛速運轉,這個地方明顯不是什麼難民收容中心,卻很可能是洛伊爲自己變態傾向培養打手的地方,這種研究出喪屍病毒的人又會是什麼好人!

“不管他的計劃是什麼,我一定要阻止他!”江辰按下心中強烈的不安,不動聲色的躲在人羣中。

洛伊毫無懸念,得到了優先發言權,巨大的房間內全是他那帶着歐美腔調的嗓音。

“哈哈,多好的孩子們啊,頭角崢嶸的少年人,看到你們就看到了新世界的希望,看到你們就看到了我心目中偉大的新世界!

舊的世界人太多,我們的城市,我們的水源,我們的礦藏,被蒼蠅般毫無用處的人類佔據着,消耗着, 而我出現的意義,就是爲了選出你們,淘汰掉那些每天只會吃飯拉屎的廢物們!

原諒我的過激,原諒我對科學的癡迷,可爲了美好的新世界,我們必須如此,我們的科技要想快速攀升,唯有這一條路可走,而你們,便是神對我的恩惠,我們將攜起手來,創造更好的,更完美的新世界。

而外面的世界卻被強大的,冷血的,吃人的邪物佔據,所以任務明確,我們要和從新佔領大陸!重寫人類的輝煌!” 掌聲和喝彩聲響徹整個建築。

“真能忽悠!”江辰對洛伊嗤之以鼻,“這個罪魁禍首,不管他爲什麼得以苟活於世,必須宰了他!”

洛伊這傢伙一定曾經是某個傳銷組織的一員,而且是首腦成員,因爲他對男人的洗腦能力特別強,江辰驚奇的發現,周圍不少渾身肌肉疙瘩的大老爺們兒眼睛裏竟然閃現出了盈盈淚光。

洛伊簡單講述了他對構建新世界的規劃,這裏的人,都將作爲士兵受到嚴酷的武裝訓練,訓練結束之後,由這裏的人駕駛最先進的武裝高科技戰甲,把喪屍全部清理掉,而後,由這裏科學家掌握的科技,創造一個新的家園。

說起來雖然美好,可這裏面存在的漏洞巨大,洛伊身上帶着眼中的精神病傾向,江辰深知看出這傢伙對至高王權有着很強的慾望。

發言結束之後,每個人得到了一個緊急藥箱,這是訓練中必須的東西,洛伊說這裏的人都是體質不同凡響的人,訓練的強度也不是一般的大,在訓練中受傷而損失強手是很遺憾的事情。

打開藥箱,裏面竟然裝着某種注射液,上面全是看不懂的鳥語,醫生解釋說,這是腎上腺素,在缺氧,癲癇,抽搐等特殊狀況下,這是必須要使用的東西。

另外,還有其他類型的藥品,都是膠囊形狀的東西,一定是些毒品之類的玩意兒,江辰索性把這些東西當玩具似的全部捏碎了玩兒。

畢竟聽一個變態老頭講故事,實在是種摧殘啊。

良久之後,max領着一個個子不高,但是極爲精裝,圓腦袋圓臉的傢伙大步走來,這人生的是眉目帶笑,可瞳孔裏時不時的閃爍着點點兇光。

max柔媚的聲音傳了過來,“這是我們訓練的隊長,大家一定要聽他指揮哦,你們很快會成爲鐵一般強壯的男人!”

“什麼玩意兒?找來個屠戶給我當隊長?”大陽很是不屑,左臂抱右臂,下巴幾乎要飛到天上去。

圓腦袋聞言立刻轉過身來,二話不說,腳尖正衝大陽的下巴飛了過來。

這一腳趨勢凌厲,如果被踢中,大陽一定飛了。

“下馬威!”大陽也不是軟柿子,見他轉身時臉上的怒意就已經猜到必然要打,立刻低頭閃避,沒想,腦袋才一低,砰的一聲,肚子中了一拳。

洪壽眼睛睜大,驚奇道,“龍拳!降龍擺尾,這是個高手啊!”

江辰見洪壽如此評價,也饒有興致的看了過去。

一腳踢過去被大陽避讓,沒有命中,但是腿的去勢如若奔雷,迅速下降,背身揮舞起鐵錘般的拳頭,真如巨龍擺尾一般。

“我看他比洪大哥差了不少!”江辰說道,這人雖然明顯有把式,但從他出拳的速度和下盤的站姿來看,江辰斷定洪壽比他強大的多。

“誒,話不能這麼說兄弟!”洪壽攔住江辰的手,眼珠四下張望,很是小心的樣子。


江辰一猜就知道了洪壽的意思,他是怕讓這個圓腦袋聽見,尋二人的不是。

其實來人對付這個圓腦袋都是十拿九穩的,讓兩人懼怕的是這傢伙褲腰帶上插着的槍,而他們的武器,現在卻躺在行李艙中。

大陽雖然強壯,但是對於武學的無知導致他根本躲不過圓腦袋神出鬼沒的拳腳。

“廢物,廢物!”圓腦袋嘴裏大罵,飛起一腳,踹在大陽的肚皮上,大陽嘴上吐了一聲,身子向後倒飛出去,江辰看準時機,飛身而上,將大陽接住,否則,他這一下就要撞到身後的排油管道了。

江辰橫眉立目的瞪過去,怪罪這圓腦袋下手太重,如果任由大陽摔在管道閥門上,恐怕他會因爲脊椎骨折而導致殘疾。

“小子,身手不錯,你也跟我過兩招?”圓腦袋張狂道,顯然,他對江辰救人的行爲很是不滿。

江辰瞪了他一眼,餘光撇到洪壽在慢慢搖頭,他想了想,只好忍氣吞聲,畢竟這是人家的地盤兒,而且,他也不想在自己沒有超能力的時候暴露在洛伊 面前。

圓腦袋見他不說話,卻是不卑不亢的模樣, 竟然不依不饒,大踏步走了過來,距離江辰一米處筆挺站定,怒道,“叫什麼名字!”

江辰撓撓頭,撇了主席臺一眼, 見洛伊已經離開,大廳內亂作一團,便說道,“江辰!”

“我記住你了!”圓腦袋挑釁似的說着,扭頭對其他人道,“你們回宿舍休息,明早鬧鐘一響,一分鐘之內穿戴一新,衝出宿舍,我會在你們門口等待,準備訓練!解散!”

旁人興高采烈的離開,洪壽對江辰投來擔憂的神色,可即使他留下仍然是人丁單薄,便搖搖頭,離開了。

見人走的差不多,圓腦袋對江辰道,“跟我過來!”

說完便當先帶路出發, 江辰輕蔑的哼了一聲,心說,這白癡不敢在人多的地方解決一定是害怕丟臉了。

兩人一前一後,穿過衆人來到一個懸空的長廊上,周圍漆黑一片,機器巨大的轟鳴聲震得人耳膜生疼。

“這是個大船!”江辰遠遠看到有個巨大的旋轉引擎在遠處運作,這麼大的扭力運轉,這恐怕是個航母,不然,身在其中怎麼會半點兒知覺都沒有!

“小子,你很不服我!?”圓腦袋站到長廊上轉過身來說道。

“是!”江辰腦袋搖擺,很不屑的說道。


“哼,就衝你的口氣, 這頓揍你是挨定了,可你知道我爲什麼要帶你來這兒揍你麼?”圓腦袋一邊說,一邊掰手指,從小指到拇指,是個手指挨個響了個便。

“這還用說,當然是你害怕打不過丟臉!”

江辰笑笑,並沒有說話。

“我告訴你,這裏我非常熟悉,我帶你來這兒的意思就是,我就算把你打死了扔到海里,其他人也不會知道你死了,明白?”圓腦袋忽然伸手想要掏槍。

眼前黑影一閃,脖子竟然已經被人掐住,掏槍的手也被人攥住,槍在槍套裏並沒有拔出來。

圓腦袋心中一驚,竟然是江辰從兩米外,只一瞬間的功夫就已經來到他身前,這種恐怖的速度只怕豹子都做不到。

“是男人,就別用武器!”江辰輕聲笑笑,一把從他的槍套裏抽出了勃朗寧。

那人立刻慌了,“好……好,不用槍!”

“可以,但是你也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你說!”現在槍在江辰手裏,他沒有討價還價的資本。

“我問你,我來這裏的時候不是穿這身衣服的,我想知道我的衣服是被處理掉了還是?”

“在儲物間, 所有的衣服都在儲物間!”

“你說的話如何可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