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見狀,對護士說道:“上鎮定劑,觀察兩天,實在是不行轉精神科!”

“我去,我只是皮膚癢癢,不是神經病!”胖子一邊哭一邊道:“醫生,放開我,韓少,韓少,咱們去找那個小娘們,問她要解藥……”

護士已經給這三個人檢查過了,他們根本沒有皮膚病,也沒有他們說的小蟲子,護士道:“你們的癢可能是心理性的,剛纔我們給你們做過了檢查,你們很健康!”

“放……批!”韓兵罵人的聲音都變了調兒,要是心理性的,他們仨怎麼可能都是心理性的?

那個女人一大把粉末,他們又不是瞎子。可不管三個人怎麼說,醫生和護士都當他們三個精神有些不正常!

醫生惋惜的道:“這三個成這樣了,那個也是一點病也沒有,就是醒不過來……”

韓兵忍着癢,朝着醫生說的那個人看去:“這個不是鹹家的少爺嗎?他是什麼病?”

一個護士說道:“也是查不出病因!”

韓兵卻是覺得邪門的緊,他隱約的有種感覺,咸興權也是和他一樣得罪了什麼人,不然咸興權那小子比牛都要壯,怎麼可能沒病沒災的就睡了醒不來?

其實咸興權那小子的昏睡,完全是陳志凡出差回來,把他給遺忘了,陳志凡原本計劃的是,出差回來,再叫咸興權醒來!免得他去騷擾張怡然!

醫生大手一揮:“這個病房裏的全部病人,再觀察幾天,如果沒有好轉,轉到精神科!”

聞言,神志清醒的韓兵差點沒吐血,可他全部的注意力都在他的癢上,想要罵醫生,他也沒有力氣!

馬丹,癢死了,癢死了……

病房裏除了安靜沉睡的咸興權之外,其餘三個一陣兒鬼哭狼嚎的叫了起來!

等陳志凡想起來咸興權這個倒黴蛋已經過了半個多月,張怡然給他感嘆咸興權不出現騷擾她,她的生活安靜多了,陳志凡才把咸興權想起來。

三天之後,四個得罪了陳志凡的傢伙被移送到了精神科。

韓兵怎麼大喊大叫叫醫生護士通知他的家人來醫院,都沒有人理會他,一個腦袋不對勁的人,誰會理會?!

陳若芙在自己的房間已經三天沒出門,陳志凡走進她房間的時候,正看見她擺着五心向天的姿勢,一臉恬靜的打坐。

陳志凡感覺到妹妹現在已經進入了一種奇異的狀態,這種狀態是他這個殭屍感受不到的,但他在妹妹的身上感覺到了。

超然物我,似乎又更貼近與自然,一種寧靜到祥和的感覺,陳志凡不禁在妹妹的身邊,盤腿坐下,同樣擺出了五心向天的姿勢,運轉起了功法!

在他的腦海裏,《盤古屍經》若隱若現的沉浮着,淡淡的金光帶着荒古的氣息將陳志凡的身體包裹在了其中。

原本在房間裏打坐的陳望猛地睜開了眼睛,驚喜的望向了女兒所在的房間,他從牀下拿出了一隻古舊的小箱子,從其中拿出一個看不出是什麼材質的小袋子,若是陳志凡在的話,肯定會認出,他老爹拿出的袋子和他裝着極陰草籽的灰布袋子有些相似,不過陳望手裏的這一隻更加的古樸!

他提着袋子走出了房間,將每個房間的周圍,別墅周圍,以至於別墅的院子周圍,全都一步步的走過,他從袋子裏拿出了什麼東西,放在了他每一次邁下的腳印之中!

軒轅龍飛,地下室所有的殭屍全都打坐吐納了起來!

z市某地地底,一個渾身陳腐的殭屍睜開了眼睛,含混不清的道:“我祖的氣息……”他感受了片刻,隨即闔起了眼睛,破爛陳腐的胸脯微微的起伏着,若是有人在,肯定能發現這個殭屍呼吸吐納的節奏與陳志凡的呼吸節奏幾乎是神一般的同步!

殭屍其實是不用呼吸空氣的,他們的呼吸暗合天道,其實是一種吐納。

不過陳志凡此時也不是很清楚罷了。

他在妹妹陳若芙的身邊,陷入了一種奇異的從未有過的境界之中!

呼……

吸……

似乎是一種如潮汐一般起伏退漲的波動,如日升日落,月轉星移!

呼……

吸……

草木榮枯,冬春交替,時空歲月在陳志凡的身邊轉換!他就像是一個旁觀者!感受着自然的奇異力量,體會着天地間的能量!

陳志凡身體內的煞氣決自動的運轉了起來,在陳志凡不知不覺中,自動自發的將周圍遊弋的能量吸收到了自己的身體裏!

他的綠眸黑僵後期境界已經到了臨門一腳,此時能量的聚集也沒有令他有要突破的跡象。

能量在身體裏聚集,從一絲絲,變得渾厚,在煞氣決的引領之下,能量進入經脈,流經每個竅穴,最後匯流進丹田。

丹田明明已經滿了,可能能量還是在源源不斷的匯入。

www⊙ т tκa n⊙ ℃O

他的境界,還是在綠眸黑僵的後期!

“怪事,”陳志凡皺起了眉頭,他應該能突破綠眸進入下一層的,怎麼可能沒有變化?

陳志凡腦中的《盤古屍經》驟然爆發出一陣耀眼的金光,新的一頁被翻開了!

出現在陳志凡腦中的是一部新的功法——《屍音》這是一部和煞氣決完全不同的功法,煞氣決能將陰邪氣聚集到己身,而屍音卻是一部精神類的操控之法,比爹給的小冊子裏的控鬼術不知高明出多少倍! 夜冰依聞言,嘴角狠狠一抽,差點要噴笑出聲,他居然害怕打屁股,害怕成這樣?

察覺到外面的視線,她將他推開,然後把門給關上。

她收拾自己的男人,也只能給自己看,別人看就不行。

……

還沒有轉過身來,就被他從後面緊緊的抱住。

他抱住她,她就不能動手打他。

夜冰依嘴角又是狠狠一抽:「就這麼害怕?」

帝玄胤聞言,臉色更是羞紅一片,眼睛不自在的飄蕩,硬著頭皮點了點頭道:「怕……」

「好,那我就給你一次機會。」

最佳暗戀,腹黑總裁寵妻如命 眼中飛快閃過一抹欣喜,就這麼……原諒他了?

但以往的經驗告訴他,好像不能高興太早……

果然,就見她的眼神,落到地上那個像刺蝟一樣的怪東西。

邪魅一笑,「吶,跪在這個上面,我就不打你!」

瞥了一眼長得像刺蝟一樣的奇怪的東西,帝玄胤瞳孔狠狠一縮,他終於知道,之前為什麼,總覺得有哪裡不對勁了。

白皙的面龐,霎時紅的好像塗上了一層胭脂色,更為妖孽,好像無比騷包的小受一般,美艷逼人。

身體僵硬的站在那裡,眼睛死死盯著那個長得像刺蝟一樣的東西,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在看仇人。

夜冰依也並不著急,坐下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悠哉悠哉的品嘗著。

房間中,一片寂靜,詭異的寂靜,讓帝玄胤的心,更加慌亂了。

正當他還在心中做垂死掙扎時,夜冰依幽幽道:「要不,還是打屁股?」

他的瞳孔立即狠狠一縮,隨即撩開衣擺,視死如歸,以最優雅的姿勢,跪了下去。

夜冰依瞬間不忍直視的撇過頭,憋出一句話!

「三個時辰后,出來見我,敢偷懶,你就死定了!」

說完,她飛快的跑了出去,門『砰』的一聲合閉上。

「哈哈哈哈哈……」夜家,傳來某女暢快淋漓的大笑聲!

忽然,夜冰依發現,院子里的那些玫瑰花,竟然消失了。

之前的夢幻花海,彷彿都是她的幻覺一樣。

眼前,站著十幾名黑衣勁裝的年輕男子。

夜冰依淡淡的挑眉,還沒有來得及開口說話,這些人便齊聲對著她恭敬的叫道:「夫人!」

聽到這裡,夜冰依微微一怔,然後瞬間明白了什麼,「你們,是帝玄胤的人?」

一名黑衣男子上前笑嘻嘻的回答道,「沒錯!夫人,我們是煉獄的弟子,帝尊大人說過了,他向您求完婚之後,讓我們來收拾收拾,不敢勞煩夫人的家人。」

「我們大家就是想給夫人問個好,再離開!」

「好了,夫人,我們等著你的到來!」

話落,這些人身形一閃,瞬間消失不見。

「……」

月朗星稀,夜色明亮。

夜冰依躺在屋頂,閉著眼睛,懶洋洋的吹著風。

頭枕在胳膊上,算算時間,他應該要跪完了吧?

心中這樣想著,果然,下一秒,便感覺到有人在緩緩靠近。

夜冰依紅唇微微勾起,並沒有睜開眼睛。

白衣烏髮,衣袂飄飄,男子悄聲無息而立,冰藍色的眸子清透琉璃,沐浴在聖潔的月光之中,渾身不染一絲煙火之氣。

淡漠如雪,恍若謫仙。 聽到這道聲音,夜冰依腦子頓時一片空白,只覺得心中有一萬隻草泥馬奔騰而過——

因為這道聲音,是從她的背後,底下傳來的!

而且還是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

分明是……帝玄胤!!

那麼……她現在壓著的是……

睜開眼睛,夜冰依瞬間驚叫出聲,「姬流音,怎麼是你?!」

「啊啊啊啊啊!」夜冰依簡直崩潰。

慌亂的推開姬流音,卻忘記,自己此時還在屋頂,身子一個不穩,便摔了下去。

「啊!」



姬流音也好似半醉半醒狀態,等到他反應過來,伸手去抓她,卻已經來不及了……

「……」

掉下去的時候,夜冰依本來可以使用靈力,穩噹噹的落下來。

可是因為剛才發生那樣的事情,她…還是直接摔死算了……

因為她現在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去面對帝玄胤。

他剛才憤怒的聲音,一定是看到了什麼……

而且,剛才,還是她主動的,這讓他會怎麼想?

換做是她的話,自己又會怎麼想呢呢?

搖了搖頭,她不知道。

她也不知…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還有姬流音,他剛才為什麼不躲開?

夜冰依想著別的事情,卻沒有發現,她此刻被男子緊緊地抱在懷裡。

那一雙瀲灧的紫眸,充滿悲痛複雜的情愫看著她。

當看到她絕美小臉上的茫然,自責,錯愕,和許多複雜神色,他微微一怔,忽然明白了些什麼……或許,事情並不是他所見到的那樣。

但……畢竟是他親眼所見。

還是……她主動……

他的心很痛。

從他見到姬流音,便從他的眼神當中看得出來,他和她,一定是認識的。

……

但是本來想要責怪的話,看到她這般模樣,到底還是沒說出口。

卻也沒有和她說話,只是靜靜的抱著她。

因為說什麼,都很無力。

他的眼前,滿是剛才她迷離的親吻著別的男人的畫面……

夜冰依此時,才猛然驚醒,錯愕的仰起巴掌大的小臉,看著眼前還是一襲紅衣妖孽的俊美男子,隨即想到剛才發生的事情,忽然覺得沒臉面對他……

她雖然霸道,但卻不是不講道理之人。

這件事情,是她的錯,無論是她的失誤,或者是什麼……總之,錯了就是錯了。

就好像失敗了的人,永遠沒有資格找借口一樣!

所以……他要怪自己,她也沒有什麼好說的。

張了張嘴,她聲音低低道:「小胤胤,如果我說,剛才,只是一個意外,你,你會相信我么?」

說完,夜冰依自己都不抱什麼希望……

畢竟剛才,不是別人強迫她,而是……

抬起一雙水霧般迷濛的眸子,歪著腦袋望著他,小手緊緊抓著他胸前的衣襟,可憐兮兮。

帝玄胤卻只是一直看著她,沉默不語,瀲灧的紫眸,沒有任何波動。

她的心中一緊。

等了半天,都沒有等到回應,夜冰依嘴角的笑意再也掛不住了。

心中好像堵著一塊大石頭,快要喘不過氣來,他……不相信她么?

呵呵……都是她活該。

可是……心好難受哦。

眼睛不爭氣的微微發紅,仰頭深呼了口氣,拚命忍住想要奪眶而出的淚水。



求推薦票昂~~ 就算是幾分鐘,陳志凡也覺得足以!

於此同時,他的卦術,醫術,也相應的提升了一小段,對於卦術和醫術的提升,不到使用之時,他還感覺不到變化。

陳志凡長長的呼出了一口胸腹間的濁氣。

妹妹陳若芙還是在那種奇妙的境界中,陳志凡發現,他的功法在隱隱的與妹妹的功法相合!

看來,他們兄妹一起練功是互相有所裨益的!

《盤古屍經》的上中下三部九卷已經分爲三部,一爲醫之卷,一爲武之卷,最後是卦之卷!

在這一會的打坐中,他對這三部有了新的認識和見解!

陳若芙輕輕的呼出一口氣,結束了打坐,睜開眼睛,看見坐在自己身邊的哥哥,嚇了一跳:“我去,你什麼時候進來的?我怎麼沒發現?”

“剛進來一會!”陳志凡笑着看着妹妹:“有什麼感觸?你可是三天沒出房間了!”

聞言,陳若芙啊了一聲:“不會吧?我感覺自己只是坐了一會會啊!”她不信的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原本還有91%電量的手機,現在只有47%

手機屏幕上的日期明明白白的顯示着已經過去了三天,陳若芙驚訝至極:“還真的是三天啊,我怎麼一點感覺都沒有,看,我覺得精神棒棒噠!”

她站起來,示意給哥哥看:“一點也不累!”

陳志凡道:“娘給你的東西,真的很奇妙,以後你練功的時候,把我喊上,一起練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