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了?早上好。”

男人的嘴脣在她後頸皮膚處蹭了蹭,親暱的像一個吻。

他音色慵懶,一邊說着,一邊轉過她僵硬的身體,深邃濃眸望進她瞪大的雙眼中。


“江容卿!我好心照顧你,你、你趁我睡着佔我便宜!”

宋雲煙徹底清醒,立刻手腳並用地在他懷裏掙扎。

男人臉色晦暗不明,在她踢向他腿間時,他手臂猛地一個用力,險些將她纖腰箍斷。

“疼!你……”

“別亂動!不然辦了你!”

宋雲煙狠狠咬脣,忽然察覺到什麼灼熱的東西抵住了小腹。

她臉色驟然紅的滴血,一時僵硬地不敢再動,只能咬牙切齒地罵道:“你、你流氓!”

男人一言不發,用力抱了她許久。

身體的異樣終於解除,他鬆開幾分力道。

小女人立刻掙扎着爬起來,幾乎是跳下牀,小臉兒又紅又冷,滿面嚴肅。

“江容卿,你不守信用!”

她沉沉地指控。

“怎麼?”

男人好整以暇坐起身,緩緩整理睡袍領口的樣子,性感而淡漠。

宋雲煙扭頭,不去看他衣領間露出的精壯肌肉,咬牙切齒地道:“合同上說好,你不許在我不同意的情況下做任何親密行爲!”

“哦。”男人煞有介事地點點頭,不急不慢地道,“可你睡在我房間,我可以理解爲,這是一種暗示和默認吧?”

“你!我明明是爲了照顧你才——”

宋雲煙後悔極了,這分明是個農夫與蛇的故事!

“不管你爲什麼,以後但凡睡在我房裏,我就有一切權利,明白了?”

“明白你個頭!”

懶得再和這無賴理論,宋雲煙狠狠瞪了他一眼,穿好自己的鞋子,大步逃離了他的空間。


望着她慌張的背影,江容卿緩緩勾脣一笑。

宋雲煙,你早晚會是我的。

宋雲煙回到自己的公寓,媽媽大概去買菜了,人不在家。

她洗漱換衣後,從窗口望見男人的豪車駛出小區,這才慢吞吞下樓,自己開車去公司。

人在辦公室看劇本,剛過了半小時,她就接到江容卿的信息。

短短兩個字,像他本人一樣霸道:過來。

冷冷將手機一扔,宋雲煙無視了他。

緊接着,又兩條信息追過來。

她依然無視,然後他又打來了電話。

當然也被她掛斷。

寒着臉將掛斷的手機放回桌上,宋雲煙剛剛再次拿起劇本,辦公室門就被粗魯地大力推開了。

她詫異擡眸,見兩個黑衣保鏢沉步走來,不由分說便架起她兩條手臂,將她挾持而去。


“你們幹什麼?!鬆手!”

“喂,我不去江容卿的辦公室!他這是搶劫!”

“……”

宋雲煙不甘地掙扎,對江容卿的強制做派更加厭惡。

再不情願,也還是被兩個精壯男人拖到總裁辦公室門口。

她蓄滿了怒氣,門一開,她剛被塞進去,就已經忍不住大喊出聲:“江總!我請你自重!我——”

怒氣沉沉的話只吼出一半,在看到會客區沙發上的男人時,宋雲煙立刻禁聲,硬生生把後面的話嚥了回去。 “白、白導?”

會客區沙發上,和江容卿正對而坐的,正是著名導演白韜。

也是宋雲煙的偶像。

和偶像第一次見面,就被看到張牙舞爪的樣子,她小臉飛紅,尷尬到了極點。

江容卿一眼瞥來,眸間滑過幾許捉弄得逞的促狹。

宋雲煙瞪了他一眼,礙於白韜在一旁,她連瞪人的眼神都不敢太冷。

“還站着幹什麼?還不過來?”

江容卿淡淡地吩咐道。

抿了抿脣,宋雲煙訕訕地笑了下,挪着步子走了過來。

江容卿向白韜使了個眼色,白韜便正眼看向眼前的女人,上上下下將她好一陣打量。

“不錯,是張電影臉,眼睛裏也有內容,江總真是慧眼識珠。”

白韜說着誇獎的話,卻是向江容卿說的。

宋雲煙也詫異地望向江容卿。

原來他把自己擄來辦公室,不是要做壞事,是要介紹她給白導認識嗎?

“馬屁少拍,要是覺得可以入眼,讓她試試戲吧。”

江容卿一副上位者的傲然,隨口說道。

“那好,宋小姐,你看一下這個劇本片段,試着把它演出來。”

說着,白韜遞給她幾張劇本飛頁。

大致看了一眼,是一個女人被上司**,拼命逃跑然後被抓回來,絕望掙扎的一段內容。

“這、在這裏試戲嗎?”

試戲是正常流程,不過……

瞥了眼好整以暇坐在一旁的江容卿,宋雲煙訕訕地吞嚥了兩下,不自在地問。

在他面前演戲就夠難爲情了,何況,還是這麼尷尬的戲份。

“不然呢?你覺得你多有多大牌,試個戲還要隨意挑地方?”

似乎還記着她不肯聽話的仇,江容卿口氣不善,黑眸幽幽地望向她。

“我、我怕旁邊有閒人,我發揮不好,影響試戲的發揮。”

宋雲煙實在不願被他看笑話,磕磕絆絆地反駁道。

男人冷笑一聲,似笑非笑地睨着她,重複道:“閒人?嗯?”

身爲公司老闆,他當然無論如何也不能算閒人。

宋雲煙語塞地眨眨眼,“可是……”

“宋小姐,即便在劇組試戲,一旁也會有他人的,你排除干擾,儘量發揮就好。”

白韜聲音低沉而柔和,有股沁人心脾的感覺。

他導演的電影屢屢獲得大獎,是藝術和票房兼備的典範,宋雲煙一向很敬重他。

既然他發話,她也就含笑點了點頭,硬着頭皮同意了。

沙發上,江容卿發出一聲冷哼。

“我都同意試戲了,江總還有什麼不滿意?”

宋雲煙受不了他的陰陽怪氣,沒好氣地問了句。

呵,他的話就反駁,一樣的要求,白韜說的就含笑同意。

有什麼不滿意?

他滿意的很!

黑眸沉了片刻,他不耐煩地一揮手,沒好氣地道:“試戲就快點!別賴在我辦公室,影響我工作。”

這話,連白韜也訓斥在內。

白韜微笑有些僵,但依然安撫怒衝衝瞪大眼的宋雲煙:“好了,開始吧。”

深吸一口氣,宋雲煙儘量無視顛倒黑白的男人,低頭仔細揣摩劇情。

過了幾分鐘,她告訴白韜已經準備好,便放下飛頁開始表演。

她是學金融的,並非科班出身,可表現力非常好。

一場在房間裏跌跌撞撞逃跑的戲,把女人的無力、恐懼,全都淋漓盡致地展示出來。

“好!很好!”

白韜是內行,只看到這裏,就忍不住拍了下手掌。


“謝謝白導。”

宋雲煙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擦着表演時額頭滲出的驚恐冷汗。


“那我試戲通過了沒——”

試探的話還沒問完,一旁觀看的江容卿便用手指翹了翹茶几。

兩人都向他看去。

“要試的戲份還沒演完,怎麼就停了?”

他臉上有幾分玩味,像貓捉老鼠前的樣子,讓宋雲煙下意識覺得不好。

“江總,宋小姐很有天賦,試到這裏,我覺得已經——”

“作爲製片人,我覺得還不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