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硬靠着自己唐僧師徒的崇拜硬撐下來的,林唐摸了摸頭上的汗實在是覺得沒有力氣了。

還沒等林唐說,就聽見豬八戒說道,“師父,休息一會吧,俺老老豬實在是走不動了啊”,話還沒說完,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唐僧也累了,便說道,“那就休息一會吧”。

沙僧連忙擦了擦一邊的石頭,扶着唐僧坐了下來,唐僧雖然是觀音菩薩選中的人,但畢竟還是個凡人,甚至體力都不如林唐,走了這麼久,當然累了。

沙僧從包袱裏拿出了水給唐僧喝,又分別遞給了林唐的人,林唐捧着着水,像是什麼珍稀物品似的,小心翼翼的喝了一口,感覺自己彷彿喝了一口靈泉水似的。


立馬身上充滿了力量,恨不得站起來翻上十幾個跟斗,看到林唐一點都不累,反而精力無窮,一邊的孫悟空說道,“你倒是不累,那就來跟俺老孫學點本事吧”。

林唐馬上就站了起來,感覺渾身充滿了勁。

孫悟空的本事太多了,想了想,還是教林唐一些基礎的,但這也夠林唐高興的了,衝着一棵樹一個勁的施法,見樹有一些輕微的晃動的高興不已,把師徒四人都逗笑了。

“大師兄,你看那前邊,有煙,應該是有人家”,林唐說道。

這幾天的相處,林唐不但學到了一些法術,還跟師徒四人混熟了,一律稱呼師父,大師兄,二師兄,三師兄,好像他們多了一個小師弟一樣,這幾天林唐也沒有敢掉以輕心。

一直防範着四周,生怕哪裏蹦出來個妖怪,把唐僧給拐走了,林唐的一舉一動都落在孫悟空的眼中,心中對林唐也十分滿意,認了這個徒弟。

“那我們就去求些齋飯吧”,唐僧說道。

豬八戒已經餓到兩眼冒星光,一聽這話,趕忙拿過鉢盂衝在前邊,說道,“俺老豬去!”

林唐等人搖搖頭,笑着隨他去了。 林唐等人跟在後頭,孫悟空也沒有太過操心,一看這家就是凡人,沒有什麼妖氣,幾人走到的時候,豬八戒已經開始探頭探腦的看向房間裏了,孫悟空上前揪住豬八戒的耳朵,說道。

“你這呆子,賊眉鼠眼的看些什麼,這家人呢”。

“哎,哎,猴哥輕些,別揪老豬耳朵了”,豬八戒護着自己的耳朵向後躲着,邊向一旁的林唐等人投去求救的目光,林唐笑着搖了搖頭,說道,“大師兄,你就放過二師兄吧,先看看這家人都去哪裏了?”

孫悟空這才鬆了手,向屋裏四周看去,這屋外曬的紅棗大豆,顯示着這裏分明是有人住的,地上還有未乾的水漬,那至少半個小時前,這裏還是有人的,怎麼突然就沒有人了呢。

幾人都感覺有些奇怪,這深山老林裏,就算出去也應該把門關住啊,可是這家別說是院門了,連家裏的門都沒有關閉,都敞開着。

林唐四周看了看,喊道,“請問有人在家嗎”,喊了好幾聲,也沒有人應答,林唐便走進了房間裏,這房間裏也分明就是一副剛剛纔有人待過的樣子,連桌上的茶水都是溫熱的,那這家人突然跑去了哪裏呢。

這處處正常的樣子卻恰恰讓人感覺有些不正常,孫悟空不由得提高了警惕,走進唐僧,擋在他面前,說道,“這裏不對勁,我們先出去觀察觀察再說”。

一聽這話,豬八戒幹了,往凳子上一坐,喊道,“嘿呀,老豬都要餓死了,這裏那裏不對勁了,我看這裏正常得很,不就是沒有人嗎,可能人家出去打獵了呢,這荒山野嶺,不關門也沒人進來,這不正常的很,要走你們走,俺老豬可不走了,我要吃飯”。

說着,就起身找廚房去了,唐僧趕忙說道,“八戒,你就聽悟空的吧,我們先出去,要是這裏的主人回來了,我們正好討些齋飯”。

但這會的豬八戒已經聽不進去了,他一進廚房,就聞到了一陣香味,一掀開籠屜,滿滿一籠的大白饅頭躺在那裏,熱氣騰了上來,豬八戒口水都要流出來了,連忙拿出一個饅頭,呼哧呼哧的吃起來。

不到一分鐘,就吃掉了一個,這才朝林唐等人喊起來,“師父!你們快來啊!這裏好多饅頭!夠我們吃一個星期的了!”

唐僧一聽,豬八戒竟然已經開始吃了,趕忙走了過來,責備道,“八戒,這家主人還沒有回來,你怎麼可以吃人家的東西,不問自拿即爲偷,你再這樣,師父要生氣了!”

豬八戒雖然渾,但還是很聽唐僧的話的,只是剛纔被飢餓衝昏了頭腦,見唐僧都這樣說了,便訕訕的放下了饅頭,搓搓手,說道,“他們這不還沒回來嘛,萬一他們要明天才回來,那豈不是要餓壞師父了,我們吃些拿些,再給他們留些銀錢不就行了嘛”。

唐僧依舊不贊同,板着臉看着豬八戒,孫悟空上前將豬八戒推了回來,帶着幾人走了出去。

“這施主回來看到家裏饅頭少一個,一定嚇壞了,不行,我們不能走,一定要等他們回來”,唐僧堅決的說道。

雖然唐僧只是區區一個個凡人,但三個徒弟都十分聽他的話,只能在門口等着了,豬八戒不停的抱怨着,“嘿呀,師父,這家人還不知什麼時候回來呢,咱們留了銀錢走不就行了,偏要等在這裏做什麼”,看唐僧不理他,又說道,“萬一要是耽誤了取經可怎麼辦”。

這一下可把唐僧說火了,厲聲說道,“耽誤取經!?爲師剛纔跟你說了多少遍,讓你不要進去,你偏要進去,還吃了人家的東西,你這,這”,唐僧氣的說不出話來。

林唐趕忙上前說道,“師父,您就不要生氣了,二師兄也是餓得狠了,他已經知道自己錯了,我們在這裏等着就是了,等這家人回來了,去賠禮道歉”。

這下才安撫住了唐僧,師徒四人坐在門口傻等着。林唐邊等邊默默在腦海裏搜尋着,這是西遊記裏的哪一段情節,他們又遇到了哪個妖怪,可是線索太少,實在是想不起來。

林唐只好坐在那裏暗中觀察着,生怕唐僧出了什麼差池。

不知等了多久,聽到森林裏漸漸傳來了一陣熱鬧的說話聲,林唐等人精神一陣,趕忙坐起身來向聲音的來源看去,不一會就看見樹林裏隱隱約約出現了幾個身影。

唐僧連忙站起身整理了袈裟,等着這幾個農戶走進,幾個農戶看到林唐等人,也是十分的吃驚,問道,“幾位長老這是從哪裏來,爲何站在我家門口”。

豬八戒原本向前走了一步,卻被唐僧攔住了,他向前對農戶鞠了一躬,說道,“這位施主,貧僧教徒無方,我這位徒弟看到您家裏沒人,竟然進入廚房吃了你的饅頭,貧僧代他向你道歉”。

那農戶愣了愣,說道,“這位長老太客氣了,原本幾位長老來到寒舍,就應該招待,幾位快進來,阿天,快去準備些齋飯”。

本來未經同意吃了人家的東西,唐僧就已經很不好意思了,這農戶還邀請他們進去做客,唐僧連忙推辭,但農戶熱情的邀請,見無法推辭,便隨着進去了。林唐跟在後頭,與孫悟空對視了一眼。

看出了他眼中的謹慎,便越發小心了,現在的林唐經過幾天的學習,已經可以辨認出一些小妖身上的妖氣了,比如剛纔路過的那顆含羞草,林唐就看出了這顆草可能再有一兩百年,就要化作人形了。

但在這幾個農戶身上,林唐卻沒有看出絲毫的妖氣,但這個地方卻處處透着一股子不對勁,林唐無法確定,只能跟着走了進去。

沒一會,那個叫阿天的農婦就張羅了很多的齋菜端了上來,唐僧趕忙起身道謝。

師徒四人和林唐用起餐來,那齋菜好像也並無不妥,爲了避免他們起疑,林唐只好跟着吃了。

用了飯,唐僧便起身告辭了,經過這個時間的觀察,林唐實在是沒有看出來這家人有什麼奇怪的地方,想着若是順利的走了,應該就沒有什麼問題了,畢竟西遊記裏所有的妖怪出現都是爲了吃唐僧肉。要是就這麼放走了唐僧,他們大約也不是什麼壞人。


就這樣,農戶禮節性的挽留了一下師徒五人,唐僧推辭後,農戶也沒有強求,便送他們走了。

林唐和孫悟空都鬆了口氣,不免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神經過敏了。誰知剛出了院門,忽然狂風大作,林唐和孫悟空都繃緊了神經,四個徒弟圍住了唐僧,把他保護的密不透風。

“幾位長老啊,看這天是要下雨了,幾位長老還是回我家歇歇吧,避過了這陣雨再走吧”,旁邊送行的農戶說道。

唐僧見這天實在是路走難走,只好說道,“那又要麻煩您了”。

師徒四人又返回了農戶家,農戶爲他們上了熱茶,便沒有再打擾他們了,外面狂風大作,沒一會,就嘩啦一聲,下起了瓢潑大雨,將樹葉紛紛打落在地。


“喲,這天氣,師父,要是咱們剛纔走了的話,這非得給淋成落湯雞啊”,豬八戒在窗邊張望着,回身說道。

林唐想了想,試探着說道,“這天剛纔還好好的,怎麼突然就颳起風,下起雨了呢?”

“這位小兄弟你有所不知啊,我們這裏的天氣總是這樣,陰晴不定,所以啊,每次出門都必須結伴而行,以免中途下起雨,也能互相照料着”,進來送水的阿天解釋道。 這理由倒是合情合理,也解釋了他們剛纔家中無人的原因,林唐跟着點了點頭,端起熱茶喝了一口,忽然覺得這水裏好像有些不對,莫名的有種腥氣。

看阿天轉身走了,林唐偷偷的將水吐了出來,悄悄對孫悟空說道,“大師兄,你看着水裏。。。”

孫悟空擺了擺手,沒有讓林唐說下去,卻也將茶水放了下去,沒一會,唐僧三人就開始暈頭暈腦了,豬八戒晃了晃,一頭栽倒在了桌子上,林唐見狀,跟孫悟空一起裝着暈倒,趴在了桌子上。

等了一會,果然見那幾個農戶悄悄的鑽了進來,一人說道,“他們暈倒了吧,喂,你去確認一下,別打草驚蛇了”。

林唐感覺到一人靠近了他們,挨個踹了一腳,林唐齜牙咧嘴的,這人看着瘦小,力氣卻十分大,林唐感覺那一塊肯定要青了。

“暈了暈了,這麼大劑量的藥下下去,肯定已經開始做夢了”,那人說道。

“做夢?”林唐心中有些奇怪,這人說話的方式還挺特別。

“真搞不懂老大,迷暈這幾個窮酸和尚做什麼,身上沒一件東西值錢的,還吃了我們那麼多,尤其是這個胖子!”那人踹了豬八戒一腳,惡狠狠的說道。豬八戒的身子順着桌子倒在了林唐的腳邊。

林唐偷偷睜開眼看了看,沒什麼大事,還打起鼾來,看來是真的“做夢”去了。

那幾人將師徒五人紛紛拖到了地上,粗暴的甩在了一邊,開始翻着行李,林唐微微動了一下,想直接起身將這幾人大炮,反正也只是幾個普通人,也不是什麼妖怪,怕他們作甚。

卻感覺到孫悟空拉了他一下,林唐微微一愣,雖然不知道爲什麼,但又躺了回去,繼續裝暈。

沒一會,那幾人翻了翻,感覺沒什麼值錢玩意,連錦斕袈裟都扔在了地上,可見這幾人根本就是小嘍囉,一點都不識貨,就着眼裏,連強盜都做不好,林唐暗暗腹誹着。

但隨之他心中一凜,這幾人身後一定有高人指點,不然那就憑他們這個腦子,早都被官府端掉了,想到這裏,林唐沉下心,一動不動,靜靜的等待着這幕後高人的出現。

等到林唐都快要睡着了,終於聽到一個尖細的聲音說道,“你們在幹什麼”。

那幾個農戶瞬間就安靜了,趕忙跪倒在地,說道,“大,大人,小人就是想看看這唐僧身上有沒有什麼好東西。。。”


“胡鬧!”這人生氣的喝道,那幾個農戶甚至已經開始顫抖了,看來是很怕這人,既怕他,卻還要與這人合作,林唐真搞不懂他們到底想的是什麼。

“唐僧呢”,那人見幾個農戶怕了,滿意的點了點頭,問道。

“在,在這裏,大人,小的們都聽你的了,一根汗毛都沒有動他,還好吃好喝的伺候着他呢”,那人諂媚的說道。

看來這人的目標就是唐僧了,林唐心中一沉,感覺到一陣濃厚的妖氣撲面而來,按說這個級別的妖精,要是想掩蓋住自己的妖氣,林唐是絕對感覺不到的,但這妖怪竟然根本不收斂自己的妖氣,看來是對剛纔迷倒林唐等人的那**十分有自信了。

“這旁邊的,就是唐僧的三個徒弟嗎?嗯?怎麼還多一個?”那妖怪接着問道。

一邊的農戶趕忙回答道,“這小的就不清楚了,他們五個是一起來的,也互相稱呼着師兄弟,看起來都是唐僧的徒弟,但這個”,那人指了指林唐,說道,“這人好像並不是和尚,也不知道是什麼人”。

“聽說唐僧的徒弟哥哥法力無邊,我專門找了你們幾個凡人去先給他們下了毒,現在唐僧已是我囊中之物,我看他這幾個徒弟,就隨你們處置吧,但只記住一條,不能讓其他人看見了,明白了嗎”,那妖怪說道。

林唐沒想到自己就這麼被處置了,眼皮動了動,不知道該不該起身反抗,不然是不是黃花菜都要涼了。

那妖怪伸手撥了撥唐僧,嘖嘖嘴,說道,“這唐僧果然是細皮嫩肉,一看就好吃的很,給我擡回去,我要清蒸了他,就可以長生不了,哈哈哈哈”。

林唐一臉黑線,果然所有反派都少不了反派的笑容。就在那妖怪即將要抓到唐僧的時候,孫悟空忽然動了!

掏出了他的金箍棒,一棒子打向那妖怪,“呔!妖怪哪裏跑!”

那妖怪千算萬算沒想到林唐和孫悟空根本就沒有和那**,險些沒金箍棒打個正着,林唐站起身,自覺對付不了妖怪,便從那些農戶下手。

那些農戶這些年淨幹些傷天害理的事情,但卻都是靠**,真功夫並沒有,林唐憑着這幾天孫悟空教他的本事,將那些農戶打的嗷嗷直叫,正纔在那農戶身上得意着,就聽見噗通一聲。

林唐回過頭看,竟然看到原本來如從天降神兵一樣的孫悟空一頭栽倒在地,林唐傻眼了。

“哈哈哈哈,你以爲吐掉那**就沒事了嗎,沒想到我在杯壁上還抹了專門針對神仙的毒藥吧,這下你就算就萬般功夫,也使不出來了,你師父唐僧,還不隨我蒸煮烹炸”,那妖怪得意的說道。

忽然看到林唐已經堅挺的站在自己面前,說道,“你怎會沒事”,那妖怪眯了眯眼,說道,“竟然一時看走了眼,沒想到竟然是個凡人,那你怎麼跟唐僧混在一起的”。

看到林唐只是個凡人,那妖怪就不敢興趣了,懶散的對幾個農戶說道,“那人你們解決吧,我只要唐僧就好了”。

還沒等他伸出手,林唐鼓足勇氣,用孫悟空這幾天叫他的招式,對那妖怪一掌拍過去!

兩次想要捉住唐僧都被打斷了,那妖怪氣的要吐血,怒視着林唐,說道,“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啊,給他們幾個,還能給你留個全屍,落到本大人我手上,非把你凌遲了不可!”

林唐其實心裏也很顫抖,但沒有辦法,不奮起反抗,自己和師徒四人只有死路一條了,林唐腦子裏默默的複習半天西遊記,卻沒想到這個妖怪根本沒有在西遊記裏見過。

而且師徒四人還紛紛倒地,只能靠自己這個弱雞的小凡人上場了。

林唐深呼一口氣,不管怎麼樣,肯定是不能退縮了,那就放馬過來吧!林唐對那妖怪招招手。

“你這不知死活的凡人”,妖怪忽然消失了,整個成了一團黑霧,林唐向後退了一步,就聽見地上的孫悟空虛弱的說道,“林,林唐,別往後退,你不用怕,這個妖怪就是色厲內荏,這幾天我教你的功夫足夠對付他了,上!”

林唐一聽這話,手上提起一股真氣,向前衝去,卻沒想到還沒等他走到跟前,那妖怪竟然就失蹤不見了!林唐見狀連忙回過身來。

但卻已經遲了,林唐感覺到一股炙熱的氣息襲向了自己,一瞬間就將他衝到了牆根,林唐感覺五臟六腑都被移了位,勉強直起身,咳嗽了一聲,斷斷續續,說道,“大,大師兄,我怎麼覺得這妖怪太過強大了,我根本就打不過啊”。

“怎麼可能!”孫悟空堅定的說道,“你一定可以的!你不相信你自己,也要相信我啊,你的法力是我一步一步教來的,你一定可以的!”

“我真的可以嗎”,林唐心中不斷的問自己,這麼多年的平庸,畢業之後碌碌無爲,自己什麼時候才能真的的做出一番事業,爲父母爭光,也成爲“別人家的孩子”!

“我可以的!我可以的!”林唐大吼出來!。 林唐忽然感覺一陣炙熱的真氣從他腳底向上涌起,看着已經離自己近在咫尺的妖怪,林唐深吸一口氣,輕輕提起雙手,林唐還沒有反應過來,就看見本來已經應該要掐在自己喉嚨的妖怪一下被撞了出去。

將牆撞了一個大洞,林唐小心翼翼的出去一看,那妖怪仰面躺倒在地上,身子抽動了幾下,終於不動了,林唐走進踢了幾腳,發現妖怪已經死的透透的了。

林唐心裏一樂,看來這是一個沒有後臺的妖怪啊,也沒個神仙什麼的來救救他,一下就被打死了,林唐真是天生的樂天派,經歷了這種生死劫難,還能笑得出來。

確定了那妖怪已經死翹翹了,林唐趕忙跑了回去,將那幾個助紂爲虐的凡人捆起來,唐僧師徒四人還昏迷着,林唐估摸着怎麼着也得昏迷上兩個時辰吧,便盤問起那幾人來。

原來他們這裏本就是一家黑店,專門打劫來往的旅客,數月前好死不死的遇上了這個妖怪,**沒有起作用,他們還差點被妖怪吃掉,幾人趕忙求饒,沒想到這妖怪竟然真的沒有吃他們。

反而提出要跟他們合作,提供一種更加有效又安全的**給他們,這**吃下去後,會忘掉近幾天的所有事情,那麼他們打劫人錢財的事情也不會讓人發現,既安全又高效。

幾人既迫於妖怪的威脅,又受到利益的誘惑,便在半推半就下答應了與妖怪做這傷天害理的事情,當然這是林唐推斷出來的。那幾人可是一口咬定自己就是受到了妖怪的脅迫,才做出了這些事情,其實自己一家本就是良民。

林唐懶得聽這些,反正最後都是要將他們送到官府的,那人接着說道,“幾天前,我們剛剛打劫了一個大戶,正高興着呢,那妖怪就來了,我們雖然是合作,可是那畢竟是妖怪啊,我們見了也很怕”。

“他說過幾天我們這裏要來四個和尚,讓我除了在杯子裏下藥外,再在杯口抹上另一種毒藥,先把你們迷暈,然後再把那個白白胖胖的交給他,我做好了一切準備,就等着你們來了,結果今天你們一下來了三個人,我們一時不知道該如何應對,便先躲藏了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