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嶽,事情怎麼樣你已經看到,差不多得了,別逼我揍你!”

邱嶽神情有些呆滯,怔怔出神了一小會,眼眸子猩紅,他太不甘心了,憑什麼啊,無論是哪一點徐夏能和他相比?

“徐夏!你開個價,只要你願意離開苒苒,我給你錢!”

這下輪到徐夏微愣了一下,給他錢?

徐夏眼神怪怪的看向邱嶽,這貨不是腦子有毛病吧!

就算真要拿錢收買他,是不是應該找個沒人的地方,悄悄的給他說啊。

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就算說錢,好多人礙於面子也的強撐着啊?

一點誠意都沒有!

不過,既然邱嶽這貨想更加丟人,那很好啊,那就再陪這貨玩玩!

他沒有回答邱嶽的話,而是看向了劉苒,笑眯眯的說道:

“苒苒,邱大少想買你,你說我要多少錢比較合適啊?”

劉苒翻了個白眼,這混蛋還真是“童言無忌”啊!什麼話都敢亂說。

她咬牙切齒道:

“那你想把我賣多少錢?”

徐夏作出一副思索狀,想了想後,說道:

“當然是越多越好啊,誰會嫌錢多啊!”

“好啊,那你好生報價,把我賣個好價錢。”

“苒苒真體貼,以後我們就有錢了。”

“是你有錢了!”

“瞎說,江湖規矩,見面分一半,我們五五分賬!”

“……”

兩人旁若無人的說着,劉苒心累,但還是跟着徐夏的節奏,她也想看看徐夏到底怎麼做。

邱嶽臉黑,兩人的對話,不亞於現場撒狗糧了,而且,撒狗糧的女主,還是他心儀的女神,這種感覺太難受了。

旁邊的許進捂臉,作爲一枚旁觀者,他都有點看不下去了,這尼瑪要不要這樣。

一衆同學已經不知道目瞪口呆了幾次,突然覺得邱嶽是不是太慘了點,而且,就算用這樣的方式得到了劉苒,那還會是愛情嗎?恐怕早就變得不知道成了什麼味道了。

那些看熱鬧的吃瓜羣衆非常懵逼,事情的發展完全出乎了他們的預料,也沒誰在胡亂起鬨喊在一起了。

正常情況下,普通人都是仇富的,但現在他們都覺得邱嶽這枚富二代,好像有點太慘了。

而收了邱嶽軟妹幣負責策劃這場宏達的求愛儀式的策劃公司,似乎有點不知所措,以他們的經驗來看,黃了,徹底的涼透了。

邱嶽的那幾個好朋友、好兄弟,他們都替邱嶽感到氣憤,看着徐夏的眼神充斥着“拳頭”,只要邱嶽招一招手,他們會毫不留情的出手幫忙錘人,太踏馬的不是東西了!

而且,他們也覺得邱嶽太窩囊了點,可是,他們也清楚邱嶽對劉苒的感情有多深,又不由得搖頭。

藏在徐夏衣兜的手機鏡頭,完美的以第一人稱視覺,將現場畫面一點不漏的直播了出去,直播間中彈幕前所未有的熱鬧。

“好狗血啊!就算英叔的殭屍系列電影對了對付殭屍,也都都沒有用上這麼多的黑狗血吧!”

“沃茨哦,那個叫做邱嶽的傢伙,還踏馬是男人嗎?既然那麼有錢幹嘛還死皮賴臉的纏着夏哥兒的女票之一不放手啊,自取其辱成這樣,我也是醉了。”

“哎,之一啊,女朋友之一,這踏馬是人乾的事嗎?!”

“我踏馬要是這麼有錢,還談什麼戀愛啊,天天大寶劍不香麼?就算貌美如花又怎麼樣,還能跟數之不盡的嬌豔花朵爭奇鬥豔啊!天天做新郎,夜夜不一樣,且不快活自在!”


“樓上言之有理,但話說回來,還是我們的夏哥兒牛逼啊!”

“好想笑啊,夏哥兒太壞了,他竟然裝窮逼,那個邱嶽還渾然不知,雖然我不知道夏哥兒到底多有錢,但肯定錢不窮!”

“對對對,地道的扮豬吃老虎,雖然我已經猜到了後續的劇情,但就是想繼續看下去,嘖嘖,真香。”

“賤人夏,五五分賬,這貨不僅打算氣死那個邱嶽,還想要把劉苒大美女給氣死纔算是啊,現實中要是有夏哥兒這樣的賤人,你們說會不會被打死?”

“打死都算是輕的了,必須要鞭屍啊,然後喂狗!”

“嘖嘖嘖,你們太殘忍了,提醒一下,夏哥兒纔是主角,主角有無敵光環的,就算主播扮演了反派,那也是無敵的!不能指望夏哥兒一點好啊,要是夏哥兒完蛋了,我們還上哪去找這麼臭不要臉的主播給我們帶來快樂呢?”

“臥槽,樓上的,你踏馬說的好有道理,一起給夏哥兒小禮物走一波!”

“……”

邱嶽的呼吸再次變得粗重,他是看出來了,劉苒鐵了心要跟徐夏在一起,不管他付出多大的努力,都將是無濟於事,始終比不上徐夏這個窮逼。

很好,非常好!


那他就要讓徐夏好生見識一下他的厲害!

“苒苒,我知道你一定是被徐夏用不知道的手段迷了心竅,不過你放心,我一定會拯救你脫離苦海,因爲我纔是你的真命天子!現在我會向你揭穿徐夏的真實面目!”

邱嶽說的信誓旦旦,而後朝着身後的人打了個響指,就見着一個小餐車推了過來,餐車上還裝着一個鐵皮箱子,鐵皮箱子還上着鎖釦,不知道里面裝的是什麼。

徐夏好奇的看了過去,沒搞明白邱嶽到底玩的哪一齣,信誓旦旦的要揭開他的真實面目?

徐夏想了一小會,好像他也沒有藏着掖着的活人啊,旋即開玩笑道:

“邱嶽,你該不會是放了一把槍在鐵皮箱子裏面吧,膽子這麼肥嗎?”

邱嶽不屑的撇了撇嘴,冷聲道:

“我可不幹那些違法亂紀的事情,槍是不可能有的,不過,我箱子裏面裝的東西,比槍可厲害的多了。

徐夏,希望你能夠承受得起我對你的狂風暴雨!”

聽着這話,徐夏連忙打住,踏馬歧義滿滿啊,什麼叫做承受的住他的狂風暴雨,哥們,俺不搞基! 徐夏一臉警惕的瞪着邱嶽,這貨該不是深刻的意識到追求劉苒沒希望了,於是轉而將目標轉移向他了吧。

這尼瑪變化是不是來的太快,也太大了點啊!

難道邱嶽從最初的目標就是自己?然後通過劉苒曲線繞過來?

細思極恐、細思極恐!

“邱嶽,不管你有什麼手段,也休想讓我的決定有絲毫的動搖,我是不可能將劉苒交給你的!我對你的一切,都不感興趣!”

徐夏一臉肅然,相當正色的說道,提前打個預防針,哥不是那樣子的人。

就算迫不得已下要將身子交出去,很明顯寧願交給劉苒等女孩啊,基佬邱嶽簡直是癡心妄想!

邱嶽再次不屑的撇了撇嘴,而後有一人遞上來了一把鑰匙,邱嶽接過後,不急不緩的將鑰匙透進了鎖孔中,又在鐵皮箱子上輸入了幾個密碼數字,才傳來一道並不是很響的清脆響聲。

隨後,邱嶽猛的將鐵皮箱子的蓋子打開!

落入衆人眼中的是擺放的整整齊齊的百元面值軟妹幣!

現場,立即傳出了陣陣倒抽涼氣的聲音,眼神中都露出了驚愕之色。

這麼多錢,得有多少啊!

“邱嶽該不會是想拿錢砸死徐夏吧,這麼多錢,至少上百萬了!”

“太壕了,壕的壕無人性,麻麻逼的,大家都是人,爲什麼差距就那麼大呢?我也想有個超級有錢的爹啊。”

“就算你想有個超級有錢的爹,那也是下輩子的事情了,還是想着這輩子怎麼過吧!”

“曰了,這麼多錢,好想摸摸啊,心動的無法呼吸!”

“我踏馬突然不羨慕徐夏了,美人和鈔票,還是這麼多的鈔票,你們說徐夏會選擇鈔票,還是鈔票,還是劉苒呢?”

“布吉島,反正應該挺難的吧,畢竟這麼多錢,想要什麼樣的女孩沒有啊,聽說3K一晚,還能玩洋妞呢!”

“擦,你怎麼知道?”


“咳咳,不是剛工作啊,不好意思,我是甲方爸爸,乙方兒子要請客,我總不能不合羣吧。”

“你們公司這麼爽,這福利絕了啊!看在我們這麼多年的好基友份上,要不你把我也介紹去你們公司怎樣?”

“呵呵,不是我不幫你,而是你不行,專業都不對口,還相當甲方爸爸,想什麼呢!”

“臥槽,竟然這樣對我,祝你早日HIV!”

“馬德!你還是人嗎?就算HIV了,也要分享給你。現在是說這事的時候,好生看看徐夏會怎麼選擇吧!”

“哎,別說,真的太難了,要是換成其他女生,不是劉苒的話,估計還好做決定些,可無論是劉苒,還是一百萬,對任何一個窮逼男人來說,都是無法捨棄的。”

“……”

同學們議論紛紛,都被邱嶽的大手筆驚呆了,此刻也明白了一件事,肥照劇的劇情源於生活啊,有錢人的世界,就是踏馬的爽!

一衆圍觀羣衆相當咋舌,現在的年輕人真會玩啊,這也太顛覆他們的認知了,不過,這個瓜好吃。

許進瞅着整箱子的百元軟妹幣,差點把哈喇子留在地上,抹了一把貪婪的口水,而後碰了碰徐夏的胳膊,問道:

“徐夏,你打算要錢,還是要錢?”

不等徐夏回話,許進已經迎上了劉苒那殺人的目光,以及耳邊傳來了咬牙切齒的磨牙聲,

“許進,你要是不想死,就閉上你的臭嘴!”

徐夏白了許進一眼,沒好氣道:

“老許,你家裏面也不缺錢啊,怎麼一副沒見過錢的樣子,那個箱子裏面,差不多也就百萬的樣子。

開什麼玩笑?我家苒苒才值這麼點錢?!我像是缺那點錢的人麼?”


劉苒聽到徐夏的話心頭暖暖的,不過,在徐夏繼續說下去後,她的俏臉又黑了。

“嗯,要是一千萬的話,我可以考慮一下,當然,最終還是會拒絕,畢竟我家苒苒以後賺個千把萬還是比較容易的。

要是十億、百億,說不定我就心動了。

到時候再和苒苒五五分賬,我成鑽石王老五,苒苒成了膚白貌美的年輕小富婆。

我們再時不時的揹着邱嶽小小的聚會一下,想想都刺激啊!”

徐夏的話還沒說完,突然感到腰桿上傳來了一股鑽心的疼痛,差點沒將他疼的跳起來。

就算不用去看,徐夏也知道是怎麼回事,劉苒對他發起了人身攻擊!

“苒苒,我開玩笑的,而且就邱嶽那貨別說十億、百億了,估計一千萬都拿不出來,所以你放心啊,我怎麼可能是那種見利忘義的人啊?

看來你對我還是不夠了解,別擰了,不然我就要叫了!不然我就真的把你一百萬便宜處理了!”

徐夏強壓着要爆吼叫出去的衝動,壓低聲音不斷的說道。

“哼!你要是敢,看我使用大召喚術!有本事你把她們也一起賣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