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無痕這個直性子被華炎輕而易舉的套進了圈子,只聽他關切的問道:“這話怎麼說?”

“你想想,諸神後裔會善罷甘休嗎?”華炎問道,“他們的祖訓就是讓他們留守九州,防止九州脫困,現在雖然六道的名分被擺正了,但是諸神後裔的威脅可還存在。”

“呃,我把這個給忘了。”邪無痕尷尬道。

華炎繼續道:“接下來,將會是一場持久戰!九州修者會分成三派,一派歸附諸神後裔旗下,而另一部分則會支持你六道,還有一部分選擇中立。”

“怎麼可能,怎麼會有人支持諸神之後,他們瘋了不成?”邪無痕完全不理解。

“笨啊!”華炎忍不住道,“如今這個局勢,諸神後裔肯定會拿出足夠的籌碼來蠱惑九州修者,比如神靈的獎勵,亦或者頂尖的修仙祕籍……”

在華炎看來,邪無痕真是一根筋走到底,難怪會這麼不招六道中其餘四道的關心。

葉家和蕭家這等神之後裔想要招攬部衆在華炎眼中簡直是太容易了,僅華炎就可以想出十數個方法,而邪無痕居然連這一點都無法預料。

華炎只好一點一點把自己的想法掰碎了讓邪無痕消化,直到夜幕降臨邪無痕才一拍大腿,怒道:“好啊,這樣一來我弒天道就一點功績都沒了。”

“所以說,按照我的計劃來,絕對沒問題。”華炎蠱惑的嘴脣都乾燥了。

“奪了寶石我們去哪?”邪無痕依舊有點不放心,“我們怎麼從中破解讓九州脫困的方法?”

華炎詭異一笑:“這點你放心,這麼多年的隱忍,難道我沒有一點底蘊嗎?”

邪無痕釋然,滿意的點點頭:“就按你說的辦。”

正當幾人密謀如何奪取那逆天造化的時候,那雙胞胎老者一同走來,盯着邪無痕道:“我們接下來打算去地州,你們呢?”

邪無痕一怔,隨後直接蹦起來,怒道:“怎麼,把我們當外人?你們真想把我們甩掉?!” 雙胞胎老者的出現無疑加劇了邪無痕反叛的念頭,尤其是他們話語中的意思擺明了是沒把邪無痕當作是自己人。

華炎給邪無痕提供了一個很難拒絕的理由,那就是他將“天屍輪迴功”的完整篇傳授給邪無痕。

如今九州的事情幾乎算得上是塵埃落定,邪無痕心中對魔功的誘惑隱隱佔據了上風。

“我們不是這個意思。”鶴髮童顏的老者忙道,“只是想徵求一下你的意見。”

邪無痕怒道:“這也叫徵求我的意見?明明是想甩開我們!”

“甩開你又怎樣?!”枯瘦老者同樣脾氣不好,衝邪無痕吼道。

華炎和紫夜使個眼色,事到如今只好提前出手了,萬一打起來到時候再搶奪那光團就不那麼容易了。

“大哥,別激動。”鶴髮童顏的老者勸道。

與此同時又有幾個六道高層走了過來,看他們那架勢明顯是站在了枯瘦老者這邊,把邪無痕給排除在外。

“好,你們很好!”邪無痕憤憤的說道,“現在局勢明朗了,就想把我踹了,抹殺我弒天道的功績嗎?”

滅天道長老冷聲道:“邪無痕,不要無理取鬧。”

“哈哈哈哈,現在是誰在無理取鬧?”邪無痕仰天大笑,“果真是能共苦,不能同甘,你們這羣虛僞小人。”

枯瘦老者上前一步,道:“弒天道如今只剩下你一個傳人,同爲上古六道,我們也不想讓你太過難看,你自覺地離開吧。”

“讓我離開可以。”邪無痕冷笑道,“但是得把那寶貝給我。”

“你沒資格索要,那是九州的希望。”滅天道長老嚴肅道。

邪無痕不屑冷哼,二話不說直接動手。


滔天屍氣席捲天地,當場就將這幾人籠罩起來。

“你敢動手?!”枯瘦老者吼叫。

幾位長老瞬間出手,想要聯手鎮壓邪無痕,但是邪無痕無意硬拼,而是將他們拉入了自己的戰場領域,讓他們脫身不得。

鶴髮童顏的老者心有所感,不自禁的回頭看去,卻見不遠處果真爆發了戰鬥,華炎等人正在朝着那寶貝逼近。

兩百多名修士經過幾日的修養傷勢已經好了大半,但是紫夜和葉清依兩個聖心境高手一起發難,又是在他們毫無提防的情況下,結果吃了大虧。

華炎在這二人的開路下直接殺入到人羣之中,搶先一步轟碎了那遮掩瑩白光團的外罩,直接將寶貝抱在了懷裏。

瑩白光團在觸碰到華炎的那一刻,突然爆發出刺目的光芒,將華炎整個人都包裹起來。

“這個感覺……”華炎忍不住驚呼出口,但是情況緊急,來不及多做觀察,抱着光團朝着外圍衝去。

紫夜和葉清依雖然實力強大,但是在兩百多個修者的圍攻下還是廢了不少周折。

枯瘦老者等人見此大怒,但是邪無痕的屍氣將他們徹底困住,一時間難以脫身,只能眼睜睜看着華炎他們衝出了包圍圈。

而在遠處,小靈翹首以待,赫然是已經設立了一個小型的傳送法陣,就等華炎他們趕到了。

“給我攔住他們!”滅天道長老怒吼。


兩百多人在後追殺華炎,漫天都是法寶,齊刷刷的朝着華炎砸去。

仗着身法好,華炎巧妙的躲開了這些憤怒者的攻擊。而紫夜和葉清依也是從中協助,擋住了大部分攻擊。

“不能讓他們離開!”枯瘦老者忍着被屍氣重創的痛苦,直接殺出了邪無痕的異象世界。

其餘幾位長老也是同樣紛涌而出,不顧受傷徑直殺向華炎。

這可是上古六道的寶貝,多年來他們就指望這東西帶着九州脫困,可不能讓華炎奪走。

華炎抱着光團激射向前,紫夜和葉清依緊隨其後。

邪無痕沒有追上去,而是朝着反方向狂奔而去,把華炎他們甩在了腦後。

眼見枯瘦老者等人就要追上華炎,誰知這一刻華炎三人突然消失在原地,沒了蹤影。

“這……有一個挪移陣!”枯瘦老者最先殺到,拼掉了大半精血才強橫提升了速度,誰知趕到才發現被華炎他們騙了。


不遠處一直在等待的小靈的身體在這一刻漸漸變得模糊,最終也是消失不見。

衆人回頭看向邪無痕所在的方向,但見就在邪無痕前方十餘里處華炎三人閃現出身形,而小靈的真身早已等待多時。

“這是個陷阱!”枯瘦老者大吼,掉轉方向朝着華炎他們追來。

邪無痕一個閃身就是衝出去十餘里來到了華炎他們身邊,低喝道:“快,沒時間了。”

紫夜催動法陣,時空逆轉,瞬間便是打穿了一個時空通道,在枯瘦老者等人趕來前將自己一行人傳送了進去。

“好險。”小靈深吸一口氣,看着一臉憤怒和無奈的長老們臉龐,心中的大石終於放了下來。

然而不等他們反應過來,空間通道突然劇烈晃動起來,整個通道徹底崩潰,五人被空間通道直接給甩飛出來,重重的跌在了地上。

“怎麼回事?”華炎吃驚道。

紫夜強提一口氣,將戰力提升到絕顛:“有高手擊潰了空間傳送通道,做好戰鬥準備。”

“你們好大的膽子。”一道聲音幽幽響起,震的五人耳膜幾乎都要爆裂。

“是你?!”五人向前看去,卻見月寒宮宮主正站在他們面前,冷冷的盯着他們,就像是看着一羣螻蟻一樣,眼中沒有一點的慈悲。

那日大戰過後,月寒宮宮主等人就開始尋找被冷傲雪和月寒宮老祖傳送出來的六道修士,誰知剛剛找到線索,就看到紫夜帶着華炎他們通過傳送陣帶着那光團離開。

沒有任何猶豫,他直接出手擊穿了空間通道,將五人給震了出來。

能夠將已經啓動的空間傳送通道擊潰,這份偉力就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華炎他們被傳送出去只有七百餘里,這點距離對於月寒宮宮主來說不過是一眨眼間就趕到的事情。

冷冷的站在五人面前,只見他直接伸手虛空抓向邪無痕,冷聲道:“身爲六道傳人,居然協助外人奪取自家寶物,你該死!”

“他們……不是外人!”被一股巨力鎖住咽喉的邪無痕咬牙切齒道,“我們也有資格拯救九州,讓九州脫困!”

月寒宮宮主掃了華炎他們一眼,即便紫夜和葉清依身爲聖心境修者,但在他眼中依舊不夠資格。

“他們不是外人?”月寒宮宮主冷聲道,“一個是東州三清宗現任宗主,一個是天州葉家家主之女,難道他們臣服於你六道了不成?”


月寒宮的情報很準確,華炎他們的身份根本沒有逃過月寒宮宮主的眼睛。

“什麼?”邪無痕吃驚的撇過頭看向一旁的華炎三人,根本沒有想到華炎他們居然一直都在騙他。

“不可能,他不可能是三清宗的宗主!”邪無痕不信道,他可是親眼見識華炎施展過和他一樣的天屍大法。

華炎知道事情麻煩了,只聽他向紫夜傳音道:“一有機會就帶着清依和小靈離開。”

“你呢。”紫夜神情嚴肅,作好了拼死一搏的準備。

眼前的月寒宮宮主絕對已經成仙,只是強留人間界而已,實力遠勝於他,目前敵我雙方的實力差距很大,能活着離開就萬幸了。

“他說的是真的?”邪無痕盯着華炎問道。

“動手!”

華炎根本沒有理會邪無痕,隔着數丈就是一拳轟殺過去,一條金龍虛影順勢而出,眨眼間就將月寒宮宮主纏住。

“不自量力!”

月寒宮宮主微微一掙,金龍虛影當場化作萬千金光散落,華炎則直接噴出一口鮮血,整條手臂都被震碎了…… 始一交手,華炎就被重創,整條手臂癱軟的垂下來,根本沒有一點懸念,敵我雙方的實力實在是相差過巨。

漫天雲霞遮天蔽日,覆蓋方圓千里,紫夜一聲長嘯,天際之上衝出一道熾熱光芒,徑直衝向月寒宮宮主。

“好手段。”月寒宮宮主第一次露出驚容,“聖心境居然就可以調遣如此恐怖的天道之力,你值得我出手。”

卻見月寒宮宮主全力轟殺,那道光芒被他一拳擊碎,整片天地都飄散起霞光,就像是有謫仙下凡一樣,絢麗無比。

紫夜胸口一窒,差點暈倒,連退數步才止住了這股法力的衝擊。

一旁的葉清依伸手抵住了紫夜的後背,一道精純的法力衝入他的體內,替他緩解了體內的法力震盪。

站在紫夜身後的小靈被餘波撞飛出去百丈,根本沒有抵抗的餘力。

“尼瑪,等大爺我恢復到巔峯戰力,到時候捏死你這條雜魚!”小靈嘴角溢血,臉色蒼白的叫囂道。

華炎頹廢的單膝跪地,這個時候突起發難,踩着移蹤幻影步,手中流雲匕首早已準備多時,直接刺向了月寒宮宮主的前胸。

月寒宮宮主不動如山,伸手輕描淡寫擋住了這次攻擊,流雲匕首竟無法刺傷他的手掌,就好像那手掌是至尊仙器一樣,堅不可摧。

“你們這些小子很出色,可惜還不夠強大。”月寒宮宮主一把抓住了華炎完好的左臂,當着衆人的面將其扭成了麻花。

痛徹心扉的苦痛讓華炎額頭冷汗直冒,但是沒有發出一點聲音。

將華炎如同垃圾一樣丟在不遠處,月寒宮宮主伸手一招,將跌落在地上的光團收回手中。

“這東西就是六道視爲可以解除九州封印的寶貝嗎?”月寒宮宮主自語道,再也不看華炎他們一眼,把玩着瑩白光團,自語道,“看起來沒有什麼特別。”

他的神識探入光團之中,想要查清楚這裏到底有什麼特別,誰知一股巨力直接將他的神識彈射回來。

“噗!”

月寒宮宮主忍不住噴出一口鮮血,而這還不是最痛苦的,他的神識在這一刻都要崩潰了,一股撕裂感發自靈魂深處蔓延出來。

“啊!”

只見他的長髮飄舞起來,七竅都流出了鮮血,痛苦無比,狀若癲狂。

“死吧!”紫夜手中揚起一道金色符籙,直接打向了月寒宮宮主的脖頸。

華炎激退到紫夜二人身邊,葉清依用法力包裹住他,和紫夜直接遠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