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到了現在……

勿也已隕,元始是否隕落不好說,但可以肯定的是三成盤古元神不翼而飛!

再加上妖帝終成——盤古正宗何懼之有!

紫霄宮三講後會發生什麼,不言而喻!

天道,要對皇庭下手!

三方博弈,沒有聯合!

正如神逆要讓天道落幕,讓盤古虛影消失一樣,天道也要讓皇庭衰敗,讓盤古無法復活!

如今盤古正宗勢衰,皇庭便首當其衝!

對天道來說,之前的分裂靈族之舉,不過是略加試探,真正的殺招,還在後面!

一言蔽之,紫霄宮三講后,天道將從全面退讓變為全面進攻,天道的棋子將從發育變為打團!

值此之際,你盤古虛影還要讓三清去紫霄宮聽道?

此舉何意?神逆有些看不透了……

盤古正宗走到哪就把「改天換地,造福洪荒」的口號喊到哪,現在卻是要投於天道,做天定聖人?

不想你盤古這濃眉大眼的傢伙,竟也要叛變革命!

「若是朕不允呢?有朕在此,道友無法自解元神!」

神逆當面,只怕盤古虛影分出元神,老子通天和十三祖巫便會身死道消!

盤古虛影冷哼道:「倘若並非吾自解元神,而是自動回歸呢!」

話音剛落,身形不穩,虛影黯淡,周身縈繞的都天煞氣隨之減弱,十三道亮光自道軀中閃起,忽明忽暗。

再看盤古虛影,大有分散之兆!

神逆恍然,此時的盤古虛影是盤古虛影加都天神煞大陣的盤古周身加六成盤古元神!

盤古虛影本身並無大礙,但維持大陣、支撐盤古肉身的十三祖巫卻撐不住了!

連番大戰,饒是混元無極巔峰的神逆,都有沉重之感,更不用說區區祖巫。

祖巫力竭,大陣消散,盤古肉身解體,盤古虛影消散!

帶着最後一點道韻,護著十三祖巫飛向洪荒!

至於六成盤古元神,自是回歸洪荒,尋找老子和通天。

神逆收了道法神通,盤古虛影值得一戰,但一幫小輩,神逆還不屑於動手。

盤古元神途經天地胎膜時,檮杌眼珠一轉,隨即釋然。

他本想收走盤古元神,但一想到是否有幕後黑手還不確定,引蛇出洞之計還需要盤古元神……

這時,神逆來到群臣面前,說道:「紫霄宮三講,讓劫兒帶着女媧去!另外傳訊紅雲,讓他設法成為天道聖人!」

「是!」

………………

紫霄宮三講,比以往來的突然!

洪荒眾生聽到二聖道音后,思量許久,方才下定決心,前去聽道。

大劫之中,再也沒有比求道更重要的事了!

或許有,機緣比求道更重要!

然而機緣可遇不可求,無數生靈,窮極一生,也遇不到一個機緣。

殊不知,紫霄宮中,一個潑天機緣,即將砸在有緣人頭上!

紫霄宮中,三足鼎立,人山人海!

宮中虛空之上,道祖鴻鈞率道門修士、魔祖羅睺率魔教修士、天道教教主太極率太始、天界之主、九霄帝尊、純陽、罪、曼殊沙華、憐彩,三方形成鼎足之勢。

三千大羅,大多已成准聖,盡皆坐於法則金橋之上。

又有天庭妖族、天宮妖族兩大勢力中億萬萬妖居於妖帝、妖皇身側,坐於金橋盡頭。

諸如「拖家帶口」者,不在少數。

鎮元子身側坐了一幫大羅。

鯤鵬身側坐了北冥宇宙中生靈與北冥修士。

逆劫身旁四美環繞,皇庭二代盡皆坐於其身後。

諸神的目光難免在那幾位曾經坐上蒲團的至強、大能身上來回徘徊。

因為六大蒲團之上,空空如也!

由於前兩次坐上蒲團的人盡皆不同,於是諸神暗自猜測,三講的蒲團歸屬於誰!

難不成真如三大結局中,六大蒲團歸於是天定聖人——三清、女媧、准提、接引?

在逆劫等人到來之前,諸神還抱有這個想法,當看見女媧端莊優雅的落座於逆劫身旁,而二聖與太極依然呈閉目沉思之態,便明白,三種結局中那般狀況已不會發生了!

心安的同時,不免更加疑惑,蒲團,花落誰家!

逆劫亦是全神貫注。

神逆與盤古虛影一戰已是眾人皆知,逆劫瞞免不了嘆息,玄冥後土兩姐妹怕是無法收入後宮了!

然逆劫畢竟有所成長,很快振作起來,身為神逆素卿唯一的兒子,皇庭的皇子,在天道發難的前夕,必須盡最大努力紫霄宮通過三講,以期看破天道的佈局。

值得一提的是,水天也大搖大擺地走在皇庭二代的隊列中間。

諸神見此,腹誹道,等盤古正宗前來,又是一場好戲!

孔宣笑問伏羲,在榜首爭奪戰時,是否已看破水天身份,所以才不戰而降?

伏羲點頭笑答:「當時吾以乾坤推演,坤象顯示一道文,謂之天也!」

孔宣心中一動,又有無數謀划湧上心頭……

正值此時,冥河與蚊道人到來!

諸神紛紛看向二人,見他們容光煥發,就連一向陰沉的蚊道人都是嘴角掛笑,心知蟲族已在血海定居。

卻是如此,冥河到來,先是與逆劫、鯤鵬等人先後見禮,而後看也不看六大蒲團,與蚊道人在法則金橋中細細尋找。

不多時,一條五顏六色的法則金橋緩緩浮現!

冥河大喜:「至此,道友方可安心!」

蚊道人大笑:「幸得道兄提點,蟲族無憂矣!」

「撲通」一聲,蚊道人下跪!

在諸神震驚中,蚊道人哽咽道:「本座平生所願,不過蟲族平安喜樂,永恆太平!道兄助吾達成心愿,如此大恩,無以所報,唯有奉道兄為主!」

孔宣見此,撫掌大笑,為不明所以的諸神解釋道:「宮中金橋,囊括三千大道與洪荒萬道,初古時代,蟲族進犯洪荒,主皇剿滅蟲族,因此洪荒萬道中,沒有蟲之大道!冥河道友助蟲族於血海安家,便代表洪荒接納了蟲族!」

眾生恍然,難怪蚊道人甘願為仆!

事實上,縱觀蟲族所為不過是一口氣罷了。

蟲祖被盤古滅殺,進犯洪荒乃是復仇,實屬正常,至於蚊道人為首的新生代蟲族沒有遠走混沌反而繼續留在洪荒中,就是不甘心失敗,為了爭一口氣!

蟲族有大隱秘,冥河收蟲族為己用,有大功於皇庭!

冥河連忙托起蚊道人,直言收仆需要稟告師尊,在此之前,還以道友相稱!

眾生聞言,心生羨慕,以前的冥河總是單打獨鬥,如今有了蟲族為爪牙,背後又有主皇做靠山,只怕風頭一時無兩的妖帝,妖帝也要避其鋒芒!

妖帝則別出心裁的想道,冥河能給予蟲族安身立命之所,難道天庭不能嗎?

蒼穹天庭,乃至斗殺亂域,不比他血海好?

各自心懷鬼胎之際,紅雲到來!

此番聽道,紅雲沒有攜帶手下修士,上了金橋,徑直走向六大蒲團!

這一幕落在諸神眼中,諸神如遭雷擊!

難道紅雲?

果不其然,紅雲輕鬆愜意的坐在了第四個蒲團之上!

「天道之道,果然玄妙!」

紅雲搖頭晃腦的說出這麼一句話,顯然是大有收穫!

「竟是紅雲!」伏羲雙眼微眯,黑白二色盡在眼中。

孔宣感嘆道:「本座倒是小瞧了紅雲!紫霄宮三講,六大蒲團之上,皆有紅雲老祖的身影!」

經過孔宣這麼一說,諸神這才想起紅雲是唯一一個接連三場講道,盡皆坐於蒲團的修士!

可謂是坐滿三場,細思極恐!

接下來就看盤古正宗了,不過就算是盤厲還能再坐上蒲團,也不過是坐滿了一講、三講,並不圓滿。

說盤厲,盤厲到。

盤古正宗魚貫而入!

祖巫們本不想來聽道,但他們擔心老子通天再遭毒手,於是前來護送。

盤古正宗風塵僕僕,饒是極力掩飾,也難擋疲憊之色。

與神逆一戰,雖有盤古虛影的支持,但還是消耗過多。

緩緩行走與金橋之上,看見頂端的水天,怒火中燒!

尤其是共工,之前他就在象徵水道金橋的頂端與水天有過一面之緣!

元始事發后,共工這才明悟,水天早有異心,暗中接近,徐徐圖之,消除諸神戒心,只為猝不及防一擊必殺!

真是好深的算計,好歹毒的心腸!

咽下一口怒氣,盤古正宗昂首闊步而去,水天自有大道責罰,何況他們來此,是為了聽道。

老子和通天緩緩走向六大蒲團,回首望向十三祖巫,目中滿是痛惜與不舍,祖巫們不明其意,深感疑惑。

隨後,老子通天義無反顧的坐上蒲團,定睛一看,是第一蒲團,第三蒲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