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陳胖子也不由狐疑地看了那老道一眼。

那老道臉色一變,吼道:“黃毛丫頭,竟然敢質疑我的傢伙?我今天就讓你看看我的厲害!”

說着,他更劇烈地搖動手機的鈴鐺。

我心裏暗道不好,趕緊用盡渾身最後一點力氣,抽出一道符,咬咬牙,正準備畫符。

可這時,我突然發現,我之前咬破的手指,已經癒合了。

我愣住。

我立刻反應過來,趕緊看向自己的手背,果然看見我的手背上,又出現了那個紅色的八卦圖。 該死的!我的身體,又自己癒合了。

我還來不及細想,就聽見耳邊響起一陣淒厲的咆哮聲。

我一擡頭,就看見其中一具屍體,已經猩紅着眼睛,朝我惡狠狠撲過來。

腐肉和血腥味撲鼻而來,我一個哆嗦,幾乎是依靠本能,再次咬破手指,迅速地畫下符,狠狠貼在那血屍的額頭上!

這一張符,幾乎抽乾了我體內剩下所有的力氣,我整個人癱軟到地上。

可那張符,卻沒有制住那隻血屍。

或許是之前制服壯漢的那兩張符,已經耗盡了我大部分力量,此時這張符在靠近血屍時,雖然讓血屍害怕得倒退一步,但很快咒符就自己燃燒起來。

登時,那血屍彷彿更加被惹怒一樣,咆哮一聲,再次朝着我撲來。

死亡的氣息近在咫尺,我全身都因爲恐懼而劇烈的戰慄起來!

或許一直以來,我是被容祁保護的太好,我都要忘了,這種瀕臨死境的感覺。

恐懼之間,我幾乎沒經過思考,只是死死地拽住了手上的玉鐲。

玉鐲冰冷的觸感,好像我最後的一根救民稻草。

此時的我,也顧不上和容祁的爭執了,腦海裏只有一個念頭——

容祁,救救我……

救救我……

玉鐲上的溫熱傳來,與此同時,那血屍已經撲到了我身上。

刺鼻的血腥味讓我幾欲作嘔,只見那血屍張開了血盆大口,就朝着我脆弱的脖頸咬來!

“舒淺!”

眼看着那血是尖銳的牙齒,就要咬到我的脖子時,遠處突然傳來一聲熟悉的呼喊。

聽見這個聲音道而剎那,我的眼淚幾乎止不住,就流下來。

容祁……

你終於來了……

我面前的血屍突然被人從背後抓住。

下一秒,那血屍直接被人攔腰撕裂成兩半!

血屍甚至還來不及發出痛苦的驚叫,就變成兩段腐肉,倒在地上。

鮮血四濺,染紅了我的眼。

我擡眼,就看見一片血腥之中,容祁站在我面前。

依舊是英俊讓人忘卻呼吸的面容,我卻只覺得仿若隔世,一時之間哭得更厲害。

容祁顯然來得很急,臉色微微發白,白皙修長的手指和襯衫上,都是鮮紅的血跡。

“容祁……”

我還來不及說什麼,他就已經上前一步,劈頭蓋臉對我罵。

“舒淺你是白癡嗎!知道這個地方有問題,幹嘛還進來?進來的時候爲什麼就不用玉鐲找我!”

容祁雖然氣得黑瞳裏直冒火,可我莫名的,只覺得這樣的他,讓我心安。

我已經多久,沒有看見容祁爲我着急到跳腳的樣子了。

我張口剛想說什麼,看在看見容祁身後的身影時,我突然僵住了。

緋色豪門:錯惹律師總裁 葉婉婉此時正站在容祁身後,淺淺地對我笑。

她笑得溫婉,可眼神裏,透出一股淡淡的冷意。

爲什麼……她又和容祁在一起?

我宛若冷水澆頭一般,方纔的感動全沒了,只是死死盯着容祁。

容祁此時的怒火也褪去了,低頭看我,方想說什麼,可突然間,我們聽見身後傳來那老道兒的怒吼。

“哪來的兩隻臭殭屍,竟然敢傷我的寶貝!”

我們這才轉頭看向那老道兒,只見他氣得直跳腳,心疼地站在那斷裂的行屍旁邊。

至於陳煥父子,則是嚇得屁股尿流,倒在地上,但在看見葉婉婉時,陳胖子眼神一亮,趕緊連滾帶爬地過來。

“葉小姐……我按照您的吩咐,剛纔已經——啊!”

陳胖子的話還沒說完,葉婉婉就突然擡手。

頓時,陳胖子發出一聲慘叫。

下一秒,他就瞪圓了眼睛,肥胖的身體緩緩倒下去。

“爸!”陳煥嚇壞了,剛想撲過去,可不想葉婉婉手腕一翻,又是一道白光閃過陳煥的身體。

頓時,陳煥整個人也瞪圓了眼睛,倒在了地上。

眨眼的功夫,陳煥父子竟然就那麼死了。

我嚇得捂住嘴。

雖然陳煥父子想對我下手,但畢竟他們兩個都是活生生的人,瞬間就那麼死了,我也有些接受不能。

我微顫的看向旁邊的葉婉婉。

她真的是比我想象的,還要心狠手辣,根本不把人命當回事。

此時的葉婉婉,看上去有些緊張,還看了一眼旁邊的容祁。

我冷笑。

怎麼,葉婉婉是怕容祁知道,她設計讓陳煥父子來抓我嗎?所以才先下了殺手,封住陳煥父子的嘴。

大導演 不過另一邊的容祁,似乎並沒有注意到這邊的動靜,他只是緩緩走向那老道兒,冰冷的黑眸底下,殺氣盡顯。

“你……你要幹嘛?”那老道兒有些害怕起來,但還是不怕死地大喊,“我可是趕屍人!你這頭破殭屍,小心我收了你!”

我有些汗顏。

我之前就覺得這老道兒似乎沒什麼水平,現在更加是確認了。竟然對容祁說

“破殭屍”?他難道沒看出來他捏死他,就跟捏死一隻螞蟻一樣容易嗎?

容祁冷笑一聲,緩緩擡手。

那老道兒臉色大變,突然從口袋裏,抽出一張血寫的黃符。

看見那個咒符的時候,葉婉婉突然變了臉色,脫口驚呼:“這是……萬降符?”

萬降符?

我根本還來不及反應那是個什麼東西,就看見那老道兒一掌拍下,那符就如同閃電般,落在了容祁的肩膀上。

我雖然在玄學上,不過是個半吊子的水平,但此時我也看出來了,那萬降符上帶着極其強大的靈力!

這麼磅礴的靈力,必然不是這個老道兒的,而是這個黃符之中,自帶的力量。

剎那間,我看見容祁的身子驀地僵住。

下一秒,他身子一震,驀地倒退一步,用手捂住了胸膛。

他手捂住的地方,鮮血染紅了雪白的襯衫。

我目瞪口呆。

怎麼回事?

雖然我感受得到,那個黃符裏面蘊含着極其強大的靈力,但這股靈力,還是不可能將容祁傷到這種地步的。

“容祁!”我腦袋裏轟的一聲,頓時顧不得那麼多,掙扎地就想起來。

可葉婉婉的動作更快。

“容祁!”她迅速地過去扶住了容祁的身子,一臉的擔憂,“你的傷……小心你的傷。”

什麼?

我臉色一白,頓時忘記了動作。

容祁有受傷了?

什麼時候受的傷? 我心亂如麻,剛站起來,就突然聽見,耳邊傳來一陣撕心裂肺的咆哮聲!

我一轉頭,就看見那老道兒的另一隻血屍,朝我撲過來!

不僅如此,我還能清晰地感覺到,這一次的血屍,比上一次要厲害不少!

哆嗦間,我趕緊想要拿出黃符。

可那血屍的動作,快得驚人,我的手才放入口袋,他血粼粼的手,就已經掐住了我的脖子!

我頓時呼吸不上來,整個人甚至掙扎的氣力都沒有!

我被那血屍從地上直接提起來,我很快看見一旁容祁臉色微變,迅速地地想朝我這裏衝來。

我被血屍掐着,雙眼瞪得滾圓,大腦缺氧,只覺得一切彷彿慢動作回放,電光火石之間,發生了太多。

先是那老道兒,看見容祁被自己的黃符擊中後,竟然還能夠動彈,不由露出震驚的神色。

但他很快回過神來,趕緊從口袋裏拿出自己趕屍的統領,拼了命地搖晃起來。

他搖晃的非常劇烈,我看到他的臉色也越來越蒼白,顯然是拼盡了全力。

這時,我看見旁邊明明已經被撕裂成兩半的另一具血屍,突然蠕動起來!

兩半分裂的身體,突然都獨立的站起來。下半身用腿支撐着,而上半身,則用手支撐着,看上去就如同什麼怪物一般。

“殺了他們!”只聽見那老道兒尖着嗓子大喊一聲。

隨着他一聲吼,他直接噴出了一口血。

伴隨着鈴聲和這一聲吼,那分裂的血屍,直接咆哮着朝着撲過去,一個朝着容祁,另一個,朝着葉婉婉。

葉婉婉沒有受傷,此時身手顯然是全場最好的。

她眼神冰冷,足尖一點,整個人輕盈地躍起,就直接躲過了那半具血屍的攻擊,飛速地朝着那老道兒逼去。

那老道兒沒想到葉婉婉竟然也那麼強大,頓時變了臉色。

下一秒,他咬了咬牙,猛地從口袋裏,又拿出什麼。

看到他拿出的東西時,葉婉婉臉色登時就變了。

只見那老道兒此時抽出的,竟然又是一張黃符,和剛纔傷了容祁的那個一模一樣。

葉婉婉顯然對這個黃符極其恐懼,迅速地想要閃身躲開。

可已經來不及了。

只見那老道兒大喝一聲:“破!”

那黃符立刻朝着葉婉婉飛去,她根本避之不及,黃符就落在了她肩膀上。

頓時,葉婉婉發出一聲慘叫,墜落到地上。

而容祁那一邊,情景也不容樂觀。

撲向容祁的是那具血屍的下半身,只見容祁眼色冰冷,一擡手,就抓住了那屍體的腳踝。

緊接着,只見他骨節分明的手指一個用力。

咔擦一聲。

那血屍的半個身體,直接爆炸開來!血肉炸了一屋子,腥臭不已。

容祁出手乾淨利落,可我看得出,隨着這樣一個動作,他的臉色更加蒼白起來,整個人都近乎透明。

但容祁餅沒有休息,而是迅速地足尖一點,朝着奄奄一息的我躍來。

可就在這時,他身後,突然傳來葉婉婉撕心裂肺的一聲慘叫。

我掙扎地擡眼看去。

只見葉婉婉就已經被那半具血屍,逼到了牆角,瑟瑟發抖。

我很震驚。

葉婉婉的實力不弱,就算被那黃符所傷,那半具血屍,應該也不能奈何她如何。她怎麼會被逼到現在這個地步?

我心裏詫異,仔細地打量葉婉婉,才發現,不知爲何,葉婉婉被貼中那道黃符之後,並沒有受傷,可身上的鬼氣,卻突然彷彿被人抽乾了一樣,變得虛弱無比。

葉婉婉到底怎麼了?

大齡剩女之顧氏長媳 這黃符到底是什麼來路?

但很顯然,現在不是思考這些問題的時候。我和葉婉婉兩個人,現在可以說,都是在致命關頭。

我這邊,那血屍越來越用力,我隨時都已經會倒下;而葉婉婉那邊,那血屍也張嘴朝着她的脖子咬去。

生死攸關,遲了一秒,我們中的任何一個,都有可能命喪在此。

這時,我看見原本朝着我躍來的容祁,突然頓住了身形。

我突然覺得自己的心跳都要停止了。

容祁……他是在糾結,救我還是葉婉婉麼?

不錯,容祁再厲害,也只有一個容祁,此時的他,無分身乏術,他不可能救下我們兩個。

他必須在這個瞬間,做出抉擇。

是救我,還是救葉婉婉?

這個念頭在腦海裏躍起,我甚至還來不及猜想容祁的決定。就看見他,突然身形一轉,朝着身後的葉婉婉躍去。

剎那間,我只覺得,自己彷彿跌入地獄的深淵,渾身冰寒無比。

容祁……

他,決定去救葉婉婉了……

我只覺得自己胸悶得彷彿要炸裂!

容祁他帶葉婉婉回來,我可以騙自己,說他是爲了打探葉婉婉的消息。

容祁他相信葉婉婉而不是信我,我可以安慰自己,是葉婉婉的局設的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