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種感覺就像是溺水之人,拚命的掙扎后終於開始上浮,沒想到下方看不見底的黑暗中卻又有一隻看不見的手拉住了腳,把你拚命的往下拽。

所有人的心也都跟著一起沉入深淵。

直到…

晴天娃娃那一式居合「拔刀」。

在這一刀之前,沒有人會相信晴天娃娃這一刀會對那樣恐怖的凶獸起到什麼樣的效果。

在這一刀之後,哪怕是不遠處正在利用青帝輪迴領域修復己身的八段大劍豪明神彌彥,此時也不僅怔怔地注視著那個晴天娃娃,臉上也充滿了震撼無言的感覺。

仔細回想下剛剛的戰鬥,且不說對方先前將各種不同的炁體領域信手拈來,光是這一點就已經走在了他道路的前面。

至於剛剛這開放式領域的一刀修羅!

恐怖!

對於這個晴天娃娃,明神彌彥腦海中能想到的只有恐怖二字。

這一剎那,他的心中更是無比的好奇,記憶中的那幾個強者無論是「東京的獅子」冢原手冶也好,還是其他府縣老牌大劍豪也好。

沒有一個人,能和眼前這個晴天娃娃的形象重合。

東京什麼時候冒出了這樣的強者?

聯想起對方剛才說的那句「我去解決了新來的那頭再來幫你們」,直到這個時候,他才回過神來對方剛剛是抱著一種什麼樣的心態在說這句話的。

你以為對方是在吹牛逼。

沒想到人家是真牛逼!

……

吼—!

驟然,遠處的平原上,被柳源春藏拖住的那頭惡魔猿在它的王死後,憤怒地朝天發出了一聲凄厲異常的猿嘯!

修羅.六道骸領域中,柳源春藏雙刀宛如潮汐一般的劍型瘋狂地斬擊在雙角惡魔猿大將的下顎,頓時讓這頭猿嘯不止的惡魔猿大將吃痛閉上了嘴。

下一秒,在惡魔猿大將破空一拳砸來的瞬間切換風炁劍型,柳源春藏宛如花叢中的粉色蝴蝶般飄然而走。

「呀咧呀咧…」

看著雙角惡魔猿大將在惡魔猿王被斬殺后那憤怒之極,擇人而噬般的模樣。

柳源春藏懶洋洋地抬手淘了淘耳朵,宛如社會人大叔教育後生仔一般笑呵呵地說道:

「傻小子,老大涼了,你才有機會上位啊,真是不懂事。」

雙角惡魔猿大將沒有理這個說風涼話的無良大叔,只是仰天憤怒的咆哮道,「卑賤的生物!你們這片域界的界標已經暴露在萬千域界之中,等待著你們的必定是征服和毀滅!」

此時的它雙目赤紅,鼻孔中哼哧哼哧地喘著劇烈的粗氣!

話音落下,身體陡然下伏,一雙強勁有力的後足猛地蹬地。

原來這種惡魔猿不僅投擲力驚人!

彈跳力同樣駭然無比。

霎時間,只見它那龐大無比的身軀瞬間猶如出膛的炮彈般,朝著安全區後方山崎海所在的方向貫穿長空呼嘯著暴射了過去。

方營地上,有人突然發現頭頂淅淅瀝瀝的雨水停了。

一抬頭,頓時愕然無比地發現了那個遮雲蔽日般龐大有如黑色的山巒般身影,從頭頂劃過泰山壓頂般飛向那個晴天娃娃。

如果放在之前,眾人對於這一幕或許還會有些擔心。

但在親眼目睹了那個晴天娃娃是如何居合拔刀,斬殺了那頭不可一世的惡魔猿王后,眾人莫名就對那個大雨中白色幽靈般的身影充滿了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強大信心。

不過柳源春藏注視著那頭惡魔猿大將的飛撲過去的身影,眼睛卻不由微微眯起,臉色稍微出現了些許變化。

惡魔猿的智慧,毫無疑問不下於人類。

那麼這頭雙角惡魔猿大將,在惡魔猿王已經被晴天娃娃斬殺的情況下。

除非是存在著拚死一戰的念頭,

否則的話…

驀然間,他想起了十三年前那頭雙角惡魔猿大將。

不由霍然回頭,

眼中的瞳孔猛地一縮。

轟隆—!

震耳欲聾的爆炸聲中,無比濃烈的黑色火焰瞬間充斥著他的視網膜,半空中雙角惡魔大將的身體化作最恐怖的肉體炸彈!

凶獸自爆!

十三年前東京那一幕重現!

這一剎,晴天娃娃頭頂的墨色天穹宛如奈落地獄被撕開一道裂口般,黑色的烈焰滾滾而落,呈現出放射狀的恐怖氣浪裹挾著看起來沒有絲毫溫度的烈焰朝著下方蔓延開來。

「小心!」

剛剛恢復的明神彌彥心中一驚!

只見他的身體有如疾風般飛快向前,再次展開了【青帝輪迴】領域將那個身影包裹了過去。

不過就在這時,一道氤氳著青色霧氣的龐大領域,卻從晴天娃娃身上同時展開。

和明神彌彥領域中身上長滿了奇珍異草的青龍虛像不同,晴天娃娃的青色領域中是一棵不知道有多高的參天神樹,枝繁葉茂,鬱鬱蔥蔥,彷彿能庇護世間一切。

那熟悉的感覺…

讓明神彌彥的步伐臉色一怔!

這是….

青帝輪迴(2.0)!

然而即便如此,【青帝輪迴】領域也只是能修復損傷。

下一剎,凶獸惡魔猿大將自爆的黑色火焰落下。

地面轟然崩裂!

強大的衝擊波炸裂呈現環形迸發,怒海驚濤般洶湧無比的朝著四周席捲擴散,腳下的地面有如地震一般開始劇烈顫抖了起來。

身處最下方的山崎海首當其衝。

雖然他只覺得皮膚微微有些刺痛,但身上和惡魔猿王戰鬥時有些破碎的晴天娃娃人偶服在這強烈的爆炸衝擊下,腦袋上的白色頭套頓時冰消雪融般消失不見。

片刻后,被強大的衝擊波壓得腳下入土三分的山崎海,有些後知後覺地摸了摸自己沒有遮擋的面龐。

一抬頭,他就看到了不遠處的明神彌彥在被衝擊波掀飛的剎那間,視線直勾勾的注視著他。

在這一剎那,這個被譽為京都「天劍」的大劍豪,臉上冷不防露出了三分錯愕,三分震驚,三分無措,還有一分茫然的扇形統計圖般的神情。

彷彿對這個世界的存在都產生了懷疑!

溫潤如水、柔和俊朗的五官,深邃如海的瞳孔,還有那一頭沁潤了濕意微微上卷的發梢…

這個少年…我是見過的。

明神彌彥這麼想著,腦海中已然浮現出那個雨落清晨,在貴船神社中接待海音寺清之介拜訪時跟在身後的那一行年輕男女。

以及那個看上人畜無害,氣質有幾分儒雅隨和的少年,哪怕面對自己這樣自己的大劍豪言行舉止也不卑不亢,兀自聽雨品茗別有一種怡然自得之感。

當時明神彌彥心中還暗自讚賞,覺得這個少年人心性不錯。

以後哪怕在劍道一途沒有那份天賦,別的領域說不定也能大展拳腳。

此時,腦海中記憶中那個身影,漸漸地和眼前在驚濤駭浪般的黑色烈焰中巍然不動的身影重合,再聯想起對方剛剛那驚世駭俗的一刀修羅。

明神彌彥的嘴巴抑制不住地微微張開,臉上那溢於言表的驚訝和震撼似乎能夠隔著空間,直接傳達到山崎海的腦海里。

至於山崎海…說實話,他有些尷尬。

他不太好意思地沖著明神彌彥笑了笑,有種玩cosplay被人當場揭穿的感覺。

山崎海還是第一次在這種情況下,被人所看到真容。

來不及想更多,也來不及說更多。

下一剎,明神彌彥被惡魔猿大將迸發的自爆氣浪波及,瞬間寬大的天青色劍道服鼓盪開來,他整個人不受抑制地朝著惡魔猿王穿過空間裂隙的別墅廢墟方向砸了過去。

不過以大劍豪的強大體魄,在【青帝輪迴】的領域加持下想來沒什麼大問題才對。

此時,氣浪捲起了廢墟的無數砂石瀰漫開來,連帶著山崎海所在的地上也灰濛濛的一片,叫人看不真切。

山崎海看到這頭惡魔猿大將所造成的爆炸餘波漸漸平息,安全區外的獸潮被柳源春藏一個人的【修羅.六道骸】吞噬得七七八八。

而惡魔猿大將和惡魔猿王一死,剩下的獸潮也在各種重武器的火力覆蓋下潰退四散,安全區這邊已經展開了追擊剿殺。

大勢已定。

於是等到別墅區那邊的爆炸結束后,在安全區無數人關切視線中。

爆炸的下方空蕩蕩的一片。

哪還有半個人影。

雨幕之中,未被爆炸波及的兩架無人機從凶獸自爆的地方掠過,將下方空蕩蕩的一幕傳達到了全國觀眾眼前,眾人頓時不由紛紛揪心了起來。

千萬不要是最壞的那種結果啊…

晴天披風俠那麼強!

一定不會有事的!

人們彼此之間互相安慰著。

有孩子手裡拿著晴天娃娃的玩偶,天真好奇地問母親剛剛的晴天娃娃去哪了。

母親心頭一黯,只能說晴天娃娃打敗凶獸已經飛走了。

不過也有一部分年紀稍微偏大一些,並且完整的經歷過十三年前的東京獸潮的人,他們從看到柳源春藏那櫻花武士服的瞬間就回想起當年的阿修羅。

他們心中就要更樂觀很多了。

試想一下,既然連十三年前的「阿修羅」都沒在那場凶獸的自爆中死去,今天又重新出現在京都獸潮的前方。

這一次的凶獸的自爆,和十三年前的自爆也相差無幾,說不定晴天娃娃只是功成身退了而已。

眾人正抱著這樣的想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