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獨臂老人看了良久,點點頭,緩緩說道:“不錯,就是你了!”

“不過,考覈不通過!不予批准。”

“什麼?!”周陽大吃一驚,這是他沒想到的結果。

“爲什麼,理由!”

周陽不甘的吼道。

獨臂老人一臉不屑,嘲諷的說道:“就你周陽,還想通過考覈?根本就是提前關閉腕帶!這種做法自然是違反了軍校的規定!”

“僅此一條,就以足夠,還有什麼疑惑麼?”

“再者說,你腕帶之中最後的記憶,根本就是你半途關閉上的,這證據確鑿,還有什麼好狡辯的!”

“當然,你也可以問問在座的!他們也知道,有沒有這麼一條規定!別以爲我冤枉你。你周陽,考覈不通過,回去吧!”


“哈哈哈……”周陽眸子陰冷,隱約泛着一絲血腥,好似正要捕捉獵物的毒蛇一般,冰冷的看着獨臂老人說道:“作弊?你不就是幫助趙家,好讓我離開這西大軍區麼?”

“趙家?趙家算個什麼東西?!我不相信,趙家能一手遮天!”

“放肆!”獨臂老者一拍桌面,冷冷的說道:“這裏是什麼地方,豈能容你撒野!你周陽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你,還能讓趙家特殊對待?”

“心虛了?不心虛你幹什麼要着急解釋?解釋就是掩飾!”


“我來問你,我周陽是不是考覈人員?”

“當時我被人懸賞,被人追殺之時,你們可有阻止,或者提供幫助?”

“後來,因爲趙家的強大,居然搞出一個教官的腕帶,可以探查到我,我才關閉腕帶!教官腕帶的泄露,軍校可查了?可管了?可問了?你們卻因爲這個,讓我不通過考覈?”

“看看我腕帶裏的記載,我殺了多少人?我殺了多少魔獸?當時我是什麼境界,我哪一項沒有完成?”

“弄那麼多假的有什麼用?我看着就噁心!”

周陽字字見血,猙獰吼道。

聽着周陽的話,獨臂老者頓時面色通紅,再次一拍桌面,對着周陽怒道:“周陽,其他的我們不管,當然,我們也管不到!我們只是接受你通過不通過,其他的事,是別人在處理!”

“反正你沒有通過考覈,離開吧!”

“嘖嘖嘖,好大的威風!不通過?笑話!”

隨着獨臂老者的話音落下,周陽身後響起一句嘲諷的話語。

“你是誰?這裏是什麼地方,是你想來就來的麼?出去!”

看着一個女娃走進來,這老者一聲怒喝。

“老頭,這西大軍校是你家的,還是怎的?”聞人雪冰冷的看着老頭,冷冷說道:“再者說,我可是知道,對於兩年前,周陽他那時候的考覈者,凡是進入龍神宮的人,腕帶證據可以取消的。”


“你這時拿起來,所謂何意?”

“不要告訴我,你不知道周陽進過龍神宮!我覺得,你從你主子哪裏,也應該知道纔對!”

看着聞人雪竟然如此幫助自己,周陽深怕她遭到牽連,輕聲說道:“你……”

周陽剛要說話,聞人雪擺手打斷說道:“你別管,我倒要看看,這西大軍校到底有多少牛逼的人物!”


聽着眼前女娃的話,看着那女娃嚴肅的神色,獨臂老人心中一虛,不過卻是吼道:“哪裏來的娃娃,在這裏撒野!我們的事情,能是你指手畫腳的?滾出去!不然學籍開除。”

“喲喲喲,能耐了!”聞人雪冰冷的看着獨臂老人,話語之中竟是諷刺韻味,“是,我小,我當然不能對你指手畫腳了!就是不知道,褚宏宇能不能管得了你!”

聽到褚宏宇的名字,頓時再做的所有人神色都是一震,他們根本想不到,這眼前的女娃竟然可以提到西大軍校的一把手,雷神,褚宏宇。

頓時冷汗直流。

“你是誰?”

獨臂老人語氣之中,明顯落了勢氣。

“告訴你也無妨,本小姐的名字,聞人雪!”

“聞人。”

聽到姓氏,再做幾人皆是倒吸一口涼氣。 看着此時爲自己辯解的聞人雪,周陽一臉目瞪口呆!他一直以來都知道聞人雪的個性,也知道聞人雪的大大咧咧,可是他不曾想過,聞人雪竟然有着這樣的膽子。

完全是對教官公開對峙。

而從後面的話語之中,他更可以聽出來,這聞人雪的家庭背景更不一般。

一時間,周陽覺得自己好像不認識聞人雪了一樣!

“看來,對於聞人雪我還是瞭解的不多啊!”

周陽震撼的在心中想道。

“老頭。既然腕帶證據不算,而且周陽也是從龍神宮出來的人!那麼他爲什麼不能算通過,給我一個合理的答案!當然,也必須通過!”


聞人雪冷冷的看着獨臂老者說道。

“笑話!你說通過就通過!?你說你認識褚宏宇,我就信了?再者說,即便你是聞人家族的那又怎樣!這裏可是西大軍區!可不是你聞人家族。”

“褚宏宇?隨便一個考覈者,在這裏待上三天後,他自然也都會認識!”

“你……確定?”獨臂老者的話,聞人雪一震語塞,臉色氣的通紅,指着獨臂老者,怒道:“好!你等着。”

下一刻,聞人雪在周陽等人的眼中,做出了一個極其讓人震撼的事情。

那就是突然的大喊:

“老叔,有人欺負我!”

“你,放肆!這裏是什麼地方,豈能容你大呼小叫?!”

聽着聞人雪的喊叫,獨臂老者指着聞人雪大聲喝道!

“你和周陽都給我出去,周陽考覈,不通……”

“又怎麼了,我的小姑奶奶。”

獨臂老者話語未落,便聽到從門外傳來一句平淡之極的話語,這話語雖是平淡,但卻夾帶着無限霸氣,讓人不容拒絕的霸氣。

隨後,房間內緩緩走進一個一身白色鎧甲的男人!男人看上去剛到中年,卻一身雪白!即便頭上,也是披着滿頭銀髮!

那幽深的眸子,隱約間,好似電閃雷鳴劃過。

看着這人,獨臂老人等,全部站起身來!一臉的錯愕,和震驚!他們沒想到,眼前的這個女娃,說道就做到了。

而且,是那種隨喊隨到的事情。

這可是西大軍校一把手,褚宏宇啊!可就這麼的被一個女娃,呼來喝去!

獨臂老者等人,怎能不震撼?!

而在周陽的腦海裏,總覺得這人十分的熟悉!

“你小子?又見面了!兩年不見,你倒是提升了不少!”

看着這人微笑的面容,淡然的話語,周陽更是皺着眉頭,因爲他一時沒想起來,這人在哪見過。

也是,當初在海上,周陽見到的這雷獄之人,距離甚遠,當初實力低下,也根本沒有看到這個人長的啥樣,自然不會認出。

“難道過目不忘的能力退化了?不對,即便是退化!可眼前這強者的氣勢,也不能讓我忘卻。”周陽疑惑的想着。但想到這人和聞人雪關係不錯,便壯着膽子,禮貌的問道:“您是?”

“大海!”

褚宏宇只說了兩個字,便微笑的看着聞人雪,親暱的撫摸着聞人雪的腦袋,問道:“我的小姑奶奶,怎麼了你,你看你氣的,嘴上都能掛油瓶了。”

聽着這人說的大海兩字,周陽頓時恍然大悟。

“雷獄之人!”

想着當時看到這雷獄之人的情景,周陽心中滿是巨震。在聯想到聞人雪認識這人,對於聞人雪,周陽也更加的好奇了。

“哼!”聞人雪腦袋一扭,想要躲掉褚宏宇的手掌,一指獨臂老者說道:“這人是壞蛋,刁難我的心上人!”

“喲!你還有心上人了!我們家雪兒長大咯,都到懷春的年齡了呢。”褚宏宇嘴角一挑,溺愛的說着。

“你,宇叔!”

聽着懷春兩字,頓時讓聞人雪羞得猛然一跺腳。

看到聞人雪的撒嬌模樣,周陽覺得自己可算是開了眼界了!

“自打認識聞人雪以來,都沒見過這大小姐有着這樣的時候!什麼時候不是風風火火,說一不二的?”

“好好好!不說了,不說了還不行麼?你宇叔可是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你雪兒不理宇叔了,行麼?到底怎麼回事,你說說看。”

獨臂老者等人,看着眼前的西大軍校一把手,平時做事狠辣,果斷的褚宏宇,竟然對一個女娃,如親生女兒一樣的平易近人。

讓獨臂老者這些人,一時回不過神來。

當獨臂老者看着聞人雪那白皙的手臂一指自己的時候,獨臂老者頓時感到冷汗直流。

“兩年前的考覈者,腕帶爲證的條款是不是取消了。”

獨臂老者聽着聞人雪的質問,支支吾吾的說道:“是。”

面對軍校的第一把手,他可不敢撒謊!雖然說整個帝國西面,是趙家人最大!可是在這預備軍區內,這是褚宏宇最大!

他不敢得罪趙家,但他更不敢得罪褚宏宇!

很多人都知道,褚宏宇是世界第二強者!而且更是和世界第一強者‘穆’,還是好兄弟!

褚宏宇要殺他,趙家也是攔不住的!

“那你之前怎麼說的?爲什麼不讓周陽通過考覈?再者說,周陽也是從龍神宮回來的人!因爲趙家?別忘了,這裏可不是趙家!”

“是西大軍校!”

聽着聞人雪的喝斥,獨臂老者連頭都不敢擡起。

這麼幾句話,褚宏宇也算聽明白了,隨後說道:“好了雪兒!你說的這個事,我知道了!這小子不錯,而且還能從龍神宮活着回來,說明有些能力。”

“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就覺得他不錯!行,雪兒,眼光不錯!走吧。剩下的事情,交給我處理吧。”

聽着褚宏宇的誇讚,連帶着周陽也是誇讚了一番,聞人雪心中的怒氣頓時消散的無影無蹤。

“把周陽登記一下,腕帶發給他,宿舍編號,快。”

聽着褚宏宇的話,其中一人連忙搗鼓了一下,然後雙手遞了過去,說道:“周陽兄弟,這是你的腕帶,房間編號在腕帶中。”

接過腕帶,周陽微微一笑,對着褚宏宇感激的點了一下頭。

聞人雪看着周陽接過腕帶,一拉周陽,轉頭歡快的對着褚宏宇說道:“嗯!還是宇叔有眼光,可不像我爹爹,那我走了!給我狠狠懲罰他,哼!”

說着,聞人雪便拉着周陽離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