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淡淡流轉的眼波也藏著不少春情和媚態。

南宮墨轉而看向司厲霆,「我突然有些理解你了。」

這樣的絕色佳人,哪個男人能夠抵擋得住?

顧錦就是一個妖孽,可妖可魅可純情,這麼多種極端的氣質卻在她身上融合完美。

司厲霆不滿顧錦小腿肚露出的那一抹春色,趕緊用被子將自家寶貝好好裹著。

「不至於這麼小氣吧?」南宮墨嘟囔著。

顧錦倒是很滿意司厲霆對她的緊張,她就喜歡看司厲霆緊張她的模樣。

「南宮,有什麼事?」

「我的顧大小姐,你可別忘了,你現在是我電影的女主角,這戲你還拍不拍了?」

南宮墨也糟心死了,才拍了幾場戲就鬧出這麼多事情,進度一再拖拉。

這人工費、機器損耗費、還有工作人員們的薪酬,多耽誤一天就要多出來不少錢。

「拍,怎麼不拍?」接下這部電影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打擊華晴。

沒想到先動手的人卻是周黎,華晴隔岸觀火想要坐收漁利。

顧錦還等著看她臉上妒嫉的神色。

「你要拍就好,我可不想再換人了,昨天已經給了你一天休息時間,今天總該開工了吧?」

「嗯。」

「這是劇本,趙粒也不敢來打擾你。」

司厲霆替顧錦接過了劇本,朝著上面掃了一眼,眸光驀然變冷。

口中吐出兩字:「床戲?」

房間中的空氣立馬變冷了許多,南宮墨縮了縮脖子,在司厲霆那要凌遲他的眼神中解釋道:

「劇情需要,點到即止,你放心。」

「劇情需要?」司厲霆冷哼了一聲。

影后的總裁助理 他認認真真審視著劇本,看完之後臉色都要變成豬肝色了。

一把將劇本仍到了地上,「這麼纏綿悱惻的床戲,你好意思給我說點到即止!」

說了南宮墨他還覺得不過癮,炮火瞄準了顧錦。

「小蘇蘇,我一直不過問你的事情,那是因為我足夠相信你,所以你就是這麼回報我的?」

你跑不過我吧 司厲霆平時最常見的稱呼是蘇蘇,在床上的時候會叫她寶貝兒,有時候開心就叫老婆。

當他叫小蘇蘇那絕對是生氣,顧錦都要害怕的時候了。

「三叔,你聽我解釋,整部電影就只有這一場戲稍微出格一點。」

「是的,我可以作證,除了這場戲之外再也沒有了!」南宮墨覺得有些不妙,趕緊證明顧錦的清白。

「給我刪了!」司厲霆冷冷道。

南宮墨哭喪一張臉,平時那些人來給他商量劇情的時候哪個不是小心翼翼的?

司厲霆一張嘴就是他刪戲,「司大少爺,這場戲還真不能刪,我說過會點到即止的。」

「好,你不刪,你這部電影到時候能過審我叫你爸爸。」司厲霆不緊不慢道。

顯然人家門清,和某些大領導關係好,他能這麼說顧錦一點都不會質疑。

當初人家要在規劃區修火葬場那麼困難,人家兩三天就打通了關係。

這也是為什麼那麼多女人爭著搶著要接近他的原因,這個男人除了有錢,還有權利!

別看他平時在自己面前像是只溫順的貓,人家在外面可是吃人都不吐骨頭的大老虎。

南宮墨想要跟他玩當然玩不過,南宮墨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是不是犯太歲,做什麼都不順利。

他只好將希望寄托在顧錦身上,這男人哪裡會聽他的話。

現在唯一能指望的就是顧錦的枕邊風了,看司厲霆對她的樣子還是很愛她的,不然不會兩天都下不了床。

顧錦接收到來自南宮墨的信息,兩人的眼神交流落到司厲霆的眼中。

「小蘇蘇,出國的這一年多你膽子變大了不少,當著我面都敢和男人眉來眼去的了。」

顧錦覺得頭疼,這司厲霆吃醋吃得也……

她只得起身,「三叔,我和南宮真沒事。」

「千真萬確,我可不敢動她,某隻母老虎可是要吃人的。」

南宮墨最開始對顧錦產生過一點好感,也就是在才遇到她的時候。

那雙清澈的眸子深深打動了他,但後來顧錦的眼神越發變化,整個人的氣場也變了。

徹底絕了南宮墨的心思,他的確不喜歡現在顧錦這種性格。

「嗯?」司厲霆聽到南宮墨形容自家寶貝是母老虎,那臉上的表情還能好看么?

「不不不,我說錯了,是小貓咪,全天下最可愛的小貓咪。」

司厲霆一把將顧錦拉到懷中,一本正經的宣告,「只能我吃的小貓咪,你們最多只能看看。」

顧錦撫額,三叔究竟是怎麼一本正經將這麼幼稚的話說出來的。

南宮墨也強忍著笑意,原來傳聞也不可信,這個男人倒是有些……可愛。

「好好好,我們就看看,還要隔得遠遠的看,那劇本的是……」

「必須刪掉。」司厲霆的口氣絲毫沒有商量的餘地。

南宮墨無語問蒼天,所以自己今天說了一堆,人家半個字都沒聽進去。

顧錦攬著司厲霆的脖子,俯身在他耳邊說了一句話。

南宮墨削尖了腦袋也想過去聽聽,司厲霆聽完明顯態度緩和了很多。

「好,這場戲不用刪了。」

南宮墨一臉膜拜大佬的表情看著顧錦,這麼難搞定的男人她只需要一句話。

看來不管再怎麼酷的人都吃美人計這一套。

獵愛之老公太腹黑 「多謝司大少爺明事理。」

司厲霆嘴角勾起一抹邪笑,「不刪可以,我也有有一個條件。」

「你說你說,別說一個,就算一百個也可以。」

「我來演替身。」

「什麼!」南宮墨驚訝得牙齒都要掉出來了。

「你們以為這是菜市場嗎?誰都要來湊熱鬧!」

看到司厲霆的臉色變化,他又趕緊討好,「呵呵,這是我們劇組的榮幸。」

這年頭電影也越來越難拍了!

「別擔心,我並不是想要搶角色,露臉的鏡頭給他,我嘛……」司厲霆壞笑了一下。

「我懂了司先生,保證有你在,別人碰不到顧小姐一根手指頭。」

「很上道。」司厲霆讚賞的看了南宮墨一眼,「沿海的那個項目咱們可以合計一下。」

南宮墨眼睛一亮。「成交,司先生爽快。」 顧錦看著那交頭接耳的兩人,為什麼她突然有一種狼狽為奸的感覺呢?

「三叔,你真的要演替身?」顧錦很是無語,司厲霆幹嘛也要來湊這個熱鬧?

「有何不可?」司厲霆輕笑,「南宮導演,你覺得如何?」

南宮墨這會兒跟偷到雞的黃鼠狼差不多,臉都快要笑爛了。

「司先生肯來我們的劇組,那是我們劇組的榮幸。」

顧錦有些無語,「南宮,你可不要忘記了你可是南宮家的小少爺!」

「別說小少爺了,大少爺也缺錢花,司先生可是我們家的財神爺。」

「南宮,你這樣會讓我以為南宮家很缺錢的。」

從認識南宮墨的那一天開始,這人就是一副很喜歡錢的樣子。

「你是顧大小姐,還有一個哥哥保護你,替你打理著顧家,我們南宮家可不是這樣的。

算了,跟你說了這些你也不懂,我先去片場了,你和司少起來就過來。」

南宮墨識趣的帶上了門,顧錦放在司厲霆脖子上的手收緊了幾分。

「三叔,你和南宮認識?」

「也不算認識,之前周黎送我去醫院,我曾經對她許諾,可以滿足她一個要求。

她提出的就是要這部電影的角色,所以我和南宮墨見過一面,也差不多摸准了他是什麼性格的人。」

「哼,自己惹下來的事情自己去處理。」

「我還以為你不會吃醋,蘇蘇,你分明早就知道周黎拿走了戒指,為什麼不告訴我?」

「她那麼大張旗鼓的在媒體上宣揚是你送的戒指,你難道不會看到么?

既然你會出手,我又何必多此一舉,你知道我的性格,向來都是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司厲霆捏了捏顧錦的臉,「該說你是心善還是腹黑呢?你明知道謊話撒得越大到時候就越難收場。

要是一開始你就阻止,周黎也不會淪落到今天的下場,她這一生都毀於一旦。」

顧錦冷眸朝著他看來,「怎麼,捨不得你的紅顏知己了?」

司厲霆笑著親了親顧錦,「蘇蘇越來越凶了,我有些想念以前那個笨笨的小東西了。

我真的是遊戲大神 你明知道我的心,周黎救我一次,我還她一個角色,我們早就兩清。

她傷害你,就該付出代價,對於別人我哪有什麼不捨得?」

「我給了她很多次機會,她都沒有把握,只一心想要我的死,這樣的人要麼不動,要麼就斬草除根。

三叔,我已經不是從前的蘇錦溪了,不管你喜歡不喜歡,這就是現在的我。」

司厲霆見顧錦滿臉的嚴肅之色,「我愛的就是你,不管你變成了什麼樣子你都是我的蘇蘇。

周黎是咎由自取,蘇蘇不必放在心上,我們已經經歷了這麼多,不要再將時間浪費在無關緊要的人身上。」

顧錦在司厲霆臉上親了一下,「三叔,怪不得我這麼愛你。」

「愛我就好,我就怕我的小蘇蘇被其他壞叔叔勾走了。」

兩人又溫存了一會兒才起身,顧錦真有一種合不攏腿的感覺。

這兩天也不知道做了多少次,見顧錦步子虛浮,司厲霆又有些心疼,「寶貝兒,下次我輕點。」

「你啊,做起來就沒個分寸。」顧錦沒好氣道。

都到了那個時候,誰都沒有了理智。

「還不是我的蘇蘇太迷人了。」

「就你嘴甜。」

兩人打打鬧鬧折騰了一會兒才去了片場,在外人面前顧錦和司厲霆還處於沒有關係的階段。

顧錦先到片場,司厲霆便打著去方城逛逛的幌子等會兒再來。

「小姐,你來了。」趙粒被南宮墨吩咐過不要去打擾顧錦,她只好在片場等候。

從別人口中聽到那天發生的事情趙粒都快要被嚇死了,她一直都知道周黎對顧錦不太友善。

沒有想到周黎竟然膽大到對顧錦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要不是司厲霆及時趕到,後果不堪設想。

如果那一天不是自己請假了,自己跟在顧錦身邊也好可以給她做個證。

「嗯。」

趙粒看著一臉光彩照人的顧錦,一看她就被人滋潤的很好。

雖然以前顧錦也很漂亮,今天的她就像是一朵雨後盛開的玫瑰,嬌艷中帶著一絲嫵媚。

今天她有兩場戲,晚上是床戲,下午則是一出和華晴的對手戲。

來這個劇組本來最大的原因是因為華晴,周黎自己要作死誰都攔不住。

華晴一直充當著旁觀者,顧錦倒是要看看她還能裝上多久。

化妝室裡面多了一人,秋葵。

「小姐,你這兩天去哪裡了?你去哪裡做了保養的,為什麼我覺得你比兩天之前更漂亮了。」

呆萌小皇帝:國師,隨朕入宮可好 與其說顧錦變漂亮了,還不如說變化最大的人是秋葵。

顧錦第一次見到秋葵的時候就知道她是個小美女,當時秋葵摔倒在紅毯上,黑框眼鏡也摔下。

露出那一雙純凈無比的眸子,顧錦一眼就喜歡上這個單純的女孩。

秋葵被南宮墨好好的整頓了一番,取下框架眼鏡,戴上隱形眼鏡。

頭髮也被梳妝成了古典的髮髻,身上穿著宮裝,小臉一化妝顧錦都差點認不出她來了。

「秋葵,你真漂亮。」

大大咧咧的秋葵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我哪裡比得上小姐你,你才是最漂亮的,你看你沒化妝都這麼好看。

對了,你還沒有告訴我你是怎麼保養的,為什麼我覺得你皮膚這麼嫩這麼好呢?」

顧錦勾唇妖冶一笑,她覆在秋葵耳邊說了一句話,因為聲音很小,沒有人知道她說了什麼。

一抹紅暈從秋葵的耳朵開始蔓延開來,秋葵愣神的時候顧錦已經離開。

化妝師們都十分好奇顧錦究竟給秋葵說了什麼,為什麼上一秒還好端端的人下一秒臉就這麼紅了?

「秋葵,小姐究竟說了什麼啊?」

秋葵的臉更紅了,「沒,沒什麼。」

大家的胃口都被她給吊了起來,去問正主么?顯然大家沒有這個膽子。

那天的事情之後,顧錦在劇組的地位已經升級到了老佛爺的地步。

就連南宮導演都對她那般恭敬的態度,可見她一定大有來頭。

所以大家也都跟著趙粒一起將她喚作小姐,就算前面不加艾琳娜三個字也都知道說的她。

華晴的影后光環已經被顧錦碾得渣渣都不剩,這次只除掉了周黎,她心中還有些不爽。

論起來這個女人的危險性可要比周黎大多了,可惜周黎當了炮灰。

顧錦換了衣服便開始化妝,華晴安分了許多,化妝室除了幾個化妝師偶爾八卦幾句,冷清得可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