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因為他也要賺上一筆快錢,從而將臨海屯名下的這塊土地收到自己名下。

然而自從蕭文明忽然變得強硬起來之後,他的這個計劃實現的可能性就已變得異常渺茫了。

再加上蕭文明成功了賺到了一大筆錢——這一千兩銀子的數額雖然不多,但有了這筆錢之後,蕭文明就完全沒有必要拋售自己名下的土地了。

那徐世約那定下的乘火打劫的計劃,就完全沒有了施展的餘地。

同當初隨自己殺到臨海屯來逼迫的王霸不同,徐世約此人既有耐心又有城府,不是一個輕言放棄的人,他想要收購臨海屯土地的計劃,並沒有因為暫時的挫折而束之高閣。

雖然他的第一招就落了空,可后招卻正在計劃和籌備之中。

在蕭文明將一千多兩銀子安然運回臨海屯的第二天,半松先生溫伯明便再次來訪,特意來提醒蕭文明:徐世約此人正在想辦法要對付你呢!

蕭文明聽到這個消息,其實是頗為意外的:「徐世約也就是個土財主而已,被我在臨海屯裡好好教訓了一番,又在鼎香樓那邊攪了他的局,想必他也知道我的厲害了,按理說不敢再來招惹我了吧?」

溫伯明卻道:「蕭大人這樣想,恐怕就未免有些輕敵了。徐世約這人我知道,最是陰險的一個小人,他明著對付不了蕭大人,卻已在暗中預謀一些毒計了。」

說著溫伯明放低了聲音:「蕭大人,昨天徐世約將我約了過去,對我說了幾句話,同蕭大人有關,不知大人想不想聽一聽?」

經過這幾天短短的接觸,蕭文明知道溫伯明雖然瀟洒倜儻,卻不是個聽風就是雨的人——他特意過來提醒自己,必然是從徐世約那裡探聽到了確實的消息。

一聽溫伯明講到這裡,蕭文明的神經也不免緊張起來:「這個……這廝找溫先生說了什麼話?」

「哼!」溫伯明冷笑一聲,「徐世約找我過去,向我打聽問蕭大人這一部《三國演義》的書里,有沒有什麼誹謗朝廷、咒罵皇上的話。還有大人詩作裡面也是一樣。要是抓到了把柄,就要立即告訴他徐世約,他便可在官府那邊狠狠告上大人一狀!」

聽了這話,蕭文明的眼睛瞪得好像牛鈴,脫口而出:「這不是文字獄嗎?這也太下作了!這徐世約怎麼能想出這樣一條毒計,不怕斷子絕孫嗎?溫先生是怎樣回答他的?」

溫伯明輕蔑地笑道:「我還能怎麼回他?自然是如實回答——蕭大人的《三國演義》是講究忠孝節義、勸人向善的好書,怎麼會有違逆之詞?至於蕭大人及幾位先祖的詩作,那也未見有紕漏之處。」

蕭文明聽了這話,方才鬆了一口氣:「得虧溫先生替我說兩句公道話,否則要是被徐世約捉住了把柄,就算他告不倒我,也非得惹出好一陣麻煩來呢!」

溫伯明點點頭,正色道:「不過我要給蕭大人提個醒,大人的這部小說之中,固然沒有什麼違禁的詞句,但那《蕭氏詩譜》當中卻有不少怨恨之詞,說不定會被別有用心者拿來做些文章。」

說著,溫伯明換了一副狡黠的表情,繼續說道:「蕭大人還不知道吧,為了整倒你,徐世約可真肯下本錢!他跟我說了,只要找到能夠告到蕭大人的一字半句,他便願出重金來犒賞我。看他的樣子,這筆重金,可不比那一百兩銀子的潤筆要少哦……」

聽到這裡蕭文明的眉頭已經擰成了一股麻花,惡狠狠說道:「這個徐世宇吃飽了撐的嗎?老是跟我較勁做什麼?」

「人心不足蛇吞象,其實徐世約一直惦記著蕭大人臨海屯的這塊地皮呢!」

溫伯明介紹起來——原來徐世約通過這幾年的經營,已將臨海縣周邊老大的一塊土地全都買了下來,就差臨海屯,便能將這些土地連成一片,成為臨海縣最大、在江南也數得上好的大地主。

達成這樣的成就,對徐世約而言是一個頗大的誘惑。

「原來如此!這徐世約已經這麼有錢了,家裡又有這麼多的地,就非得把我的地買下來不成嗎?何必如此貪得無厭?更何況像他這樣大肆兼并土地,弄得富者連田千頃,而百姓沒有立錐之地,又是何苦呢?他難道不知道,土地兼并便是江山社稷走向衰敗的起點嗎?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朝局紊亂,難道他徐世約就有好果子吃不成?」

土地兼并是封建王朝難以擺脫歷史周期率的最根本原因之一。

就憑蕭文明這點見識和智商,是總結出這樣的規律來的。

只不過他好歹也是接受過九年制義務教育的,教科書上就算沒有把這條公里的緣由交代清楚,至少也將這個事實深深地篆刻在了蕭文明腦子裡,因此他才能脫口而出說出這樣一句揭露了歷史規律的論斷。

而聽了這個論斷,原本就頗有見識的溫伯明,更是眼前一亮,用近乎不可思議的眼神睛看著蕭文明。

許久,他才讚歎道:「哎呀呀!學生也常懷杞人之憂,思考過國家的弊端,可學生皓首窮經、冥思苦想,竟不如蕭大人這三言兩語講得那麼透徹,學生真是佩服萬分啊!」

自稱江左第一才子的溫伯明,是何等心高於天之人,能得到他這樣高度的評價極不容易的。

然而得了誇獎的蕭文明自己對於歷史也不過是個半桶水,不好意思再深入談下去,唯恐漏了餡,便立即岔開了話題:「所以說嘛,於公、於私,我都是不能讓徐世約得逞的。溫先生,看來你同徐世約雖然也有些交情,卻也不過是逢場作戲而已。你我雖然相識不久,但談話卻甚是投機。不如這樣,我想請先生過來做我的幕賓,不敢說替我出謀劃策,只是方便請教而已,不知先生意下如何?」

徐世約聽了一愣,隨即搖了搖頭,含笑回答:「這,就算了吧。學生閑雲野鶴慣了,既不願受官府的束縛,又何必來蕭大人帳下賺這幾個幕酬呢?我同大人一見如故,可引為知己,何必為這幾兩銀子,就壞了我們的交情?」

溫伯明這幾句話雖然客氣,但是拒絕蕭文明的意味也是十分明顯的了。

事後蕭文明同姐姐蕭文秀提起這事的時候,他才弄明白——溫伯明的才氣名聲在外,就連省里、府里數得上的高官都想將他聘去當作軍師或者師爺,可都被他一一拒絕了。

而現在的蕭文明不過是一個六品的千戶軍官,甚至還沒有正式任命,只是個候補的……就憑他,又何德何能,能請動溫伯明這樣的大名士,當自己的師爺呢?

對於溫伯明這樣的高人,蕭文明不能強求、也沒法強求,只能再爭取一句:「溫先生,那徐世約乃是臨海屯這邊的地頭蛇,又同我有仇。先生同我交好,或許他一時半刻還不知道。但不久之後也會心知肚明了。我畢竟是朝廷命官,他想公然對付我,或許還不太容易。可說不定這廝惱羞成怒,就會拿先生來開刀,那就是非我之所願了。」

「哈哈哈!」聽了這話,溫伯明放聲笑道,「蕭大人能替我著想,學生就在此謝過了。不過學生也是有話直說,學生在臨海縣也頗有一些交友,便是上面也有幾個要好的文友,再加上學生無心仕途經濟,也沒什麼前程可言,並不怕這姓徐的作弄。要是他敢強行惹我的麻煩,搞不好偷雞不成蝕把米,反而得不償失!」

說這話的時候,溫伯明眼光之中充滿了自信的神采,讓蕭文明愈發欣賞起這位半松先生來了!

他忽然靈機一動:「溫先生既然看不上我這窮苦的小千戶,那我也不敢強求。可你我相談如此投緣,要是繼續我稱你『先生』、你稱我『大人』,就未免太過見外了。不如這樣,你我以兄弟相稱,從今往後,我便叫溫先生一聲『溫兄』,不知先生可否垂青?」

溫伯明聽了一愣,隨機反映了過來:這不就是《三國演義》里的桃園結義,想要同自己結為異姓兄弟嗎?

可溫伯明轉念一想,自己是世家出身的讀書人,蕭文明則是世襲的千戶——也算是平起平坐……更重要的是,蕭文明此人雖只是個軍戶,可文采不遜他人,見識更是高瞻遠矚,同他結拜一下,倒也有趣……

於是溫伯明當即承諾下來:「好!蕭兄此言甚好!你我從此以後便是平輩的弟兄,雖不必惺惺作態地歃血為盟、指天為誓,但從此之後也要互相照應、以為犄角、絕不相叛,如何?」

「好!大丈夫,一諾千金!溫兄這話,便是我蕭文明面上有光。來,我們以茶代酒,滿飲此杯!」

這一杯清茶下肚,蕭文明在這個大齊朝,終於絕交到了第一位知己好友,總算是在開始建立屬於自己的人脈。李青雲猜得沒錯,他的那幾件衣物果然在滄州香堂那些頭目那裡。

當從一名大漢手中拿起那件藏有遺詔的袍子,並且發現袍子完好無損后,他一顆懸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

「雷姑娘,大恩大德,在下沒齒難忘。」為了不使得雷婷等人起疑,李青雲耐著性子把他那幾件衣物都找了出來,然後走過去向雷婷拱手道謝。

「爹,你怎麼來了這裡?」不等雷婷開口,一群人忽然從院門處走了進來,雷婷見狀眼前一亮,連忙抬步迎了上去,欣喜地沖著走在最前面的……

《執掌大明朝》第155章平地波瀾 華國內有不少頂級俱樂部!

譬如京城俱樂部,是京城能量極大的家族牽頭創辦的,能夠加入京城俱樂部的,都是京城內說一不二的大家族。

在以明珠市為首的三角洲地區,有個頂級俱樂部,叫長三角俱樂部,能夠加入長三角俱樂部的,都是明珠市那邊的頂級家族。

像這樣的俱樂部,華國還有幾個!

而檀宮的性質,就是類似於俱樂部,只不過,它面對的不是大家族,而是隱世家族。

加入檀宮,可以加強各大隱世家族之間的合作,發展。所以,不少隱世家族都渴望能夠加入檀宮,抱團發展壯大!

作為檀宮的創始人,檀宮之主的能量有多大,可想而知!

誰也沒想到,檀宮之主,竟然也關注鳳凰山莊重啟一事,並且還給嚴經緯送來了賀禮!

「嚴先生,賀禮已送到,我們回去復命了!」

兩名黑衣男子對嚴經緯微微一躬身,然後轉身離開。

等兩名黑衣男子離開之後,眾人的目光,也都集中在嚴經緯面前的那個長長的禮盒上面,大家都在好奇,檀宮之主,會送什麼賀禮給嚴經緯!

不僅眾人好奇,嚴經緯也有些好奇。

所以,他當場就命人將禮盒給打開。

禮盒打開之後,一柄長長的劍映入眾人眼帘!

劍?

嚴經緯伸出手,將這一柄劍拿入手中。

咻!

他手一揚,劍出鞘!

寒光閃過!

一道清越的劍吟之聲傳遍了整個鳳凰山莊!

在場的人,目光都看向嚴經緯手中那把劍!

在場的估計誰也沒想到,檀宮之主,竟然會送一把劍給嚴經緯!

以劍作為賀禮,寓意一般只有兩種意思!

一種寓意是寶劍贈英雄,英雄有了寶劍,就有了闖蕩天下,建功立業的利器!

而另外一種寓意,則是劍代表著煞氣,代表著血光,禍事,有的時候,武林中仇敵給對手送劍,意思就是主意好你的項上人頭!

在場不少人,看著嚴經緯的眼神里,都充滿了可憐。

誰也不認為檀宮之主送劍給嚴經緯是第一種寶劍贈英雄的寓意,因為嚴經緯他根本算不上英雄,而且,檀宮之主送寶劍是第一種寓意,那也就代表檀宮之主是站在嚴經緯一方的,如果檀宮之主站在嚴經緯一方,那七年前,嚴氏集團還會崩塌么?

有檀宮之主這樣能量極大的人做靠山,嚴氏集團還會這麼容易就遭遇大難?

顯然不可能!

所以,檀宮之主今天送來劍,表達的意思恐怕就是第二種,血光,禍事……

難道,檀宮之主,對嚴氏集團的秘密也感興趣?

就在眾人胡思亂想的時候!

咻!

寒光隱去,嚴經緯又重新把劍插回劍鞘之中。

「撫仙,杞麓,關門!」

「是,少爺!」

站在門口的撫仙,杞麓兩人把鳳凰山莊大門給關了起來,鳳凰山莊大門外面站的是鳳凰山莊的安保人員,而大門內,站的則是撫仙就和杞麓。

現在兩人把大門關上之後,鳳凰山莊內的人就出不去了,外面的人也進不來。

「嚴經緯,你關門是什麼意思?」趙馳疆看到這一幕之後,不由得冷笑:「難道,你還妄想關門對付我們所有人?若你真是這個想法,那也太可笑了!」

趙馳疆的話,讓在場不少人笑了起來。

關門對付在場所有人?

這個也太天方夜譚了些吧?

「鳳凰山莊重啟吉時已到,沒來參加的,就沒必要進來了!」嚴經緯輕笑著說了一聲。

「堂哥,這……聞人康康,怎麼還沒到?」

不遠處,古凝微微皺眉。

「我弟傳來消息,說聞人康康昨晚喝多了,睡了一天,現在已經在來的路上!」古風冷笑道:「不必擔心,難道嚴經緯想靠著一道破門擋住聞人康康?接下來,咱們看好戲就行!」

關上門之後。

「清點人數,上桌子,上酒席!」

隨著嚴經緯話音一落,穿著鳳凰山莊工作服的員工開始清點在場所有人數,清點人數完畢之後,他們紛紛把桌子椅子全部搬上來,上的都是大圓桌和靠背椅。

桌子椅子擺放好之後,一盤盤美味的菜肴和酒水端上桌子。

「今天來參加鳳凰山莊重啟儀式的諸位當中,有朋友,也有敵人,也有看熱鬧的人,不過無論大家什麼目的來,遠來都是客,我們鳳凰山莊現在提供酒席,讓諸位吃飽喝足,大家自己找地方坐吧!」

嚴經緯說完,眾人都紛紛找桌子坐下。

六點鐘,恰好就是下午飯時間,鳳凰山莊這邊,倒是準備挺充足的!

「我們過去坐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