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強悍意志蘇醒之後,彷彿和黑袍人交流了一番。猛然之間,黑袍人側過臉來,目光直視許陽躲藏的方位。

「達——特——海溫!」

黑袍人叫喊著。陡然一掌拍擊過來,力量如淵如海,漫天黑霧涌動,強盛無比。

「難道說,那強橫意志發現了我的隱匿。通知了黑袍人?」許陽瞬間猜測出一種可能,他身形一閃,脫離了隱匿狀態,同時一掌迎擊。

「轟隆!」

一聲巨響,漫天冰雪碎屑被吹拂而起,紛紛揚揚地灑落。

許陽有些吃驚,這個黑袍人的實力,比起在松林之中,判若兩人。在松林之中,黑袍人給許陽的感覺是詭異莫測,而在冰台之上,黑袍人給許陽的感覺卻是強橫而瘋狂。

兩人全力對拼產生的餘波,對這座冰台沒有絲毫影響,那些符文鎖鏈,吸收了所有的戰鬥威能。

「原來是你……」黑袍人聲音乾澀,他用回了天玄大陸的通用語言,「你膽量很大,居然敢尋到這裡來……」

「你到底是誰?這又是什麼地方?」許陽沉聲問道。

「桀桀……我有必要回答你嗎?封印將要開啟,古老的榮耀將灑遍大地。所有卑賤的族群,都將受到制裁……」

「那隻雕像……」許陽已經發覺了, 無燼戰尊 ,似乎頗有不凡。他腦海中陡然想起,蠻象首領對他說過的一段話:

「……他要我們蠻象一族跟隨他,攻擊附近的一座人類城池,幫助他奪得其中的一座神像……」

黑袍人見許陽注意到了雕像,頓時如臨大敵,他踏前一步,擋在雕像之前。

「你休想奪走它!」黑袍人咆哮道。


這種做法,讓許陽更加確認,那隻暗金雕像絕對很重要。想讓黑袍人說實話,只需要搶到那隻雕像作為要挾即可。

許陽打定了主意,他冷冷一笑說道:「哦?我倒要試試,你怎麼保住這個雕像?」

許陽氣勢猛然增長,他施展了降三世明王之術,一尊龐大偉岸的明王虛影,融入他的軀體之中。許陽的實力,頓時暴增十倍。

「八極熔爐,演化誅魔大陣!」許陽上手就是強大的殺招,誅魔大陣的六芒星投射而出,將黑袍人包裹在內。

「天怒神罰!」許陽左手掐訣,右手一翻一壓,頓時天空變色,一隻遮天蓋地的巨大手掌,對著黑袍人轟然壓落。

「我倒是小看了你……竟然通曉釋迦一族的加持神術,而且修練到了很高的境界,」黑袍人臉色一變,接著吼道,「不過,你拿我沒有辦法,我已經是死人,再強橫的攻擊,也不可能殺死一個死人!」

許陽微微一笑,他手指倏忽探出,一股吸力暴涌,從黑衣人的身後,硬生生將那尊暗金小雕像吸附而來,握在手中。

「我知道你身懷某種秘術,不懼怕我的攻擊,」許陽托著那隻小雕像,淡淡說道,「只不過,我的目的不是你,而是這尊雕像罷了。現在,告訴我關於玄天八景經的一切。否則的話,我就毀了這隻雕像。」(未完待續。。)

ps:感謝【笑看天夢百年】的2次打賞~

感謝【流顏】的打賞~

感謝【悠然情天】的打賞、投出的一張月票~

感謝【≮修羅鬼聖≯】、【ljx丶愛吃番薯】兩位童靴分別投出的2張月票~

感謝【神道說】、【清新的天空】投出的1張月票!! 那黑袍人臉色猛然變得鐵青,他咬牙切齒地說道:「年青人……你別不知死活!我一再忍讓,是為了我族復興的大業!你這是在與我們族群為敵,是我們族群的敵人!」

「廢話真多,」許陽單手托著雕像,右手卻微運玄力,捏在了那隻雕像的腦袋位置,「再廢話,這雕像的腦袋可就要和身體分家了。」


黑袍人臉色發白,他瘋狂咆哮道:「你!這是你逼我的!」

隨著黑袍人的吼嘯,從他身後的古井之中,猛然冒出一道黑色霧氣,源源不斷地注入他體內。隨著這股黑霧的注入,黑袍人的氣勢在不斷攀升,很快就超越了玄君,到達了玄王層次!



「這是什麼法門,比我的強化法門還要厲害?」許陽心中一驚,他劈手斬出一道玄光,化作橫切之斧,要將黑袍人攔腰砍成兩截。

黑袍人陰森一笑,任由那道玄光利斧劈中身軀。錚然一響,那玄力化成的斧刃破碎,變成了一道道碎片。

在黑袍人不斷變強的過程中,他彷彿受到了古井之中那強大意志的庇護,無法對其施加任何影響。

「桀桀……準備好怎麼死了嗎?」

就在黑色霧氣停止輸送之後,黑袍人渾身的黑暗已經濃郁得猶如實質。他張口呼嘯,渾身的黑暗猛然擴張。

「玄王級的實力!而且還擁有領域?!」

許陽徹底震驚了,他本以為,就算黑袍人暫時擁有了玄王級的力量,但他肯定沒有玄王級的境界。任何強化的法門,都只能強化個人的力量、速度、生命力……不可能使人的境界有這種飛躍性的提升。

境界這種東西,需要玄者的個人感悟。在沒有達到相應境界之前。只能對該境界產生無窮的猜想,幻想那個境界到底是什麼樣子。只有達到之後,才能恍然大悟,產生「原來如此」的感覺。這種感覺無法用任何語言文字描述。

如今許陽看到,黑袍人在黑霧的強化之下,居然擁有了王者領域。他怎能不驚?這完全顛覆了許陽的認知。

深沉如海的黑暗,瞬間將許陽籠罩其中。許陽真切地感受到,在這片黑暗之中,黑袍人就是神、魔,他就是這片區域的主宰。

「快逃。」許陽將暗金雕像收起,快速向前方的冰台彈射而去。

「桀桀……我付出這麼大的代價,豈能讓你逃走?我要將你的魂魄抽出來,逼問你和玄天老魔的關係,看看他的真正傳人。到底在哪裡……或許,從你身上,我能找到真正令我族脫困的方法也未可知……」

黑袍人冷森森的聲音響起,他五指併攏,許陽頓時感覺周圍的黑暗彷彿有生命似的,開始用力地擠壓他的身軀,讓許陽的速度驟減,幾乎寸步難行。

「暗魂鎖鏈!」黑袍人一聲令下。頓時濃郁的黑暗蒸騰起來,化作一條條黑色鎖鏈。將許陽牢牢捆縛起來。

「如此自如地操控領域,此人絕對不是簡單的人物,也許他早就已經是玄王境界,甚至更高!」許陽大喝一聲,禪音高唱,頭頂忿怒明王的虛影浮現。身軀陡然湧起無限降魔之力。

「玄王又如何?暗魂鎖鏈,給我崩!」

許陽發一聲喊,渾身肌膚放射精金一般的暗黃色光芒,熠熠生輝。那一道道黑色鎖鏈,竟然被許陽以無限降魔之力崩碎。

「唔。不錯,你的實力已經能勝過巔峰知微高手,可惜你不懂,領域就是領域。不管知微高手如何拚命,也不可能勝過領域強者。」

黑袍人冷冷譏笑,在許陽周身,刷刷的聲音連續閃動,一道道鎖鏈如蛇一般蜿蜒爬行,向許陽捆縛而來。

「化風。」危急關頭,許陽終於施展了風魔遁法的化風境界,整個人化作一縷青光,穿透重重鎖鏈的防護,要向山下逃逸。

這封印之地,共有九座平台,許陽化風境界使出,整個人如星丸跳擲,轉瞬間已經奔竄出百餘丈,來到了第八座平台上。

「竟然能擺脫領域的控制?哼,你走不掉!」黑袍人厲聲呼嘯,周身領域向本體凝聚,化作一頭數百丈高的黑暗巨人,直接一步踏出,就來到了許陽面前,巨大的黑暗之拳,向許陽的頭頂轟擊而去,就像是一塊巨大的隕石砸落,令人無可退避。

許陽感覺到,以他現在的力量,施展化風境界,已經難以為繼。空氣中傳來的巨大威壓,讓他幾乎寸步難行。

「看來,不施展最後的底牌,我很難脫身啊。」許陽苦笑一聲,他星海中,八頭玄靈猛然噴吐八色玄力,構成了一圈彩色漩渦,迅猛轉動起來。

「八極融合!」

許陽滿頭黑髮,飄蕩不休,一股強橫的氣勢從他身軀之中迸發出來。他左手扶腰,右臂如毒龍升天,向上轟擊而出。

轟隆隆一聲巨響,許陽的拳鋒,和巨大的黑暗之拳轟擊在了一起,一波無形的罡風氣流,向四方衍射而去,將九大平台,一百餘道符文鎖鏈震得微微作響。

許陽施展了降三世明王身,再加上八極融合的加持,現在的實力已經超過了任何一位君侯榜的玄君。就算是玄王高手,在不動用領域的情況下,也很難和許陽對抗。

不過,這黑袍人卻是動用了領域,而且是在領域加持自身,化生黑暗巨人的狀態下。對於許陽這一擊反撲,他只是略微驚詫了一些,隨即森冷一笑,手掌向許陽捏了過來,如同一隻遮天蓋地的巨大簸箕。

剛剛一次對拼,許陽被反震之力,震得氣血浮動,玄脈不穩。他畢竟只是玄宗巔峰,雖然在兩大加持之術的融合之下,有了超越玄君級的實力,但肉身的強度始終是個巨大的限制,所以被反震之力震傷。

「再見,我不奉陪了!」許陽低喝一聲,身軀再次變得朦朧虛幻,一道青光閃動,連續在九大平台之間縱躍,來到了那片寒冰懸崖的邊緣。

「這是什麼玄術,竟然能擺脫我的領域鎮壓!」看到許陽再次逃走,黑袍人不由驚怒。(未完待續。。) 許陽如一隻靈猿,就著爬上懸崖之時鑿出的小小裂縫,幾次換手,就跳下了寒冰懸崖。

他絲毫不敢停止,身軀重新變得凝實,化風的境界,不可以保持太久,否則會對肉身造成很大損害。

「刷刷!」無法飛行,許陽只能利用幻魔身法,加速移動,一路向玄冰脊之下奔行而去。

肉身之中,一陣陣空虛無力的感覺傳來。僅僅是和黑袍人全力對拼的兩擊,許陽八極融合的狀態就已經出現了肉身崩潰解體的徵兆,玄王高手的壓力絕對非同小可。

「奇怪……那傢伙,好像沒有追殺過來?」許陽的靈覺之中,並沒有察覺到黑袍人追擊過來的跡象。

來時攀爬了許久的路,許陽返回時,彈射跳躍,僅僅半個小時就來到了蠻象首領所在的巨大冰雪平台。

這一次許陽面臨的情境非常兇險,他施展了八極融合的禁忌之力,卻沒有擊殺敵人,汲取到足夠的生命精氣。他肉身之中的殘破,就無法快速彌補。

「踏、踏、踏」,沉重的腳步聲震地而來,許陽看到了高大的蠻象首領。

「是你?」蠻象首領揚著長鼻,一道意念波動發出,「你怎麼回事?竟然擁有如此強大的力量。」

在蠻象首領的感應之中,許陽現在的實力,比起他前番為自己解除冰封禁錮的時候,要強大幾十倍!這是無限接近玄王高手的實力。

「擊殺蠻象首領,奪取它的生命精氣?」

就在這時,許陽心中,陡然冒出了這個想法,他的眼睛也迅速覆蓋上一層血色,渾身玄力氣息不穩定地發作。似乎在醞釀強力一擊。

蠻象首領沒有一般人類玄君那種知微的境界,它感應不到許陽的殺機,對許陽並沒有多大戒心,長鼻輕輕觸碰許陽的肩頭:「你怎麼樣了,感覺雖然強大,但很不穩定。有種燃燒生命的味道……」

「怎麼回事?!我怎麼會有這種想法?」許陽為自己心中冒出的那個黑暗想法而驚愕,甚至有些恐慌。

這已經偏離了許陽的行事邏輯,違背了他的本心。對於一名修玄者來說,如果本心淪喪,那就意味著入魔,再強的力量也無法駕馭,只能淪為力量的奴隸。


從現實角度來看,擊殺蠻象首領,無疑是最好的解脫困境的辦法。藉助蠻象首領的龐大精氣。許陽能夠在幾個呼吸之間修復肉身,應對可能出現的黑袍人。

如果不擊殺蠻象首領,許陽現在八極融合、降三世明王加持的狀態,也即將無法維持,只能在原地療傷,不僅耗時長久,而且等於是將性命交在了蠻象首領的手中。

第一惡霸是女生:少年,約架嗎 殺,還是不殺?」

許陽臉色陰晴不定。他猛然咬牙,一拳用力轟擊地面。巨大的冰雪平台,喀拉拉出現了一絲裂紋。

許陽本身就在冰雪平台的邊緣,他這一擊,直接將所在的一大塊冰層震碎,整個人向下方墜落而去。

「無論如何,我都不會讓這個突如其來的黑暗想法。蒙蔽了我的心!」許陽眼眸緩緩閉合起來,八極融合、降三世明王力量,都解除了,離開了他的身體。

蠻象首領嚇了一跳,它察覺到。許陽在轟出那驚人的一拳后,氣息迅速滑落,很快跌落到了普通玄宗的層次!

「這是找死么?玄冰脊上禁止飛行,他這麼摔下去,屍骨無存啊。」蠻象首領感覺自己的腦袋不夠用了。

不過好在凶獸的肉身反應遠快於它們的腦袋。蠻象首領長鼻一卷,如變戲法一般暴漲了十餘丈,輕輕纏繞在許陽的腰際。

反過去一拋,許陽的肉身劃出了一個拋物線,輕輕落在了蠻象首領的背部。

「不論怎樣……你救了我一命,那麼我也救你一次。」蠻象首領的意念波動,昏迷狀態下的許陽,卻無法感受到了。

***

冰火城,城主府。

夏威城主身穿獸皮袍,露出了半側強壯的胸肌,以及那一簇濃黑的胸毛。他看著跪地的兩名玄師,怒哼一聲說道:「竟然背叛偉大的蠻神,將他的雕像偷走,獻給敵人!東門梁,東門先這兩個畜生,就不怕死後進不了蠻生天嗎?」

跪地的兩位玄師嘆了口氣,東門梁、東門先兩個人,和他們一起,一共四位玄師,負責守護蠻神廟。昨夜正是東門梁和東門先兩人值守,他們居然偷盜了蠻神像,犯下了彌天大罪。

「這兩個人找到了沒有?」夏威城主示意兩人站起身來,沉聲問道。

「在東門的雪地之外,發現了他們行走的蹤跡,看來是向玄冰淵的方向去了。」一名玄師稟報說。

「玄冰淵?」夏威城主陡然想起了一個人。

「這件事,暫時就這樣吧!蠻神像,對我們來說,並沒有實質性的價值,只是作為我們尊崇的蠻神象徵而已。通知中環的巫馬溪,儘快鑄造出新的蠻神像……神龕之中不能一直空下去,否則蠻神會降下怒火。」

夏威城主吩咐之後,兩名玄師諾諾連聲,退後離去。夏威城主重新坐回高背椅子上,陷入了沉思:「許兄弟……你去玄冰淵,已經有兩天兩夜……為何還遲遲不歸?難道真的發生了什麼變故?」

「希望蠻神像的遺失,不會對你造成什麼不利的影響。趕快回來吧!冰火城,如果有你這樣一位強大的戍衛將軍,我們數十萬諾索蠻族的心才能安定啊。」

***

「這裡……是哪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