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是他不明白對方是怎麼把太陽裝進來的,還有爲什麼這片森林中沒有一個活着的動物或者人呢?

前一個問題可以忽略不計,但是後一個問題..。之前他可是看到有不少的御鬼士們進入了裏面啊!

他行了一路,終於發現了這裏的異常,連忙警惕的打量着周圍。

“不應該啊!莫非趙琳給我的地圖上標的路線和他們走的不一樣?”

正當趙小川疑惑不解時,卻不知道在他兩米處的一株茂盛的樹洞中一個攝像頭正在瞄準着自己。

實驗室中,巨大的屏幕前,小老頭緊張地看着趙小川。

“千萬不要走錯路啊!地圖都給你了,你要是在找不到那片湖水,那你就是豬變的了!”

小老頭一邊注視着屏幕,一邊小聲嘀咕着,而他身後一團黑霧包裹着王教授懸浮在空中。

王教授目光灼灼地看着眼前屏幕上顯現的畫面,驚歎道:“這柯雲泣不愧是科學狂人,竟然連虛擬世界都研發出來,並且已經到達了可以以假亂真的地步,真是了不起啊!”

原本在觀察着屏幕的小老頭聽到後,轉頭對着王教授嘿然一笑。

王教授注意到了對方的視線,冷哼一聲,轉過頭去。

“小王啊!你這麼樣子可就不對了!之前你不是還想拜我爲師麼?你這樣的態度我可是不會收你的!”

“呸!可以做我師父的是二十五年前的柯雲泣,而不是現在的柯雲泣!”王教授冷聲說道。

小老頭歪頭看向王教授,黑霧中的眼中閃過一道寒光,王教授立刻痛呼起來。

小老頭擺擺手,示意黑霧停下,說道:“小王啊!說實在的,我倒是越來越喜歡你了!就你這種愛鑽研科學的精神簡直像極了當年的我!”

王教授受到了黑霧的折磨,整個人變得有些萎靡不振,但是聽到小老頭的話後,怒道:“閉嘴,像你這種放棄了科學,相信鬼道的迷信分子也配和我一樣?”

小老頭看着王教授怒目而視的模樣,撇撇嘴轉過頭去,望着屏幕上的畫面,自語道:“科學?鬼道?兩者之間有區別麼?到了最後還不都是一個媽生的麼?有什麼好計較的?” 九龍山基地,訓練場上,一片驚嘆!

「這不科學啊!」

「五百米,盲打,還打出花來了?」

「這尼瑪是開掛了吧!」

訓練場上,其他夏國特戰隊員,驚訝萬分,他們個個都算得上是各地兵王級別的人物,但就槍法而言,他們和石大壯完全不在一個等級。

即便是以不二神槍自居的白虎隊長王雙,也自嘆不如。

但實力擺在那兒,不服不行!

秦穆然笑道:「老龍,我的東皇小隊,你還滿意吧!」

龍正天身為夏國軍方的三號人物,一生戎馬,此刻卻也內心折服。

「你小子,果然是個將才,當初選你來鍛造紅軍磨刀石,確實選對了人。」

龍正天滿臉欣慰。

婚愛有毒:總裁,離婚吧! 秦穆然起身,走到主席台中央,聲音洪亮。

「現在,還有誰認為,東皇小隊不配當藍軍的嗎?」

場下一片肅靜。

連白虎戰隊的隊長都已經敗了,他們可不願觸碰這個霉頭。

秦穆然轉身朝龍正天笑道:「老龍,利劍行動什麼時候開始。」

龍正天微微一笑,回道:「馬上就開始。」

言罷,龍正天目光,看向身旁李建勛。

「李指揮官,利劍行動具體演習科目,你宣讀一下。」

「是。」

李建勛抖擻精神,起身宣讀如下:本次利劍行動,為一場綜合演習,一切從實戰出發。

地點選在九龍山基地南部二百海裡外的骷髏島上。

演習雙方,有秦指揮官的東皇小隊,擔任藍軍,其餘五個特戰隊,組成紅軍。

演習內容為,假想西方異能者藍軍藏匿於骷髏島,我夏國青龍、白虎、朱雀、玄武、黃龍五個特戰隊組成的紅軍,趕赴骷髏島對藍軍進行圍剿。

本次演習,全部實彈,無時間限制,無手段限制,允許有傷亡發生!

……

李建勛的最後一句話,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全部實彈,不限手段,還允許有傷亡,這不是演習,這完全就是實戰對抗!

龍正天起身,看了下時間,面色嚴肅道:「現在,你們立刻回去準備,演習將於五個小時后,正式開始!」

龍正天目光,看向秦穆然,言道:「小子,作為藍軍,你可以帶你的東皇小隊,先到骷髏島等候,我提醒你,骷髏島隸屬三不管地區,那裡可是真的很危險。」

秦穆然笑道:「老龍,龍潭虎穴,咱又不是沒去過,一個骷髏島,呵呵……」

看著秦穆然滿臉自信的神情,龍正天沒再多說什麼。

他心裡很清楚,憑藉秦穆然的身手,自然百無禁忌,他只是擔心其他參演人員,這些都是夏國最為精銳的特戰力量,每一個人都極其寶貴。

但是,為了提高他們的作戰能力,龍正天又不得不這麼狠。

一小時后,一架夏國直30運輸直升機,咆哮而起,飛出九龍山基地,徑直朝南方大洋飛去。

坐在機艙內,全副野戰武裝的秦穆然,神情悠然,彷彿對他而言,這不是實戰演習,是旅遊。

「現在幾點!」

石大壯看了下手錶,回道:「隊長,現在是下午二點。」

秦穆然目光掃了眼機艙內其他隊員。

「這次利劍行動,是東皇小隊第一次拋頭露面,誰要給我掉鏈子,可別說是我帶出來的兵,我秦穆然可丟不起這個人。」

石大壯嘿嘿一笑:「隊長,放心,俺們肯定不會給你丟臉。」

「不過,你們下手都悠著點兒,畢竟,這只是一場演習,可以傷人,但不允許下殺手。」

「明白!」隊員異口同聲。

秦穆然微微點頭,從石大壯手中接過骷髏島地圖。

盯著地圖,秦穆然嘴角一揚,心裡已經有了這次利劍行動的作戰計劃。

身為夏國百將之首,他太清楚夏國常規部隊的作戰手法。

而他們對於東皇小隊的戰術,卻一無所知。

一小時后,空運直升機抵達骷髏島上空,透過機窗朝外看去,骷髏島地勢複雜,山高林密。

「兄弟們,準備索降。」

石大壯一身令下,東皇小隊七名隊員,立刻整理裝備,打開機艙,沿著繩索快速落地,乾淨利索,宛如神兵天降。

孤島沙灘,海浪漂白,擊打在岩石上,濺起十幾米浪花。

秦穆然盯著手中地圖,細緻研究具體方案。

腹黑老公溺寵:老婆不準躲 石大壯言道:「隊長,有啥好研究的,等紅軍來了,就地殲滅不就得了……」

秦穆然目光看向石大壯,嘴角露出一抹讓人捉摸不透的笑容。

「大壯,那多沒意思啊!」

「啊?」石大壯一臉疑惑。

憑藉秦穆然的實力,想要殲滅八十餘名特戰精銳,他一個人就足夠了。

但是那樣,起不到演習的作用。

這次利劍行動的目的,就在於模擬外軍戰術,擊垮紅軍的狂妄和自大,讓這些不可一世的兵王明白,在西方異能者面前,他們存在的不足和缺陷。

如果直接靠實力將他們就地殲滅,只會打擊他們的自信心,起不到任何實際作用。

秦穆然言道:「進山,我要跟他們玩一場貓鼠遊戲!」

「貓鼠遊戲?」石大壯滿臉疑惑。

「大壯,你知道貓是怎麼抓老鼠的嗎?」

石大壯摸著腦袋,笑道:「這個俺知道,俺家的老貓,原來抓老鼠,都是把老鼠玩兒崩潰了再吃掉他……」

秦穆然笑道:「不錯,紅軍不是自詡百戰不敗嗎?這一次,我秦穆然就要像貓玩耗子一樣,把他們玩兒到絕望,徹底擊垮他們的狂妄和自大!」

言罷,秦穆然起身,帶著東皇小隊,朝骷髏島密林而去。

這種環境複雜的地勢,正適合這場貓鼠遊戲。

……

大洋上的天氣,變化多端。

剛才還艷陽高照,此刻卻已經烏雲萬里,狂風席捲海浪,咆哮作響。

在骷髏島海天交際線上,五架大型運輸直升機,掠空而來。

機場內,五個隊長正在商討具體作戰方案。

隔着時光愛你 王雙言道:「骷髏島,從地勢上看,雖然不大,但山高林密,不好尋找目標,我建議咱們五個小隊,兵分五路,對骷髏島進行拉網搜捕。」

庄如燕回道:「我贊同王隊長的辦法,一旦發現東皇小隊,我們立刻通過單兵設備進行聯絡,對東皇小隊形成包圍,以優勢兵力將他們一舉殲滅!」

言罷,庄如燕看了下時間。

「演習馬上就要開始了,如果大家沒有意見,就按照王隊長的方案準備著落。」

……

此刻,九龍山基地地下指揮部,李建勛,龍正天兩人,盯著大屏幕正在觀看。

此刻,骷髏島的一舉一動,都在衛星和無人機全程監控之下。

李建勛言道:「龍首長,骷髏島那顆彩蛋,不用提醒他們一下嗎?」

龍正天笑道:「演習就是實戰,連那東西都對付不了,他們還有什麼資格當我夏國最精銳特戰力量!」

看了下時間后,龍正天拿起手中衛星對講機,厲聲下令。

「我宣布,利劍行動,正式開始!」 王教授沒有聽清小老頭說什麼,只是怒目而視,但黑霧中的那雙眼眸卻微微一亮,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就在這時,小老頭身體一震,臉上閃過一絲驚異,連忙在操作檯上一陣操作。

畫面立刻變得模糊起來,不一會兒,屏幕上只有一片藍色。

王教授和黑霧中的眼眸看到小老頭一陣忙碌,用疑惑的目光看着他。

小老頭靜靜的注視了屏幕片刻,輕笑一聲,轉頭看向王教授,道:“小王,看到了吧?這就是你所謂的科學?我想要聯繫都聯繫不上了!”

王教授臉上的疑惑越加的濃重,不明白對方什麼意思。

小老頭也不解釋,而是衝着黑霧又說道:“準備準備吧!石門前的那一堆破銅爛鐵被人收拾了,恐怕有人要不守規矩闖進來了!”

王教授反應過來,驚訝道:“石門處?你是說我的傑作被打敗了?這不可能!”

小老頭翻了翻白眼,道:“一堆破銅爛鐵也就你當做寶貝!被打敗了很稀奇麼?還有你認爲我有騙你的必要麼?”

王教授語塞,如今他身爲階下囚,對方確實沒有騙他必要。

“對了,你把姓萬的和姓李的給我帶到這裏來!我有事情要問他們!”小老頭說完後,沉思片刻,像是想起了什麼出聲說道。

黑霧一陣翻滾,一道意念向着小老頭傳來。

小老頭臉上露出了鄙夷的神色,道:“就憑他?你認爲他可以傷的了我麼?”

王教授愕然,因爲小老頭指着是自己,但隨即他怒了!

雖然他確實威脅不了小老頭,但這話也太傷自尊了!

正當王教授決定表達自己的不滿時,他突然感覺周圍的景物快速的上升着,然後自己狠狠地落在了地上。

“哎喲!摔死我了!”

王教授本來就屬於科研人員,加上年紀大,根本受不了這種折騰,立刻趴在地上痛呼起來。

小老頭二話不說,邁出一步,一腳踩在王教授的臉上。

如果說之前王教授受到的是言語上的侮辱,那麼這就屬於身體上的踐踏了!

這叫王教授如何能忍?

王教授立刻不斷地掙扎起來,然而不論他怎麼掙扎卻根本無法將臉上的腳移動分毫。

“看吧!我沒有騙你吧!” 鼠行諸天萬界 小老頭踩着王教授,看着黑霧說道:“你放心吧!我現在好歹也算是半個輪迴境界的御鬼士,對付他還不成問題!”

黑霧看了小老頭片刻,慢慢地消散在空中。

小老頭見黑霧消散,鬆了口氣,然後樂呵呵地看着王教授,從懷中掏出一枚晶片,笑道:“小王啊!你放心吧!我不僅不會傷害你,一會兒還要請你幫忙呢!”

王教授看着小老頭臉上詭異的笑容,頓時將身體縮成一塊,不住的尖叫起來。

另一方面,趙小川在森林中逛了大半天,按照地圖的指示來到了一片湖泊邊。

“剛纔趙琳說實驗室的入口就在這片湖泊的下面,可是這片湖泊的也未免太大了些吧?”

趙小川看着眼前的湖泊,不由嘆息道。

湖泊很大,方圓大概數百里,鬱鬱蔥蔥的垂柳和蒿草生長在湖邊,藍天白雲倒映在湖水中,顯現出一片好風景。

只不過趙小川並不是來旅遊的,所以也就沒有心情欣賞湖面美景,而是探頭探腦的打量着周圍,希望尋找到出口。

就在這時,他身體一頓,眼中爆射出一道亮光,似乎像是發現了什麼。

“不可能,怎麼可能? BOSS寵妻太兇勐 莫非,莫非真的是還魂草?”

趙小川一變喃喃自語道,一邊揉了揉眼睛看着湖面出的一片窪地。

經過再三確認後,他終於確定那片窪地上的星星點點的光芒就是還魂草。

趙小川大喜過望,顧不得眼前的湖面,‘噗通’一聲跳下水向着種植的還魂草的那片窪地游去。

然而就在他游到湖中心的時候,整片湖水瞬間開始沸騰起來,然後一道道綠色的閃電驟然亮起,將整片湖面渲染成了一片幽綠。

趙小川心中一驚,剛想要飛出湖面,卻感到湖水下面彷彿有無數隻手纏繞了自己的腰圍。

綠色的閃電驟然一閃,他渾身頓時四肢無力,然後被慢慢地拖進了湖水之中。

進入了湖水,趙小川依然不能反抗,不過卻也發現了拖他下水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好像人手掌一樣的白色水草?怎麼這麼詭異?還有這些水草似乎要帶我去什麼地方?”

湖水很清澈,趙小川清楚地看到自己在水草的牽引下,身邊的景物不斷地變化着,頓時心中有了猜測,然後乾脆放棄了抵抗,任由那些水草將自己牽引着。

過了片刻,趙小川感到牽引之力越來越小,知道自己快要到達目的地了!

於是翻轉了一下身體,向着前方望去,然後看到一個巨大的銀白色金屬鐵籠出現在自己的眼前,同時那些水草也放開了自己。

“那些水草把我帶到這裏做什麼?”

已經成爲了御鬼士的趙小川對於身處水中沒有半點不適應,而且身上的麻痹也漸漸消除了,因此對眼前的景象產生了好奇。

他游上前去,打量了鐵籠半天,發現構成鐵籠拇指粗細的銀白色金屬柱子上雕刻着一些密密麻麻的花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