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快點。”山狼衝到船頭對彎刀他們喊道,“給水鬼爭取點時間,我操,這次真是倒黴,什麼雞巴事都能遇到。”

“山狼,我現在只能控制遊艇儘量遠離有敵人的一側河岸,雖然不能躲避敵人的攻擊,但至少能降低他們的射擊準確度。”駕駛艙光速說道,這也是沒辦法的辦法,河面就那麼寬,就算躲得再遠也在敵人的火力攻擊範圍之內,只是離得遠了敵人的武器攻擊準確度相對下降罷了,但同樣受到影響的還有遊艇上的“黑血”戰士,他們還擊的時候射擊準確度同樣會下降。

“轟轟……”兩枚迫擊炮彈擊中船尾,霎時間彈片橫飛,“咣……”一枚彈片擊中重拳的頭盔,巨大的推力將他撞出去三米多遠。

“重拳……”幽靈衝過去將他拖進底艙,一檢查才發現他只是頭部遭受撞擊陷入了昏迷,沒有生命危險。

“遊擊小子,重拳怎麼樣?”樹妖守住艙口大聲詢問。

“彈片擊中頭盔,已經陷入昏迷,應該沒事兒,希望不會造成腦震盪。”

“操,飛出去那麼遠不腦震盪纔怪。”樹妖大怒對着後面窮追不捨的游擊隊漁船就是一個連續掃射,但子彈大多擊中的是漁船正面的防護鋼板。

“別他媽浪費子彈。”幽靈衝出來直接扔了一枚燃燒彈過去,燃燒彈在漁船頂部炸開,瞬間將漁船點燃,大火迅速蔓延,雖然燒不壞慢是鋼板的船體,但裏面的人卻受不了,紛紛從兩側跳河逃生。

“幹得好,這下鱷魚有福了。”樹妖想故技重施,但另一艘漁船卻遠遠逃開,在幾十米外不斷進行騷擾射擊。

遊艇上的煙鬼等人開始射殺水裏的游擊隊員,這些人四散奔逃,有的逃向岸邊有的直奔遠處的漁船還有的開始下沉。

“轟……”遊艇再次被擊中。

“獅鷲幹掉迫擊炮。”巨人剛跑過轉角迫擊炮彈就炸了,要是不是有轉角當着他飛被彈片擊中不可。

“看不見迫擊炮的位置,沒辦法,”獅鷲從船頂滑下來裏,落點裏巨人非常近。

“操,你怎麼下來了?”

“在上面快變成靶子了。”獅鷲提着槍快速向另一側跑去,他要去下一個狙擊陣地,雖然在遊艇上選擇性很小,但至少還有兩個備選地點。

“山狼,推進劑沒有問題,可能是外面的螺旋槳掐住了。”水鬼在單兵電臺裏大聲說道。

“掐住?”山狼對這兩個字消化起來困難,按理說這種事情不太容易發生纔對。

“操……掩護。”幽靈聽完水鬼的話丟下步槍大罵着衝了到船邊在其他人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就縱身跳了下去。

“日,遊擊小子瘋了。”巨人大叫,他已經明白了幽靈要去水下查看遊艇的螺旋槳,誰都知道這有多危險,除了敵人的子彈之外河裏還有很多鱷魚。

“掩護!”山狼大喊,幽靈這是在玩兒命,船上的人沒理由不跟着他玩兒命,所以瞬間遊艇上的反擊火力暴增了一倍。

幽靈下水之後所有人的心都揪了起來,都在爲他擔心,生怕他沉下去再也上不來。

足足過了半分鐘,就在所有人趕到絕望的時候幽靈終於浮出了水面:“叫光速停船,螺旋槳上纏滿了雜物,需要清理一下。”

“需要什麼工具或者其他幫助嗎?”彎刀在上面大喊。

“只需要停船,快當,河裏還有很多鱷魚,不想被咬死。”

“已經通知了,你小心。”山狼也在上面喊。

“知道了。”幽靈一翻身又潛了下去。

遊艇開始減速,跟着慢慢的停下了來,誰都知道這個時候停船無疑就是給敵人當靶子。

“全面反擊,注意火箭彈和迫擊炮,我不希望幽靈白白爲我們冒險。”山狼一邊說一邊對着遠處的敵人不停掃射,岸上的敵人顯然對這種對射很不適應,開始他們還準備用火力覆蓋的方式對遊艇發起新一輪的進攻,但船上的人卻率先利用船身穩定這一瞬間的精準射擊射殺機槍手和火箭彈射手,短短的幾秒鐘時間裏兩臺重機槍先後啞了,四名火箭彈射手被打死。

“轟轟……”迫擊炮繼續怒吼,又有兩枚炮彈擊中了遊艇,看得出炮擊的目標是駕駛艙,只要擊毀駕駛艙遊艇就徹底完蛋了。

情況危急,誰也不知道幽靈能否成功排除故障,不知道在他排除故障之後遊艇還能否繼續前進……

一分鐘過後幽靈出水:“好了,開船,加速,加速。”

wωω● тт kān● c o

剃刀甩出早已準備好的繩索,幽靈抓住被拉上船,遊艇啓動,開始加速,用不了多久按上的敵人就會被遠遠的拋下,後面的漁船馬力再大也沒關係,一艘船而已,已經不足爲懼。

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脫離迫擊炮和火箭彈威脅他們算是暫時脫離了敵人的威脅。

等上船的時候衆人才發現幽靈身上到處都在流血,給別是左上臂到處都是口子,鮮血泉涌一樣流出來。

“鱷魚?”剃刀一邊給他止血一邊問。

“是。”幽靈忍着劇痛說道。

她又對偏執大佬撒嬌了 “操,你真牛逼。”剃刀對幽靈的玩兒命舉動佩服得五體投地,他這可是在水下憋着一口氣清理螺旋槳的同時還要和鱷魚周旋,這和在陸地上和敵人槍林彈雨的拼命完全是兩碼事。

“幸好沒傷到筋骨,你真幸運;什麼東西堵住了螺旋槳?”剃刀開始分散幽靈的注意力,因爲他發現幽靈肩膀上的傷口有幾處非常的深。

“斷樹枝,樹皮,和大量蛇的屍體,以及一條巨蟒。”幽靈腦門上全是豆大的汗珠,他拒絕使用麻藥。

“蛇?還有巨蟒?”剃刀怎麼也沒想到是這些東西塞住了螺旋槳。

“是的,我現在……終於明白了爲什麼……”幽靈疼得直抽冷氣,“爲什麼之前我們得罪的三條巨蟒李,只有兩條巨蟒出現,因爲……因爲另一條在船底下,它和大批的毒蛇纏住了螺旋槳,目的就是困住……我們。”

“這不太可能吧?”剃刀還是不信。

“不信你可以自己下水去看看,那條傷痕累累的巨蟒屍體幾乎死死的纏住了螺旋槳,雖然和螺旋槳接觸的地方已經血肉模糊,但還是有一塊蛇骨卡住了螺旋槳,所以船速才提不起來,幸虧我們是順流而下,否則這船就別想再前進一步。”

重生茶香滿星空 “它們真的配合在一起報復我們?”

“是的,水下的巨蟒是受傷太重,它根本就無法再找我們報仇,所以拼了命纏住螺旋槳。”幽靈擦了擦腦門上的汗水繼續說道,“那條蛇身上的傷口非常清晰,我認得它,這羣蟒蛇真他媽的成精了,看來它們沒打算放過我們,之前的青麟巨蟒和水下的毒蛇就是他媽的援兵。”

“忍住,要縫合了。”剃刀總算是清理完傷口。

“來吧。”幽靈的眉毛抽了一下,傷口的劇痛讓他臉色有些發白。

“毒蛇也來湊熱鬧?”彎刀放下自己的槍坐在一邊,他們已經徹底脫離的按上敵人的進攻,後面的漁船有其他人監視,剩下的人可以暫時休息。

“是的,很多毒蛇,如果我不是親眼見到也絕不相信。”

“游擊隊不會是巨蟒的幫手,這個我肯定,否則這也太他媽的扯淡了。”剃刀點上一煙塞進幽靈的嘴裏。

“當然,游擊隊只是個意外,人和蟒蛇不可能協同進攻,這一點我肯定,但巨蟒還在,我們還有危險。” 重生復仇:千金歸來 幽靈深吸了一口煙,“所以,我們必須小心,如果不是游擊隊的進攻嚇退了大多數的鱷魚,我根本沒機會清理螺旋槳,這也算我們幸運,雖然游擊隊差點把我們擊沉,但還陰錯陽差的幫了我們點兒小忙,至少幫我們清理了鱷魚,後面的巨蟒羣也沒跟上來。”

“嗯。”剃刀和彎刀都覺得他說的有點道理。

“那獨眼巨蟒呢?它也被游擊隊嚇退了?”剃刀問。“不會,它是不會離得太遠的。” 186、遭遇叛軍(03)

“,戰鬥結束”這是重拳醒來的第一句話,沒聽到槍聲的第一反應就是戰鬥已經結束,他像猴子一樣從地上跳起來,只是因爲頭部受到震盪導致他一起來之後緊接着就開始劇烈眩暈和噁心,人晃了兩晃就又倒在地上開始乾嘔。

“你腦震盪,別亂動。”軍醫拍了拍他的肩膀。

“腦震盪”重拳晃了晃還有些眩暈的腦袋,半天才反應過來,“我到底是被什麼擊中”

“一大塊迫擊炮彈的殘片,幸虧你帶上了頭盔,如果你還帶着奔尼帽估計半個腦袋都沒了。”軍醫扒開他的眼睛仔細檢查了一下然後拍着他的肩膀說道,“你需要臥牀休息。”

“臥牀個屁。”重拳掙扎着要站起來,可一陣劇烈的眩暈讓他不得不再次坐下。

“躺下吧,現在沒什麼要緊事兒。”山狼從外面進來,“敵人已經被甩掉,只有一艘漁船跟在後面,已經無法對我們構成實質性威脅,我們在想辦法幹掉他。”

“船速快了。”重拳躺下之後突然說道。

“是,快了很多,否則我們根本就沒機會甩掉岸上的游擊隊。”軍醫一邊給他做檢查一邊講述了他昏迷時的發生的事情。

“巨蟒和毒蛇堵塞螺旋槳真新鮮”重拳頭腦發脹,感覺很不好。

“的確很不可思議,不過幽靈親眼見到並排除了故障,我們不得不相信。”

“,這些蛇真的成精了。”重拳罵了一句。

“沒辦法,這次遇到太多怪事。”軍醫聳了聳肩,取出針管給他打了一針,“好好休息,用不了多久你就會生龍活虎的。”

“就這逼樣的還生龍活虎,我現在就是頭暈。”重拳拍着腦門說道。

“逼樣,是啥樣”軍醫懂一點中文,但對這種具體的“形容詞”並不瞭解。

“操”重拳無語。

“好好休息。”軍醫也不追問,而是開始收拾東西準備離開。

“其他人怎麼樣有沒有傷亡”重拳問。

“有幾個人輕傷,幽靈最重,左臂被鱷魚咬了一口,但沒有生命危險。”

“,傷的重不重”重拳一愣,“那到底傷的怎麼樣”

“傷口很多也很密集,但沒有傷到筋骨和動脈,希望不要感染。”軍醫有些擔憂的說道。

重拳這才放下心來:“沒事兒,只要不是致命傷這小子都能挺過去,別說被鱷魚咬了一口,就是毒蛇咬了他沒有解毒血清他都不會死”

“這有點誇張吧”軍醫不信。

“當然不跨出,這小子在叢林裏的那些年被毒蛇咬過很多次,他都能利用一些野草的特性化險爲夷,這種療法不是一般人能掌握的,另外他本身也有一定的抗毒能力,一般毒蛇是無法對他構成生命危險的,當然就算不死也會嚴重削弱他的體力。”

“你說的是超人吧我承認幽靈與衆不同,但不至於神到這個地步吧就算能利用草藥解毒,但也不至於對蛇毒免疫吧”軍醫還是不信的搖了搖頭。

“他這種不叫免疫,是對有些蛇毒有了抗性,雖然不至於完全無視蛇毒,但至少可以保命,因爲他在從裏流浪的時候多次被毒蛇咬傷,很多時候用藥都不太及時,但他還是活了下來,你說這不算是抗毒能力超強嗎否則他早就被毒死了。”重拳閉上眼睛,“你不能用常人的思維去考慮他,因爲他不是一個常人,或者說他完全異於常人,用異類這詞兒形容更適合,雖然不太好聽,但的確如此。”

“這個人倒是值得研究一下。”軍醫思索着說道。

“研究他”重拳表情古怪的看着軍醫,“小心他宰了你,這小子神經不太正常,你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維去考慮他的行爲,沒等你動手說不定他一刀砍過去要了你小命。”

軍醫不相信的說道:“不至於把,做研究,又不是把他當試驗品,吸取經驗對我們新人受訓有好處。”

“我說過,不能用常規思維來考慮他的行爲。”重拳看白癡一樣看着軍醫,“所以,我勸你最好不要嘗試。”

“有機會和隊長商量一下,這個是好事兒。”軍醫有些固執的說道。

“那隨你便,不過別說我沒提醒過你。”重拳拍了拍腦門。“以我現在的狀態什麼時候能恢復正常。”

“人腦的複雜程度超乎想像,在沒有專業設備檢查之前我也無法做出判斷,一個小時、一天或者一週,都有可能。”

“操,等於沒說。”重拳擺了擺手,“讓我自己呆一會兒。”

遊艇在經歷了一場大戰之後損毀嚴重,多處被迫擊炮和火箭彈擊中,原本豪華漂亮的遊艇現在已經變得破爛不堪,很多船艙被炸出了“天窗”或者“側門”。

“,上千萬的遊艇弄成這樣,該死的游擊隊。”樹妖看着狼藉的遊艇罵道。

“損傷不大,修好也不是問題。”山狼站在一邊,“找個地方修修弄回基地,叫機械師他們改裝一下這就是我們的水上力量重型巡邏艇。”

“這倒是個好主意。”颶風檢查了一下彈藥,消耗不小,他又看着跟在遠處游擊隊漁船繼續說道,“這傢伙怎麼辦總不能一直讓他跟着我們吧”

“找機會幹掉,一艘漁船而已。”山狼進了船艙。

“沒有重武器幹掉他還真有點難度。”颶風皺了皺眉。

“應該沒什麼問題。”莽漢提着桶從後面走過來,遊艇在戰鬥中很多地方起火,他剛剛擔任了一下消防員。

“話說的輕巧,他們可是有火箭彈,剛纔算我們幸運遊艇的動力系統沒有受到損壞,萬一再來一下把推進器打壞了我們只能不行穿過叢林,那可不是什麼好事兒,岸上還有一條獨眼巨蟒等着我們呢”颶風給機槍換上滿的彈藥箱,“媽的,彈藥消耗接近百分之五十,再遇到一場這樣的戰鬥我們恐怕連子彈都不夠用reads;。”

“子彈帶着就是用來消耗的,這個問題不必太擔心,我們弄下漁船,補充點彈藥。”莽漢點上一支菸,“在下一個河灣處設伏,應該可以搞定。”

“那的看山狼是否同意你的作戰計劃了。”

“我這就去申請一下,漁船跟在後面早晚是個禍害,媽的。”莽漢轉身進了船艙。

“游擊隊。”颶風看着遠處的漁船吐了口唾沫,“媽的。”

自從幽靈排除遊艇的故障之後船速得到迅速提示,可是居然沒有將漁船甩掉,看得出漁船經過改裝,據觀察估計漁船上還有二十幾個人,全副武裝,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船頭重新架起了重機槍,不知道是從船艙里弄出來的還是剛從岸上搬上船的,開始的時候重機槍不斷的進行騷擾射擊,但現在重機槍後面已經沒人了,因爲連續三名射手都被獅鷲掀飛了腦殼,再也沒有人敢往機槍後面湊。

“獨眼巨蟒怎麼不來幫個忙,敵人也是人,難道它還真的分得清誰是誰”煙鬼一邊抽着煙一邊說道。

“當然不是,它記住了我們的氣味兒。”幽靈靠在船艙上說道,他光着膀子,受傷的手臂上塗滿了綠色汁液,那是他在叢林中採集的草藥的一部分,他拒絕了軍醫的消炎針和鎮痛藥,只是將這些東西搗碎塗在了傷口上,按照他的說法就是傷口一片清涼,疼痛也在慢慢的減輕,藥效雖然稍慢,但沒有任何副作用。

“你這種草藥還有沒有”水鬼從外面進來。

“有,幹什麼”幽靈轉頭看他,沒發現他身上有傷口。

“在拆解推進器的時候受了點小傷。”水鬼伸出手,其他人這才發現他是兩根手指已經完全脫皮,手背上還有一條長長的口子。

“確定沒傷到要害”幽靈取出一些草藥遞給他。

“皮外傷,不影響活動。”水鬼動了動手指,結果又出了不少血。

“嗯。”幽靈又取出兩種草原遞給他,“加進去,這是止血的。”

“怎麼用”水鬼看着滿手的各種古怪葉片問幽靈。

“嚼碎了塗在傷口上”幽靈看着他。

“嚼碎”水鬼皺着眉,“是不是不太衛生”

“你是說草藥不衛生,還是嚼過的東西不衛生”幽靈正了正身,輕微的活動了一下受傷的手臂。“當然是嚼過的東西。”嘴裏細菌很多容易導致感染。“錯了,唾液中的溶菌酶、免疫球蛋白a、硫氰酸鹽、乳鐵蛋白等均具有殺菌或抑菌作用,其中被稱爲“唾液腺激素”的成分還能促使細胞的生存和分裂。”幽靈繼續活動着手臂,“別以爲我的這些土辦法沒有科學依據,如果你不相信把草藥還給我。”

“用,我用。”水鬼趕緊把手裏的草藥塞進嘴裏大嚼,可沒嚼繼續就皺起了眉頭,但他還是忍住沒吐出來。

“又辣又苦是吧”幽靈看着他。

水鬼一臉痛苦的點了點頭。

“那就對了,雖然味道不怎麼樣,但我保證你一週之內沒有口臭。”幽靈取出幾片葉子和花塞進嘴裏嚼碎塗在靠後面的傷口上。

“噗”水鬼吐出混合的綠色汁液塗在傷口上,“味道真怪。”

“良藥苦口。”幽靈給自己的胳膊重新吐沫了藥物之後開始纏蹦到,“放心吧,用這個你的傷口絕對不會發炎,六個小時之後再來找我重新塗藥,換個藥方。”

“換藥方你這藥還分很多種怎麼的”

“當然,不同的藥物搭配會有不同的功效,剛纔我給你的是止痛止血,六個小時後增加傷口癒合成分,保證把你的痛苦降到最低的同時促進傷口癒合。”說話間幽靈纏好了傷口,“這是我和一越戰老兵學的,他爹是個中醫,在叢林裏打仗那些年他摸索出很多一書上沒有的藥方。”

“越戰我認識很多越戰老兵。”水鬼也開始包紮傷口。

“兩碼事,我說的中越戰爭。”幽靈取出幾多很小的花塞進嘴裏,然後開始穿衣服。

“哦,明白了,你吃的什麼東西reads;。”水鬼才明白爲什麼幽靈的師傅是個學中醫的,在希望人眼裏的越南戰爭是六七十年代的那場戰爭。

“提神草的花,味道不錯,來點”

“謝謝,算了”水鬼趕緊擺手。

“不識貨。”幽靈搖了搖頭。“我聽說中醫的功效以調理爲主。”水鬼繼續說道。“如果單是調理那古代中國人沒有青黴素的時候是怎麼治病的中藥功效慢一點,但沒什麼副作用。”說着幽靈提起了自己的kas改。

“你這狀態了還拿槍幹嘛”水鬼指了指他的傷臂。

“戰鬥還在繼續,我不放心那條獨眼巨蟒,它快成我的心病了;再說這點小傷也算不得什麼,沒事兒。”幽靈背起槍出了船艙。

“奇怪的傢伙。”水鬼搖了搖頭,他對幽靈的話只是半信半疑,之所以找幽靈是因爲他發現幽靈的傷口雖然很深,但活動起來還很靈活,所有有點相信幽靈藥物的藥效,不過對幽靈的話他卻還是持保留意見的。

穿越之大神棍 重生復仇:神醫歸來 幽靈出了船艙之後直接坐到了獨眼巨蟒出麼一側的船舷邊上,步槍橫在腿上盯着蒼茫無際的叢林。

“怎麼樣”山狼遞給他一杯咖啡。

“謝謝;它還在。”幽靈喝了一口咖啡。

“我是問你的傷。”山狼坐在他旁邊。

“你看我像了受傷嗎”幽靈活動了一下傷臂。

“這和像不像沒關係,身體狀態如何你自己知道,不要勉強。”山狼看着叢林,“看來今晚我們是走不出叢林了。”

“沒關係,我們可以藉機解決這個宿敵,爲了下一次來亞馬遜掃清障礙。”幽靈將咖啡喝光順手將被子都進河裏。

“圖拉索看到非得吐血不可,這可是上等的杯子,每隻幾百美元。”

“那麼有錢還在乎一個杯子。”幽靈不以爲然。“是啊。”山狼笑了笑站起身,“離天黑還遠,我們還是想辦法先解決後面的尾巴。” 187、遭遇叛軍(04)

“對付他們還用那麼麻煩嗎?”幽靈回頭看了看那艘漁船,“‘交’給我吧!”“你有什麼辦法?”山狼感覺有些奇怪,搞不清幽靈葫蘆裏賣的什麼‘藥’,不過他知道幽靈從來都不拿這種事情開玩笑。“剛纔我下水的時候……”幽靈皺着眉站起身,剛纔動作有點大,所以牽動傷口,他不緊不慢的說道,“排除遊艇故障之外還順便游到漁船下面裝了點東西,這種順手活兒也不‘浪’費什麼時間。”說着幽靈拿出遙控器遞給山狼,“1。5公斤的C4。”

“真有你的。”山狼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真是服了你了,水下情況那麼複雜,你還受了不輕的傷,這種情況下居然也能順手裝炸‘藥’,不過下次不要在冒這種險。”

“其實我也是被‘逼’無奈,當時在水下發生了點事情。”幽靈擼了擼自己的短髮,“水下的環境比我描述的要複雜,水下有很多毒蛇圍着螺旋槳打轉,這些毒蛇不停的衝向螺旋槳,那場面令人不可思議,毒蛇幾乎就是在用自殺的方式阻塞螺旋槳,所以才導致我們的船速才一直提不起來,我當時也被震住了,從沒想過會見到這種場景,只要我靠近螺旋槳那些毒蛇就開始向我涌來,不得已我只能將驅蛇‘藥’全都撒了出去,其實我也不知道這種驅蛇‘藥’在水裏能否起作用,也只是冒險試試,但幸運的是蛇羣散開了,趁着這個機會我清理了螺旋槳,上面滿是殘缺不全的毒蛇和已經被螺旋槳攪出一個大‘洞’的蟒蛇屍體,縫隙裏全都是碎裂蛇骨,雖然我已經將螺旋槳清理乾淨,但我擔心的是蛇羣還再次出現,目的還是阻塞螺旋槳,它們好像是在用生命阻止我們前進。”

“情況有那麼糟嗎?”山狼皺起了眉頭。

“其實我一直都很奇怪爲什麼我們這次的遭遇如此離奇,除了巨蟒還有蛇羣,但下水之後我突然嚮明白了究竟是怎麼回事。”幽靈深吸了一口氣,“我們可能遇到了一條蛇王,它在不惜代價的報復我們。”

“蛇王?”山狼一愣。

“對,只有蛇王纔能有這個能力調動如此之多的蛇類對我們發起進攻。”幽靈一臉的擔憂,“今晚我們可能會遇到蛇類的大規模進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