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大供奉也是慪氣不予理會,直接消失了,周圍又一片黑暗。

衆人哭笑不得,這老妖怪還真是小娃娃脾氣。

秦林對空一拜:“晚輩之前冒昧了,還望前輩指教。”

等了許久,依舊沒有一點聲響。秦林心裏也開始推測着,突然嘿嘿一笑,開口道:“算了,走吧。什麼事都得靠自己,以後也不會再來了。這片大陸以後也不會再回來了,那貝澤大陸不錯,咱們遷徙過去。”

說完轉身就走,衆人有些不明白秦林的意思,但是依舊跟着。

後面那聲音傳來了:“等一下。”

秦林甩都不甩他,腳步不停,繼續往上走去。

那聲音開始着急了:“喂,你臭小子真走啊?”

“老子讓你等一下!”

“喂喂!”

……

出了洞底後,柳青問道:“大哥說的可是真的?”

秦林笑道:“我說的肯定是真的。知道了不起啊?老子以後自己也會慢慢摸索出來。但是那個老不死的肯定有事求我,而且是極大的事,他會再來請我們的。”

說着便嘿嘿笑着繼續往外走。

果然那克魯眼神一凝:“他來了。”

那聲音飄蕩在他們耳邊:“老子服了你小子了,什麼破事兒你T孃的都能猜到,快回來。老子不會虧待你的,就你一人下來吧。”

克魯幾人不得不佩服秦林料事如神。秦林讓他們原地等候,他獨自再次返回洞底,心中有些小激動,或許以後能真正的發揮戰天決的奧義了。 秦林再次回到了洞底,?笑眯眯的看着那臉色鐵青大供奉:“大前輩。”

大供奉哼聲道:“什麼大前輩,小前輩,你這臭小子真猜到了我想讓你幫我做什麼嗎?”

秦林嘿嘿一笑:“應該是希望晚輩到貝澤大陸一看究竟,看是否能找到讓您復活的方法,是嗎?”

那大供奉嘲笑道:“原來是你這小子自作聰明,哈哈。老子高估了你啊。”

秦林也是臉色一白,尷尬道:“說吧,前輩想讓晚輩你幫什麼事。”

大供奉說道:“老子復生是沒有可能的了。我只是希望,如果可以的話,你再進一趟妖域。”

秦林眉毛一挑,疑惑道:“進妖域?WHY?”

大供奉有些尷尬,咳了兩聲:“幫我去找一個女子,看是否還活着,如果還在,我希望你能幫我帶出來,我很想再見見她。”

秦林聽完了這麼個要求,心裏卻是不覺得好笑。這個大供奉不論多強,已經過去萬年之久了!萬年了!居然在這一刻提出的要求是希望見一見當年愛的人?

大供奉看着緊緊握拳的秦林,疑問道:“你怎麼了?”

秦林眼眶有些發紅,微笑道:“沒事,前輩要找的女子叫什麼名字?萬年之久了,可還存在?”


那大供奉有些欣喜點點頭:“只要活着一定存在!她叫媚娘,是狐媚族的族長!”

秦林身體一怔,同樣的也是狐媚族。

莫名其妙的秦林眼淚掉了下來,狠聲笑道:“呵呵,前輩放心!我一定會將她帶來的,如果有了不測,我遲早會順帶整個妖域一起毀滅!”

那大供奉目瞪口呆的看着這秦林莫名其妙的表現:“額,小子,我們似乎沒那麼熟吧?”

秦林緩了口氣,嚥下了情緒,又嬉笑道:“熟啊,我們還算是親家呢,哈哈。”

見那大供奉疑惑,秦林說道:“我的娘子也是狐媚族!只是爲了救我,死於蟲族之手!光是這一點,蟲族就逃不掉滅族的厄運!”

異族戀對於他這樣萬年前的存在不會感到驚奇,他只是猶豫了一下,輕聲道:“你是否曾經身體有過蟲卵?”

秦林一怔,慢慢開口:“不會這麼巧吧?”

那大供奉狂笑起來:“哈哈!!就T孃的這麼巧!當年老子還很年輕的時候,跟着一幫前輩闖蕩妖域,結果差點死於蟲族之手。那時候身爲狐媚族公主的媚娘已經是神境強者,老子當年魅力就那麼大,霸王硬上弓把她給強上了。不過她也不反抗,之後我們就一直在一起了。弒神大戰爆發後,我們就從此失去了聯繫。這萬年來,老子沒有一天不想她。”說着便也是有些傷感了起來。

秦林一陣的忍不住大笑,這世界上居然有TM這麼巧的事兒?


兩人這一下也算是有了些共同話題了,有的沒的在那裏扯着。

秦林笑道:“行了,有空再聊,我兄弟們還在上面等着呢。說說吧,你知道的有關戰天決的祕密。”

那大供奉也不羅嗦了:“戰神一族是最古老的家族之一,數十萬年前極度強盛,甚至於能夠匹敵神族與魔族。只是那時候各族都沒有什麼太大的間隙,所以同爲人族的戰神家族自然受到擠兌。後來的弒神大戰爆發,戰神一族早已沒落,神罰降臨後唯一殘留在各大陸的戰神血脈全部被滅族。戰天決也從此失傳了,你是從哪裏習來的?”

秦林說道:“我師傅是隱士之人,無意間獲得一柄劍,但是他從未開封看過。交給我之後我開封發現是你們時代的神器,血妖說叫做熾劍,你應該就清楚了吧?”

大供奉點點頭:“原來如此,熾劍當時是大陸一柄神器。現在在何處?拿出來,讓我再見見故人之物。”

秦林冷聲道:“被藥宗的那個老不死的搶走了!我妻子的遺體也被那老不死的搶走了!”

那大供奉眉頭一皺:“我聽陛下說過,那小子是虛神巔峯是吧?”

這句話讓秦林有些哭笑不得,這大供奉可能是因爲當年某些祕法,導致容顏只是中年模樣。而那凌霄已經七老八十了,現在也是被他喚作小子,真的有些滑稽。

秦林試問道:“你能幫我奪回來?”

大供奉無奈的一笑:“都說了老子只是殘魂,虛神巔峯相當於真神巔峯,他要是懂點門道的話,面對面的情況下,動動意念就能把老子給打得魂飛魄散。”

秦林笑道:“開源國不是挺強的嗎,我沒說靠你,我讓你派你的徒子徒孫們動手。”

那大供奉氣道:“你小子怎麼那麼喜歡玩弄這些把戲?”

秦林聳聳肩:“行了,戰天決的祕密。我想知道。”

想了許久,其實這供奉也不太瞭解,不過還是知道一些的,他開口道:“戰天決分爲七層,四層以後算是強者,每次的突破都需要你在生死境況中去拼命戰鬥纔有可能積累戰意能量,進行突破。據說只有戰神族的第一任族長達到了第七層,然後打破了位面法則,發現了上一個位面領域。還有一種說法就是,你甚至可以與天地間那些強大的存在進行意境戰鬥。”

秦林眉頭一皺:“什麼意境戰鬥?”

大供奉也是不知怎麼解釋:“反正我們也不是很清楚,就是可以對天對地對日月星辰進行挑戰。”

秦林大口一張:“哇靠,這算個什麼意思?”

與天地山河,日月星辰交戰?這有點玄乎啊。

畢竟在大供奉的那個時代,戰神一族已經沒落了,自然沒有太多人瞭解他們。

兩人大致的聊了一陣之後,秦林離開了,準備去見見那位開源第一陛下。

大供奉已經答應了秦林的要求,讓陛下配合秦林去把藥宗的事給辦了,秦林心中比獲取那戰天決的奧義更加激動。

當初萱萱和焚天被那凌霄強行的給奪了去,秦林一直憋着這口氣。

今天可好了,有了開源國做後盾,那他就不會客氣了。好好利用這些免費的力量來把這片大陸雜七雜八的私事給了了。

畢竟他也很期待,下一步打算給他的激qing。 秦林出來後跟衆人說了一下打算,除了秦一外,每個人下巴都要掉到地上去了。

完全不能理解這秦林怎麼老是能夠莫名其妙的做出這些瘋狂的事出來。

在之前那娘炮公公的帶領下,終於要見到總統了。秦林還在想,乾脆讓這開源國的陛下題一些字,然後貼到秦門去,這果斷的明人效應啊。

來到御書房門口,前面的公公進去稟告了一聲:“陛下讓秦門主進去。”

秦林心裏唸叨着:總統,主席,皇帝。哈哈。

只是在進來後見到那位總統後秦林脫口而出兩個字:“我靠!”

陛下龍顏一怒,秦林立即躬身請罪:“陛下息怒,小子冒失了,只是殿下的龍威太盛,小子有些驚慌了。”

哪裏是龍威的事兒,而是這陛下長的更那個一年有32場的同志太像了!秦林第一眼看到是真傻了。

見秦林又不跪拜,還一見面還居然如此失態??這開源第一陛下的怒火夾雜着皇帝的威嚴秦林也是真的有點瘮的慌。

這帝王真的就是帝王,就算不修真也絕對非凡人!帝王之氣乃天下至尊之極!

秦林偷瞄着那不說話的陛下,真有些不好意思了,又輕輕開口道:“陛下息怒。”

那陛下冷哼一聲:“就算是供奉老祖對朕也是行君臣之禮,你膽子未免太大了些。”

秦林無奈了,低聲道:“陛下莫怪,小子窮鄉僻壤出來的,不太懂規矩。”

陛下冷眼看着秦林:“那你現在懂了嗎?”

秦林回道:“懂了。”只是遲遲沒有動作。

那陛下眉頭一皺:“懂了你爲何還不跪拜?”

秦林眼睛一眯:“望陛下恕罪,小子一非開源人士,二來只跪父母,不拜天地。所以還望陛下施以隆恩,免了小子的這些禮數。”

陛下冷聲道:“朕如果說要殺了你呢?”

秦林卻是起身笑道:“小子說該說的都說了,這一禮不僅僅是因爲陛下是皇帝,更重要的是因爲陛下是長輩。”

沉默了許久,這開源大陸的第一陛下龍威滔天,但是不得不說,真的拿秦林沒辦法。

他是大陸的第一陛下沒錯,但是那是身份和權勢的巔峯,但是實力都源自於身邊的人,特別是那位大供奉。

這秦林與那大供奉定然有大用,而且秦林這人又很讓人捉摸不透,這陛下也是心中明白。

慢慢開口道:“說吧,求見朕所謂何事?”

秦林笑道:“啓稟陛下,小妹婚期臨近,特來告知一聲。”

那陛下氣笑道:“你的意思是讓朕不遠萬里,到你秦門去祝賀?”

秦林尷尬一笑:“給小子一千一萬個膽子也不敢,還是那句話,出於對陛下您的尊重,所以纔不願萬里來報與陛下。”

本來是真打算將這陛下給請去的,結果看那陛下的臉色,算了。他現在是真沒那本事。

這樣的客套話也算是讓那陛下慢慢的挽回了一些顏面,心裏舒坦了些。開口道:“朕屆時會派人前往祝賀的。”

秦林一臉受寵若驚的樣子:“陛下萬歲,小子在此先謝過陛下隆恩……”說着看那陛下的臉色好轉了,秦林又厚着臉皮開口道:“陛下,請問大供奉與小子約定之事……”

陛下考慮了一下,問道:“藥宗乃是東大陸的第一大派,你意欲如何?”

秦林也不猶豫:“我只想拿回屬於我的東西。”大供奉應該是將該說的都說給陛下聽了,陛下也不多問緣由,只是說道:“朕會安排一位長老隨你前往藥宗的。”

秦林乾笑一聲:“陛下,一個恐怕不夠吧。那藥宗在東大陸地位比云溪國皇室還高,您不威懾威懾?”

雖然秦林這是在嫌少,但是這理由不無道理,陛下考慮了片刻,問道:“你認爲幾個合適?”


秦林嘿嘿一笑:“越多越好,最好是把藥宗那老東西給嚇尿褲子,讓他知道這開源大陸的至尊到底是誰,要強到讓他匪夷所思的纔好。!”

那陛下眼神一冷:“你可是想借機裝你秦門之威?”

秦林露出慌張的表情:“小子不敢!絕對不敢!小子拿一萬條性命保證,絕不對外聲張我是誰,我只是代表陛下視察東大陸的小嘍囉罷了。”

陛下冷哼一聲:“退下吧。”

秦林抑制住激動:“謝陛下,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小子告退了。”

……

出了那御書房秦林大大的舒了口氣,心情格外的舒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