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肉身弱的親衛隊,身體不停地炸開,被壓力直接壓成肉醬。

這天威陣,居然恐怖如斯。 葉雄心裡將愛羅莎祖宗十八代都罵遍了。

這個女人,居然為了對付裂組織,不惜犧牲自己。

他由此至終,只不過是愛羅莎一顆棋子而已,而且是那種隨時可以拋棄的棋子。

原本他對南帝還帶著感激敬畏,但是這一刻,這種敬畏已經轉化成無邊的憤怒。

他不由得想起幽冥說過的話,修真界爾虞我詐,除了自己,別相信任何一個人。

葉雄開始變身真猿一變,如果不變身,他根本沒辦法承受這麼強大的威壓。

砰砰砰,不停地聲音傳來,身邊的黑衣人,一個個被威壓壓得肉體爆炸。

正在這時候,突然一道聲音傳來。

「大家跟我一起出手,攻擊那個地方。」

一名黑衣人在陣中快如閃電,朝天威陣其中一個方位擊出。

大陣之中,人人都難以動彈,偏偏他如同沒有感覺一樣,可見這人的實力恐怖到了何種地步。

聽到這個聲音,原本已經絕望的三蛇,冷血等人,頓時如同抓住一根救命稻草。

「是大首領,大首領居然跟我們在一起。」三蛇大喜。

「快,跟大首領一起出手,打破這鬼陣。」冷血大喝。

剩下的黑衣人,全都像打雞血一下,一邊抵抗威壓,一邊出手,攻擊大陣禁制。

誰也沒想到,堂堂裂組織大首領,居然會化妝成一名普通的屬下,混在人群之中。

天罰身影一閃,已經到了禁制旁邊,身體爆發出強烈之極的元氣,一掌拍出。

動山搖一般的攻擊波,讓整個大陣一陣動蕩。

「天罰,沒想到你也在這裡,真是天助我也。」

愛羅莎哈哈大笑起來,臉上禁不住的得意之色。

「這天威陣,本來就是將你們一網打盡的,你們想破陣而去,別做夢。」

愛羅莎左掌托著陣盤,右掌一鼓元氣輸入陣盤之中。

瞬間,整個大陣之內,威壓再次成數十倍增加。

砰砰砰!

密密麻麻的聲音傳來,身邊的黑衣人,已經死了差不多一半。

如果葉雄不是煉過體,肉身比一般人強大的多,還變身真猿一變,早就承受不住了。

病公子的小農妻 儘管如此,他還是感覺壓力越來越大。

沒辦法,只能變身真猿二變了。

葉雄嘴裡發出一聲咆號,身體再次變身,衝破重重威壓,變身十米高的巨猿。

變身之後,他的身體已經到達到大陣的頂端。

葉雄揮舞著巨大的拳頭,狠狠地砸在大陣的結界上。

總裁的心尖蜜寵 可惜,連裂組織兩大首領這等金丹期修士,都無法衝破大陣,任他一個築基初期的修士,更加不可能。

天罰跟三蛇,加上幾名築基巔峰的手下,不停地攻擊著大陣,但是無論他們怎麼做,都沒辦法擊破天威陣。

愛羅莎這個天威陣,牢固程度,幾乎可以用逆天來形容。

再這樣下去,非死不可。

這種時候,葉雄只能向火靈求救。

「火靈,你去把愛羅莎陣盤之中的迷你小旗燒毀,只要把陣旗燒毀,天威陣就威力大減。」

「交給我,我一定把你救出去。」

「一定要小心,這個女人是金丹強者,別輕敵。」 錯過是最美的回憶 葉雄叮囑。

火靈收到命令之後,順著葉雄的腳,一下子就鑽到地下。

它悄悄地靠近愛羅莎,準備偷襲。

「愛羅莎,你這個賤女人,虛偽下流。」

「什麼南帝,你比婊.子還下流,還**。」

「狗屁的賤女人……」

葉雄不停地破口大罵,髒話從嘴裡連綿不絕地冒了出來。

他必須引吸南帝的注意力,這樣的話,火靈才有機會靠近。

愛羅莎開始還不覺得怎麼樣,但是接下來,葉雄罵得越來越過份,字眼越來越臟,還不帶重複的。

僥是她修養再也,也忍不住臉色變色。

「我把你壓成肉醬,看你還怎麼嘴臟。」

南帝冷哼一聲,繼續加大威壓。

讓她震驚的是,陣中之內的人幾乎已經死光了,葉雄變成的巨猿還好好地站著。

葉雄肉身強大的到讓她都震驚的地步。

轉眼之間,陣中只剩下十幾人。

冷血艱難地支撐著,眼見就要不行。

正在這時候,她突然覺得周圍的威壓一輕。

與此同時,愛羅莎發出一聲大吼。

婚婚欲醉:總裁我要離婚 「江南王,你敢壞我大事,我誓要殺你。」

陣盤中兩支迷你小旗突然熊熊地燃燒起來,兩面小旗被毀,大陣威力頓時減了一半。

「好機會,大家一起出手。」天罰命令。

當下,剩下的幾個人同時出手,擊向大陣。

突然聽聞嗡的一聲,結界一陣動蕩,消失無蹤。

在火靈成功偷襲之後,天威陣終於被攻破了。

「愛羅莎,今天我就血洗摩洛城,你要為自己的行動付出代價。」

三蛇從身上掏出一個信號器,準備發射出去。

愛羅莎身邊一名白髮老者衝過來,一掌拍出,直接將他的信號器擊飛。

葉雄伸出大手,那信號器,正好落在他的手中。

「三蛇,繼續發射信號。」天罰命令。

「大首領,信號器只剩下這小子手中這一個,其餘的,剛才全都被威壓輾碎,這是我特別保護下來的。」

當下,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到葉雄身上。

「小子,還愣著幹什麼,快按啊!」三蛇大吼。

「這個賤人,差點就把你殺了,你還猶豫什麼,快把信號器發了。」天罰喝道。

「還愣著幹什麼,快動手。」冷血也跟著喊道。

愛羅莎目光炯炯地望著葉雄。

她本來以為,很容易就能將江南王輾壓,萬萬沒想到,他肉身能強悍到這種程度。

她更沒想到,原本能將裂組織一網打盡,結果會被葉雄以一人之力扭轉局面。

「江南王,你應該知道手裡的東西代表什麼,如果你按下去,整個南域都會遭受一場前所未有的重創。到時候會有無數無辜的人死去,忍心看著那麼多無辜的人因為你死去嗎?」愛羅莎開始打感情牌。

「你給我閉嘴。」葉雄破口大罵。

愛羅莎頓時不敢說話了,畢竟,葉雄手中的信號器,事關重大。

她此刻心裡滿滿都是後悔,早知道就不那麼輕視他了、

「愛羅莎,歷史會記住這一刻,你要為自己的所做所為,付出的代價。」

葉雄毫不猶豫地按下的信號器。

一束光從小筒里發射出去,衝天而起,照亮摩洛城的夜。

與此同時。

轟轟轟!

隆隆隆!

無數爆炸聲音響了起來。

南域大戰,正始開始。

「愛羅莎,咱們今天把賬好好算一算。」

「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們兄弟亡。」

天神跟三蛇同時出手,向愛羅莎攻去。

「就憑你們倆,也想殺我。」愛羅莎冷哼一聲,身體爆發出強大的殺氣:「玄冥雙老,你們對付三蛇,天罰讓來我對付,今天一定要將他們殺了。」

玄冥雙老同時出手,將三蛇擊去。

而天罰跟愛羅莎,也開始大戰起來。

(本章完) 葉雄早在他們出手之前,已經一手將冷血握在手中,飛快的朝外面逃去。

他身體過於龐大,所過之處,全都成了廢墟。

好在南帝只顧著對付天罰跟三蛇,沒空理會他,他才有機會逃出天牢。

剛走出天牢,面前的情景,讓他徹底震驚了。

只見摩洛城各處,不停的爆炸聲傳來,之中夾雜著無數慘叫。

昨天還繁華無比的摩洛城,頓時變成人間地獄。

葉雄顧不了那麼多,經過無數次背叛與欺壓之後,他的心已經麻木了。

此刻,他的心裡只一個人,就是慕容如音,只要她還活著,哪怕這個摩洛城沒有一個人活著,他也不管。

葉雄將冷血砸在地上,身體恢復正常形態,怒問:「如音在哪?」

「我不知道。」

葉雄將她的身體提起來,狠狠地砸到地上。

強大的力量,讓地上的岩石都龜裂起來。

冷血剛才在天威陣中,受了極重的傷,差點死去,所有沒有絲毫的反抗能力。

「你最好別挑戰我的底線,我數三聲,如果我不說,我就將你的手指一根根削下來。」

「我不知道。」

「一,二,三。」

手起刀落,葉雄將冷血的左手尾指剁了下來。

五指連心,冷血疼得整個人抽搐起來,緊咬著牙關,臉上變色。

「你敢殺我,你女朋友會付出更慘的代價。」冷血面目猙獰地說道。

葉雄手起刀落,再次砍下,冷血的第二根手指被剁掉。

冷血依然緊咬牙關,還不肯說,眼神之滿是堅決之色。

「除非你答應我一個條件,把我父親救出來,不然的話,哪怕你把我殺了,我也不會眨一下眼睛。」冷血堅決地說道。

葉雄恨得牙關緊咬,如果不是慕容如音落入黑涯手中,他真恨不得將這女人千刀萬剮。

「在這裡等著,敢離開,我會讓你父親死得很慘。」

葉雄沒有辦法,只好回去,再次殺入天牢。

進去之後裡面已經一片狼藉,混亂不堪。

還好愛羅莎跟天罰一行,已經轉移了戰場。

天牢之內非常大,葉雄根本就不知道血酬被愛羅莎關到什麼地方。

一個個找,不知道要找到什麼時候。

「火靈,去,把他找出來。」葉雄急道。

火靈一頭砸進地里,葉雄在等侯著。

十分鐘之後,火靈回來了,說道:「找到了。」

在火靈的帶領之後,葉雄終於在西北角一個密封的囚室之中,找到了血酬。

這個囚室從外面根本就看不見,如果不是有火靈幫忙,他找幾天都未必能找到。

葉雄抽出炭劍,狠狠一劍劈在牆上,將牆劈倒,沖了進去。

見葉雄進來,血酬有些意外。

葉雄管不了那麼多,調動火靈的元氣,頓時炭劍變得赤紅起來。

嘩啦啦,一頓亂劈之後,葉雄將血酬的手腳銬全都解開來。

然後,他走進去,不由分說,將他背了起來,就往外跑。

再次從天牢里出面,外面更加亂。

天空之上,已經多了很多戰鬥飛船,無數的修士從上面飛下來。

滿天都是混亂的修士,四處無數地方起火,慘叫聲連成一片。

葉雄將血酬背到冷血身邊,將他扔了下來,這才說道:「我已經把你父親救出來,如音在哪裡?」

看著自己父親變得不人不鬼的模樣,冷血頓時眼睛就濕潤了。

「父親,你受苦了,女兒來晚了。」

「不怪你,讓我好好看看女兒……」

「夠了,你們要聚,回去慢慢再聚。」葉雄大聲咆號起來:「我女朋友在哪?」

「南區,建門路,三十八號……」

葉雄正想御空離開,突然想起什麼似的,一隻將冷血抓住,御空離開。

「江南王,你放下我,把我父親帶走。」冷血急道。

他父親現在這樣子,身上受了很重的傷,身體之內還有毒,如果留在這裡,指不定會有什麼下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