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剛剛來的帝家人,一片嘩然。

原來他是那個人啊!

聽說帝玄胤是帝家的禁忌,平常沒有人提起這件事情,因為這是帝家的恥辱。

聽說帝玄胤是他娘親偷生下來的孩子。

還聽說帝家當初想要把他們剷除,可是讓他們給跑了。

如今他們回來,難道是送死的不成?

「不過你看他臉上根本沒有一絲害怕的樣子,還信心滿滿,說不定他是回來……

對了,他是回來報仇的,難道,他真的有了什麼機遇?變得很強大不成?」

「什麼?他是回來報仇的?!」

眾人看著眼前的男子,不知為何,對上他那深邃的眼神,他們只覺得心驚。

「這不可能,就算他們再厲害,這些龍又再厲害,可是他們又怎麼是帝家的對手呢?

何況在這個大陸,是不可以養龍的,龍王龍后若知道了,他也吃不了好果子。」

「沒錯,所以說他回來就是送死的,根本就是一個錯!」

於是帝家人都有恃無恐了。

他們就看著帝玄胤今天是怎麼死在這裡的。

「你還有臉回來,你還敢回來,你還殺了兩位元老,還有兩位爺的性命,還抓了豪華少爺,你受死吧。」帝六爺大罵道。 “帶諸天上殿!”大首領的聲音像是崑崙山萬年的寒冰,直接讓人冷到了骨子裏。

凌霄子想着只要諸天一帶到這個大殿之上,總不會當着這麼多人的面說謊吧!凌霄子想到這,心裏多少有些欣慰。

可是,當諸天來到大殿的時候,凌霄子徹底傻眼了。諸天不是被別人帶上來的,而是被擡上來的。

凌霄子看到這個樣子,心道:“自己當初只是控制住了諸天,並沒有使用過多的法力,不知道他現在又再搞什麼鬼!”

凌霄子確信自己當初使用的法力並不足以讓諸天斃命,所以雖然心中有些疑惑,卻也不怎麼害怕!看到諸天的樣子,凌霄子急忙湊到了諸天的身旁。

一看之下,凌霄子大吃一驚。只見諸天安安靜靜的躺在擔架上,沒有一絲生氣。凌霄子不是一般人,自然知道這諸天是沒得救了。

可是,依照諸天目前的樣子來看,他的臉上隱隱的有一絲寒氣籠罩着,竟然生出了一層薄薄的寒霜。不用仔細查看都知道,一定是寒冰掌的功力。

www●тт kǎn●¢○

這下凌霄子徹底明白了。

目前在大殿裏面的人,除了凌霄子以外,再也沒有人會寒冰掌了。所以,現在諸天被殺的事,就算不是凌霄子所爲,卻也百口莫辯了。

“你怎麼說?”大首領對着凌霄子冷冷的道。

“我還有解釋的餘地麼?不管我怎麼解釋,你也一定認爲是我殺了諸天的對不對?”凌霄子心不在焉的淡淡說道。

“不錯!諸天身上有我的首領,有便宜行事的權利!你一定是做了什麼不可告人的事情,所以纔要殺人滅口的對不對?”大首領咄咄逼人的道。

“我再說一遍,諸天的死和我沒關係,我當時只是控制住了他!明顯的是有人栽贓!”凌霄子繼續辯解。

可現在大殿裏的大部分人都淡淡的搖起了頭。這樣的證據面前,凌霄子的辯解顯得那麼蒼白。

看到這裏,陳志凡有些慶幸。本來屍方如果是鐵板一塊的話,自己對付起來可能要費事的多。但是現在他們起了內訌,可算得上是天賜良機了。

如果葉九重被逼的走投無路了,自然會和大首領徹底翻臉。到時候,葉九重到底會成爲屍方的人,還是陳志凡這邊的人,可就不好說了。

陳志凡感覺到,天平開始慢慢的像自己傾斜了。

突然,凌霄子想起來,急忙開口道:“守衛何在?”

凌霄子的這一聲,也徹底讓大殿上的人想起來,現在最清楚整件事情的人,應該就是當時看守諸天的守衛了。

此刻陳志凡也有些茫然,按照時間來看,葉九重是根本沒有時間的。而且,依着陳志凡對葉九重的瞭解,葉九重就算是變成了屍方的人,但心底貌似還有最後的一絲君子之風,是斷然不恥於做這樣卑鄙的勾當的。

這樣以來,就只有一種結論了。有人想借此機會污衊葉九重。

依着目前的情況來判斷,最可疑的人應該就是大首領了。

可這段時間陳志凡一直觀察着大首領,以大首領的種種表現來看,應該是不知道這件事的。

再說了,現在屍方正處於復活僵王的緊要關頭,大首領就算和凌霄子有過節,但爲了他們自身的利益,也斷然不會在這個時候污衊凌霄子的!

可是,除了大首領,其他屍方的成員有這麼大的本事和膽量嗎?陳志凡一時陷入了沉思。

“還想殺守衛滅口嗎?”大首領認定了凌霄子就是殺死諸天的人。

凌霄子淡淡的道:“現在的情況,只有守衛能說清楚,你把守衛叫出來,自然就一切都明白了!”

“好!我讓你親耳聽清楚!帶守衛上來!”

沒多久,當初帶諸天下去的那個守衛就被喚了上來。

凌霄子心裏默默的鬆了一口氣,只要守衛還在,自己總算還能說的清楚。

“當着大殿裏面所有的人,你放心的說吧!”大首領揮揮手,在守衛的身前放出了一層淡淡的黑氣。

凌霄子知道,大首領這是怕自己聽到對他不利的話之後,下手滅掉守衛。

凌霄子冷冷的道:“大首領,這是何意?”

“我是怕有人突下殺手,所以不得已這樣做的!”大首領的意思在明顯不過了,和凌霄子猜的一模一樣。

凌霄子冷笑一聲,道:“守衛,你大膽的說吧,當初我把諸天交給你的時候,是怎樣的情況!”

守衛看起來呆呆木木的,看着屍方的兩大首領在這裏,不免有些緊張。

“放心說吧!有我在,絕對能保證你的安全!”大首領淡淡的說道。

“謝謝大首領!”守衛略帶緊張的開了口:“當初二首領把諸天交給我的時候,諸天只是被控制了,法力不能釋放,但卻也沒有生命危險!”

凌霄子鬆了一口氣,這守衛說的沒錯,當時也確實是這樣的情況。

“後來呢?”大首領繼續問道。

“我知道諸天雖然不如兩位首領這般尊貴,但也有些本事!我得到命令之後,知道將來首領們或許會問到,便不敢怠慢,好生看待,將他安置在咱們的一個單獨的籠子裏!”

陳志凡這才知道,屍方關押俘虜的地方,竟然是籠子。

“接着說!”大首領不溫不火的道。

“安置好了之後,我變便親自一直照看着諸天,生怕出一點差錯!可是,半個時辰之前,二首領來過一次,說是要見諸天!”守衛一本正經的說道,看樣子不像是在說謊。

凌霄子憤怒的道:“放屁!”

“閉嘴!”大首領怒斥凌霄子,對着守衛道:“你接着說!”

“二首領,你不能吃幹抹淨不認賬啊,我只是一個小小的守衛,就算是給我天大的膽子,我也不敢對諸天動手啊!再說了,我也沒那個本事!”

守衛這話倒是不假,就算是他想對諸天動手,只怕也沒有這樣的能力。

凌霄子冷冷的看着守衛,眼睛裏快要噴出火來了。 「什麼?他居然殺了帝家兩個元老?既然如此,還敢孤身來到帝家,還真是無法無天了呀!」

眾人氣得渾身哆嗦,指著帝玄胤大罵。

帝玄胤冷笑一聲,對上帝六爺的眼睛:「我殺我該殺之人,你如此急做什麼?不用著急,我會一個一個找你們算賬的。

還有,我可沒忘記,當年你們卑鄙無恥,要對我和大哥暗中下手,派人來追殺我們。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當初家主只是驅趕我們離開帝家,可是你們卻害怕我們回去,又派人把我們兄弟殺了。

你們這種齷齪卑鄙的小人,死有餘辜。」

眾人聽著這有貓膩的話,紛紛對視一眼,若有所思。

帝六爺老的老臉一紅,罵道:「你少胡說八道了,你本來就該死,滿口謊言,今天還濫殺無辜,你就等死吧!」

他打斷帝玄胤的話,當年的事情,家主的確沒有說要他們兩個人的姓名,如今被他這麼說起來,萬一家主追查起來,他也跑不了。

當然要賴賬!

「沒有么?沒有你為何如此慌張?而且有沒有,也不是你說了算的。

呵呵,至於你們的家主究竟是被你們蒙在鼓裡,還是那件事情原本就是他的意思,也已經不重要了。」帝玄胤冷笑一聲。

「家主做的事情,由得你來置喙!你算什麼東西?」

一聽到帝玄胤扯到家主,帝六爺心中更加慌亂了。

絕對不能讓他見到家主,否則的話,當年的事情肯定會重新追究。

在他背後,步元老站了出來。

步元老說道,「胤少爺,當年這事已經過去了,雖然你們有罪,但是那也是你娘犯下的,和你們無關。

如今你們能好好活著,也是幸運,還是珍惜當下吧……

還有,如果你願意的話,今日之事,可以當做沒有發生。

可是你傷了人,就要付出代價,不如這樣吧?

你把這些龍抵押給帝家,就算你們沒事。

而且你們也要在這期間,好好改造,被我們找人看著,如果你們誠心悔改,到時候絕對不會為難你們。」

那老者說的一臉真誠,夜冰依聽得差點忍不住笑出聲,看智障的眼神看著他。

「我說你這個老東西,你簡直太搞笑了吧!你當我們是三歲小孩不成,還把龍給你們,還要被你們給拘留,我看你腦子裡裝的都是屎吧!」

眾人唏噓不已,看了看那個德高望重的步元老,沒想到夜冰依一個女流之輩竟然敢這麼對步元老說話。

我家夫人是隱藏大佬 不過夜冰依這個女流之輩說的也不無道理。

誰才會傻到把神龍給他們,還要背他們拘留啊。

但是,如果他們不聽步元老的這麼做的話,他的下場,恐怕只有死路一條吧。

步元老面色一僵,但是他並沒有動怒,繼續語氣心長,一副慈愛的老爺爺模樣笑道:「這位小姐,你想多了,我只是在給你們找一條出路而已。」

他繼續說道,「你看看,這些人龍有點能量,但是它卻不是最厲害的,還沒有成長起來,我們這些元老,隨便就可以將它們制服。」 「呵呵,誰讓你狗拿耗子多管閑事了,不妨告訴你們,我們今天來就是要搞事情的。」夜冰依打斷他的話,她實在聽不下去了。

「不錯,今天我就是來找你們算賬的而已,別的,你們是不是多想了?」帝玄胤也破為無語。

隨即身形一閃,直接消失在原地。

步元老突然一愣,隨後他的臉慢慢變得慘白,他感覺有什麼東西在掐住他的喉嚨,一隻手也在握著他的命門。

他感覺到自己的靈力正從自己的身體里剝離,讓他喘息不過來。

他的臉色漲紅,呼吸困難。

喘息著大喊,「你你是什麼人?趕緊放開我!」

感覺到自己的生命正在流逝,步元老站在死亡的邊緣恐懼的大叫道。

他是帝家的步元老,平時哪裡遭受過這樣的對待,就連那些幾位爺都不是他的對手。

可是他的話音一落,對方不僅沒有撒手,還直接把他給拎了起來,他頓時老臉更是漲得又青又紫,連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那些帝家高手看到這一幕,心中狠狠一驚。

他們都還沒有發現發生了什麼事情,就看到他們的元老大人被人跟拎個小雞一樣,給單手拎了起來。

六長老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這一幕。

他居然能悄聲無息的來到步元老的背後,把步元老都給捏在手裡。

不管他是用的什麼方式,他做到了。

這怎麼可能呢?

步元老是何等的厲害,帝玄胤居然有這麼大的本事。

想著,他的背後不禁冒了一層冷汗,如此大的本事,就連他也沒有把握呀。

但是看到滿院都是帝家的人,他不害怕了,虎著臉大叫道,「帝玄胤你最好不要放肆,你看到我帝人都在這裡,如果你敢動一下,你也沒命可活了,還有這個女人,她也一樣要死。」

咔嚓——

一道清脆的響聲落下,帝玄胤手裡的元老就此死絕,氣絕身亡。

六爺整個人錯愕的站在原地。

他不敢相信,他的膽子竟然已經達到了這個地步。

他居然把他的話當成耳旁風,還直接把步元老給活活掐死了。

他簡直就是目中無人,膽大包天啊。

更奇怪的是,那步元老可是靈聖境界的強者啊,可是在帝玄胤的手裡,居然連反抗一下都沒有!

那當然不是步元老不反抗,唯一的生解釋,就是帝玄胤很強,強到步元老根本都不能反抗的地步。

帝玄胤抬眸,那雙紫色的瞳眸,突然幽幽的盯著他,「六叔,你看,步元老雖然死了,但這並不怪我,本來我還並沒有想要殺他,或者這麼快殺了他的。

可是你偏偏用我的家人威脅我,知道么,我這個人最討厭別人威脅我的家人了。」

「你,你……」

對上帝玄胤那雙冰冷宛若毒蛇一般的眼神,六爺也好像被一隻無形的大手卡住了喉嚨,覺得快要呼吸不過來。

隨後他猛然甩了甩腦袋,移開視線,冷冷的吩咐道,「你們上!趕緊殺了他,他是個惡魔,他是個魔鬼,殺了他,不能讓他繼續為非作歹,大家給我上! 守衛繼續道:“二首領當時一個人來的,說要見諸天,我也不敢違抗,只好打開籠子,二首領便親自進去了!”

“後來呢?”大首領的聲音。

“二首領進去之後,附在諸天的耳邊不知道說了幾句什麼話,當時我離得太遠,一句也沒聽到!只是當時諸天的反應很激烈,嘴裏胡言亂語的罵着二首領!”

“我只是一個看守,地位低下,不敢貿然勸阻,只好聽之任之!”

凌霄子終於再也聽不下去了,憤怒的道:“放你的臭屁!老子啥時候去過關押諸天的地方了?”

“彆着急!這裏有這麼多兄弟,慢慢聽,誰是誰非,自有公論!”大首領看着凌霄子玩味的道。

凌霄子怒道:“這分明是污衊!我問你,你是受了何人指使,再此污衊我的?說!”

“放肆!如果你是清白的,何須怕別人把話說完?”大首領呵斥凌霄子道。

守衛也跟着道:“二首領,小人知道你的本事,就算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斷然不敢造你的謠!”

“繼續說!”

守衛迎着大首領的逼問和凌霄子冷峻的目光,說也不是,不說更不是,看樣子委屈極了。

但看到大首領身邊黑氣越來越盛的時候,守衛嚇得發抖起來,繼續說道:“二首領對諸天講完之後,對着大聲叫罵的諸天,拍出一掌,諸天便沒再動了!”

凌霄子的憤怒已經到達了極點,本來依着他的性格,如果真是他做的,要他承認,卻也不是什麼難事。他最生氣的,便是有人藉着這件事污衊自己。

“後來呢?”大首領冷冷的道。

“看着籠子裏的誅天不動了,二首領才走了出來,看了我一眼,我急忙低下了頭!之後二首領一句話也沒有說,便轉身離開了!事情的經過就是這個樣子!”

凌霄子怒極反笑,拍着手道:“真是演的一手好戲!”

“哦?此話怎講?”大首領玩味的問道。

“需要我明說嗎?”凌霄子臉上帶着笑,卻絲毫看不出來有笑的意思。

“當着這麼多人的面,但說無妨!”

“若是我想要滅諸天,相比不是什麼難事,何必要等這個關鍵時刻,給自己找麻煩呢?何況,假如真是我做的,我有爲何當初不滅掉守衛,這樣豈不是死無對證了嗎?有何必留着守衛的性命,等着他來指認我呢?”

凌霄子這些話說的鏗鏘有力,就事論事,絲毫沒有狡辯的成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