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上,枯瘦老者用洪亮的聲音道:「老頭子這輩子都沒聽說過有什麼天才榜。好大的口氣,竟然敢自稱『天才』,這靠什麼衡量,出去豈不貽笑大方?」

稱作秀秀的女孩說道:「咳咳,太師伯,穆師叔,您們不是知道啊,我們這些年輕的武者喜歡上網,在網上一個武者論壇的基礎上,設立了修真者版塊。

只有修真者,或者實力達到鍊氣四層或以上的修鍊者才可以進入,大家沒事就在那裡面,互相灌水吹牛,這討論一下修鍊的經驗心得。

當然了,大家既然在一起,肯定要爭論誰家的道統更厲害,哪個長輩更強,又或者新近崛起的某某有多天才之類的!」

「就你們?也還能評論長輩?」枯瘦老者嗤之以鼻,「修鍊一路,如逆水行身,哪怕只插一個境界,那也是天地之別。

像那些練氣九層的,他們的厲害只有互相之間才能體會到,打你們這樣的,最弱的都不用手指。」

「這個我們當然知道,所以大家都沒爭論哪些長輩,而是爭論我們這一代的同齡人,有一個叫『無名』的人發布天才榜。

便是根據各位同齡人的戰績、修鍊的功法、所處境界,最後綜合排列出一個少年天才的榜單來。」

秀秀提起那個無名,眼睛就放光,似乎非常崇拜這人的樣子。

停了一下,她又說道:「這人的消息似乎很准,很多訊息都是我們聞所未聞,可都是真的,簡直太驚人了。」 「無名?這人是誰?排的所謂天才榜,都有什麼人?」

穆姓中年人有些摸不著頭腦,顯然沒有聽說過。

倒是枯瘦老者微微皺眉,似乎想到了什麼不好的回憶,卻也一言不發。

秀秀念道:「能排上名的人可不多,比如說天才榜第五的陳飛揚,柱國世家排名第四的陳家家主之孫,二十七歲。

早年加入太極仙門弟子,擅長太極仙氣,已經將虛實融合,修成混元道身,據說有著鍊氣九層的實力。」

柱國世家陳家,一直沒什麼名聲,卻不容小窺,因為太極仙門據說便是陳家老祖所創,所以淵源極深,歷代都有陳家人加入太子仙門修鍊。

之前的夕雪湖上,來見吳聖雄的陳極陽,便也是陳家之人。

「這少年了得,居然能夠悟透虛實相融,自成混元,當真稱得上天才二字!這太極仙門一脈的修真者一旦完成了虛實相融,自成混元!

與人交手時,看似被動無比,招招受制,實則若無法犀利急張,便要拖入久戰,被對方的虛實混元所纏繞住。到時候,只會越陷越深。」枯瘦老者點頭讚許。

聽到這,穆山等人都臉色一變,感嘆這少年當真天才了得。

這時候,一個和秀秀看上是同年的少年人忍不住問道:「陳飛揚這麼厲害,也只能拍第五位,那前面的呢?豈不更加厲害?」

「當然了!比如排名第四的這位,李家的李赫軒,一身李家家傳絕學,已有練氣九層的實力。

雖然不知道戰力如何,但憑著李家的名聲,也是大大的加分,據說有著匹敵龍榜的戰力!」秀秀繼續念道。

「這叫無名的果然了不得啊,竟然知道這麼多消息!」穆山點頭贊同道。

「天才榜第三的是蕭家的蕭勝河,怒龍戰體已然達到巔峰,曾在一次帝龍谷任務中,戰敗兩大相當於練氣九層的西牛賀州修鍊者。

在戰績上超過李家的李赫軒,所以排名超過李赫軒,有了這樣的子弟,說不定這屆的柱國世家排名,排名第五的蕭家能更進一步呢!」郭秀秀驚羨道。。

「天才榜第二的是周家的周小天,同樣是絕世天才,練氣九層修為,今年不到三十歲,修鍊的無垠戰體,已到大成。

可斷山河,可碎金剛,可破萬敵,自出戰一來縱橫無敵,號稱『小武神』。」秀秀繼續說道。

那年輕人無比羨慕的問道:「這樣的天才都只能排名第二,那第一?得多厲害!」

秀秀看了他一眼,繼續讀道:「天才榜第一的,名叫葉天,十八歲,來自海西省,來歷神秘莫測。

據說十六歲前,似不曾過任何的修鍊;可十六歲之後,卻無師自通。不鳴則已,一出手,震驚天下。

之前帝都一戰,殺陸家三虎,之後更是在葯聖谷長老和許家家主先後帶人聯手圍攻下,輕易的反殺。

更後面,一劍斬殺海外魔修聯盟天魔榜的吳聖雄,至修鍊者世界中臭名昭著的殺手之王紅蓮於死地!

不久前,有傳聞其北上極地,破冰心宮全派高手,包括掌門和一位長老!而冰心宮,仍是弱水仙坊的分支。就算在帝龍谷中,能與之相比的門派,也不過一二。」

郭秀秀念到這,頓了頓,看著眾人神情變化,澀聲道:「雖是練氣九層,但曾數次獨斗數個鍊氣九層聯手,並成功反殺。

一身實力之強,不可思議,幾乎無法解釋,不似少年人,所以有著華夏第一劍修,練氣巔峰之下無敵的稱號。」

全場死寂,所有人都面露不可思議,有如在聽天書一般。

數次面對同階修真者的聯手,不僅沒有被殺,反而還成功反殺。

重生郡主:將軍夫人養成記 之後,更是先後擊殺了天魔榜高手和暗殺之王紅蓮,堪稱恐怖至極。

然而,可怕的是懦弱,是那傳聞為真,一人單劍獨破一個大派,這是多麼恐怖的存在。

這樣的人,才十八歲?

天才,何以形容這樣的人物?

就在眾人驚嘆的時候,外邊嘩然四聲。

眾人回過神來,不知是怎麼回事,急切的跑了出去。

便見外面,兩男一女,正在無數人或驚嘆、或仇視、或不甘的目光中平靜走過,向著山頂的獨排別墅而去。

看到走在前頭的少年,之前介紹了天才榜的秀秀驚呼道:「快看,是那個天才榜第一的葉天!」

在她邊上,幾人的目光炯炯,只覺這少年風采之盛,竟是如此的耀眼。

與此同時,在山頂那些獨排別墅中,作為柱國世家葉家的住處,清秀如女子的葉軒,同樣看著葉天走來,目光殺意沸騰。

只聽他尖聲細語道:「親愛的弟弟喲!很快的,我便會殺了你的,好好享受你最後的時光吧!」

這時候,葉天根本沒有去注意周圍人的關注,已將和愈秀兒、銅山走進了別墅。

愈秀兒高興道:「哥哥,我們成名了耶!」

葉天平靜道:「有什麼好高興的,別管這些了,我們好好的休息,準備應對接下來的柱國世家排名戰吧,屬於我的東西,我便要在這一戰之中,盡數奪回來!」

「嗯!」愈秀兒點頭。

如此,時間匆匆,葉天在回到九陽山後,便沒有再外出,而是專門修鍊。

特別是劍界所吸收紅蓮寒雷,那是一種神通力量。

沒有功法的情況下,一般不可能修鍊可得了。

可之前一戰,葉天依靠著混元母氣沾染到了紅蓮寒雷,於劍界中複製出來。

如此,他身為劍界之主,自然便可以修鍊了。

要知道,可是築基期的神通,遠不是練氣期可比,要不是機緣巧合,葉天根本不可能擁有,所以自然不可能放過這個人,大大提升自己實力的手段。

如今天地再變,靈氣的恢復速度加劇,讓葉天有了緊迫感,知道未來已經越來越撲朔迷離,只有擁有足夠的實力,才能夠保證自己和家人朋友的安全。

實力,是未來的一切基石。

不過,雖然有了緊迫感,可葉天並沒有盲目的修鍊,而是勞逸結合。

這天,進行完了修鍊后,葉天難得的離開別墅,到外面走走轉轉。

路過一處石碑的時候,突然發現那石碑有些異常,上書龍榜二字。

他不禁好奇,停下腳步,細細的看了一遍,那龍榜上有十二個金色人名,及相關的來歷介紹。

其中,有三分二來自柱國世家,難怪柱國世能力壓帝龍谷的各大修真門派了,原因便在這裡啊! 龍榜作為天下練氣九層當中,標杆人物的排名,能名列其上,便代表著一份榮譽和戰力。

十一柱國世家在其中,佔了十二個名次的三分之二,可想柱國世家的強大。

只是這名單上,並無葉家之人。

那也是正常,自從葉天的父親和母親神秘失蹤,葉家便再無高手坐鎮。

世上一次的柱國世家排名戰,都是靠著許家的幫助,才讓許風華囂張跋扈,從而欺壓葉天,卻無人敢於出聲。

搖了搖頭,葉天不再多想,來到一處茶區,點了一份茶,坐下來小品一番,放鬆心情。

正在這時,周圍人的議論頓時引起了他注意。

「聽說這次的柱國世家排名戰,改變規則不再是之前的守擂戰,而是所有的世家都能參與。」

「是啊!共有二十一個擂台,每個家族派出一個代表,參加預賽,爭奪所在擂台的第一名,與作為種子選手直接進入決賽的,十一柱國世家的人爭奪!」

「之後根據比賽名次,排出新的柱國世家來!其中前八名必定入選,而剩下的三個名次,則由敗者中再次角逐!這樣的改變是真的大!」

邊上,聽到這話的葉天不禁皺眉,沒想到以前柱國世家排名戰的方式居然變了。

原先是排名靠後的柱國世家要進行守擂戰,接受各個非柱國世家的挑戰,直到沒有人再挑戰,或戰敗下擂。

再之後,則是柱國世家內部的戰鬥,以決定排名的名次。

前妻的男人 可如今,居然變成了這樣的公開擂台,讓所有的家族參賽。

這消息一出,全國各地的世家一定蜂擁而來,甚至一些門派也會到小。

恐怕到時,人一多,便生事端了。

「看來天地再變,連皇室也發覺其中的不妥,以後恐怕國家的力量將要衰退,而修真門派、世家的話語權將大大的提升。

胖妞的豪門之旅 如此一來,所謂的柱國世家排名也就沒有什麼價值,乾脆放了開來,這樣的排名賽一開,絕對會引來無數的勢力混雜。

到時候,這麼多勢力混在一起,必然會產生種種矛盾,皇室是想以此攪動局勢,從而好混水摸魚吧?

只是如今,連皇室都能已經知道那封印之地崩潰帶來的變化,為什麼也無動於衷呢?這背後究竟有什麼利益?」

停了一下,葉天想到什麼,又繼續自言自語道:「到是我那便宜的哥哥,原先還準備在你守擂的時候。

在擂台上一併解決你我之間的恩怨,奪回屬於我的一切。如今比賽規則一改,你就期待著不要那麼早碰到我吧!」

無語的搖搖頭,葉天沒有多想,度過了短暫的閑暇時間后,繼續回去修鍊了。

轉眼間,十天的功夫便已過去,離著柱國世家排名戰只剩下一天的時間了。

葉天從修鍊中醒來,感受著天地靈氣的回復程度,不禁皺了皺眉,自語道:「眼下天地靈氣的恢復程度,恐怕練氣巔峰的高手已經能夠自如活動了吧?」

看了搖了搖頭,葉天和愈秀兒交代一聲,讓她等下跟著過來,到了外面的小餐廳吃個早餐。

葉天已經達到鍊氣九層,理論上能夠長時間不吃東西,也不會傷及根本。

但身為人,葉天有種不吃東西,總覺得怪怪的感覺,所以有這樣的堅持。

到了小餐廳,葉天照例點了以前吃過的幾樣東西,在食物上來之前,繼續分析著天地靈氣加速恢復的情況。

「眼下,天地靈氣恢復加速,也不知道封印之地中,那封印的情況究竟如何,修羅通道恐怕很快就要解除了吧!我要加快裝逼,以儘快的得到更多的逼格,提升自己的實力啊!

我現在已經有了5700的逼格,再多裝幾次逼,應該差不多夠我提升到練氣巔峰的,到時候加上劍界,就算遇到組織打不過也能夠跑得了!」

正當林浩想著,愈秀兒不滿聲音從餐廳外外面傳了進來。

「你幹什麼?我都說了不喜歡你,你就別一再纏著我,不然我便要打你了!」

林浩皺眉,這是無奈苦笑,因為就算沒有去看,他已經知道外面是什麼情況了。

這些天里,愈秀兒和他一直都在待在山上,時不時都會外出一下。

而因為柱國世家排名戰的改變,頓時激起了整個華國的世家紛紛而來,之所以會有這樣的熱情,是因為排名戰的方式改變。

就沒能夠成為柱國世家,如果能夠弄個好名次的話,也能夠在這一戰中大揚家名,這不僅能帶來巨大的聲望,更代表著能收穫巨大的利益。

萬一要是運氣好,哪個柱國世家陰溝裡翻船,正好自己家族卻狗屎運,那豈不是更加巨大的利益嗎?

如此一來,華國稍微有些勢力的世家幾乎都來了,本來有些清靜的九陽山,頓時熱鬧非凡起來。

這人一多,愈秀兒又是耐不住性子的小女孩,經常出去各種湊熱鬧,也就有某個南方世家出身的少爺看上了愈秀兒。

好在這人雖然是世家出身,但並沒有世家少爺的脾氣,對愈秀兒也是通過追求,而不是世家少爺的手段。

可問題是,愈秀兒根本看不上他。

這世家少爺到沒有放棄,這些天來一直苦苦追求糾纏,才有了剛才愈秀兒的不滿。

外面,一個男子的聲音也傳了進來,顯得有些低聲下氣。

「秀兒,我對你是真心的,你要相信我,我一定會給你幸福的啊!」

愈秀兒不滿道:「你真不真心,和我有什麼關係?而且你出生世家,你們家族人怎麼可能接受我這樣的女僕,你還是放棄吧,不要再糾纏著我了!」

為了擺脫這人的糾纏,愈秀兒不惜將自己的身份從葉天的妹妹,自降為葉天的女僕了,以此讓對方知難而退。

雖然愈秀兒一直跟著葉天,但他們因為少有在聚會出現,所以基本上沒有人知道他們的真實關係。

愈秀兒的說法,也便沒能夠找人去認證真假了,不可能有人敢主動去亂說。 可無奈,在愈秀兒這樣說了,那要追求愈秀兒的男子,卻是毫不在意,仍舊死往不放。

「不會的,只要你我相愛,我家不會阻止!就算要阻止,到不了我們便私奔!」

愈秀兒怒道:「誰要跟你私奔啊!」

「秀兒……」

外面的人還要說什麼。

沖喜新娘:總裁請節制 就在這時,突然一道尖銳的女聲響起。

「還是你這個賤婢,敢勾引我男人,今天我便要殺了你!」

聽到這聲音,葉天皺眉,就算沒有去看,也能夠想象到那女人的囂張跋扈。

讓他驚訝的是,在那女人身邊有一個明顯沒有收斂氣息的強大存在,實力應該有練氣八層的境界,殺意更是毫不掩飾的散發出來,明顯是個殺人如麻的存在。

更重要的是,他從這人的身上感應到的類似劍意的存在,只是非常的稀薄,並不成形,連雛形都算不上。

可就算是這樣,已經足夠令人驚訝,要知道葉天能夠擁有劍意,也是因為得知李太白傳授的境界不知道高到哪裡去的劍法劍招,方才自然而然的擁有的。

這人不過練氣八層,能有這種領悟,恐怕就算在同等實力中,也絕對是拔尖的存在了。

對上這樣的人,愈秀兒雖然達到了鍊氣九層,但她一來修鍊尚短,基本沒參加過戰鬥,沒什麼戰鬥經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