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沒帶秦蕭回答,‘啪’的一聲,一個晶瑩剔透的白色胎兒從空中掉落下來,秦蕭趕忙伸手,接住了它。

“這個東西,或許就是雲朵變來的!”秦蕭捧着它,一臉驚詫之色。

因爲那個白色的胎兒,模樣太奇怪了。它通體結晶,滿身光輝,緊閉着雙眼,雖然不是個活物,卻處處透露着生機,彷彿一個精靈。

稱他是胎兒,是因爲它的形體小,只有甜瓜一般大小,但看上去卻又不是嬰兒,因爲它張着一副成人的臉龐。

“秦大哥,我怎麼感覺這個胎兒,模樣有點想你呢?”黃鴛心中想笑,但這個過程實在太詭異、太駭人了,黃鴛想笑,但怎麼也笑不出來。

“這是雲朵吸收整個星辰的能量後,結晶出來的東西。我的本命星辰結晶出來的東西,長得當然想我了!”秦蕭吶吶的說道。

黃鴛仔細打量了一下秦蕭手中的嬰兒,臉上露出了一絲奇異的神色,“秦大哥,這應該就是‘靈嬰’吧!” “靈嬰?”

秦蕭擡起頭,用一雙寫滿的疑惑地眼睛看着黃鴛。

“對,這是靈嬰!我們坤海山派的古籍上記載,武者從固氣境界跨入靈體境,體內必須先結出靈嬰。靈嬰之體是武者實力的沉澱,結出靈嬰之體,就意味達到了固氣巔峯期。接着,等你進入靈元界以後,靈嬰之體就會迅速的成長,取代你的肉體凡胎,變成你新的靈體之身!”黃鴛說的有點激動。

秦蕭捧着靈嬰,細細的打量,假如說靈嬰入體後會不斷地成長,慢慢地取代自己的肉體之身,那麼,這個靈嬰就是一個活的軀體,一個有生命力卻沒有靈魂的軀體!

“黃鴛,你說的靈嬰是武者體內自己結出來的,但這個,是雲朵變來的…我要怎樣才能將它融進我的體內呢?”

黃鴛搖搖頭,“我也不知道!那本古籍我只看了幾頁,書上沒有提到本命星辰,更不會提到怎麼融合本命星辰凝結出的靈嬰了……秦大哥,要不,你就吃了吧!”黃鴛說完,大笑起來。

“吃?”

秦蕭吐出舌頭,辦了個鬼臉,“你就知道吃,吃貨!”

秦蕭話一出,黃鴛不饒他了,上去就撓他的胳肢窩,“好啊你,我好心幫你想辦法,你卻說我是吃貨,太壞了你…”

“好了,不要撓,不要撓了,小心碰壞了靈嬰!”秦蕭被她撓的渾身發癢,緊緊捧住手中的靈嬰,不停地求饒,“我是吃貨,我是吃貨行了吧…哈哈,癢死我了……”

黃鴛停下手來,嬌嗔地白了他一眼,“怎麼不能吃了?不吃下去,怎麼到你的體內?”

秦蕭喘了一口氣:“靈嬰是個活得東西,吃下去不咬死了嗎,肯定不是這個辦法,讓我想想……”

秦蕭沉思起來,黃鴛覺得他說的有道理,也思考了起來。

突然,黃鴛像是想起了什麼,大聲問道:“秦大哥,關於本命星辰的事,是誰告訴你的,這種提升修爲的辦法,連我的父親都不知道!”

“一個殘魂。”

秦蕭靜靜地說道,也不知道會不會嚇壞黃鴛。

黃鴛點點頭,“哦,他既然知道本命星辰,就一定知道怎麼利用這個靈嬰,你說對嗎?”

秦蕭拍了拍腦門,“看我,把那個老傢伙給忘了!”

他連忙喚出自己的忘情劍,拍了拍:“老傢伙,出來,秦掌門有事問你!”

“秦掌門?”黃鴛一愣,“你是哪派的掌門?”


“噓”秦蕭伸出指頭,“先不要問那麼多,等我問清楚了那個老頭再說!”

秦蕭見裏面沒動靜,估計他是睡着了,使勁的一拍,又發出了強烈的雷音纔將他喊醒、

“睡的正香呢,你幹嘛!”殘魂的聲音有點懶洋洋的。

秦蕭忙問道:“我找到了我的本命星辰,並且本命星辰還幫我結出了靈嬰,但我卻不知道該怎麼用,你有辦法嗎?”

“什麼?你找到了本命星辰?我沒教你尋找的途徑,你就找到了?”殘魂有點吃驚,因爲尋找本命星辰的辦法,就連他都感到困難,卻沒料到秦蕭竟然輕而易舉的找到了。

“別廢話了,我問你的是靈嬰,別胡扯話題!”秦蕭硬聲斥道。

黃鴛聽後臉色一變,“秦大哥,你怎麼對他這般無禮呢?”

秦蕭把嘴附在黃鴛的耳朵上,小聲說道:“這個傢伙不是什麼好人,我經常這樣羞辱他…”

“咳…,你說你的本命星辰結出了靈嬰?”殘魂頓了頓,接着說道:“融合靈嬰,必須納入丹田,你和靈嬰之間是具有感應力的,將那個靈嬰放在你的肚臍處,他自然會鑽進你的丹田之內!”

秦蕭聽後,撩開自己的上衣,就要嘗試殘魂的辦法,但是鑑於這個老傢伙經常的捉弄自己,連忙停了下來:“老頭,你不會又耍花招吧!我記得上次摳破自己的屁股泄氣,這都是拜你所賜啊!”

“不會,老夫無心耍你,你就放心的去做吧!”殘魂語氣昏昏然,有點想睡覺的樣子。

秦蕭一笑,小聲跟黃鴛說道:“你們兩個有共同點…”

“什麼共同點?”

“你是吃貨,他是睡貨…”

“小心我再撓你…”



秦蕭按照殘魂的辦法,將靈嬰放在了肚臍處,它果然被吸納進了去,靈嬰一入體,秦蕭立即趕到陣陣暖流襲遍全身,渾身暢爽無比。

本來靜悄悄的靈嬰,也開始在秦蕭的體內晃動,不停地吸取秦蕭的肉體的精元,慢慢地變大。這個過程是沒有傷害的,靈嬰漸漸變大了,秦蕭的蛻變之路也慢慢地開始了,等靈嬰長大成人,秦蕭就能完全蛻變成靈體之身。

這個時候,秦蕭丹田內的種種寶物也紛紛轉移到了靈嬰的體內,比如說五行之樹,萌發的五行之樹轉移到靈嬰體內後,又變成了元力種子,跟着靈嬰一起成長;神鼎也換了位置,罩在了靈嬰的體外,竭力的保護這一個弱小的生命不受外界的打擊。


“秦蕭,那你不成孕婦了?”黃鴛見秦蕭融合了靈嬰,調侃道。

秦蕭壞壞的一笑,“不過,我懷的孩子,是我自己!”他接着又詢問起了殘魂:“老傢伙,我們怎麼回到原始大陸?你別讓我失望,你肯定有辦法的!”

“原始大陸?有點困難……”殘魂支吾起來。

“再難你也要給我想出辦法啊,你不是什麼都知道嗎?錯過了通天之戰,看我怎麼找你的算賬!我再問你,本命星辰上的一天,是原始大陸上的多久?”


“你放心,在本命星辰上,時間流逝的非常慢,不會錯過通天之戰的!至於怎麼回到原始大陸……”

秦蕭見他賣關子,急了:“我限你在一刻鐘內想出辦法!”

“老馬識途,你知道是怎麼一回事麼?”殘魂幽幽說道。

“氣味?”秦蕭輕聲問道。

“嗯,據我的感應,這裏離原始大陸並不遠,應該還在靈元界的管轄範圍內。你在原始大陸上生活了十幾年,那個大陸上佈滿了你的氣味;如果我猜的沒錯,你是通過陰陽奇石的時空法則力量來的這裏吧?”

“嗯!”秦蕭點頭。

“那好,你再次使用你的陰陽石,在小範圍內細細的搜索你的氣味來源,定能找到原始大陸!但有個前提,你的嗅覺,一定要比老牛的嗅覺還要靈敏才行!”殘魂笑道。

秦蕭高聲道:“這個你放心吧,萬物的本質都不過是‘氣息’,搜尋自己氣味的來源,對於步入煉氣八段的我來說,一點都不難!”

“那好吧,我接着睡了,唉,還是夢中好,夢中無憂又無仇……哦,對了,你記住一件事情,到了靈玉界,一定要殺了孤獨求死,他是我們最大的敵人!”

殘魂說完,就起了酣睡,秦蕭不再理會他,拿起陰陽兩石,按照殘魂教給自己的辦法,用盡渾身解數,終於來到了原始大陸。 “黃鴛,我們終於回來了,我們終於來到原始大陸了!”

再次看到原始大陸,秦蕭感到無比的親切,在他的心中,所有的星球都無法和原始大陸相比,回到這裏,就是回到了老家!

“秦大哥,原始大陸是這樣的?太喧鬧了吧!”

黃鴛這樣說也不奇怪,因爲自從黃鴛醒來以後,她就沒有走出過秦蕭的戒指空間、沒有到過外面一次,所以看到大陸上熱鬧的景象,她這個沉睡了一萬多年的‘古人’,就感到了前所謂的新鮮感和陌生感。

“怎麼樣,和一萬年前相比,有什麼變化沒有?”秦蕭調侃道。

“變化當然有了,建築更加的高大豪華了,人丁也更加的興旺了…哎?秦大哥,你看看那對男女,太過分了,他們怎麼當街親吻呢?難道不怕害臊嗎?”黃鴛的手,指向街中一對親吻的戀人。

“嘿嘿,一萬年後的生活就是這樣的,你要慢慢地習慣,要是哪裏不習慣了,儘管來找我,你幫你習慣過來!”秦蕭暗笑,有我在,你早晚什麼都會習慣的!

“墮落了,一萬年後的人墮落了!”

黃鴛連聲嘆氣。

“好了,鴛兒,我們找家客棧休息吧,折騰了這麼久,秦大哥身心疲憊了,真想好好的睡一覺!”秦蕭說完,拉着黃鴛走進了前面不遠處的一家客棧。

“老闆娘,我們住店!”

秦蕭來到櫃檯前面,看到了一個三十歲左右的老闆娘,略有幾分姿色,正悠閒的磕着瓜子。

“五十金幣一間,你要開幾間?”老闆娘說着,拿出了登記的冊子。

“一間!”

秦蕭付完錢,又問道:“老闆娘,現在是哪一年,哪一月,哪一日啊?”

秦蕭在太空中穿梭了那麼久,對於現在的時間,他真的搞不清楚,而且迫切的想知道。

“喲,要是哪一日你不知道,還有情可原!但是,哪一年你也不知道,我很想問一句,你腦子抽筋了嗎!哈哈……”老闆娘說完,爽聲一笑。

“大嬸,我是從深山裏出來的,我們那裏的人,都不用年份,只看季節!”秦蕭心裏咒罵,磨嘰什麼磨嘰!


“哦,現在是118年十月初三。給你鑰匙,213房間,明天中午之前退房!”老闆娘收完錢,淡淡地說道。

秦蕭想了想,看來時間已經過去了兩年多了,但還好,沒有錯過通天之戰。秦蕭於是就放下心來,拉着黃鴛邁上樓梯。

來到213,關上了房門。

“鴛兒,我只要了一間房,你爲什麼不提意見呢?”秦蕭的眼珠子一轉,問道。

“我身上又沒有金幣,自己開不了…”黃鴛低下頭,輕聲哼道。

“那我們今晚…”秦蕭接着試問道。

“你睡牀,我趴桌子上,眯一會就行了!”黃鴛目光躲閃。

“哈哈,不用了,秦大哥有事要辦,不會留在這裏的!等我走了以後,你關上門睡覺,不要亂走動,明天一早我就來找你!”

“你去哪裏?”黃鴛忙問道。

“回一次老家,見見我的父兄,我想,這應該是最後一次見她們了…還有,鴛兒,你體內雖然沒有結出靈嬰,但修爲也步入了固氣境,幾個月後的通關之戰,你一定要勝出啊!到了靈元界後,我們再一起教訓那兩個欺負過我們的劉威、劉武兄弟!”秦蕭一想到劉威和劉武,氣就不打一處來。

黃鴛就更狠他們二人了,不僅辱罵自己丑陋,而且還將自己的打的昏迷了。

“嗯,秦大哥,通天之戰上,我們就是夥伴!”黃鴛笑道。

秦蕭暗想,如果再加上小金雕,我們三個就成神鵰俠侶了!“哈哈……”

“嗯?秦大哥,你笑什麼,我說的不對嗎?”黃鴛見秦蕭傻笑,實在不知道他在笑什麼。

“沒笑什麼,好了,我走了,你睡覺之前,最好把自己的經絡封住,這樣,當曲姑娘醒來的時候,她就不會亂走動了!”

秦蕭考慮的也周全,他知道,黃鴛睡着的時候,就是曲姑娘醒來的時候。

“好,我記住了!”黃鴛很懂事的點了點頭。自從在靈元界受辱以後,黃鴛的大小姐脾氣明顯的變好了,見到櫻盈以後,她也知道自己並不是最漂亮的,所以心中的高傲之氣銳減,對秦蕭更是溫和了不少。

秦蕭離開了房間,但就在轉過一層樓梯,快要一樓的時候,秦蕭看到了一個人。

靈玉!

他和寶兒牽着手,也走進了這家客棧!

秦蕭心中大叫不好,連忙轉身返回,心臟跳得撲通撲通的。

這倒不是因爲秦蕭怕靈玉,而是因爲秦蕭總覺得自己跟靈玉又某種宿緣,從內裏不想和他結仇,更不想傷害他。而靈玉卻正好相反,見到秦蕭就想砍,恨不得把他砍成肉泥方纔罷休。

秦蕭站在一樓和二樓轉折的地方,心中猶豫了起來,難道我從今以後,真的要處處躲着他、見到他就跑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