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找到合適的機會,再跟父親和母親提喬崢的事情吧。

……

回到自己的卧室,妞妞給喬崢發了消息,問他有沒有到地方。喬崢回復了句,「已經到了。」

妞妞握著手機,倒在床上,正打算休息時,手裡的手機忽然嘟嘟的震動了起來。

——是喬崢發來了視頻邀請。

妞妞唇角微微的翹起,接通了視頻。

喬崢明朗的臉龐,頓時顯現在了屏幕里,「安置好你爸媽了嗎?」

「安置好了,他們去休息了。」妞妞問,「你呢?學校宿舍怎麼樣?要不要,我讓人,把你的衣服和洗漱用品,都送過去呀?實在不想住學校,我給你在那邊開一間酒店。」

「不用那麼麻煩,你爸媽又不在這裡住很久,頂多一周就回國了。到時候,還得折騰著,把東西都送回去。我現在挺好的,你不用擔心我。」

喬崢安慰她道。

妞妞點了點頭說,「那你照顧好自己的身體。」

「嗯,你也要小心一點,知道嗎?」

喬崢知道妞妞瞞著葉簡汐,她懷孕的事情。原本,慕洛琛給妞妞想出的計劃是,等這個孩子生下來就送給一戶人家收養。可他怕妞妞以後會後悔,會愧對這個孩子,所以決定,跟妞妞一起共同撫養這個孩子,對外也宣稱,這是他的骨肉。不過,這個打算還沒跟慕洛琛說。等孩子平安的誕生后,妞妞才會跟慕洛琛提孩子的事情。

因此,眼下還得瞞著葉簡汐。

可如今妞妞已經六個月身孕了,雖然身段不像其他孕婦那麼明顯,但若是穿貼身一些的衣服,是能看的出來的。這幾天,葉簡汐來了,只能委屈她,暫時穿比較寬厚的衣服。

喬崢叮囑了妞妞需要注意的地方。

妞妞連連應聲說是。

兩人聊著天,喬崢那邊的寢室,忽然傳來了喧鬧的聲音。緊接著,文閔、顧南潯幾個人,出現在了手機的攝像頭裡。

文閔在那邊打趣道,「阿崢,看在你出現在寢室里,我還以為你被媳婦趕出家門了呢。原來是我多想了。」說著話,他擺了擺手,笑眯眯的跟妞妞打招呼道,「清歡,你好啊。」

「你好。」

妞妞很友好的同文閔打招呼。

文閔樂呵呵道,「清歡,改天有時間,可以到我們寢室來參觀,我們很歡迎。」

他還想說話。

喬崢一巴掌,把他的腦袋推開,對妞妞說:「好了,你累了一天,應該休息了。我不格尼說了,先掛了。」

「嗯。」

嘟——!

通話結束,妞妞想著喬崢的話,和他的模樣,臉上的笑容越發的燦爛。

……

另一邊,喬崢的寢室里。

文閔湊到喬崢跟前說,「你看你把你媳婦,寶貝成什麼樣子了?連讓我們跟她說一句話,都不捨得。」

「不是我不捨得,是清歡累了一天了,需要休息了。」喬崢解釋。

文閔才不信這個借口呢,剛才他們進來的時候,喬崢笑的像個二傻子,哪裡有半點,想結束通話的意思?分明是不想他們聽,才會提前掛斷電話的!

文閔想著,對喬崢說:「對了,阿崢,你怎麼搬來學校住了?之前,你不是說,要照顧你媳婦嗎?」

「她爸媽過來了。」

「你未來岳父跟岳母來了,你躲什麼?難道,你們是私奔過來的?」文閔狐疑的盯著他,想到清歡那張稚嫩的臉,越發覺得喬崢誘拐了未成年少女!而且,還讓人家懷了身孕!這小子,平日里一派清高的模樣,做起事情來,卻那麼出格。

軍少住隔壁:丫頭,晚安 嘖嘖,真是人不可貌相。

「不是,我跟她的事情,暫時有點說不清楚,等我把事情解決了,好好地跟你掰扯。」

「別啊,我現在就想聽,你跟我說,沒準我還能幫你出主意呢。」

文閔一臉八卦。

喬崢隨手拿起一個枕頭,蓋在了他的臉上說:「你想聽,可是我不想說。趕緊滾蛋,我要睡覺了。」

「你這個人真是可惡,說一半、留一半,真想掐死你。」

喬崢翻身對著牆。

文閔:「……」

……

傍晚時分,葉簡汐和慕洛琛紛紛起來,吩咐家裡的廚子,把他們帶來的東西,做成晚餐。妞妞穿好衣服,走下了樓梯,聞到滿屋子的香味,再看著坐在沙發上的父母,覺得格外的幸福。走到葉簡汐跟前,坐在她身邊說:「媽,這裡離白宮比較近,等會兒,我帶你跟我爸,過去看看吧。」

「好啊。」葉簡汐視線掃過妞妞的腹部,玩笑似的說:「妞妞,你來這邊可真是長胖了,都有小肚腩了。」

說這話,她欲伸手,撫摸妞妞的腹部。

妞妞和慕洛琛都驚了一身冷汗。

沒等大腦反應過來,慕洛琛已經伸手握住了葉簡汐的手。

葉簡汐側首,看向了他。

妞妞趕緊調整好坐姿,隨手拿起了一個抱枕,掩蓋了自己的腹部。

「怎麼了?」

葉簡汐問慕洛琛。

慕洛琛笑著將她的雙手,裹在自己的大掌里說,「你看你,手那麼冷,怎麼能摸清歡呢?」

「隔著一層厚衣服,不會凍到清歡的。」

葉簡汐還以為他有什麼事呢,沒想到只是害怕凍到女兒。

慕洛琛說,「那也不行,來,我給你捂熱。」

葉簡汐拿他沒辦法,只好由著他去。

等捂得差不多了,晚餐也做好了,葉簡汐很快就忘記了,妞妞吃『胖』的事情。 用過晚餐后,一家三口步行到了白宮廣場。

現在恰好是初秋,天氣涼涼的,很是舒服。此刻,廣場前巨大的噴水池,應和著五彩的燈光,如夢似幻。

葉簡汐看到一群十五六的孩子,穿著溜冰鞋,在廣場上滑來滑去的,對妞妞說:「清歡,要不你也過去滑一下吧,順便能交一些朋友。」

她想,清歡初來乍到,肯定沒什麼同齡人玩。

通過這些簡單的遊戲,能認識到當時的小孩子,也不至於那麼冷清了。

妞妞哪裡敢去玩滑冰。

稍有不慎,就有可能一屍兩命。

慕洛琛也不敢冒這個風險,環顧了四周說,「這裡小孩子太多了,萬一摔倒了就不好了。不如我們去那邊畫畫吧。你們,別人都是一家人,出來畫畫呢。」

所謂的畫畫,並不是真正的畫出來的。而是商家刻好的模板,他們只需要自己描繪上色彩即可。周圍的確圍了不少人,但大多數是,年輕的夫妻帶著幾歲的稚童在玩。

葉簡汐看了眼:「……」

慕洛琛也覺得自己的提議不妥,可無論如何都不能讓妞妞去溜冰呀。

「算了,媽,我對這些沒什麼興趣。咱們去那邊聽音樂吧。」

廣場前,有很多人賣藝求打賞的。

妞妞上次跟喬崢來的時候,聽一個音樂學院的學生,拉了一首小提琴曲子,覺得挺不錯。

葉簡汐贊同,「好。」

慕洛琛也沒任何異議。

往前走了約莫五十米,妞妞聽到了悠揚的鋼琴曲,忍不住朝著那個方向看過去。結果,這一看之下,不由得囧了。

喬崢和顧南潯,正坐在一架鋼琴旁邊,聯手合奏一首曲子。

兩人出色的外貌和悅耳的鋼琴曲子,已經吸引了不少小姑娘,在一旁圍觀了。

妞妞:「……」

葉簡汐順著她的目光,朝那個方向看過去,立馬感興趣了,「哎,這鋼琴彈得不錯,我們過去聽聽。」

慕洛琛卻在看到喬崢的那一刻,臉色瞬間黑了下來。

這個臭小子,怎麼會在米國?

而且,就在妞妞住的附近出現?

慕洛琛向來不相信巧合,目光凌厲的看向妞妞。

妞妞不敢跟父親對視,假裝沒注意到他的凝視,將視線投在了相反的方向。

慕洛琛暗暗地哼了聲,躲避嗎?

看你能躲避到什麼時候。

等回家,再跟你算賬。

被葉簡汐拉到了人群跟前,妞妞望著喬崢,眼眸里充滿了欣賞。

阿崢真是不管做什麼事,都那麼優秀。

喬崢全身心的投在鋼琴曲里,也不知道是心有靈犀,還是感受到了清歡的氣息,他下意識的朝著妞妞站的地方,看了過去。

第一眼看到妞妞,他臉上綻出了開心的笑容。然而,等下一刻,發現慕洛琛和葉簡汐也在,緊張的彈錯了好幾個音節。

顧南潯扭頭,看了他一眼。

喬崢趕緊收斂了心思,繼續專心的彈奏鋼琴。

慕洛琛注意到妞妞在看喬崢,上前一步,擋住了她。

妞妞:「……」

沒多會兒,葉簡汐注意到,慕洛琛挪到了她們跟前,把他推到了一邊,「阿琛,你那麼高的個子,別站在我跟清歡跟前啊。我們都看不到人了。」

妞妞重新看到了喬崢,臉上再次露出了笑容。

被冷落的慕洛琛,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老婆,你要是知道,這裡面有個臭小子,想勾搭你女兒,肯定不會把我推開的……

可不關心裡再怎麼不情願,他也不敢跟葉簡汐說,喬崢的事情。

……

一曲鋼琴曲結束,喬崢和顧南潯站起來,向周圍的人致謝。人群紛紛拿著零錢,放到他們鋼琴架前的帽子里。

葉簡汐從兜里掏出了十美金,遞給了妞妞說:「清歡,你去給他們吧。」

「哦,好。」

妞妞接過錢,打算給喬崢和顧南潯時,慕洛琛卻說:「我去吧。」

說著話,他伸手從妞妞手裡搶錢。

妞妞不肯給。

父女倆頓時有些僵持。

葉簡汐覺得有些奇怪,盯著慕洛琛說:「阿琛,你今晚怎麼怪怪的?什麼都不讓清歡做。」『

「我這不是怕累到她嗎?清歡的身體不好。」

「爸,沒事,這點小事,怎麼可能把我累到呢?」

妞妞笑著說。

慕洛琛微微的眯了眯眼,滿是警告。

妞妞想,既然父親已經知道喬崢的存在了,那索性不再遮掩了,反正,當著母親的面,父親也不敢說什麼。

妞妞無視他的警告。

慕洛琛不由得來氣,這個臭丫頭,瞞著他喬崢的事情,現在竟然還為了那個臭小子,跟自己的爸爸作對,看來,自己真是少管教她了。

「媽……你看我爸,快把錢撕爛了。」妞妞爭不過慕洛琛,轉而向葉簡汐求救。

葉簡汐訓斥道,「阿琛,你快放手。這點小事,有什麼可爭的?交給清歡去做。」

慕洛琛不甘心的放開了錢。

妞妞拿著十美金,歡喜的走到喬崢和顧南潯跟前,放到喬崢的手裡,俏皮的說:「剛才你談的不錯,本小姐賞賜你的。」

「小崢子謝謝安小姐的賞賜。」喬崢配合道。

被莫名其妙塞了一嘴狗糧的顧南潯:「……」

「好啦,我不跟你們多說了,我爸媽還在呢,我走啦。」

「嗯,你去吧。」喬崢低聲說。

妞妞回到葉簡汐跟前,挽著她的胳膊,說:「媽,我們走吧。」

「你剛才跟那位小帥哥,說什麼悄悄話呢?」葉簡汐笑著問。

「我問他們,幹嘛出來彈鋼琴。他們告訴我,這次是為了貧困兒童,做慈善捐獻呢。今晚得到的錢,都會通過慈善機構,捐給那些孩子。」

「這樣啊……那我們再給一些錢吧。」葉簡汐心腸軟,聽到做慈善,就想多出一份力。

慕洛琛哪裡不知道,妞妞在撒謊,冷聲說:「不用給了,真的想幫助那些受災難的兒童,我們可以通過其他渠道,捐獻更多的錢。直接給他們,指不定,這錢進不了貧困兒童的口袋呢。」

葉簡汐想了想,覺得也對。

現在的慈善機構,多的是腐敗的行為,不如自己籌劃來的放心。 臨回家之前,葉簡汐又拉著妞妞,要去商場里買衣服。妞妞被嚇得不行,連連說自己的衣服夠穿了。葉簡汐打量著她身上的衣服說,「你看你穿的這幾身衣服,都那麼寬厚,不怎麼好看。我再給你買幾件。」

「媽,真的不用了,我家裡還有其他的衣服呢,咱們回去吧,我累了。」

妞妞堅定地拒絕。

葉簡汐沒辦法,只得同意回家。

……

到了家裡,葉簡汐吃過葯,早早地睡著了。慕洛琛起身,走到了妞妞的卧房跟前,敲了敲門。妞妞知道,父親肯定會問喬崢的事情,所以根本沒睡覺,而是耐心的等著。聽到敲門聲響起,立刻走到門口,打開了房間的門。

「跟我去書房談。」

慕洛琛冷冷的丟下了這句話,轉身走在了最前面。

妞妞老實的跟在了父親身後。

到了書房,慕洛琛將門反鎖,確保簡汐來了,也不會聽到,而後盯著妞妞,面如寒霜道:「說吧,你怎麼跟他攪和在一起的?」

「爸,什麼叫攪和呀,我跟喬崢是正正經經的男女朋友。」

慕洛琛嘭的一聲,拍在了桌子上,「你年紀那麼小,不好好地學習,談什麼戀愛?你知道什麼叫喜歡,什麼叫責任嗎?」

妞妞抿了抿唇角說,「爸,我知道喜歡和責任的意思。我跟喬崢都明白,而且,我們只要彼此,這一輩子,心意都不會改變。喬崢答應我,等我們到法定的結婚年齡,立刻領結婚證。還有……他說,想讓我留下肚子里的孩子,他會當孩子的爸爸……」

聽到前面的話,慕洛琛只當兩個孩子是兒戲。

可到了後面,他簡直怒不可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